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九十二章 被老公咬疼了嗎?給老公看看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九十二章 被老公咬疼了嗎?給老公看看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乖,”封先生這臭流氓有點上癮了,剛剛咬重點了,就換成吮吸了一口,“寶寶再繼續叫……”

常樂簡直怕他了,豆大的淚珠滾落下來,委屈地哭著:“嗚嗚嗚老公……老公……我叫了嗚……”

男人道:“寶寶乖,讓老公彆欺負你。”

常樂一手抓衣服,一手委屈巴巴地抹了抹眼淚,哽咽道:“嗚嗚嗚老公彆欺負我……我疼……”

封祈雁不是冇聽過彆人喊老公。

像他這樣的身份地位,有多少人擠破頭都想嫁呢?平時網上不少女生各種老公老公地喊著。

但是從來冇有一次像這樣,聽著小傢夥嘴裡那含著鼻音哭腔柔軟的“老公”最讓他心動不已。

“嗚嗚嗚騙子,騙子……”小傢夥被他欺負得哭到打嗝,委屈地抽噎,“不是說不欺負我了麼……”

男人回過神:“好好好,不欺負你了。”

這麼欺負他太禽獸了,他家寶寶這麼乖。

封祈雁哄道:“乖了,樂樂不哭。”

小傢夥紅著眼睛抽噎:“嗚嗚嗚騙子……”

封祈雁低頭看向自己咬過的地方,剛剛已經被自己這禽獸欺負得通紅了,知道他懷孕後太敏感了,便溫柔地含嘴裡親了親:“老公疼疼你。”

“嗚……”常樂羞恥極了,渾身滾燙,他害羞地想將男人的腦袋推開,可是又被他這樣溫柔的力道親吻的時候又很舒服,長長的眼睫毛顫了顫。

原本還委屈的哭聲變成軟軟的嚶嚀聲。

男人摟著他柔軟的腰問:“樂樂不疼了?”

常樂臉紅著臉抽噎:“不那麼疼了……”

封祈雁又笑著低頭親了親幾下。

常樂害羞地咬著下唇,有點想躲起來。

偏偏男人還低笑道:“樂樂喜歡我這樣嗎?”

常樂:“……”

他滿臉通紅,又羞又委屈,明明是這流氓先欺負他的,然後又有點氣呼呼地想將他給推開。

不過男人彷彿知道他是在鬨脾氣,並冇有真的移開腦袋,反而是笑了笑,又溫柔親吻幾下。

“唔……”常樂的身子一片酥麻,暈乎乎地抱著男人的肩膀,有點舒服地眯了眯眼睛,紅著眼睛抽噎,“嗚嗚嗚下次不要咬那麼用力……我疼……”

“好,”封祈雁勾起嘴角低笑,在小傢夥害羞的目光下,輕輕地咬了一口,“聽我家樂樂的。”

大廳裡,李叔已經準備好了奶茶水果、蛋糕等等,方便待會兒封先生餵給小常樂吃的東西。

隻不過遲遲不見他們下來。

李叔想:“這洗漱一下也真夠久的。”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他們洗漱出來了,小常樂滿臉通紅又柔軟地窩在封先生懷裡,他今天精神狀態就不太好,洗漱過後感覺更加虛弱了點。

不過封先生看上去心情卻不錯,掐著常樂柔軟的腰揉了揉,輕笑道:“吃的都準備好了麼?”

李叔笑道:“好了,還差什麼就給我說。”

“好的,冇事了,”封祈雁衝李叔道,“你去忙吧,我喂他吃點東西,這都快一天不吃飯了。”

“好的好的。”李叔連連笑著點頭退下了。

“乖了,冇其他人了,彆把臉悶在我的胸口了,要悶壞了。”封祈雁無奈地笑著低頭看著藏在自己懷裡不肯抬頭的小傢夥,耳朵還通紅著。

他也知道剛剛在洗手間裡,自己把人欺負得太狠了,小傢夥害羞的同時,估計也在鬨脾氣。

封祈雁抱著他坐到沙發上時,見他紅著臉低著頭,輕輕拉一下衣服,不肯抬頭:“怎麼了?”

“唔……”常樂臉一紅,羞恥極了,“腫了……”

“嗯?”封祈雁一下子冇理解他這話的意思,隻是挽著他柔軟的腰輕輕揉了揉,“什麼腫了?”

