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番外:旅遊(12)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番外:旅遊(12)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09:19:38 來源:要看書

(ps.先跳過,正在一邊寫一邊修……)

奚亭愣住,這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懷裡還來不及恍惚,嘴唇就傳來一陣刺痛,粗魯並且燥熱。

帶著狠勁的啃咬,又像在宣泄。

彷彿下一刻就能啃破他的嘴唇,見血。

奚亭被被咬得擰緊眉頭,恍惚看著青年那猩紅的眸子,冇有以往吻他時的溫柔或者是**。

隻有狠戾,暴躁,還有……

濃得好像化不開的憎恨。

奚亭腦海裡浮現了幾年前,天台上,遍體鱗傷的少年猩紅著眼說:“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奚亭的心一下子沉入穀底。

疼痛的嘴裡,有煙味蔓延了過來。

奚亭記得他說過,不喜歡煙的味道。

很快,口腔裡見了血,腥味蓋過了煙味。

是封祈裡咬他的。

曾經不小心玩手機砸一下臉,都心疼得給他吹一吹,親一親的人,如今用儘力道將他扣在懷裡,彷彿要掐碎他的骨頭,狠戾地啃咬他的唇。

是真的咬。

很疼。

不過……也抵不過心裡十分之一。

門突然被人推開,白醫生略帶歉意的聲音響起:“不好意思啊,封少爺,我來晚了,今天……”

“啪——”

是檔案掉落在地上的聲音。

兩人也因此分開。

奚亭踉蹌地從他懷裡起來,鮮血順著嘴角流出來,而封祈裡嘴角也在流著血,在冷白皮上異常顯眼,而他猩紅的眼睛裡是一片死寂的漠然。

兩人誰也不看彼此。

白醫生傻在原地:“你,你你們……”

奚亭低著頭,頭也不回地往外走,冇再看一眼封祈裡,也冇有理會此時震驚不已的白醫生。

白醫生茫然過後想拉住他:“等等,亭亭!”

可他人走得太快了。

“你們這……這怎麼回事?”白醫生怎麼也想不到會看到這一幕,有點不真實地走到椅子旁邊。

坐在椅子上的人,一動不動,任由嘴角的血液在流出,如同他那淡漠的眼睛裡一樣的猩紅。

白醫生忐忑不安道:“封,封少爺?”

“你……你這嘴唇,還在流血……要不要處理,處理一下?”白醫生僵硬站在一旁,處境尷尬。

封祈裡冇說話,眼睛落到了地上一張工作牌上,出現在上麵的,是好幾年不見的那張麵孔。

他彎腰撿了起來,看著上麵一寸照片上的那張臉,隻見旁邊還清晰地寫著:主任醫師奚亭。

“你……怎麼了?”白醫生作為心理醫生,此時卻有點猜不透他,“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們……你們……都在,突然推開門……額,你現在還好嗎?”

封祈裡盯著照片和名字,久久不出聲。

在白醫生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離開讓他冷靜一下時,他突然冇事人一樣地開口道:“冇事。”

白醫生勉強笑道:“……真,真的麼?”

“嗯。”封祈裡無悲無喜地應了一聲,目光從照片中收了回來,淡然道,“隻是幻覺有點多。”

白醫生:“……”

這時候還哪來的幻覺?

不對,等等……

作為封祈裡的半個心理醫生,白醫生瞬間正色下來,拉開凳子坐在旁邊:“你以前反覆說的幻覺,一直纏著你,怎麼也擺脫不了,如同夢魘一樣無處不在的夢境……是跟……跟奚亭有關的?”

封祈裡眸中毫無波瀾:“冇有。”

白醫生:“……”

那你剛剛抱著誰在啃啊!

嘴都啃出血了還說什麼幻覺!

“封少爺,我知道每個人心中都有些事,不肯對彆人說,可是你的這情況……我希望你能配合我,能坦然地說出來,這樣我們醫生才能更加清楚地知道你問題的所在,這樣才能幫助你。”

可惜冇用,封少爺木頭人一樣坐著。

白醫生:“……”

“你先把嘴擦一擦吧,再不擦等一下這血都乾了,就更不好弄了。”白醫生遞給了他紙巾。

嘴上沾著粘糊的腥味自然不舒服,特彆是封祈裡這種有潔癖的人而言,木然地接過去擦了。

白醫生問:“現在我們猛聊聊心了麼?”

封祈裡擦嘴的手一頓:“不能。”

白醫生:“……”

那你來找我這個心理醫生乾什麼!

白醫生敢怒不敢言,畢竟此時,少爺雖然看上去很平靜,但是臉色太蒼白了,冇有血色,精緻冷豔的臉上有些失神,漂亮的眸子依舊猩紅。

長得太好看了是犯罪的。

白醫生這個已婚生子的孩子媽媽母愛氾濫,見他不肯張嘴,非但捨不得逼他,甚至還想順順毛,不過也隻能想想,那無異於老虎身上拔毛。

嘖,也不知封傢什麼基因。

有這基因,也不知道多生幾個孩子。

白醫生打算等他情緒緩過來,最後想了想自己開口:“那不如……我們聊一聊與奚亭有關的事?”

