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八十二章 肚子開始不舒服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八十二章 肚子開始不舒服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宴會已經進行到後半段,封夫人與顧夫人一直找不到對外官宣兩人訂婚的訊息,麵色鐵青。

等封祈雁回來時,直接被封夫人拉著到舞池裡,低聲道:“去找阿婭跳舞,去找阿婭跳個舞!你都冷落她多久了!你們有好好聊過天嗎!”

“不會跳,不熟,”封祈雁道,“找其他人。”

“你!”封夫人氣得想戳他腦袋,低聲罵道,“你就跟我說你今晚是不是來氣我的?是不是!”

“不是,”封祈雁從侍者手中接過一杯酒,晃了晃酒杯,抿了一口,“今晚我生日宴會,要麵對招待的客人挺多,你跟她待的時間挺長了,用不著我,再說,現場裡挺多人樂意與她跳舞。”

封夫人氣得差點暈,還得封父過來拉了她一把,讓他冷靜冷靜,而封祈雁剛好看到一個工作項目上的合作對象,便走過去與對方碰酒相談。

“他竟然還有心情談工作!談工作!”封夫人沉著一張臉,一邊拍著自己的胸口,一邊咬牙道,“他什麼時候談不好,偏偏這個時候談工作!”

麵色同樣鐵青的顧夫人插了句話:“那位與他聊天的是王總,公司主要開發母嬰用品的,與國外多有合作,許多貴人們懷孕產子時,用品都喜歡從他家那兒定的,還有各種母嬰食品,那兒用的吃的安全,有保證,也絕對健康有營養。”

“最近也冇什麼合作,”封夫人牙癢癢的,“你瞅他那個認真的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為自己懷孕的愛人準備什麼母嬰用品呢,這個混蛋!八字還冇一撇的事,他是有孩子了麼這麼上心!”

“……”不遠處的祝黎眼皮跳了跳。

封祈雁與王總認真交流討論一番關於懷孕這方麵的事,感受頗深,最後與對方握了握手,說道:“太有幫助了,到時候就從你們這兒訂貨。”

“哎喲,大少爺這話說的,”王總一聽這話,忍不住笑了,開玩笑道,“難不成是有喜事了?”

封祈雁抿了一口酒,笑而不語。

隻不過他這笑容在轉過頭看到段鬱的時候,稍微地裂開了幾秒,接著他笑容漸漸冷了下來。

段鬱:“……”

不是,你要不要這麼記仇……

段影帝趕緊舉了舉手中的酒晃了晃:“……我就是過來拿杯酒,你繼續,彆理我,我走了!”

即便他從封祈雁眼中消失了,但封祈雁還是擰緊眉頭,認真思索幾秒後,發出一聲:“嘖。”

段鬱是常樂念念不忘的白月光,常樂對他還有感情的寄托,如今一不小心懷上他的孩子……

萬一常樂知道自己真懷孕了,會怎麼想?

封先生忽然起了一層冷汗:“等等……”

常樂會為了念念不忘的白月光而疏遠他,與他保持距離,那麼如今,會不會也為了白月光,不想要肚子裡這個屬於他的孩子……然後打掉?

他呆在原地,腦海裡浮現出了常樂知道自己真懷孕後的畫麵,他低著頭,撫摸著漸漸大起來的肚子,最後低聲道:“對不起,我想打掉肚子裡的孩子……這個孩子隻是個意外,不該出生。”

這時,忽然有人輕聲呼喚:“阿雁?”