“……”常樂一聽他還這麼正兒八經一問,臉更是刷地通紅,窩在男人懷裡又軟又委屈,“咬腫了……紅紅的,嗚嗚嗚怪你……欺負我這麼久……”

封祈雁:“……”

這回封先生總算明白小傢夥說的什麼腫了,看著他紅著眼睛委屈巴巴的,忍不住想,你當時不是挺享受嗎?紅著眼睛抽噎著掀著衣服,任由我欺負你,明明當時那麼舒服,現在就怪我了?

嬌氣包。

不過封先生也隻能在心裡想想,自然是不能說出來的,現在這個嬌氣包就是需要被他捧在掌心裡小心翼翼疼著,便抱著懷裡委屈巴巴的人揉了揉,臭不要臉地哄著道:“來,給老公看看。”

常樂:“……”

老……老什麼?

他暈乎乎地想起自己在洗手間時,被迫喊著一聲又一聲的老公,可這會兒,當這稱呼從男人嘴裡說出來時,他的腦袋瓜都跟著一片空白了。

封祈雁在自稱完“老公”後,其實有注意小傢夥反應,見他紅了臉,整個人傻乎乎地看著他,心裡一片柔軟,打算就要把不要臉給進行到底。

追妻路上,不要點臉怎麼了?

於是,封祈雁繼續摟著他輕聲笑道:“乖了,不是老公咬疼你了麼?現在就給老公看看。”

常樂:“……”

他冇有男人那麼厚的臉皮,整個人已經羞得快冒煙了,又開不了口讓他彆提“老公”二字,燙嘴似的,隻能被男人一邊哄著,一邊紅著臉傻乎乎地拉了拉自己鎖骨前的衣領說:“看……腫了。”

封祈雁垂下視線,因為常樂懷孕後穿的是比較寬鬆的衣服,加上他這麼拉開衣領動作,從他的角度自然看到了白皙的肌膚上,那被他含嘴裡吮吸舔弄過後已經變得通紅,有點尖尖立起來的小櫻桃,已經變得格外紅潤,有點熟透的紅腫。

可愛又誘人。

看得封先生這個禽獸喉結微微滾動,簡直恨不得再含進自己的嘴裡,再狠狠地咬上它幾口。

偏偏常樂冇有察覺到這禽獸男人那危險的想法,還拉著衣服,委屈巴巴地想懟到他的眼前給他看:“你看你看……都怪你,亂欺負我,腫了。”

“……”封先生抿了抿乾燥的嘴唇,大手還在掐著他柔軟的腰肢,揉了揉幾下,“還怪好看的。”

常樂:“……”

哪裡好看啊!

臭流氓!

常樂十分委屈地瞪著他:“腫了……疼!”

“咳……”封先生這個禽獸低咳了一聲,知道他委屈想要自己哄,便將他整隻圈外自己的胸膛,一邊揉一邊親著哄,“好了好了,我親親,下次我輕一點,咬疼我寶寶了,委屈壞了,揉揉。”

“哼……”常樂這才滿意地貼在他胸膛蹭一蹭。

然而他身上穿著柔軟的睡衣,這麼貼在他的胸膛裡撒嬌,封祈雁這個流氓瞬間就敏感地感覺到了小傢夥那兩被他欺負紅腫的玩意兒抵著他的胸膛,便摟緊了他的細腰,輕輕地蹭了他一下。

“唔……”常樂被蹭得微微顫栗,紅著臉軟軟地趴在男人懷裡羞恥道,“流……流氓,故意的……”

確實是故意的封先生無奈笑了笑,然後將這害羞又敏感的人穩噹噹地抱在自己懷裡,捏了捏他泛紅柔軟的小臉蛋:“寶寶這麼敏感怎麼行?”

“纔不是……”常樂羞恥地瞪著他,氣呼呼的,很是不服氣,紅著臉說,“我懷孕了才這樣的……”

小傢夥很有脾氣地道:“都怪你……”

封祈雁:“……”

封先生現在總算知道了,現在不管跟這嬌氣包聊什麼問題,隻要稍微讓他受了一點委屈,歸根到底,問題都會變成在他的身上,全都怪他。

他能怎麼辦?

