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八十三章 我家寶寶懷上了我的小寶寶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八十三章 我家寶寶懷上了我的小寶寶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封祈雁的身上也起了一層汗,他抱著常樂在懷裡幫他緩解的同時,又提心吊膽的,因為他不知道那藥效是否會對已孕的人留下什麼後遺症。

他一隻手拿出手機,快速地給於爍打發一段話過去:【懷孕後,不小心食用有催/情作用的藥物,會怎樣?對他跟寶寶是否有什麼傷害?】

於爍很快回覆:【什麼?常樂嗎?催/情藥?不是吧,你就那麼饑渴??腦袋是不是被驢給踢了!懷孕後你還敢給他食用這玩意兒嗎?!】

他的反應讓封祈雁眼皮狠狠一跳,接著快速地回道:【什麼叫做還?我冇給他用過!這事說來話長,我媽給我準備的,陽差陽錯變成常樂喝了,現在怎麼辦?需不需要立即去醫院檢查?】

於爍:【女人懷孕期間,是萬萬不可以使用催/情藥物,即便常樂是男的,但同樣是懷孕,肚子裡有了孩子,你明天最好帶他醫院檢查。】

封祈雁不放心:【現在可以過去麼?】

於爍:【他藥效過了麼現在過去?先想辦法讓他的藥效降下來,在冇有傷害到肚子裡的孩子情況下,另外彆讓他忍著憋著,這時候越是憋著,越對身體不好,儘量在冇有傷害到孩子的前提下讓他發泄,然後第二天早上就送他去醫院。】

封祈雁將他的話給記了下來,但還是放心不下,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低頭看著滿臉通紅在自己胸膛裡喘著的人,親了一口,沙啞地問:“好點了嗎?還難不難受?肚子會不會不舒服?”

“嗚……”常樂咬著下唇,濕漉漉的眼睛泛紅地看著他,“難受……身體一直很燙,很燙嗚嗚……”

封祈雁心疼地含住小傢夥柔軟的嘴唇狠狠地吮吸親吻一陣,另隻手又給他揉了揉肚子,溫柔地哄著:“乖,樂樂不哭,明天我帶你去醫院。”

如果換成平常,常樂冇有懷孕的話,這個藥的效果自然不會那麼強,但如今不一樣,他懷孕了,敏感得不行,封祈雁這樣他根本無法滿足。

小傢夥淚眼汪汪地靠在他的胸膛,抓著他的手,聲音微微發顫地說:“不這樣弄,好不好?”

封祈雁親了親他額頭:“那樂樂想哪樣?”

“嗚嗚嗚……”小傢夥委屈地哭著,從床上起來想坐回他的身上,哽咽道,“之前那樣好不好……”

如果不是他懷孕了封祈雁不敢碰他的話,換作以前,他能就地懲罰,把他欺負哭到明天去。

可現在不能。

封祈雁耐心哄道:“樂樂聽話,你現在懷……”

“我不聽!嗚嗚嗚嗚!”常樂大哭地用手拍他的胸膛,“你不幫我!你不幫我!嗚嗚嗚嗚嗚……”

封祈雁不敢刺激他,說話也不敢重,連碰他的動作都輕輕的,可惜這個小傢夥還不知道自己肚子裡已經懷了小寶寶了,野得很,一邊嗚嗚哭著動手打他,一邊仗著封祈雁不敢對他使用蠻力,直接把人往床上推倒,自己抬屁股坐他身上。

“……”封祈雁得一邊壓製體內的藥效,一邊還得抽出精力來對待這折騰人的小傢夥,又捨不得對他怎樣,隻好伸手將坐在自己身上的他抱過來,親了親他的臉哄,“樂樂乖了,現在不能做……”

“嗚嗚嗚我不聽!”常樂根本不聽他的哄,紅著眼睛凶巴巴的,張嘴就咬他,“壞人嗚嗚嗚……”

他現在已經難受到冇有理智了,一邊嗚嗚嗚地哭著,一邊用手去扯封祈雁的皮帶,當封祈雁想攔一下他,結果被他凶巴巴地拍掉:“讓開!”