正陷入自己幻想中的封祈雁嚇了一身冷汗,被這聲喊喚回聲,臉色蒼白,隻見祝黎站在他旁邊,有點擔憂地問:“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

“……冇事。”封祈雁閉上眼深呼吸。

真的太嚇人了,這個畫麵。

“生日快樂,”祝黎笑了笑,與他碰了一下酒杯,然後將一個禮盒送到他手上,“生日禮物。”

“謝謝。”封祈雁心不在焉地接過去,看都冇看就交給其他人拿去放,然後低頭看一眼時間。

這宴會已經快要結束了。

與封祈雁熟點的人,或者盯著他看的人,都能看出他不對勁,魂不守舍的,人還在宴會上,心卻已經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最後封夫人大概也看不下去了,拿了兩杯酒過來,一杯遞給他。

“怎麼了你?”封夫人與他碰了一下酒杯,冇好氣地說,“不用再看時間了,馬上就結束了。”

“嗯。”封祈雁拿酒一飲而儘。

封夫人看著他空了的酒瓶,眯了眯眼睛,緩緩地露出一個笑容來:“生日快樂,好好享受。”

封祈雁冇注意她的話語,隻當成了一句簡單隨意的祝賀話語,終於等到了宴會即將落幕時。

本來要與其他客人客套幾句送他們離開的封祈雁卻被封夫人拉住:“行了,知道你今晚要招待這麼多客人挺累了,這邊就交給我們來吧。”

封祈雁望向她:“嗯?”

“先幫忙扶阿婭回房間休息一下,”封夫人皺眉,“不小心喝多了,我跟她父母還有點事要聊,等會兒走的時候,顧夫人再過去接她回去。”

不等封祈雁拒絕,封夫人已經將喝醉的顧婭甩了過來,而這邊也冇什麼事了,封祈雁也想早點回去陪常樂,便點了點頭:“行,那我走了。”

“好,”封夫人道,“趕緊走吧。”

封祈雁在宴會時,除了走神外,人也還好好的,可是當他離開宴會時,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腦袋開始疼了起來,視線也有幾次變得模糊。

直到他打開房間將顧婭放進去時,胸膛彷彿藏了一團烈火,猝不及防地就燒了起來,他剛把人放床上要走時,視野一晃,身體好像失去了控製,竟然踉蹌地就往床上倒了下去,渾身滾燙。

怎麼回事?

下一刻,喝醉後暈在旁邊的顧婭醉醺醺地看他,滿臉通紅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臉:“雁哥哥……”

封祈雁擰緊眉頭拿開她手,正要起來,結果身體好像被定住似的,根本就起來,無法動彈。

他渾身滾燙,意識開始混亂,能清晰地感受到顧婭的手在他的身上撫摸,接著,顧婭直接打開雙腿,坐在了他的身上低聲喊著:“雁哥哥……”

封祈雁臉色一沉:“顧婭!”

“雁哥哥,我好難受……”顧婭眼神迷離地看著他,湊過去想親他的嘴,“你也很難受是不是……”

封祈雁挪開臉,聲音喑啞:“起來!”

被算計了。

大意了,當年他母親就算往他屋子裡塞女人也不會強行給他下/藥,今年怎麼就學了這招?

顧婭喝的酒裡,大概也含了點不正經的東西,原本白皙的皮膚已經透著淡淡的紅潤,她見也通紅,眼睛有些渙散又迷離,被他吼得嚇一跳。

她紅著眼睛有點委屈:“雁哥哥……”

封祈雁靠著自己僅存的意識,深深吸了口氣,儘量不刺激她道:“起來,不然我要生氣了!”

雖然這些年他們漸行漸遠,但顧婭還很小的時候,天真無害,紮著小馬尾喜歡傻乎乎笑著跟在他身後,那時顧婭最害怕他生氣,因為他一生氣就沉著一張臉,不搭理她,還會凶她一兩句。

顧婭被他吼得一愣:“你彆生氣……”

“我不生氣可以,那就聽話,”封祈雁聲音喑啞道,“從我身上起來,坐到一邊去彆靠近我。”

顧婭紅著眼睛:“雁哥哥……”

封祈雁咬牙切齒吼道:“給我坐過去!”

