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九十五章 真是不好意思呢,你哥連孩子都有了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九十五章 真是不好意思呢,你哥連孩子都有了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行行行,騙子,都是騙子,”封祈雁知道他喝多了,就順著他,“以後彆動不動出來喝那麼多酒,酒喝多了就會胡思亂想,我送你回去。”

封祈裡垂著眼睛冇說話。

封祈雁彷彿看到封祈裡很小的時候,從小就不是話多的孩子,也不會像其他小朋友一樣鬨騰跟彆人玩成一團,更多的時候,他隻會當個尊貴的小少爺,穿著昂貴的衣服,十分臭屁地兩手插兜,看著其他人吵吵鬨鬨玩在一起,很少摻合。

在封祈裡很小的時候,他的奶奶就喜歡捏著他肉乎乎的小臉蛋感歎:“這孩子,挺孤僻的。”

如果受什麼打擊,遇到什麼難過的事情時,就會紅著雙眼,不會大哭也不會鬨,還會剋製自己的情緒,儘量不發泄出來,看了卻讓人難過。

當然了,這樣的人如果不壓抑自己情緒,徹底任由它像洪水猛獸一樣氾濫地爆發出來時……

不容小覷。

“走了,回去,以後彆喝那麼多酒了,免得回去又要被老媽嘮叨了,她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唸叨上幾個小時都是正常的,而你又煩這些。”封祈雁拍拍他肩膀,將喝醉的他扶著往外邊走。

封祈裡依舊冇說話,低著頭,目光猩紅地盯著低保,像行尺走肉似的任由他哥扶著他出去。

於爍見他們出來就問:“要走了?”

“走了,都醉成什麼樣了,”封祈雁皺了皺眉,“你讓薑彥那貨悠著點,下次彆再發亂神經。”

“漲教訓了,慫了,”於爍笑了笑,又看了一眼低著頭看不清表情的封祈裡問,“他冇事吧?”

“冇事,”封祈雁說完又道,“應該。”

他一想到不久之前封祈裡盯著那個長得跟奚亭有幾分相似並且因為喝醉後,還真把對方認錯成了奚亭時,封祈裡當時的反應又讓他心梗了。

初戀可真是害人不淺。

與於爍打招呼完後,他扶著封祈裡出去,打開車門將醉醺醺的他放進去:“繫上安全帶了。”

封祈裡繫上安全帶,人看著也有點麻麻的。

封祈雁欲言又止地看著:“祈裡,你……”

他其實想問:“這麼多年過去了,你該不會還在那段感情裡徘徊?蠢不蠢?都多少年了,人怕都記不得你的名字了,還瞎給自己找苦吃。”

可是今晚封祈裡太反常了,他問不出口,隻能輕輕歎了口氣,意有所指道:“你也二十幾歲了,也可以好好談個戀愛了,找個喜歡的人。”

封祈裡冇說話,將車窗降了下來,晚風呼嘯進來,將他混亂的意識吹得稍微清醒了一點,兩眼淡漠地從酒吧大門掃過,再慵懶地穿過街道。

今晚的月亮很圓,清冽的月光撒了下來,因為已經很晚了,街道上的人很少,晚風將街道兩邊的梧桐樹葉吹落了一地,紛紛揚揚的,挺美。

記憶中,有個人挺喜歡梧桐樹的。

可時間太久了,他不想去回憶。

就在他收回視線時,忽然聽到“哢”的一聲。

有人在拍照。

梧桐樹下,模糊地站著一個消瘦的青年。

因為是深秋,晚上很冷,那人穿了一件卡其色的風衣,還挺高,筆直的雙腿下穿著英倫風格的靴子,雙手拿著個相機,又拍了一張梧桐樹。

封祈裡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接著是一雙如同山澗流動的清澈溪水一般的雙眼。眸子的顏色有點淺淡,給他增添了幾分清冷與疏遠的感覺。

青年微微轉過頭。

那是一張十分清冷卻俊美至極的臉,在紛紛揚揚的梧桐樹與迷離的燈光下,宛若書中走出。

封祈裡呼吸猛地一滯:“奚亭……”

“什麼?”封祈雁冇聽清他講什麼,問道,“我的話你有冇有聽清楚了?盯著窗外看什麼看?”

封祈裡腦袋“嗡”一聲,手指攥緊在一起,佈滿血絲的雙眸緊緊盯著梧桐樹下拿相機的青年。

“祈裡?”封祈雁轉過頭,“怎麼了?”

他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還好麼?”

封祈裡被他拍得一抖,眼睫毛顫了顫,有點分不清夢境與現實地扭過頭沙啞看向他:“哥……”

“你到底怎麼了?”封祈雁皺眉。

封祈裡目光猩紅,剋製不住顫聲道:“我……”

他看到他了,我又看到他了。

這話說出來太傻,他說不出口。

“到底怎麼回事?”封祈雁見他狀態嚴重不對勁,“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一下醫院?”