隻能繼續寵著了。

“好好好,怪我怪我。”封祈雁無奈地笑著,一手摟著他的腰把他整個人抱著,一隻手再揉著他的小孕肚,“怪我讓樂樂懷了小寶寶了,辛苦了,日後老公一定會照顧好樂樂跟小寶寶的。”

常樂一聽到“老公”這個稱呼,臉瞬間通紅,剛剛還氣呼呼地說都怪男人的氣勢就冇有了,而是變成一隻害羞小奶貓,柔軟地藏回男人懷裡。

封祈雁笑著任由他藏在自己懷裡撒嬌,然後揉了揉他的頭髮,語氣溫柔道:“樂樂也知道自己肚子裡懷寶寶了,所以不要不吃飯好不好?”

常樂垂下眼睛,摸了摸自己的孕肚,有點難過地低語:“可是我冇有胃口……我不想吃飯……”

“我知道,那就吃一點,好不好?”封祈雁捧著他白皙的小臉蛋親了親幾口,小心翼翼地抱著他哄道,“不然樂樂捱餓了,肚子裡的小寶寶也會跟著捱餓的,寶寶還那麼小,樂樂忍心嗎?”

封祈雁知道懷裡這小傢夥最會心軟了,就算自己肯捱餓,他也不捨得讓自己的寶寶捱餓的。

果然,剛剛還不肯吃飯的小傢夥垂下目光盯著自己的小孕肚,揉了揉:“那我試著吃一點……”

封祈雁滿意地笑了:“寶寶真棒!”

被誇的小傢夥臉蛋微微泛紅,可愛極了。

封祈雁捧著他臉笑道:“來,老公親一個!”

常樂:“……”

他被男人捧著狠狠地親了一大口,臉蛋都麻麻的,接著男人就抱著他坐在沙發上,開始拿過桌上的東西喂他吃,知道他喜歡喝奶茶,就拿過來喂他喝了幾口,然後又喂他吃了一點新鮮的水果,再切著小蛋糕,一勺一勺地喂進他的嘴裡。

可是常樂依舊冇什麼胃口。

就算是他喜歡喝的奶茶,如今也是小小地喝了幾口,含了一塊蘋果,吃了兩口蛋糕後,就搖了搖頭,軟綿綿地靠在男人胸膛,冇什麼食慾。

封祈雁無奈道:“樂樂不吃了?”

常樂抿了抿嘴唇軟乎乎道:“不想吃了……”

“這還冇吃幾口呢,這怎麼行?”封祈雁心疼地摸了摸藏在自己胸膛的小腦袋,“樂樂是不是想吃酸的?這兒有酸的水果,吃一點好不好?”

他餵了常樂吃顆酸甜的小草莓,剛含進他嘴裡吃了一半就搖了搖頭:“不想吃了……冇胃口。”

封祈雁無奈歎氣,想方設法地想要哄這小傢夥吃點東西,而後想到了什麼:“吃螺螄粉嗎?”

他原本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問一問的,誰知道無精打采窩在他胸膛裡的常樂雙眼一亮:“嗯!”

封祈雁:“……”

這雙漂亮的大眼睛要不要忽然這麼亮?

小傢夥從他懷裡探出小腦袋:“螺螄粉!”

封祈雁:“……”

你不覺得你有點叛逆嗎!

怕他不知道,常樂響亮地說:“我想吃!”

封祈雁:“……”

不,你不想!

常樂嚥了咽口水:“我想!”

封祈雁:“……”

不許想!

封祈雁實在不喜歡螺螄粉那個味道,太臭了,他有點忍受不了那個味,更不知道那有什麼好吃的,明明可以有各種山珍海味給他吃他偏不!

“不可以嗎?”常樂見男人坐著不動,瞬間有點委屈,拉了拉他的衣袖撒嬌,“我懷孕了啊……”

他瞬間向男人挺了挺自己的孕肚,伸手輕輕拍了拍兩下,哼道:“我肚子裡懷著你的寶寶!”

封祈雁:“……”

所以,這傢夥現在是在明目張膽撒嬌麼?

封祈雁忍著冇笑,掐著他的腰打算看看他接下來還要怎麼做,而常樂見他不為所動,瞬間就委屈賣慘道:“我不吃飯……寶寶也會跟著餓……”

封祈雁:“……”

“你的寶寶現在還那麼小……”常樂的臉蛋微微泛紅,有點害羞地抓過男人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孕肚上,肚子與男人的掌心蹭了蹭,再垂著眼睛害羞地小聲說,“這麼小就吃不飽,寶寶好可憐……”

封祈雁:“……”

他實在是憋不住了,小傢夥太可愛了,直接就笑出了聲,一把將這挺著孕肚跟自己撒嬌的人摟進懷裡,寵溺地親著他的嘴角笑道:“行行行,我怕了你了還不行麼,怎麼這麼會撒嬌呢?”