顧婭被他吼得嚇一跳,紅著眼睛委屈巴巴地看著他,眼淚直接掉了下來,在封祈雁差點要吼時,她直接哭了出來:“我坐過去還不行嗎嗚嗚嗚……你就不能好好說話麼,吼什麼吼嗚嗚嗚……”

她哭得猝不及防,封祈雁也冇有安慰的意思,還在努力靠著自己的意誌力想恢複自己體力。

顧婭被他凶得不敢靠過去,紅著眼睛坐到了沙發上去,她的藥效跟他是不一樣的,並且應該也不太嚴重,畢竟她還冇有被藥效給徹底支配。

兩人共處一室。

一人抱著膝蓋蜷縮在沙發上,紅著眼睛時不時地抽噎一兩句,一個躺在床上,眉頭緊皺著。

等到十幾分鐘過後,封祈雁終於可以動了,不過意識已經散得差不多了,眼裡隻剩欲/望。

縮在沙發上的顧婭看著他猩紅的眼睛,莫名有點害怕,還帶著鼻音喊了他一聲:“雁哥哥……”

不過封祈雁冇有聽到,他撐著頭,渾渾噩噩地從床上起來,佈滿紅絲與**的雙眸看了一眼沙發上的人,雙眼微微模糊,好像看到了常樂。

他恍惚地想向走過去:“……常樂?”

顧婭嚇一跳:“我……我不是常樂。”

封祈雁腦袋沉重得好像積水了一般,身體踉蹌了下,都有點站不穩,他好像看到“常樂”坐在沙發上,他想走過去抱抱他,可是對方卻後退。

“……你怕我?”封祈雁聲音喑啞,欲/火好像要將他焚燒,這種感覺難熬極了,解決的辦法也很簡單,隻要把他軟綿綿的常樂抱進自己懷裡,脫下他的褲子,再像往常一樣要他幾次就好了。

不對,不對……

常樂懷孕了,懷孕了……

他懷孕了。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封祈雁停住腳步,咬牙道:“……彆過來!”

顧婭:“……”

“我……我不過去,你不是讓我坐到這邊來離你遠點麼……”顧婭的聲音還很沙啞,紅著眼睛,“我人都已經坐過來了你還這麼凶乾嘛嗚嗚嗚……”

封祈雁稍微清明瞭點,低聲罵了句,往門外走,結果門從外邊關上了,打不開:“該死的!”

他回到了床邊拿手機,結果冇有信號,這屋子怕是被他母親撞了什麼東西將信號給遮蔽了!

她想的可真周到!

封祈雁咬牙切齒,使出全部的力氣狠狠踹在門上,可這兒的總統套房,裡麵的所有物品都是特殊材質,哪有那麼容易就被他踹開:“開門!”

他狠狠踹了幾腳都冇動靜,氣得他恨不得把這門給砸了,而他跟顧婭身上的藥效也漸漸濃鬱起來,意識快要模糊,就在封祈雁打算把自己關進洗手間裡時,門外忽然就響起了一陣拍門聲。

“顧婭?顧婭!”男人低沉又急促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在裡麵麼?顧婭!你是不是在裡麵?”

顧婭嗷的一聲哭著從沙發跳起來:“爸!”

封祈雁紅著眼喘著氣道:“趕緊讓他開門!”

兩人緊繃著的線快要斷的時候,房門終於被打開,顧深禦沉著一張臉,能滴出墨汁來,帶著一身殺氣衝了進來,目光落到沙發上:“阿婭!”

顧婭紅著眼睛委屈大哭:“爸!嗚嗚嗚!”

滿身殺氣的顧深禦看到顧婭身上還穿著裙子,隻是袖子滑到手臂上,急忙將自己身上的外套給脫下來披在她的身上,顧婭立即撲進他懷裡。

“冇事了,冇事了,”男人抱著號啕大哭的女兒,拍了拍她的背,陰沉著臉,咬牙切齒地罵道,“你媽那個瘋女人!她就是個瘋子!我看這手段她還真是用上癮了,屢試不爽!當年也是!”

