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七十九章 封祈雁:常樂懷孕了?真懷孕了!!(超長)

-

[]

封夫人要宣佈的話語說到一半就被這突如其來的破鈴聲打斷,本來就已經非常不爽了,結果她這個蠢兒子竟然大庭廣眾之下還點開要看看?

神經病是不是!

封夫人快要被給氣死了,剛剛那麼好的氣氛氛圍就被他這樣打斷了,等會兒她還要重新說呢,心情非常糟糕:‘“乾什麼,把手機收起來了!”

可封祈雁卻好像冇有聽到。

他看到是醫生那邊的訊息,想也冇有想,就下意識地動手指點了進去,原本他還想著會不會是什麼廣告訊息,或者是醫院那邊發錯過來了。

可他看到了名字:常樂。

封祈雁看到這名字心裡忽然一跳:“常樂怎麼了?他又去醫院檢查一次?我怎麼不知道?”

他不知道常樂是什麼症狀,但是一想到這段時間來他的各種小症狀,如今還可能瞞著他去醫院檢查了一次,封祈雁心臟都要跳到嗓子上起來的,不安極了,直到他在上邊看到了日期,是上一次常樂在醫院裡檢查的日期,不是再來一次。

封祈雁點進去後是一係列數據,還來不及抓住重點,醫生可能猜到這個問題還發了資訊來。

醫生:【抱歉抱歉,封先生是嗎?你是常樂家屬對嗎?有在我這邊留下的聯絡方式,很抱歉這麼晚打擾你,但是事態緊急,不得不給你說一下,上一次我給你們的檢查報告有問題,那不是真的檢查報告,可能是我的疏忽大意造成的,希望你愛人身體健康,寶寶冇事,這份真正的檢查報告你好好看看,也算孕檢報告,恭喜你們。】

封祈雁:“……”

孕……孕什麼檢?什麼孕檢報告?

還有……什麼寶寶?

為什麼他忽然有點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醫生恭喜他什麼?

哪有人去醫院檢查以後,忽然得到醫生的恭喜的?就在封祈雁不安又一頭霧水下,他看到這份檢查報告還是孕檢報告的的上麵白紙黑字寫著一條會認字的人都能看懂的資訊:常樂,男,19歲,特殊體質,檢查結果:已有身孕一個多月。

封祈雁:“……”

封大少爺知識淵博,名牌大學畢業,高學曆高學位,是真正的精英才子,可此時此刻,這個學富五車的精英才子卻好像變成了一個文盲,看不懂字也無法理解其意思的傻子,呆呆地站著睜大眼睛盯著螢幕上的字一個又一個慢慢地看著。

每個字他都認識,可放在一塊兒連起來,他就不明白了,隻能將手機拿到眼前,盯著上麵的字,一字一字地在心裡默唸:“常樂,男,19歲,特殊體質,檢查結果:已有身孕一個多月。”

此時還是在他生日宴會上,他還站在台上,忽然之間人就跟傻了似的,將手機拿到眼前睜著一雙桃花眼木訥地看了又看,把封夫人給氣得牙癢癢的,直接伸手拍了他肩膀教訓道:“乾什麼?乾什麼!要是近視了就給我戴副眼鏡!彆把手機拿到那麼近前,眼珠子都快掉到螢幕去了!”

她真的要被自己這個大兒子給氣死了!

以前就是被叛逆的小兒子氣,天天操心,收拾爛攤子,如今已經不需要為小兒子的事操心了,這回好了,操心的對象變人了,從小想來成熟穩重有自己想法顧大局不需要她擔心反而因他而感到驕傲的大兒子,如今真是越來越不對勁了!

可即便她都這麼生氣了,封祈雁卻好像冇有聽到她說話,依舊是認認真真地盯著手機螢幕,把醫生髮給他的檢查報告看了又看,還有一些圖片,拍著常樂肚子裡的輪廓,雖然還模糊不清的,可是旁邊都有小字清晰地標註:懷孕了,那是寶寶,此時正在他的肚子裡孕育著,慢慢成型。

懷孕了……

……常樂懷孕了?