封祈雁:“……”

不等他反應過來,常樂已經解開他的皮帶,在此之前兩人已經親密歡愛過無數次,身體契合度高,都已經熟悉了彼此的身體,加上如今還有藥助效,常樂一邊哭著一邊自己抬屁股坐上去。

封祈雁眼皮一跳,渾身緊繃:“等——”

為時已晚。

封祈雁對於懷孕的知識瞭解真的很少,一來是之前他也冇對象,二來他也冇想過要孩子,如今常樂懷孕後,除了驚喜外,他人都是蒙的,冇有半點準備,如今也僵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

他怕傷到常樂,也怕傷到他肚子裡的孩子。

可他也知道讓常樂憋著會有多痛苦,實在有點無措地看著身上紅著臉喘氣的小傢夥又著急:“樂樂……你輕一點好不好?彆傷到你的肚子了。”

反正他自己是不敢亂動的,隻能儘量地當冇有感情的工具人,乾巴巴躺在床上提心吊膽著。

“嗯……”常樂軟乎乎地窩在他胸口,扭了扭腰,紅著眼說,“不要我自己動,你也動好不好……”

封祈雁指甲掐到肉裡,剋製道:“我不……”

“混蛋!”常樂一聽他說不,又氣又委屈,一邊扭一邊哭,“你動了我纔會很舒服啊嗚嗚嗚……”

封祈雁快魔怔了。

最後他伸手將難受得哭個不聽的常樂抱到懷裡,吻住他柔軟的嘴唇,力道很輕地將他壓回到了床上,沉浸在了兩人的世界裡,感受著彼此。

窗外夜色漸深,常樂一邊喘著一邊在他的懷裡舒服地抽噎哭出聲:“嗚嗚嗚還要……好不好?”

男人額頭上冒著汗,眼裡有點紅,粗重地喘了幾口氣,親了親他的臉沙啞地哄:“樂樂乖……”

常樂哭道:“我不乖我不乖!嗚嗚嗚嗚……”

封祈雁冇有辦法,隻能在不傷害到寶寶的情況下,十分剋製又溫柔地給了他,常樂體內的藥效才漸漸地散了,一臉滿足又疲憊地靠在男人胸膛裡喘著,眼尾紅紅的,嗓子已經哭到沙啞了。

男人聲音喑啞道:“肚子有冇有不舒服?”

常樂吸了吸鼻子靠在男人胸膛,抓過他大手放到自己肚子上,帶著鼻音軟乎乎道:“揉揉……”

“好,揉揉,”男人低頭蹭了蹭他額前有點濕亂的頭髮,親了親他的臉,“有冇有哪不舒服?”

小傢夥揉揉軟軟地說:“困……”

“行,你先睡吧,我給你檢查一下,等會兒我要帶你去清理一下。”男人摸了摸他的頭髮。

常樂本來是想躺在他的懷裡睡,可男人已經從床上坐起來,打開他筆直的雙腿給他檢查,讓常樂迷糊中又羞紅了臉,男人還伸手去摸了摸。

“唔,”常樂羞恥地道,“彆摸……”

“有點紅,”封祈雁輕聲問,“疼麼?”

常樂紅著臉搖搖頭:“不疼的……”

給他檢查過後,封祈雁就將他抱起來,此時兩人身上都有點粘糊,不去清洗一下不好睡覺。

常樂軟乎乎地窩在男人懷裡,任由他弄,一動也不想動,軟若無骨地靠在男人胸膛,時不時用腦袋蹭一蹭,蹭一蹭,然後男人就會低頭親他一下,常樂心裡就會有種說不出的滿足與幸福。

“乖,不鬨了,”封祈雁怕他太累,特彆是經過今晚這段插曲後,擔心他這懷孕後的身子撐不住,便親著他柔軟的臉蛋溫柔地哄著,“樂樂累了就閉上眼睛,好好休息,睡覺了,好不好?”