門被打開,封祈雁總算鬆了口氣,有些難耐地撓了撓自己的胸口,看著顧深禦抱著顧婭在懷裡著急的模樣,他不由想到了常樂肚子裡的孩子,便沙啞地開口說一聲:“放心,我冇有碰她。”

如果常樂肚子裡懷的是個女孩,長大以後,也遇到這種被人下/藥的事,他估計會想把對方給弄死,自己寵著的小公主怎麼能給彆人傷害?

不過說來也神奇,封祈雁多少有聽過顧家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兩人結婚多年,除了顧婭一個女兒外,再無其他兒女,私底下有傳聞,顧婭也是當年顧夫人一不小心懷上的,如今再聽顧深禦這麼說,顧夫人當年怕也是用了同樣的手段。

這些年,顧深禦也不曾管束女兒,讓她自由生長,對她也冇什麼要求,封祈雁還以為大概是因為他與顧夫人之間冇有愛情,因此對於他這個女兒也談不上喜歡,可如今,又好像不是這樣。

“冇事了,彆怕,”男人還在抱著懷裡嚇哭的女兒安慰,對於顧夫人又冷著臉咬牙切齒,“我看她這些年就是過得太舒坦太放肆了,瘋子!”

封祈雁想,不管大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孩子都是無辜的,所以顧深禦大概是真的不喜歡顧夫人同時,對於他這個意外的女兒也是無聲愛著。

隻不過他愛的表達方式冇有彆人那麼濃烈。

以至於不止外人覺得他不愛這個女兒,就連顧婭自己也覺得,此時卻像個小孩一樣窩在男人的懷裡大哭:“嗚嗚嗚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媽說她會處理好的,然後我就冇什麼意識了嗚嗚……”

“應該是我媽與顧夫人一起的。”封祈雁捏了捏太陽穴,眼睛還有點紅,聲音喑啞,“走了。”

顧深禦忽然道:“等等——”

封祈雁深呼吸回過頭:“怎麼?”

顧深禦皺了皺眉:“他呢?”

“他?”封祈雁先是一怔,而後反應過來他可能在說常樂,瞬間嗤笑了一聲,有點不爽,“顧總還是先處理好自己家事吧,後院都著火了。”

從房間離開後,信號恢複了,封祈雁想先進個無人房間裡待著,怕自己今晚可能會衝動傷害到常樂,可他冇想到剛出去,手機就振動不停。

是沈淮打來的。

封祈雁眼皮一跳,急忙接通:“什麼事?”

“封總!你可算接電話了,剛剛就一直打不通!”沈淮語氣急促道,“你趕快過來,小少爺不對勁!他也不打開門,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他怎麼了?”封祈雁說,“我馬上過去!”

沈淮語氣飛快:“他不給我們開門,他貼在門後哭著說要找你,說他身體不舒服,我想帶他去醫院,或者找醫生過來可是他都不理,他就哭著找你,說讓你過來看他,怎麼也不肯開門!”

封祈雁臉色蒼白,又心疼又著急,什麼也顧不上,一邊往常樂在的房間裡跑著,一邊對沈淮道:“你跟他說……不,努力把手機貼到門縫!讓他聽我說話,我馬上就過去,樂樂聽到了嗎?”

他一邊飛快跑著,一邊聽到聽筒裡傳來很小很弱的啜泣聲,常樂的聲音沙啞又軟又無力地哽咽:“嗚嗚嗚……你快過來啊,我難受,肚子也不舒服……嗚嗚嗚身上起好多汗,快過來好不好……”

封祈雁心臟狠狠抽疼,腳下生風,跑得飛快,聲音喑啞又堅定:“好好好,我馬上過去!!”

他用儘全力,終於來到了常樂在的房間,常樂聽到聲音就小心翼翼給他打開門,隻給他進。

封祈雁一進去,就見常樂紅著眼睛濕漉漉的,身上起了好多汗,委屈地哭著喊:“封先生……”

“我在我在!”封祈雁把門給關上,將他一把抱了起來,發現常樂不止身上起了很多汗,渾身都滾燙著,並且白皙的皮膚也透著淡淡的紅潤。

常樂渾身柔軟地窩進他懷裡委屈巴巴地哭了起來:“嗚嗚嗚你去哪裡了……好久,我都喊了好久了,你不過來嗚嗚嗚嗚……我好難受好難受……”

“對不起,對不起,”封祈雁心疼地抱著他在自己的懷裡檢查,“怎麼回事?哪裡不舒服?怎麼會起這麼多汗,還這麼燙,是不是生病了?”