他……他肚子裡真的懷上他們的寶寶了?

大概是怕他一下子不敢相信,這個醫生還挺厚道地為他收羅一些男子懷孕生子的新聞一併整理髮給他,並且還給他做解釋:【你冇有看錯,可能一下子會突然震驚,冇法接受,但是男人懷孕的例子是有的,不過是少數,並不在眾人所知道的範圍之內,所以你可能會覺得不可思議。】

醫生:【不可思議歸不可思議,但是這是真的,一些男子體質比較特殊,內部有可以孕育的生子功能,你的愛人就是其一。恭喜你們,他懷孕了,之前來檢查的時候,已經懷孕有一個多月了,如今也得兩個月了,肚子會滿滿凸起來。】

醫生繼續解釋:【如果你跟他生活在一起,你就會發現他這段時間的不同,會變得嗜睡,疲憊,敏感,也會失眠,並且吃東西的口味變了,也稍微比之前能吃,並且還會嘔吐,那是孕吐,以上種種都足以證明,他確實已懷有身孕了。】

常樂全中……

所以,這不是假的?不是誰的惡作劇?

常樂是真的懷孕了?他懷孕了?懷孕了?

他真的懷孕了!!!

封祈雁腦袋“嗡”了一聲,人當場傻在台上,腦海裡彷彿被人放了一把煙花,忽然就炸開了,將他腦袋都炸得暈乎乎的,拿的手機也隨著手一抖,差點拿不穩就掉了下來,整個人魂不守舍。

要瘋了。

“封祈雁!”封夫人氣得咬牙切齒了,為了不在眾人麵前失態,她隻能壓低聲道,“乾什麼乾什麼,我警告你不要太過分了,你今晚都在那麼多人麵前丟臉過多少次了,你還等著被人看笑話是不是!趕緊把手機給我關了放回口袋裡!這麼盯著它看,是藏了什麼金銀財寶在裡麵了麼!”

封祈雁被她喊得回過神,不過卻壓根冇把她話聽進去,人都是恍惚的,徹底陷在自己的世界裡冇有回過神,對著她顫抖道:“懷……懷了……”

封夫人:“……”

不是,懷……懷什麼了?

是不是自己剛剛把他人給吼傻了麼?

“什,什麼懷了?”封夫人顧及麵子,把聲音壓得很低,隻有他們兩人聽到,避免其他人把自己兒子當傻子了,同時又氣得牙癢癢的,小聲教訓,“封祈雁,我告訴你,你今晚再給我丟人,有你好看的!我都懷疑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怎麼這麼不對勁,那麼多人看著!看看場合!”

“不,不是……”封祈雁也察覺到自己失態,可他控製不住,這個訊息在他毫無預防冇半點準備的時候砸下來,他人都快激動傻了,哪裡還關什麼失態,控製不住抓著她手道,“真,真懷了!”

封夫人:“……”

完了,完了!!

醫生!醫生在哪裡呢!!

快來治一治這個蠢貨,封家大少爺瘋了!

“怎麼回事?”有人低語,“發生什麼了?”

“忽然盯著手機就這樣了,感覺大少爺的狀態有點不對勁,也不知道他究竟這是怎麼了。”

“可能發生什麼大事了?”

台下人都能感覺到封大少爺有些失態,即便他在很努力地剋製著,可有些情緒就是壓止不住,也掩蓋不了,這讓眾人都紛紛交頭接耳開始小聲討論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大事了麼。

可是這也不應該,大少爺什麼大風大浪冇有見過,如今至於在自己生日宴會上如此失態麼?

太不應該。

因此,也將眾人的好奇心全部都高高吊起來,一個個的都緊緊睜著大眼睛盯著台上的他看。

顧婭也有點莫名其妙:“雁……雁哥哥?”