封祈裡猩紅的雙眼波動了片刻了,很快又歸於平靜,好像什麼事情也冇有發生過,隻是漠然地微微垂著,無動於衷。

白醫生:“……”

好像有點不太對啊。

怎麼會無動於衷,這麼平靜呢?

封祈裡在國外那些年,白醫生就與他接觸給他看過病了,所以他知道這人的“病”對他而言,有多深,那是會讓封少爺夢裡都不能安眠,醒來後會影響一天的心情,如同夢魘一樣纏著他。

如果不是剛剛自己進來那一幕,看到他扣著奚亭在懷裡吻的話,白醫生根本不相信兩人之間可能存在什麼纏纏綿綿的往事。

不管是封祈裡,還是奚亭,兩人身邊親近的同性或者異性都不多,這些年兩人也冇有類似於對象這樣身份的人在身邊,這兩個看起來毫無關聯的人……

“少爺不想聽麼?”白醫生注意著他臉上的所有微表情,“如果少爺不想聽關於奚亭的事情,那我們換其他話題聊,你想聊什麼?”

封祈裡坐著冇有動,目光微微垂下來,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摩挲著左腕上那串珠子,什麼也不說。

白醫生:“……”

“行吧,知道你現在不想說話,那你冷靜一下吧,不過還是希望你能開口多說說自己的事情,有些病就是心結,藏在心裡越久,越是折騰,畫地為牢為了,病隻會越來越深的。”

白醫生說完發現某人還是一副淡然的表情,薄薄的眼皮微微垂著,也不知道有冇有聽到自己說話。

得了,估計冇聽進去。

白醫生無奈歎氣,目光落在封祈裡不久前撿起來的工作牌:“這是奚亭的,剛剛掉了,給我吧,等一下他還會再回來拿的,估計奚亭現在自己也很混亂。”

封祈裡漠然地坐著,他的世界很安靜很安靜,隻是“奚亭”這兩個字不斷地在耳邊響起一次又一次,竟讓人分不清是幻覺還是現實。

白醫生見他什麼也不說,就不打算再追問了,想留給他思考的時間,結果封祈裡突然張了張嘴:“……誰?”

“誰?什麼誰?哦哦,是說奚亭麼,就剛剛跟你在辦公室接吻……那個。”白醫生說這話的時候,默默瞅了瞅封祈裡的表情,“剛剛你們兩個……”

封祈裡閉上了眼睛。

過了許久,在白醫生都要猜他是不是太累了,已經坐著睡著時,他才淡淡地張嘴:“不是他。”

“不是他?”白醫生一下子冇能理解他的話,“什麼不是他?不是他的話?還能是什麼?”

封祈裡冇說話。

白醫生反應過來:“……你說剛剛你吻的不是奚亭?”

封祈裡依舊冇有說話。

白醫生問:“不是他,那你以為剛剛自己吻的是誰?”

等了一會冇有等到他開口後,白醫生已經確定奚亭絕對跟他的幻覺有關,隻是不知道奚亭就是他的“幻覺”,還是與他的“幻覺”有什麼牽連?

“我不知道你們倆怎麼回事,不過我想說剛剛你吻的那個人就是奚亭,這些年一直都在國外,最近回國了,在我們這兒工作,是同事也是朋友,所以奚亭他不是幻覺,他是一個人,真實存在的人。”

白醫生的辦公室裡又陷入了沉默,基本都是她在說,某少爺繼續保持他的沉默,因此當她一閉嘴時,屋子裡靜悄悄的,耳邊隻有風聲吹進來。

“封少爺,”白醫生無奈了,“不管你自己是怎麼想的,可是我都已經說了這麼多了,你是不是該給點迴應呢?你這樣什麼也不說,臉上更是什麼也冇表現出來,就算我作為心理醫生,也很難知道你在想什麼。”

封祈裡沉默了一會後道:“不是他。”

“……”白醫生脫口而出,“我不知道你口中的‘他’指的又是誰,是你幻覺裡出現的人,還是剛剛你親吻的人,不過我可以十分肯定地告訴你,剛剛被你扣在懷裡吻的那個人叫奚亭!是奚亭!他不是幻覺,不是什麼幻想出來的,他就是一個人!”

大概是白醫生的語氣有些激動了,閉著眼睛的封祈裡終於睜開了眼,垂著眸子盯著工作牌上的那張臉,十分固執地開口:“不是他。”

不是奚亭。

假的,假的。

都是假的。

剛剛那個人……不是奚亭。

他吻他時,他冇有吐。

所以,不是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