小傢夥被藥效禍害後的**已經成功發泄,得到滿足過後又在男人的懷裡撒嬌了一陣,才肯軟乎乎地閉上了眼睛,嘴角眉梢都帶著一點笑。

“傻瓜。”男人溫柔地親了一下他的臉。

封祈雁幫他清理過後,就抱著他回到床上躺下,任由他睡在自己的懷裡,再拿過手機給於爍發資訊過去,問問兩人又發生關係了該怎麼辦?

於爍:【猜到了,一般不是太粗暴的床事以及一些特殊敏感期,比如動胎氣的時候,孩子是冇事的,但是不代表懷孕的人能夠受得了,孕間初期以及中期可以,但是得適量,動作得輕。】

於爍又跟他說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封祈雁一一記了下來,最後再看一眼常樂微微圓起來的肚子,眼裡滿是溫柔與期待,低下頭在他的肚子上落一個親吻,溫聲道:“晚安,要好好長大。”

與肚子裡的小寶寶說了晚安後,他關了燈,抱著懷裡人入眠,低聲呢喃:“肚子裡的是小寶寶,樂樂是大寶寶,都是我的,誰都不許搶。”

可惜小寶寶和大寶寶都不理他。

不過也阻擋不了封先生心裡又美又甜,心滿意足地常樂抱在自己的懷裡一邊蹭一邊親,手掌還在溫柔地給他揉著肚子,身心得到極大滿足。

清早,秋天的陽光從窗外落進來。

封祈雁先起來的,睜開眼就看到常樂軟乎乎地窩在自己懷裡睡得正甜,一天的心情彷彿都能變好,他不禁笑了起來,低頭親了親:“早安。”

知道他懷孕後貪睡,他也捨不得把人叫起來,反而是拿起了手機,給常樂拍了一張照,想了想,他又抱著常樂,給他們兩人也拍一張合照。

“嘖,”封先生自個感歎,“真般配。”

太般配了,怎麼能這麼般配呢?

般配到他恨不得立即去發一條朋友圈,可又擔心常樂醒來知道了,會想要狠狠地錘他一頓。

他前段時間加了常樂微信,不過常樂很少發朋友圈,兩人又住一起,也不需要用微信聊天。

想了想,封祈雁覺得自己有必要暗示一下,就發了一條僅常樂可見的朋友圈,附上剛剛他拍的兩人合照,跟一行字:生日禮物,我很喜歡。

發完後,他狠狠親了常樂一大口:“啵!”

這聲“啵”差點把常樂啵醒過來,迷迷糊糊地在他懷裡撒嬌地蹭著呢喃:“困……還要睡覺……”

“好好好,”封祈雁抱著他哄,“睡吧睡吧。”

“嗯……”常樂躺在他懷裡暖呼呼的。

封祈雁冇忘了今天要帶他去醫院孕檢,抱著他躺了一會後就打電話給沈淮,安排一下早餐,特地囑咐了是適合懷孕人吃的,有營養的早餐。

沈淮不知他發什麼神經,想了想:“我們都是門外漢,瞭解不多,都是上網查的,查到的也比較淺,不如找個這方麵的營養搭配師好了。”

封祈雁狠狠點頭:“好主意,就這麼辦!”

沈淮:“……”

封祈雁一口氣道:“你今天就給我放出招聘資訊,找一個有這方麵經驗的,能夠一日三餐搭配食譜的,適合受孕人胃口並且有營養,有助於他身體,也有助於寶寶健康/生長的,高價請!”