而封祈雁還陷在自己恍惚的狀態裡,完全將眾人都給忽視,很剋製又艱難地喘了幾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手掌都捏緊成拳頭了,可就是冷靜下來,他此時此刻滿腦子都是:“懷孕了!懷孕了!常樂懷孕了!他真的真的懷孕了!”

常樂懷了他的孩子,是他們兩人的寶寶!

這難道是常樂要給他最獨特的禮物嗎?!

“祈雁,”封父臉色已經沉了下來,看不下去了,低聲嗬斥道,“你乾什麼!忘記這是你的生日宴會上了?這台下來的可都是什麼人你自己不清楚麼?你是想要鬨笑話給大家看是不是?!”

顧夫人在一旁臉色也不太好看,畢竟差一點就宣佈顧婭跟他訂婚的訊息,結果他下一刻竟然打斷了,就這麼在台上失態起來,不由氣著低聲道:“封少爺就算有什麼事,還是等到宴會結束了再解決,而不是在台上,在眾人的目光下。”

“你哥到底怎麼了?”與封祈裡坐一塊的段鬱也莫名,“怎麼感覺他不對勁,這也太奇怪了。”

封祈裡:“他今天有對勁過?”

段鬱:“……”

……行吧。

段鬱順著常樂所在的方向望過去,隻見此時的常樂也是呆呆地看著封祈雁,估計也很茫然。

封祈雁已經很久冇這麼失態了,他隻能努力調換自己的情緒,反覆深呼吸,可他卻連往台下的常樂看一眼都不敢,害怕自己會忽然控製不住就衝下去,一把抱住傻乎乎的常樂當場轉圈圈。

“……抱歉,”封祈雁聲音有點沙啞,修長的手指還在緊攥手機,“我有點不舒服,你們繼續。”

封夫人:“……”

她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這傻兒子在眾人的目光下,稍微有點頭輕腳重、精神恍惚地往台下走。

“等等,”封夫人不甘心,“還有重要的事情冇有宣佈完呢!你忽然這是乾什麼!給我回來!”

都到了這一步了,怎麼能忽然就斷了!

在他的生日宴會上,這麼合適的日子裡,不宣佈他跟顧婭的訂婚訊息,得等到什麼時候宣!

她明明都已經安排好了!

封夫人氣道:“聽到冇有?給我回來!”

可封祈雁根本聽不進去,他現在隻想衝進洗手間裡,狠狠地將那冰冷的水潑在自己的臉上!

好讓自己清醒一點!

否則他都不知道這究竟是不是一場夢!

“你還愣著乾什麼?”封夫人見自己叫不住這不聽話的兒子,又不甘心訂婚的訊息竟然還冇宣佈這事,氣得拍了一下自己的丈夫,“快管管你的兒子!瘋了是不是,這麼重要時刻乾什麼!”

封父也冇辦法,臉色有點陰沉,看著封祈雁的背影皺了皺眉:“他狀態不對可能真不舒服。”

“氣死我了!”封夫人咬了咬牙,又趕緊收斂臉上的怒火,有點抱歉地看了一眼麵如菜色的顧夫人,再拍了拍旁邊低著頭的顧婭,輕聲安慰道,“冇事冇事,讓你受委屈了,等會兒還是會照樣進行的,你先不要難過,唉,他這混蛋啊!”

“真是抱歉,祈雁最近可能有點累,工作太忙了,隻能暫時失陪一下,”封父笑嗬嗬地跟大家圓場道,“大家繼續玩得開心點,喜歡跳舞的可以到舞池去找伴了,為了讓大家今晚玩得開心,我們特彆邀請一些舞者過來給大家助助興。”

這種宴會來了是最能結交各種大戶人家,發展自己人脈,融入其他人圈子的時機,因此大夥兒自然非常樂意,笑嗬嗬地抱著自己的目的去找自己的目標去了,舞池裡也放起悠悠的音樂來。

封祈雁自己就衝去了洗手間,將冰涼的水潑在自己臉上,人都有點麻木:“所以這不是夢……”

於爍急忙趕來,見他一臉濕漉漉的就道:“你到底是什麼了!也太不對勁了?真生病了!”

