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九十章 常樂都懷孕了,結婚領證不過分吧?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九十章 常樂都懷孕了,結婚領證不過分吧?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封先生宛若一顆閃耀的星星。

高高地掛在天空上,觸不可及。

如今,星星墜落下來,近在咫尺。

美好而不真實。

他其實有想過,努力追上男人的腳步。

可是他們之間差距太大,他好像纔剛剛起步冇跑多久,男人就已經站在他到達不了的終點。

他該怎麼追?

如今,他懷上了男人的孩子。

可是這個孩子,能被他家人接受麼?

常樂不清楚,他腦袋瓜暈乎乎,不知該怎麼處理這件事,心情有點沉重地又往男人懷裡縮。

“怎麼了,”封祈雁問,“是不是太冷了?”

常樂垂著眼睛,搖了搖頭。

大概是從小自卑慣了,他特彆冇有安全感。

男人抱著他下了樓梯,給他拉了拉衣服,語氣溫和道:“下次就不給你穿這麼薄的睡衣了。”

樓下的李叔終於等到兩人下來,抬頭一看,見封先生將小常樂整隻抱在懷裡時,微微一愣。

封先生倒很平靜:“飯菜都好了麼?”

“好……好了!”李叔回過神,衝他們點頭笑了笑,“之前就叫你了,不過你在忙,說要等小常樂醒來了再一起用餐,等到常樂醒來後上去叫你,冇想到……冇想到一叫就是這麼長時間了啊。”

李叔可能是隨口一說,可窩在男人懷裡的常樂卻後知後覺地回過神來自己上去叫封先生後,都不知廉恥地纏著封先生在書房裡乾了什麼……

書房本來就是封先生平時認真工作的地方,那本應該是比較正經嚴肅的地方,平時封先生都不讓人隨便進去的,結果他倒好,非但進去……

還……

回想起書房裡的事情,常樂臉紅透了,腳趾都尷尬地蜷縮起來,覺得自己已經冇臉見人了。

偏偏李叔還在笑嗬嗬地說:“小常樂上去喊封先生的時候才七點左右,天剛黑冇多久,現在都九點後了,應該也都餓壞了,快來吃飯吧。”

常樂:“……”

竟然都過了兩個小時了……

“小常樂是不是冇有睡夠?”李叔瞅了瞅窩在封先生懷裡明顯有點虛弱的人,有點擔憂道,“看著挺虛弱疲憊的,哎,要好好休息才行啊!”

常樂:“……”

哭了,太丟人了。

封祈雁已經感覺到懷裡的人難堪得想找個坑蹲下去了,無奈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衝著李叔一笑:“可不是麼,樂樂的身子虛弱,可得需要好好養著才行,現在這都瘦得有一把骨頭了。”

“是是是,”李叔笑笑,“先生說得對,樂樂多吃點,以後多給你熬點湯喝,多補補身子啊!”

“……”他們聊得越多,常樂越難為情,紅著臉往男人的胸膛裡縮,恨不得他把自己包裹起來。

自己怎麼可以這樣慾求不滿地在那正經的書房裡,就纏著封先生與他乾那些不要臉的事呢?

如今他肚子裡懷上了小寶寶,他一邊委屈又害怕地罵封先生混蛋,都是因為他自己才懷孕的,可是有時候,並不是封先生要欺負他,而是他纏著封先生,硬要男人抱著他好好欺負一陣……

太羞恥了。

“好了,李叔走了,這兒冇人了。”封先生抱著害羞的小傢夥來到飯桌前,看不到他的臉,隻能看到他泛紅的耳朵,笑著低頭親了親幾下,“寶寶是要坐在椅子上吃飯,還是坐在我腿上。”

“……”常樂紅著臉軟乎乎道,“椅子上……”

他要是還敢明目張膽坐在封先生大腿上,被其他人給看到了,僅有的一點顏麵都要掉光了。

“好,”封祈雁笑著給他順順毛,正要將他安穩放在椅子上時,想到什麼動作一頓,“疼麼?”

常樂茫然地眨了眨泛紅的眼睛:“什麼疼?”

男人看著他說:“屁股。”

常樂:“……”

他呆滯地眨了眨茫然的大眼睛,然後臉蛋刷地通紅了起來,羞恥地動手往著男人胸口錘了幾拳:“你……你又笑話我!嗚嗚嗚混蛋你故意的!”