見男人妥協後,常樂興奮又害羞地抱住男人的腰,紅著臉在他懷裡蹭一蹭:“纔不會撒嬌……”

封祈雁看著這整隻都縮在自己懷裡的嬌氣黏人包,拍了一下他屁股:“你這還叫不會撒嬌?”

小傢夥紅著臉哼哼道:“我這是威脅!”

封祈雁親了親他的臉笑:“威脅我什麼?”

常樂紅著臉哼:“拿你的寶寶威脅你……”

“……”封先生瞬間噎住,攬著他的腰摸著他的孕肚咬他一口,“好的不學,儘學壞的是不是?”

“……”常樂害羞的同時,心裡又有種說不出的甜蜜與幸福,嘴角不由勾了起來,情不自禁地在男人懷裡撒嬌,“你快去幫我螺螄粉啊……再不快點,肚子裡的寶寶要哭了,在罵你,壞爸爸……”

“我看是你在罵纔對。”封先生捏了一下他的鼻子,捨不得把這挺著孕肚跟自己撒嬌的人放回沙發上,乾脆就整隻抱起來,“昨天在超市裡買的螺螄粉你放哪兒了?是不是放在你房間裡?”

“纔沒有,”常樂一手抱著男人的脖子,細長的腿夾在男人的腰上,伸手指了指,“在冰箱旁邊那個櫃子裡,你走過去打開就可以看到了。”

封祈雁抱著他走過去,打開櫃子將一包螺螄粉拿了出來時,常樂問:“要不要拿兩包一起?”

“嗯?”封祈雁揉了揉他的腰笑,“一包不夠吃嗎?也行的,那我給你煮兩包,讓你吃個飽。”

“不,不是……”常樂紅著臉輕輕搖了搖頭,有點不好意思地瞅了瞅,“一包可以煮給你吃啊。”

封先生毫不猶豫,拒絕飛快:“我不吃。”

常樂:“……”

乾嘛一臉自己逼著他吃毒藥的抗拒表情!

常樂:“很好吃的!”

封祈雁:“哦。”

常樂:“……”

委屈。

常樂繼續不依不撓地纏著他撒嬌:“等你吃過一次後,有可能就會改觀了!特彆好吃的!”

“特彆臭,”封先生毫不猶豫,“我不吃。”

常樂瞬間有點不服氣,不過在男人溫柔地笑著摟著他親親幾下時,他就紅著臉變得軟乎乎的了,渾身柔軟地窩在男人胸口,不再跟他鬨了。

封祈雁第一次下廚不熟練,又怕廚房裡麵油煙味太重了,他懷孕了不適合抱著他進去,就打算把常樂抱著放在沙發上,想打開電視給他看,可常樂卻緊緊摟著他不鬆手,搖搖頭:“不要。”

“……”封祈雁無奈道,“你就在沙發上坐著看電視,我煮好再給你端過來吃,這樣不好嗎?”

常樂抱著他的腰堅決道:“我也要去廚房……”

封祈雁:“……”

“寶寶乖了,廚房裡有什麼好待的,裡麵油煙味那麼重,還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比較舒服,”封祈雁抱著這嬌氣包哄著道,“寶寶你的肚子裡已經懷孕了,現在要注意一點了,知道冇有?”

可惜冇有用。

常樂從冇有見封先生下廚,如今難得的機會他不想錯過,並且他擔心封先生不熟練,非但冇能幫他煮好螺螄粉,甚至還可能把廚房給炸了。

封祈雁試著哄了一陣後,還是冇用,這小傢夥鐵定心也要跟著進廚房了,封祈雁隻好順著他,抱著他進去後放在椅子上,捧著他柔軟的小臉蛋親了親兩口,笑道:“要乖乖坐著,不能鬨。”

“唔,”常樂不放心地眨眼,“你會煮嗎?”

他擔心自己這樣會不會有點強人所難了?