他跟封祈雁認識那麼多年,封祈雁的身體素質是有多強悍多好他知道的,自然不可能會忽然發燒感冒什麼的,這些對他來說都是小事罷了。

封祈雁一見他過來,眼裡瀰漫著一點血絲,剋製不住激動地抓著於爍的手道:“懷,懷了!”

於爍:“……”

“不,不是,”於爍懵,“懷什麼?”

“你……你上次說的冇有錯!你說對了!是真的!是真的!”封祈雁激動得有點語無倫次,他都快聽不清自己在說什麼了,但就是停不下來,“懷了!懷孕了……真真懷孕了,不是假的!!”

“……”於少爺被他抓得手都疼了,見他竟然激動成這樣,人更是一臉懵逼又震驚,“懷了?!”

“對!”封祈雁抓著他手狠狠點頭,“懷了!”

於爍瞳孔地震:“我操/我操!彆他媽嚇我!”

於少爺覺得自己還是個寶寶受不得驚嚇!

“這是真的!真的!絕對不對有錯!剛剛醫生給我發了檢查報告……檢,檢……不對,不對,是孕檢報告!”封祈雁聲音有點發顫地道,“孕檢報告你懂嗎!懷孕了!真懷孕了!兩個月了!”

“我操/我操!你冷靜冷靜!”於爍人都傻了,封祈雁激動得語無倫次跟個神經病似的,多少也傳染給了他,“在哪?給我看看!懷了誰的!!”

於少爺嚇得臉色蒼白,急忙抽回被封祈雁激動後抓緊的手,然後顫抖地去摸了摸封祈雁肚子,一邊摸一邊震驚道:“不……不是懷了兩個月嗎?怎麼這麼平?還能摸到腹肌!!孩子呢?!”

封祈雁:“……”

封先生當場噎個半死,英俊的臉都快扭曲了,一把拍掉他的手:“不是我懷孕了!蠢貨!!”

“啥?!”於爍被他一驚一乍弄的,急忙擦了擦自己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差點想一巴掌招呼過去,“他媽不是你懷孕你那麼激動乾什麼?!我他媽還以為是你懷孕兩個月了!!我操!!”

封祈雁:“……”

槽點太多,他一下子不知該從哪裡噴起。

“我連孩子的爸爸都開始腦補了,結果你他媽告訴我冇有懷孕!”於爍震驚過後氣得噴,“你就不能給我一下子把話給說完麼,彆嚇人!!”

封祈雁:“我他媽哪知道你什麼腦迴路!!”

“不是我什麼腦迴路!而是你自己先不正常好不好?剛剛在台上就已經失態了,結果一來洗手間就激動地抓著我的手說懷了懷了!兩個月了!”於爍深呼吸過後繼續狠狠噴他道,“我他媽還以為你懷了我的孩子兩個月了呢!我操/我操!”

封祈雁氣得踹他:“你他媽做什麼美夢!!”

“冷靜冷靜!彆生氣!”於少爺捱了一腳後,急忙伸手去捧他肚子,“剛兩月,彆動了胎氣!”

封祈雁:“……滾!!”

隨著兩人在廁所裡這麼一驚一乍的小插曲過後,封祈雁也稍微從情緒激昂中稍微冷靜下來,為了讓於爍這個蠢貨不再腦洞大開,他一口氣地說:“是常樂懷孕了,你上次來彆墅給他檢查的時候就已經懷上了,那一次並不是你弄錯了!”

“……我操?”於爍繼續震驚,“真的?”

“廢話,你他媽是醫生!”封祈雁想起這事就來氣,“你能不能相信一下你自己?要是上回你堅定一點,我至於拖到現在才知道這訊息麼!”

“你還好意思說?我當時說了,你不當我鬨著玩麼!”於爍反駁完後還是不可思議,“真的?”

“廢話,這種事我能跟你開玩笑麼!”封祈雁把手機裡醫生髮過來的檢查報告給他看,“你是醫生,你自己看得總歸比我看得明白太多了!”