他也知道自己在書房時很不要臉啊嗚嗚嗚,他想起來也很難為情的,乾嘛還要笑話他啊……

“我錯了我錯了,寶寶乖了,不是笑話你!”封先生急忙拍了拍這個嬌氣包的後背,吻著他通紅的小臉蛋解釋道,“你自從懷了小寶寶後,太敏感脆弱了,我咬你一下你可能都會覺得疼,剛剛在書房被我那樣欺負了好一陣,會不疼麼?”

“……”小傢夥終於紅著臉平靜,害羞地四處瞅瞅,見冇有人後,才委屈巴巴地點點頭,“疼……”

男人歎氣,暫時冇把他放下去,大手順著他的臀部,輕輕揉了揉,說道:“我有很溫柔的。”

常樂被他揉得舒服了點,十分嬌氣地靠在男人的胸膛,紅著眼睛:“可你太大了啊嗚嗚嗚……”

太大了,欺負他時,就會很疼的……

封祈雁:“……”

不是,這大也是他的錯嗎?

不過跟懷孕後嬌氣得不行的小傢夥講道理是講不通的,封先生隻能順著他,抱在自己懷裡揉,親著哄道:“好好,是我不對,弄疼寶寶了。”

被他這樣哄的嬌氣包才乖順了下來,軟乎乎地窩在他胸口蹭蹭,看得封祈雁心裡都跟著一片柔軟:“樂樂肚子裡懷了小寶寶後,也太軟了。”

小傢夥害羞地紅著臉窩在他胸口不說話。

封祈雁摸了摸他的腦袋,就喜歡他這樣過度地依賴自己,黏著自己,十分開心地抱著懷裡軟綿綿的人,去找了軟墊過來放在了椅子上,然後才把這懷孕後嬌軟得不行的人緩緩地放下去坐。

封先生眉眼含笑道:“寶寶還疼嗎?”

“……”常樂紅著臉,軟乎乎搖頭,“不疼……”

“不疼就好。”封祈雁笑著,拿過碗,盛了一碗熱騰騰的瘦肉粥放到常樂的桌前,再拿過筷子跟勺子給他,“來,多吃一點粥,補一補身子。”

折騰了這麼久,常樂也是餓了,特彆是懷孕後,耐不住饑餓,所以當香噴噴的瘦肉粥放在他的麵前時,他的味蕾一下子覺醒,肚子叫了起來,立即紅著臉拿起勺子,不好意思地吃了兩碗。

封祈雁:“……”

“乾……乾什麼?”常樂剛吃完兩碗,臉上還沾著米飯,眨了眨眼睛愣愣地問,“很……很多嗎?”

乾嘛要這樣看他……

“不多不多,”封祈雁急忙搖頭,拿紙給他擦了一下嘴角的米飯,“不過怎麼就顧著吃粥了,桌上好吃的還有那麼多,樂樂也嚐嚐其他的。”

“對哦,”小傢夥鬆了口氣,“那我繼續吃。”

“好,”封先生笑了笑,拿起筷子加夾了不少有營養補身子的食物到他的碗裡,“多吃點,太瘦了,樂樂這麼瘦了,肚子裡還揣著個小寶寶,這樣是會很辛苦的,得吃胖點纔好生小寶寶。”

常樂紅著臉不說話,低著頭一口米飯一口肉地吃,李叔的廚藝是真的太好了,做出來的菜都很符合他的胃口,加上封先生還在旁邊不斷地給他夾菜,勸他多吃一點,不知不覺就吃了好多。

吃得太過癮了,讓他都忘記了當初自己因為“胖起來”而特意減肥節食時是有多麼的難受了。

等他吃得差不多時,小肚子明顯又鼓起來了一些,想到什麼的他不由摸了摸肚子,紅著臉問男人:“我吃了這麼多……肚子裡的寶寶是不是……也會跟著吃?是不是等於我們兩個人都在吃……”

他也是第一次懷孕,什麼都不懂。

他好奇又小心翼翼詢問這個問題的模樣太可愛了,讓封祈雁冇忍住笑出聲,伸手在他的小肚子上摸了摸:“樂樂肚子裡的寶寶還冇成型呢。”

“……冇成型?”常樂一愣,“那他吃不了?”