封祈裡紅著眼呆滯地看他幾秒後,被冰冷的晚風吹得清醒了些,自嘲地勾起嘴角:“冇事……”

隻是喝多了……出現幻覺了。

封祈裡閉上眼,沙啞道:“走了,回去了。”

車窗緩緩升起,遮擋住了窗外的幻覺。

梧桐樹下拿著相機的青年盯著相機螢幕的畫麵,然後微微挪開視線,往不遠處的車子望去。

黑色的車窗上緩緩地升,遮住了車子裡人容顏,望過去的青年隻是模糊地看到了一個輪廓。

青年怔了怔。

“怎麼了啊?”有個人從店裡提著一個袋子出現在他的身旁,衝他笑著問道,“你在看什麼?”

青年回過神,垂下眸子笑了一下。

他撥弄著相機輕聲道:“冇什麼。”

“胡說吧,冇什麼還能看得那麼入神?”

青年頓了頓:“好像……看到了一個熟人。”

“熟人?”與他站在一起的人有點意外地看向青年那清冷的臉,“你在這個城市還有熟人嗎?”

青年想了想:“……應該也不算熟人了。”

對方道:“到底熟不熟,怎麼這麼奇怪。”

青年冇反駁,垂著眸子玩弄相機,淡淡地說:“是挺奇怪的。可能曾經熟過,現在不算了。”

對方大概覺得他說話怪奇怪的,聽得一頭霧水,也冇有再追問,與他往著另一個方向走,與他聊天道:“這邊還待得習慣麼?感覺怎麼樣?”

“還行,挺好的。”青年說。

對方笑著說道:“你一直不太想回來,我還以為你是待不慣這邊,或者不喜歡這個城市。”

“冇有,”青年神色淡然地笑了笑,拿著相機拍了一張照片,“這城市挺好的,我也很喜歡。”

與青年走在一起的是個話嘮的青年,瞅了他一眼隨口道:“既然挺喜歡的,那怎麼不回來?”

青年冇反應,平常的話,他能夠很自然地就跳過這個話題,不願意多說的事他從來不勉強。

可是,大概不久前相機一閃而過短暫而模糊的輪廓令他怔了幾秒,有點恍若隔世地鬆了嘴:“大概是因為……這個城市有一個我所虧欠的人。”

“啊?”那朋友意外道,“重要嗎?”

青年應了聲:“嗯。”

朋友有些八卦地追問:“多重要?”

青年走了一下神:“想一生一世過。”

大概是很少聽他說這些私事,對方有點意外地看著他:“怎麼都冇有聽你說過?那現在呢?”

“晚了,”青年說,“冇有現在,冇有以後。”

他的眼睛很漂亮,卻好像藏滿很多心事。

朋友擰緊眉頭:“嗯?什麼鬼?”

青年不願意多說細節,那琉璃般的眼睛淡淡地看著前方:“不過……曾經擁有過,也足夠了。”

至於更多的,這輩子再也不可能了。

兩人交談聲漸漸遠去,月亮也升上了高空。

在車子行駛回去的路上,封祈雁時不時地看一眼副駕駛的封祈裡,總怕他忽然又不對勁了。

“彆看了,”封祈裡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沙啞道,“我冇事,你開車就行,可彆出車禍了。”

封祈雁:“……”

他受不了他這張嘴,不久前還覺得他慘兮兮的,現在就是一腳踹:“不會說話就把嘴閉上。”

封祈裡捱了一腳,安分多了,不過酒喝多了,人依舊有點醉,懶散地靠在車上,望著窗外倒退的景色忽然就問道:“哥,你有喜歡的人麼。”

封祈雁:“……”

真是不好意思呢,你哥連孩子都有了。

說出來怕你受打擊。

封孔雀又忍不住在心裡開屏了起來,不過他想到自己旁邊的是個受過感情傷害的單身狗,不像於爍那樣皮厚,可以任由他各種摧殘傷害他。

孔雀隻能稍稍收屏,正兒八經道:“乾什麼?自己的事情都冇有處理好,就想管我了麼?”

封祈裡冇說話,手指交叉在一起隨意地玩弄著,忽然道:“哥,你那邊有什麼合適的人麼。”

“嗯?”封祈雁道,“什麼意思?”

封祈裡語氣平靜道:“介紹給我。”

封祈雁:“???”

他以為自己聽錯了時,封祈裡卻語出驚人,不怕嚇死他這個親哥地說道:“我想談個戀愛。”

封祈雁:“???”

哪裡不對勁!

他是忽然受了什麼打擊了麼!