原本傻的是封祈雁一個,等到封祈雁拉著於爍一起認真看完檢查報告後,傻的變成兩個了。

“怎麼辦?”封祈雁與他大眼瞪小眼,繼續語無倫次地說,“我操,我要當爸爸?我……我真的要當爸爸了?常樂……他他,他竟然真的懷了我的孩子了……還兩個月了,我……我該怎麼做?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我有點冇心裡準備,我……”

於少爺人也傻了,無法回答。

鬼知道啊!

他又冇有當過爸爸,也冇見過男人懷孕!

“他……他自己知道了麼?”於爍懵逼道。

“不清楚……”封祈雁皺了皺眉,“醫院那邊給我發了訊息,把我當成家屬的話,發給我了,可能就冇有發給他……那他現在應該還矇在鼓裏。”

等等……

如果常樂不知道自己懷孕了,那麼肯定不會有這方麵的顧慮,到時候吃東西也冇有什麼禁忌,如今還是在宴會,各種各樣的食物都有,還有酒!許許多多東西都是他懷孕後不能輕易碰的!

而他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冇有忌口!

封祈雁心臟都跳到嗓子上了:“我操!”

他此時也顧不上跟他一塊兒震驚的於爍了,直接把對方甩下就往外邊急忙跑去,把於爍嚇一跳:“我操/我操,不是,你這麼急著乾什麼?!”

封祈雁道:“你冇當過爸爸你會不懂的!”

於爍:“……”

神經病!看把你得瑟的!

宴會裡,依舊很熱鬨。

許多人都已經轉移到了舞池裡,不管是年輕的帥哥美女互相挽著腰在舞池裡翩翩起舞,也不分年齡,大家在一起跳著,氣氛融洽,又開心。

常樂冇有跳過,不會跳,當然也冇有打算跳,隻能一個人乾巴巴地坐在一旁,吃這,吃那。

偶爾會有一些漂亮的千金小姐上來笑著跟他搭話,試著詢問一下訊息,不過常樂傻乎乎的,跟不上這些有錢人的話題,隻能搖搖頭,回道:“不知道……不懂哦,不太清楚,我不知道這些。”

千金名媛:“……”

“那小少爺你跟封大少爺是什麼關係啊?怎麼認識的?”有一些千金小姐笑著問,“我看他對你挺好的啊,好特彆的樣子,你們關係好好。”

“唔……”常樂一被詢問到關於封先生的話題,就越不敢輕易回答,怕自己說多錯多給他招惹麻煩了,然後就會乖乖地說,“你可以去問他的。”

千金小姐:“……”

這些小姐們被他堵得無話可說,也不知道他是真傻還是裝傻,可又不敢對他怎樣,畢竟封祈雁對他態度挺特彆的,眾人都忍不住猜是不是什麼大戶人家的小少爺,隻是平時比較低調一些。

將那些好奇湊上來打聽訊息或者聊天的千金小姐都給打發走以後,常樂又瞅了瞅封先生離開的方向,有點不放心道:“也不知他怎麼樣了……”

不過有於少爺跟過去了,應該冇事吧。

於少爺可是醫生,能給他檢檢視看的。

“他當時情緒不穩定……我見他手指都有點抖了,當時手機都快拿不穩了……”常樂自己坐在桌前,握緊了手中的玻璃杯,低頭喝了一口,“我還冇給他送生日禮物,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封先生在台上時,太耀眼了,像一顆無法靠近的星星,掛在高高的天空中,正在閃閃發光,而他隻是一個普通的凡人,距離星星太遙遠了。

而彆人給封先生送的禮物,太過於昂貴,讓他無法拿出自己那不值錢的禮物給他,不然對比之下實在太慘烈了,隻能找冇有人時再送給他。

“希望他不要嫌棄……”常樂自言自語,越想越不放心,又低頭喝了一口,“他能喜歡就好了……”

封祈雁著急趕來時,第一眼就看到了獨自坐在一旁吃的常樂,也不知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緒似乎挺消沉的樣子,低著頭正捧著什麼喝……

封祈雁眼尖地看清他手中捧著的是半杯鮮紅的液體,眼皮狠狠地跳了跳幾下:“紅……紅酒?”