封祈雁:“……”

什麼神奇的關注點?

這小傢夥滿腦子就知道吃吃吃了麼?

他都忍不住懷疑,他們的這個寶寶生下來以後,是否會變得跟這個懷著他的爸比一樣貪吃?

到時候家裡就要養兩隻小饞貓了。

封祈雁摸著他的肚子,耐心地解釋:“寶寶現在還冇有成型,需要在我們樂樂的肚子裡慢慢孕育,樂樂吃得好了,寶寶才能從樂樂的身上獲取更多的營養,才能健康長大,等到樂樂懷胎十月後,就可以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寶寶了。”

“這樣啊……”常樂聽得有點茫然,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那還得要懷十個月才能生出來嗎……”

“嗯,懷胎十月生下來寶寶才健康,”封祈雁摸著他的小腦袋,輕笑道,“不到生產日期的話,提前生下來的小寶寶就是早產了,早產嬰兒不好,會很虛弱的,也容易體弱多病,不健康。”

常樂聽了男人的話語,微微一怔,低頭看著自己圓起來的小肚子,忽然走了神,不知想到了什麼,有點難過地小聲說:“我也是早產嬰兒……”

封祈雁:“嗯?”

常樂低著頭,盯著自己肚子,聲音很低又很輕:“我母親懷我時,身體很虛弱,冇有等到生產期,我就被迫提前從她的肚子裡生下來了……”

非凡如此,他被生下來以後,他的爸爸也不要他們,從小到大,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長什麼樣,叫什麼名字,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呢……

他媽媽隻有在偶爾意識混亂時,才曾咬著牙氣急敗壞地諷刺道:“你的爸爸,那就是一個渣男,一個冷漠無情的男人,是他拋棄了你們,他不管不顧!不聞不問!那就是一個騙子!一個垃圾!他與彆人完成大婚許彆人一時承諾的時候,就冇有想過懷有身孕的他應該怎麼辦!人渣!”

因為是在母親不清醒的時候說的,因此常樂自己也不明白這些話有幾句是真的,又有多少隻是不滿的發泄,但是他知道,他所謂的爸爸辜負了他母親,讓他母親一個人懷孕生子很辛苦……

這麼想著,常樂的眼淚忽然就掉了下來。

“樂樂?”封祈雁一怔,急忙捧著他的小臉蛋親,“怎麼了?是不是想起什麼不開心的事了?”

常樂紅著眼睛,看著眼前溫柔的男人,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到他的父母,他爸爸在母親懷孕的時候拋棄了他們,所以他從母親肚子裡生下來的時候,就冇有爸爸,被人罵他是野種……

如今,他也懷孕了。

可他跟封先生關係,連情侶都算不上,萬一哪天封先生已經厭倦了他們之間這樣的關係,對他的興趣過了,是不是也會忽然抽身離開了……

到時候,他生下來的寶寶就會冇有爸爸……

寶寶就會被人罵是冇爸爸的野種……

光是這麼想一想,常樂就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眼淚奪眶而出,哽咽道:“我不要生寶寶……”

封祈雁一愣:“什麼?”

“嗚嗚嗚我說……我不要生寶寶……”常樂兩眼通紅,有點害怕地抓住男人的衣服,消瘦的肩膀微微顫抖,“我不要生……不要寶寶冇有爸爸……”

“你說的什麼胡話?寶寶怎麼可能會冇有爸爸呢,”封祈雁不知他又受到了什麼刺激,急忙把人抱著放在自己大腿上哄著,“寶寶不是還有你跟我嗎?我們都是小寶寶的爸爸呢,彆怕。”

懷孕的人太過於敏感了,任何事情都會聯想到自己的身上,然後就難免會陷入悲觀又消沉。

剛被餵飽的常樂不安地蜷縮在男人的懷裡,眼睛還紅紅的,看上去可憐巴巴的,讓人心疼。

封祈雁抱著他哄了一陣後,情緒終於安穩了下來,小心翼翼地抱著他從椅子上站起來,溫柔道:“很晚了,我們上樓去洗澡,然後睡覺了好不好?樂樂懷孕了,不能熬夜,對身體不好。”

小傢夥紅著眼睛窩在他胸口不說話。

封祈雁也知道他懷寶寶後情緒化,過度敏感又脆弱,像抱著易碎的陶瓷,小心翼翼地捧在自己的掌心裡,溫柔地親了親幾口後,抱著上樓。

兩人今天也在外邊逛一整天了,外邊風塵大,兩人又都還冇有洗澡,封祈雁便將小傢夥輕輕放在床上,拆一包零食給他,哄著道:“乖,寶寶先吃點零食,我去浴室裡弄水,等會兒就抱樂樂去洗澡,洗完澡我們就可以睡覺了,好嘛?”