“能問句為什麼嗎?”沈淮實在好奇。

“能,”封先生其實特彆恨不得出去得瑟一番,可目前不能,他隻能跟於爍一人炫耀,可把他憋死了,“我家寶寶肚子裡懷上了我的小寶寶。”

沈淮:“……”

這說話語氣,是被奪舍了麼他?

沈淮:“誰……誰懷了?”

“現在還在保密,不能告訴他,他受不得驚嚇,”封先生尾巴要翹上天了,“這懷孕的人就是敏感,得慣著寵著才行,一言不合就要哄著,懷孕後小脾氣都變多了,也變任性了,你不懂。”

沈淮:“……”

這驕傲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沈淮還在想他是不是吃錯藥時,封先生翹上天的尾巴還在得瑟著:“不過我能理解,懷寶寶辛苦,也會敏感多想,動不動就委屈巴巴地窩進我的懷裡,需要我親親抱抱哄著纔會好,晚上睡覺時,也要我給他揉揉肚子才能睡得安穩些。”

沈淮:“……”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彆說了。

可封先生好不容易逮住一個可以炫耀得瑟的人,哪裡會那麼輕易算了,還在繼續說:“他睡到半夜也可能忽然醒過來,迷迷糊糊地讓我親一親,鑽進我的懷裡去撒嬌,我懂我懂,畢竟懷了我的寶寶,冇有我在身邊照顧一下是不行的。”

沈淮:“……”

夠了夠了,閉嘴吧!

封祈雁繼續:“我跟你講,他懷孕以後……”

“……”沈淮禮貌地說,“封總,我今天還有些事冇處理完,可以先掛電話我去處理一下麼?”

封祈雁:“行,那等你有空我再跟你講。”

沈淮:“……”

救命啊!!

冇人聽封先生繼續嘮叨一下他家樂樂懷小寶寶後的事情,讓他怪難耐的,隻能抱著懷裡的常樂親了又親,最後親得常樂都受不了他了,微微蹙了蹙眉,然後有點嫌棄地將他腦袋瓜給推開。

常樂醒來得有點晚,剛睜開眼睛時,就被封先生近在咫尺的臉嚇一跳:“醒了?還困嗎?要不要再睡一會兒?身體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

“……”常樂紅著臉暈乎乎地搖搖頭,“冇有。”

他現在是靠在男人懷裡,紅著臉急忙撐著床要起來,而封祈雁也不攔他,而是溫柔地把他扶起來,手還落在他的腰上揉著,溫聲道:“等會兒樂樂要跟我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好不好?”

常樂一愣:“……為什麼要去醫院?”

封祈雁還冇想好怎麼跟他說懷孕的事,怕他短時間接受不了,便哄道:“昨晚喝的牛奶有點問題,需要去醫院做個檢查,確保身體安全。”

經過他這麼一提醒,常樂腦海裡就浮現出了兩人昨晚那些纏綿淩亂的畫麵,臉更紅了,羞得不敢看封祈雁,軟乎乎地問:“那什麼時候去?”

“先洗漱完,吃早餐再去,”封祈雁伸手摸了摸他穿著睡衣後凸起的小肚子,“不能餓壞了。”

常樂紅著臉拿開他的手下床,想去洗手間洗漱,結果他剛下床,男人就擔心他迷糊摔倒似的,急忙伸手扶著跟他一起下床,嘴上還在說:“樂樂慢點慢點,不著急,彆摔著了,小心點。”

“我,我冇事……”常樂臉蛋紅撲撲的。

他自己進了洗手間,結果封先生跟個保鏢似的跟在他身後:“你乾什麼啊?我要上廁所了!”

“行,”封先生說,“上吧,我不跟你搶。”

常樂:“……”

不是,這是重點嗎?

常樂不知他發什麼神經,紅著臉瞪他一眼:“你……你站這兒我怎麼上!你這樣我很彆扭的!”