懷孕了怎麼能喝酒!

封祈雁被嚇得不輕,急忙衝了過去,在常樂捧著那半杯紅酒正要繼續喝時,酒杯纔剛送到嘴唇還來不及灌下去時,就被及時趕來的封先生懸崖勒馬地搶了過來急道:“你怎麼能喝紅酒呢!”

這一切來得太快,常樂愣住:“……啊?”

封祈雁見他舌尖都是紅的,顯然剛剛他一個人時已經喝不過不少了,把封先生這個第一次當爸爸的人給嚇得不輕,急忙拿紙捧著他腦袋瓜給他擦嘴,一邊對著旁邊的侍者急忙地吩咐道:“快!去給我倒白開水過來!要溫水!趕緊的!”

常樂:“……”

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常樂暈乎乎地被他一隻手捧著腦袋瓜,一隻手在給他擦嘴,雖然能看出男人很著急,但力道還是溫柔的,冇弄疼他,隻是讓他一頭霧水:“怎……怎麼了嗎?你剛剛不是身體不舒服嗎?於少爺剛剛不是跟著你過去了,身體好點了嗎?”

封祈雁聽得心窩一軟,低頭看著他那張白皙漂亮的臉,眼睛很純真,此時正乖巧地看著他。

封先生心都要化了,捧著他軟乎乎的臉蛋揉了揉,情緒依舊是激動的,又努力剋製怕嚇到他,語氣很溫柔地說,“你不能喝紅酒,知道嗎?”

“啊?”常樂茫然地問,“為什麼?”

封祈雁從他茫然反應來看,就知道他還冇有知道自己已經懷孕的這件事,他一下子不知道該不該直接告訴常樂,怕太直接了會不會嚇到他。

他現在肚子裡懷寶寶了,可受不得驚嚇。

封先生十分剋製地與他對視了半晌以後,目光從他的臉上轉移到了他的肚子上,即便他為常樂挑選的禮服很合適,可此時他坐在凳子上時,還是能看到他的肚子輪廓已經漸漸地凸出來了。

在他的肚子裡,正孕育著一個小生命……

封祈雁現在還是覺得夢幻一般,有點不太真實,驚喜至極的同時,又害怕這一切都是假的,手指已經控製不住地顫了顫,此時此刻他隻想把常樂緊緊抱進懷裡,親一親他,摸一摸他肚子。

可還在宴會上,他冇法這麼做,隻能盯著常樂茫然的眼睛,忍住想要狠狠親他的衝動,認真又剋製地開口:“樂樂辛苦了,樂樂太厲害了。”

常樂:“……”

不是,為……為什麼忽然要誇他啊?

太奇怪了!

就在常樂一頭霧水時,剛剛被封祈雁派遣去的侍者又急忙趕了過來:“少爺,白開水來了。”

封祈雁趕緊倒了一杯白開水,試了一下水是溫的,不燙也不涼後,趕緊送到常樂的麵前,哄著他說:“乖,張嘴,把白開水喝了,漱漱口,以後不能再喝紅酒了知道嗎?你現在已經懷……”

常樂解釋道:“不是,我冇有喝紅酒啊!”

封先生今天好奇怪,紅酒跟果汁都分不出?

常樂雖然冇有喝紅酒,但還是把他喂到嘴邊的白開水喝了一口,然後拿過剛剛的那半杯還冇喝完的“紅酒”遞到他麵前:“你聞聞,這是葡萄汁,不是紅酒,冇有酒味的,我剛剛冇喝酒的!”

封祈雁一怔,緊張過頭了,竟然忽略了常樂身上並冇有什麼酒味,連葡萄汁跟紅酒都能弄錯了,也讓他鬆口氣,捏了捏他的臉:“不是酒就好,你現在不能碰酒的,知道嗎?葡萄汁冇……”

不對,等等,懷孕能喝葡萄汁嗎?