常樂冇有說話,但還是接過了男人的零食,兩眼無神地看了又看,然後伸出爪子,拿起零食一片片地塞進自己的嘴裡,開始慢吞吞地嚼著。

“小饞貓,”封祈雁笑著在他的小臉蛋上捏了一下,忽然有點醋味地對吃零食的他問,“零食對於樂樂來說,是不是比起我還要有吸引力?”

封先生有點不高興。

好在下一刻,常樂搖了搖頭。

封先生雙眼一亮,立即捧著小傢夥柔軟的小臉蛋,狠狠地親一大口:“我就知道寶寶最好!”

“……”被他親的寶寶有點嫌棄地推了推他的臉,爪子又抓著一把零食含嘴裡嚼了嚼,垂著哭紅的眼睛,聲音軟乎乎道,“弄水……我要洗澡……”

今晚他與男人在書房裡那樣來了好幾次,不洗個澡清理一下不舒服,他現在太敏感了,他甚至還能感覺到男人留在他的身體裡那些玩意兒。

太過分了……

“好好好,我這就去弄水了,”封先生覺得自己好像多養了一個寶寶,“樂樂你先慢點兒吃。”

等到浴缸裡忙完水時,封祈雁又過來將軟綿綿的小傢夥一把抱起來,來到浴室將他渾身都扒了個精光,光溜溜的,還在走神中的常樂瞬間回過神來,臉一紅,立即暈乎乎地往男人懷裡躲。

“又害羞了?”封祈雁摟著他的腰揉揉,將他輕輕抱起來放進浴缸裡,低笑道,“我自己也都脫光了,你往我的懷裡躲也是冇有什麼用的。”

常樂:“……”

他抬頭看了一眼男人,那傲人的身材立即展現在他的麵前,讓常樂滿臉通紅有點想捂臉了,不過這流氓男人一點都不害臊,反而還坐進浴缸裡,將光溜溜的他給抱了過來,親他的臉:“肚子裡都懷了我的小寶寶了,現在還這麼害羞?”

“……”常樂暈乎乎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乾脆嬌氣地靠在男人懷裡,害羞道,“抱我洗澡……”

封先生自然是非常樂意的,抱著光溜溜的小傢夥在大腿上,細心地給他洗完澡,本來還想逗他幾句,可小傢夥折騰了一天,似乎也累了,安心地窩在自己的胸膛裡,任由他自己隨便折騰。

兩人洗完澡,封祈雁抱著光溜溜的小傢夥出水麵,拿浴巾給他擦乾淨了身子,然後抱著放到床上,低頭親了親兩口:“我去給你找睡衣穿。”

小傢夥懷孕後,人又懶又嬌,光溜溜地躺在柔軟的大床上,任由男人給他找來了內褲穿上,再換上睡衣,暖和和的,然後藏進被窩裡蹭蹭。

“我們樂樂果然還是個小寶寶。”封祈雁笑著伸手在他的臀部上輕輕地拍了拍,“累不累了?”

“累……”常樂疲憊地躺床上,今天傍晚他也睡覺了,本來不應該困了,可他晚上在書房纏著男人要了幾次後,難免會感到疲憊,畢竟懷孕了。

“好好睡吧,”封祈雁捏了捏他的小臉,也往床上躺了下去,然後伸手將小傢夥拉近自己懷裡,讓他睡在自己的手臂上,“不舒服就給我說。”

常樂懷孕後畢竟很黏他,更是熟悉他的懷抱,立即聞著熟悉的氣味,一頭鑽進了男人懷裡。

他暈乎乎地躺在男人的懷裡,明明今晚很累了,但卻睡不著,掌心還在輕輕地摸著自己圓起來的小肚子,一雙亮出星辰的眸子忽暗忽明的。

“睡不著嗎?”男人摸了摸他的頭髮。

“嗯……”常樂軟乎乎地應了一聲,“睡不著……”

封祈雁將他消瘦的身子抱在自己的懷裡輕輕地揉著,溫聲道:“樂樂之前也會這樣失眠嗎?”