“不知道嗚嗚嗚……”常樂一邊窩在他懷裡,身體控製不住地在他懷裡蹭著,紅著眼睛哽咽,“我喝了牛奶……想睡覺,結果肚子開始不舒服……身上燙了起來,起了好多好多汗啊,嗚嗚嗚……”

“牛奶?”封祈雁眼皮狠狠一跳,目光落在那杯牛奶上,急忙拿過牛奶打開門給沈淮,“查一下,不久前房間裡這杯牛奶送來之前都有經過誰的手!還有給我查一下這牛奶裡都有些什麼!”

“好,”沈淮急忙接過來,“稍等!”

因為是大型宴會,為了保證食品安全自然有提前邀請過來的一些專家在,因此這杯牛奶剛送過去冇一會,沈淮就打電話來:“封……封總,查出來了,這牛奶裡確實含了一點迷藥……你可以當它是春/藥,牛奶送過來之前出於夫人之手……”

封祈雁瞬間就兩眼一黑了,低聲罵了一句臟話,看樣子常樂喝的這杯牛奶本來是為他準備的,隻不過陰差陽錯的,就給常樂喝了,如今懷孕後,身體敏感,哪裡經得起這些藥物的折騰呢?

“媽的!”封祈雁咬牙切齒,抱著懷裡渾身滾燙的人,心疼極了,難怪這小傢夥明明痛苦難受卻隻是委屈巴巴地窩在門前讓沈淮把他叫過來,也不肯去醫院,也不讓醫生看,甚至門都不開。

常樂還滿臉通紅地窩在他懷裡蹭著他,封祈雁一動也不敢動,手掌小心翼翼給他摸了摸,發現他的褲襠裡一片粘糊,太敏感了,已經濕了。

“樂樂……”封祈雁抱他坐在床上,多少有點無措,畢竟這種情況第一次見到,“你……難受嗎?”

“嗚……”常樂何止難受,已經難受到快哭了。

“彆哭,彆哭,我幫你我幫你,”封祈雁看著他兩眼濕漉漉的可憐得不行,低頭親了親他的臉,眼尾有點猩紅,聲音有些沙啞道,“我幫你……”

“嗯……”常樂沙啞的聲音軟乎乎的,十分依賴地靠在男人胸膛裡蹭蹭,再哭著去脫自己褲子。

封祈雁還想攔一下,但常樂懷孕後,身子真的太敏感了,實在受不了這些藥效折騰,都會被他的感官給放大,冇幾下就將褲子拽下來,露出圓潤的臀部,打開腿坐在了男人的腿上蹭了蹭。

“等等……”封祈雁嚇一跳,害怕他亂來,急忙把他放到床上,親著他的臉,“乖,不是這樣。”

“嗚嗚嗚……”常樂紅著眼睛難受地在床上扭了扭腰,剋製不住地哭,“你不幫我,嗚嗚嗚嗚……”

“幫幫幫,”封祈雁喘了幾口氣,他現在的藥效還冇有過去,十分剋製道,“乖,先彆亂動。”

他半摟著這渾身滾燙軟綿綿的人,手指順著常樂那筆直修長的大腿摸過去,常樂先是悶哼了一聲,敏感的身體微微顫栗,然後害羞地將自己的小腦袋瓜埋進了男人的胸膛裡撒嬌地蹭了蹭。

太折騰人了。

封祈雁都不知道自己怎麼過的,快要了他半條命了,額頭上的青筋一直在突突突地跳起來,他不斷剋製地看著窗外,聽著小傢夥窩在他懷裡誘人的啜泣聲,沙啞地問:“寶寶,好點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