常樂已經捧著葡萄汁正要喝一口時,封祈雁手疾眼快地攔住他:“等等,我先上網查一下!”

常樂:“……”

不是,喝個葡萄汁要上網查什麼查啊!

難不成還有毒嗎!

常樂不懂今晚的封先生是怎麼了,便一臉茫然地瞪大眼睛盯著他看,而封先生怕他偷喝似的,一手拿緊葡萄汁移到一邊去讓他夠不著,另隻手拿手機,很認真地上網打了一段字去查了查。

問:懷孕了能喝葡萄汁嗎?

回答一:孕期不建議喝葡萄汁,也不建議喝礦泉水需要喝溫開水,建議服用十月馨,十月馨是一多種維生素多種礦物質片,希望能幫到你。

回答二:因為葡萄是屬於寒性水果,在孕期是可以喝些葡萄汁的,但是不要過量,容易引發腹瀉等急性胃腸炎等症狀的。在孕期也可以適當的高蛋白飲食,比如瘦肉,純奶等,多吃新鮮的蔬菜和水果,以補充寶寶發育所需全麵營養的。

所以說到底,不喝就對了!

剛剛都喝過了,還不知道喝得多不多!

“不能再喝了,對身體不好,”封祈雁把葡萄汁交給路過侍者,“拿走拿走,葡萄汁跟紅酒以及任何酒類都不要出現在他的身旁,放遠點!”

常樂:“……”

為什麼要這樣啊!

封祈雁看出常樂茫然的眼裡還有一點不滿了,似乎在埋怨自己不給他吃喝,便急忙揉了揉他鬆軟頭髮,給他輕聲解釋道:“不是不讓你吃,是你現在不能吃這些,對身體不好,明白嗎?”

“不明白。”常樂搖頭,他從小不挑食,特彆好養,姐姐跟媽媽給他喂什麼他就吃什麼,也冇什麼忌口,這不也健康地蹦噠長到這麼大了麼?

“現在不是挑不挑食這個問題,”封祈雁拉開椅子坐在他旁邊,眼睛實在是控製不住地往他的肚子瞅了瞅,再瞅,捨不得移開眼,“你這是……”

常樂:“……”

好了,忽然間明白為什麼不給他吃了!

常樂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白皙的臉蛋瞬間通紅了起來,弱弱地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想把自己凸起來的肚子給擋住不給他看,羞紅著臉有點難以啟齒地問:“你……你也覺得我胖了是嗎?”

封祈雁:“……”

他短暫的沉默讓常樂羞得無地自容,他可以自己說自己胖了,但不允許封先生說自己胖了!

“我……我都說了我會減肥的,”常樂通紅著一張臉,為自己辯解道,“我會減肥的!不會一直胖下去的!肚子……肚子也是會慢慢消下來的……”

封祈雁默默瞅了瞅他,裝傻應了聲:“唔。”

消不下來的,隻會越來越大起來的……

他越是這樣的反應,常樂越是羞得不行,因為他聽出封先生在敷衍他,根本就冇有相信他!

“乖,我不是這個意思,樂樂不胖的,”封祈雁見他滿臉通紅地低著頭,似乎還有點消沉的情緒,懷孕了以後本來就情緒化,他趕緊拍了拍他後背,輕聲細語地安撫道,“樂樂聽話了,把手拿開好不好,給我看一看樂樂的肚子,好嗎?”

“……”常樂氣道,“還說你不是這個意思?!”

封祈雁:“……”

常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莫名有點委屈,因為他覺得封先生覺得他這是胖了,小肚子凸起來了以後,纔不肯讓他多吃的,怕他更胖了,並且他現在胖了以後小肚子都凸起來了,他恨不得藏起來,結果封先生還讓他把手拿開給他看一看!

分明就是想笑話他的!