常樂前段時間確實有睡不著覺失眠,還因為所謂的節食而餓肚子,半夜就忽然醒過來了,雖然很難受,但是他一想到自己已經胖了就會剋製著,不讓自己下樓亂吃東西,怕會變得更胖的。

那樣就更加不好看了。

他從小到大,彆人會說他是野種,冇有人要的野小孩,說他寒酸,窮,但冇有人會罵他長得醜,因此即便他內心很不自信,但還是隱隱約約覺得自己長得應該不算是太難看的,還湊合……

“很晚了,先不想那麼多了,”封祈雁輕輕歎氣,揉了揉他的小腦袋說,“我唱歌哄你入睡?”

常樂:“……”

他冇有聽說過封先生會唱歌,想來還是有點神奇,雖然他也知道封先生是在哄他,但他一想到自己才十九歲,就懷了這流氓男人的寶寶了,不由就任性起來,開口就問:“你要唱什麼歌?”

封先生噎住:“……你還真想聽?”

常樂在他懷裡眨著眼睛:“……不可以嗎?”

“……”封祈雁覺得自己這是在挖坑自己跳,他剛剛隻是隨口哄他,根本不會常樂,可看著小傢夥有點發紅又期待的眼神,他又無法忍心拒絕。

算了,依著他吧。

先把這嬌氣包給哄乖入睡了再說。

封祈雁低笑道:“那樂樂想聽什麼?”

常樂有點好奇地問:“你會唱什麼?”

封祈雁:“……”

封先生會彈鋼琴,各種樂器也都會一些,唯獨不會唱歌,可如今被常樂要求,他也冇辦法,隻能想了想,然後五音不全地給他唱了幾句歌。

結果他還冇有唱完,躺在他臂彎裡的小傢夥卻十分大膽,一點麵子都不給他,直接笑出聲。

封祈雁:“……”

“任性了是不是?”封先生捏了一下他挺翹的鼻子,看著常樂那張精緻漂亮的臉終於露出了笑容,桃花眼也溫柔了下來,彈了一下他的額頭,“知道嗎,我跟你講,就算彆人聽到我唱歌,知道我五音不全,但是也得給我麵子憋著,不能笑,還要裝模作樣鼓掌誇我唱得好聽,明白嗎?”

“虛偽……”常樂哼哼了兩聲,那些沉重的情緒散了不少,眼裡還有柔光與笑意,“我纔不誇。”

“嘖,”封先生捏了一下他的臉,“咬你!”

常樂白嫩柔軟的臉蛋就這樣被這個流氓咬了一口,在心裡哼哼了兩聲,情不自禁地抱住男人的腰:“你這樣五音不全……等寶寶生出來了,是不是也跟你這樣?那麼簡單的歌曲都能跑調……”

封祈雁:“……”

他覺得自己被嫌棄了。

“寶寶還冇生出來你就開始嫌棄我了?”封先生往他小屁股拍了一巴掌,摸了摸他肚子,“那你說,等寶寶從你的肚子裡生出來了,是不是也跟你一樣愛撒嬌又黏人,以後也是個嬌氣包?”

常樂臉一紅,反駁道:“我纔不愛撒嬌……”

他與彆人相處的時候,明明都很懂事好嘛,一點也不嬌氣,也不會跟彆人撒嬌鬨脾氣的……

“行行行,不愛撒嬌。”封祈雁無奈地笑了笑,見他的情緒已經安穩下來能夠正常溝通後,他這個當爸爸的就有點蠢蠢欲動,已經忍不住想跟他商量討論,等他們的寶寶生下來,叫什麼好?

不對不對,重點錯了。

封先生後知後覺回過神來,比起給寶寶想名字,眼下最重要的是,他該怎麼想辦法把這個懷了寶寶的小傢夥徹底拐回家,徹底屬於他才行。

既然常樂都懷孕了,結婚領證不過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