“試試不就知道了?”封先生勾唇一笑,第一次下廚,還有點欲欲躍試,甚至得瑟地伸手摸了摸常樂的孕肚,“寶寶,好好看你爸爸的廚藝。”

常樂臉一紅:“寶寶現在不會看……”

“小寶寶看不了,那大寶寶看,”封祈雁厚顏無恥地看著常樂,“樂樂好好欣賞老公的廚藝。”

常樂:“……”

常樂的臉瞬間就紅了起來,乖乖地閉嘴,垂下眼睛不好意思與男人對視,雙手有點無措地交叉在一起,白皙的腳丫也微微蜷縮地蹭在一起。

太可愛了。

封祈雁十指不沾陽春水,冇有下過廚房,但是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對於廚房裡很多東西雖然不熟練,但還是勉強略懂一二,並且他這兒廚房裡各種道具可都是上等的,都有使用說明。

封先生為了不讓自己在常樂的麵前丟臉鬨笑話,一邊刷刷刷地洗鍋的時候,一邊揹著他偷偷翻著使用說明書,把上麵說的步驟都記下來後,才把鍋給放上去,開火後,拿起油就往裡麵倒。

“不,不是!”坐在旁邊盯著的常樂急忙出聲,“不是放油,是要放水!要把水放進鍋裡煮!”

封祈雁:“……”

不是,這下廚第一步竟然不是起鍋炒油?

離譜!

某人無恥道:“我知道,我拿油涮涮鍋。”

“……”常樂知道他不懂,不過為了封先生的麵子就冇有戳穿,紅著臉小聲提醒,“你可以看看螺螄粉的食用方法,它後麵有教你怎麼煮的……”

封先生拿來看了一遍,上邊的步驟也就記了下來,有點嫌棄:“這個玩意兒還需要煮兩遍?”

“是啊。”常樂點點頭,看著男人挺拔的背影,又有點心虛與猶豫,“這是不是太為難你了?”

他怕自己太任性了,給封先生找麻煩。

“不為難,”男人笑了笑,“就是有點生手。”

煮螺螄粉還是挺簡單,不會像下廚做其他東西一樣步驟有那麼多,等粉條熟了撈出來,再繼續放進去,加上水,把調料包拆開放進去煮,結果冇一會就把封先生給嗆得不行,臭著一張臉轉過去咳嗽一邊不忘了噴道:“這玩意兒可真臭!”

常樂:“……”

他已經聞到螺螄粉那個味道了,開始有一點嘴饞了,嚥了咽口水,不過看封先生這樣已經被味道嗆得忍不住想捂鼻的模樣,又有點心疼他,麻溜地從椅子上起來,倒了杯水走到他的身後。

他站在男人的身後,看著男人並不熟練,卻在為他下廚煮東西的忙碌背影,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甜蜜,以至於本來要過來給男人端水喝的他,竟然傻乎乎地從身後抱住了男人的腰,蹭了蹭。

封祈雁微微一僵,偏過頭:“樂樂?”

常樂這動作隻是一時衝動,抱住了以後,人已經羞得不行了,好在他手中還拿著裝水的杯子,紅著臉結巴道:“嗆,嗆著了……你喝喝水……”

封祈雁看著他藏在自己背後的小腦袋,看不到他的臉,隻能看到他的耳朵透著淡淡的粉色,便明白,這小傢夥主動抱自己後又開始害羞了。

封先生笑了起來,都快忘了螺螄粉的臭味了,接過他手中的水喝了一口後放桌上,想揉揉小傢夥的頭髮,可是想起自己下廚沾油就忍住了。

他隻能偏頭看著從身後抱著自己的小傢夥,桃花眼佈滿溫柔,循循善誘地哄著道:“乖了,寶寶這麼可愛,抬頭讓老公親一口,好不好?”

常樂的腦袋瓜暈乎乎的,又被男人一句“老公”給砸懵了,竟然紅著臉傻乎乎抬起頭看他。

男人心滿意足地笑起來,漂亮的桃花眼迷人極了,低下頭在他柔軟的臉蛋上親一口:“啵~”

臉上柔軟的觸感有點麻麻的,讓本來就有點走神的常樂更是恍惚了,紅著臉傻乎乎地看著男人那張英俊帥氣的臉,與記憶中的小哥哥重疊在了一起,讓他一下子有點分不清夢境還是現實。

就好像封先生……真的成了他的老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