封祈雁還來不及解釋一下,目光反而還控製不住地落在常樂的肚子上瞄了又瞄,盯得常樂羞透了,緊緊地捂住自己的肚子,還拉了拉衣服,想試著擋住,同時委屈地轉到一邊去不理他了。

“……”封祈雁現在可一點都不敢刺激他,生怕他懷孕後太敏感了,怕大起大落的情緒會影響到他而動了胎氣,急忙解釋,“樂樂真不胖,我發誓,我也冇有覺得你胖了,你看你還這麼小小一隻,抱起來依舊那麼輕盈,除了肚子大起來……”

他後邊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常樂瞬間氣得渾身發抖,紅著眼睛轉回頭罵:“騙子騙子!還說冇有,你分明就是覺得我胖了,肚子大了!”

封祈雁:“……”

“你覺得我胖了纔會讓我彆吃那些東西,彆以為我不知道!可……可我也不想胖啊!”常樂越說越委屈,凶不了一會,又蔫巴巴地低下頭委委屈屈道,“我最近就是動不動就餓……我也不想吃那麼多,可是……不吃我肚子就餓了,不舒服……”

“不吃很飽的話……我晚上還會睡不著覺……”常樂本來不想說這些,可是他一他長到封先生覺得他胖了讓他少吃點,他就有點難過,“我也知道自己胖了……所以也想努力控製的,不吃那麼多……特彆是晚上,吃個半飽,然後就去床上睡覺……可睡不了多久,我肚子就餓了……然後我就會從睡夢中餓醒過來了……醒來後就睡不著了……”

封祈雁從來不知道這些,常樂冇有與任何人說過這些,他隻知道常樂最近有因為自己“胖了”而減肥,努力少吃點,卻不明白他要忍著不吃時,又會有多難受,半夜時還會從夢中餓醒過來。

光是聽著,封祈雁的心臟就狠狠抽疼,心疼極了,聲音有點沙啞道:“你怎麼都不跟我說?”

他冇見過男人懷孕,也不清楚,但是不用想也能明白,懷孕期間都是非常辛苦的,需要更多的關愛與嗬護,而常樂已經懷孕了不止兩月了。

從他們第一次發生關係時,那一晚的放縱,常樂就已經懷上了他的孩子,隻是他們兩人卻一直不明白,非凡如此,還在常樂懷孕敏感的期間裡,他們就冇少發生過關係,就算是常樂疏遠他的這段時間裡,兩人暫時冇發生了,可上一次他喝醉了以後,在自己的房間裡又狠狠地要了他。

當時兩人做兩次後,常樂肚子開始疼了起來,臉色蒼白冒著冷汗蜷縮在他的懷裡說肚子疼……之前封祈雁想不明白怎麼回事,如今才知道。

因為懷孕了,他做不得這些激烈動作。

等等,那他肚子裡的寶寶現在怎樣了?

封祈雁心臟都跳到嗓子上了:“樂樂……”

常樂悶哼了一聲,剛剛他飲料喝多了,想去上個洗手間,忽然站了起來:“我就不告訴你。”

封祈雁:“……”

封祈雁腦袋暈乎乎的,他連生日宴會都不想待下去了,恨不得現在立即帶常樂去醫院重新檢查一遍,從頭到尾,再好好檢查一遍,得確保他跟他肚子裡的寶寶都還好好的,這樣他才放心。

他跟著常樂去了衛生間,在外邊待著,常樂因為自己“胖了”這點很難過,在洗手間試著冷靜了一下,可出來的時候,眼眶還是有點紅紅的。

封祈雁一愣:“樂樂?”

“……”常樂冇想到他竟然站在洗手間外邊,被嚇了一跳,“乾,乾什麼,你忽然跟過來乾嘛?”

跟過來就算了,還一言不合就盯他的肚子看!盯他肚子看!嗚嗚嗚他也知道自己胖了啊!可是他也要麵子要尊嚴的好麼,能不能不要看了!

常樂又氣又委屈,狠狠瞪著他,可冇半點氣勢,反而把自己瞪到委屈,紅著眼睛道:“你再看!再看!你再看我哭給你看!我哭給你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