“好好好,你彆激動,”封先生急忙順著他說,“我退後我退後,有什麼事你就給我說一聲……”

常樂紅著臉把門關上,不理他了。

等到常樂上完廁所,並且洗漱完出來時,門外的男人立即上前摟住他檢查了一番,確定冇什麼事後,纔將他一把抱了起來,低頭親了一口他的臉蛋:“乖,我們去吃早餐,吃完就去醫院。”

常樂羞紅了臉,來不及掙紮的時候,男人就抱著他來到沙發上,直接把他放在大腿上坐著。

桌上是熱騰騰的飯菜,很有食慾。

常樂瞬間被桌上的飯菜吸引目光,忍不住嚥了咽口水,他的反應把封祈雁逗笑了:“餓了?”

“嗯……”常樂紅著臉點頭,“餓了……”

“餓了那就吃,專門為我們樂樂準備的,”封祈雁低頭在他臉蛋上親了親幾口,笑著拿過勺子,餵了一口瘦肉粥過來,“乖,張嘴,我餵你。”

“不……不用了!”常樂滿臉通紅地搖搖頭,“我自己有手,可以自己吃,你自己吃就行了……”

“我不,”封先生霸道地將他整隻抱在懷裡,又溫柔道,“我想餵你吃,樂樂不拒絕好不好?”

常樂知道自己是該拒絕的,可他拒絕不了多久,就被男人抱在懷裡又親又哄給奪走魂魄似的,最後乖乖地靠在男人胸膛,任由他喂著吃這,吃那,不到一會兒,小肚子就漸漸地鼓了起來。

“嗝……”常樂一不小心打了個嗝,羞紅了臉。

封祈雁笑著摸了摸他肚子:“吃飽了嗎?”

“唔,”常樂乖乖軟軟地說,“飽了。”

“還有很多,樂樂要不要再多吃點?”封祈雁一想到他前段時間竟然減肥特意吃少的事就心疼,恨不得多喂他吃點,畢竟懷了寶寶了,吃的兩人份,不多吃點他這瘦小的身子怎麼扛得住呢?

常樂有點猶豫:“不吃了,胖……”

“不胖,”男人往他臉蛋上親了親幾口,“胡說什麼,哪裡胖了,我們樂樂這小小一隻的,我隨便就可以抱起來,多吃點沒關係的,長點肉。”

常樂被說得臉紅,他原本就好哄,被男人哄了幾句,就暈乎乎地睜著眼睛問他:“真的嗎?”

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真的太漂亮了,又純真,封祈雁又笑著親了親幾口:“我騙你乾什麼?”

“嘿嘿……”常樂傻乎乎地笑,“那我真吃了?”

看著他這樣,封祈雁心要化了,果斷把人抱在自己蹂躪了一番:“儘管吃,除了填飽肚子的食物,樂樂還有什麼喜歡吃的水果,或者什麼進口零食,都給我說說,我都買給你,好不好?”

常樂想了想,響亮地說:“螺螄粉!”

封祈雁:“……”

怎麼辦,後悔問了。

那玩意兒那麼臭!那麼臭!那麼臭!

見他不說話,常樂猶豫道:“不行嗎?”

封祈雁:“……”

常樂失望地嘀咕:“不行那你還說……”

“行!”封先生牙一咬,狠狠點頭,“當然可以,不就是螺螄粉麼,回家我還能親自幫你煮!”

“真的嗎?”常樂一臉懷疑地看著他,畢竟某人十指不沾陽春水,可從冇下過廚,“我不信。”

“當然真的,”封祈雁將他抱在自己的懷裡蹂躪,一邊親一邊說,“不過我有個小小的要求。”

常樂好奇地問:“什麼要求?”

封祈雁:“這段時間讓我好好照顧你好嗎?”

常樂茫然:“我冇事啊,不用照顧……”

“不,需要的,”封祈雁抱著他親了親兩口,一隻手還在輕輕地摸著他的肚子,哄著說,“我們樂樂還是小寶寶呢,這段時間身體又不太好,冇有個人在身邊照顧怎麼行呢,你說對不對?”

常樂不知道他哪裡不對勁,但是也不知道該從哪裡反駁,並且封先生還一邊抱著他親著哄著,還在揉著他的肚子,讓常樂渾身發軟,人都暈乎乎的,鬼迷心竅地都隨著他胡亂地點了點頭。

“寶寶真乖,”封先生笑道,“親一個!”

常樂已經被快他親到麻木了,好不容易窩在男人的懷裡被他餵飽了,小小地打了個飽嗝後,也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唔,大了……”

“不大,現在還小著呢。”封祈雁握著他白嫩的手一起落到他肚子上摸了摸,笑得一臉溫柔。

因為要去醫院做孕檢,封祈雁已經提前讓沈淮安排更換的衣服過來,不過這次他不是根據常樂以前的尺寸來,而是特彆選了寬鬆大一點的,畢竟懷孕了,穿得太合身了,反而行動不方便。

常樂紅著臉被男人按在懷裡細心地幫忙穿好衣服後,低頭拉了拉衣服說:“衣服……有點大。”

“不大,”封祈雁看著他穿上寬鬆的衣服,那種懷了寶寶後的感覺更濃烈了,不禁笑著摟住他的腰揉了揉,“這樣穿很好看,並且行動方便。”

常樂抬頭看他:“是嗎?”

“當然了。”封祈雁笑著摸了摸他腦袋。

要從酒店離開前,常樂想到什麼,又急忙跑回去,在床底邊找了一下,然後拿著自己還來不及送出去的生日禮物來到封祈雁麵前,紅著臉給他:“給你……唔,生日快樂,昨晚冇來得及給。”

“謝謝。”封祈雁笑著接了過來,看著他紅著臉不好意思的模樣就問,“我可以打開看了麼?”

“唔……”常樂點點頭,耳朵紅紅的,“看吧。”

封祈雁將精緻的包裝盒打開後,裡麵是一條咖啡色圍巾,軟軟的,看著很暖,也不是什麼牌子的。他輕輕地摸了摸後抬眼看他:“你織的?”

常樂紅著臉點頭,底氣不足道:“我不知道送什麼,天冷了……就,就自己給你織了一條圍巾,唔……可能不太好看,我也不是很擅長,你不喜歡的話,也可以不用圍的,放著就好了……”

封祈雁笑出了聲來,彎下腰在他白臉上親了一口:“我超級喜歡的,樂樂幫我圍上好不好?”

常樂一愣:“……現在嗎?”

“嗯,現在,”封祈雁說,“現在就圍上。”

常樂愣愣地眨眼:“可現在還不是太冷……”

“沒關係,”封祈雁抱著他的腰揉揉,親著他的臉哄著說,“我就想樂樂幫我圍上,好不好?”

精心準備的禮物送出去後被對方喜歡的感覺不管是誰都會感到高興,常樂紅著臉嘿嘿地笑著接過圍巾說:“那你彎下腰點好不好,太高了。”

“好,”封祈雁在彎下腰的時候,順便在他的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然後笑著看常樂紅著臉害羞的模樣,溫柔地笑道,“寶寶,快幫我圍上。”

常樂臉紅得能滴出血來,更被男人嘴裡的一句“寶寶”給喊得暈頭轉向,有點笨拙地幫他把圍巾圍上,等好不容易圍好了剛要鬆口氣時,卻被男人忽然抱著壓在牆上,溫柔地含住他的嘴唇。

“唔……”常樂毫無抵抗力地軟在男人懷裡,被吻得雙眼濕漉漉的,喘著氣,“還要去醫院的……”

男人誘哄道:“嗯,我再親一會就去。”

等兩人從酒店裡離開時,封先生衣冠楚楚,模樣正經得不行,而常樂卻紅著臉微微低著頭。

那柔軟誘人的嘴唇已被男人吻得紅透了。

臭流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