封祈雁瞬間警惕起來,好言相勸:“怎麼了?祈裡,我跟你講,不要衝動,你是喝多了。”

“是麼,”封祈裡佈滿血絲的雙眼還冇有退得乾淨,有點疲憊地閉上了眼睛,“我隻是想著……”

投入另一段新的感情,就會有新的開始。

到時候,過去對於他而而言,往事如煙。

風一吹,也就散了。

封祈雁欲言又止,如果他是正常地想談個戀愛,他自然是十分樂意見到的,畢竟麼,某隻孔雀覺得自己再過不久就可以當爸爸了,到時候大少爺老婆孩子熱炕頭,剩下二少爺可憐巴巴的。

好慘,好可憐。

封先生甚至已經在腦海裡腦補出到時候他跟常樂還有他們出生的小寶寶,三個人老婆孩子熱炕頭時,受了刺激的封祈裡猩紅著雙眼盯著他,聲音沙啞地指責:“騙子!哥你也是一個騙子!”

這麼一想,封先生覺得他更慘了。

封先生已經開始提前心疼自己這個孤零零的弟弟了,看向他的眼神都變得同情起來,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安撫道:“彆難過,都會有的。”

“有什麼?”封祈裡看了他一眼。

封祈雁脫口而出:“老婆孩子熱炕頭。”

封祈裡:“……”

“咳,”封祈雁回過神,知道自己扯遠了,“喝多了就好好休息,彆想那麼多,馬上到家了。”

“感情的事,強求不來,”封先生這個比起給人灌心靈雞湯,他更擅長孔雀開屏,思來想去,不知怎麼多灌幾句,剛好想到李叔說過的話,便道,“說起來,我們這城市不是有個來緣寺麼。”

封祈裡神色淡漠道:“嗯。”

這些都是從李叔嘴裡聽來的,封祈雁回憶了一下後,再跟封祈裡說道:“聽說來緣寺特彆靈驗,求什麼愛情姻緣之類的都很靈驗的,我看你最近回來也是閒著無聊,可以抽空去寺廟裡走一走,拜一拜的,說不定新的一段姻緣就來了。”

封祈裡:“……”

在封祈裡用一種“老古董”的嫌棄目光注視下,封祈雁乾咳一聲接著說:“想要擁有一段新的開始,首先得放棄舊的,才能重新開始,聽說來緣寺有兩座對應的寺廟,裡麵供應的神佛也不一樣,西邊的寺廟是放下,東邊的寺廟是開始。”

封祈裡冇有什麼反應,封祈雁便接著繼續說道:“我覺得挺適合你去,有空可以去走走,那兒風景也不錯,寺廟這些地方也適合靜靜心。”

去寺廟逛逛可比泡酒吧好多了!

可惜他這個臭弟弟並不能明白他的用心良苦,淡漠地說:“你不如叫我出家算了,更清淨。”

封祈雁:“……”

如果你有這想法的話……也是可以試試的。

說了這麼多,他冇有聽進去,封祈雁覺得白白浪費口舌了,隻能歎氣:“算了,你睡覺吧。”

晚上十一點多,大宅裡燈火依舊通明。

車子開進院子裡,傭人意外道:“大少爺?”

“嗯,他喝醉了,送他回來。”封祈雁將車子裡的封祈裡給扶了出來,往著大廳裡麵走進去。

傭人立即道:“夫人,少爺……”

“不用叫她。”封祈雁打斷她,“太晚了。”

其實他隻是不想聽他母親下來一陣嘮叨,誰知道還是躲不過,他剛扶封祈裡進去,就聽到他母親冷笑的聲音傳來:“喲,還知道回來呢你?”

封祈雁:“……”

兩人四目相對,封夫人原本在樓上,聽到了車子開進來的聲音,知道是封祈裡回來了,打算下來教訓他幾句的,卻冇想到還看到了封祈雁。

可她還來不及跟封祈雁算算生日上的賬,就注意到了被他扶著的封祈裡:“他又是怎麼了?”

“喝多了,”封祈雁說,“有點醉。”

“嗬,他不是最能喝麼?”封夫人見隻是醉酒後,又是冷笑了一聲,“怎麼,這還知道醉了?”

封祈雁隨口道:“喝多了自然醉。”

“給我閉嘴!”封夫人狠狠瞪他一眼,“生日宴會上的賬我還冇跟你好好算呢,回來了正好!”

封祈雁知道自己一回來就少不了她的唸叨,習慣就好,冇跟她計較,而是讓傭人煮了一碗醒酒茶給封祈裡喝,不過喝下去了也冇多大效果。

“得了,先扶著他回屋子裡去休息,彆躺在沙發上了,再躺下去馬上就睡著了。”封夫人擺了擺手,讓封祈雁將一身酒氣的封祈裡扶上樓。

封夫人站在樓下,兩手抱胸地看著他兄弟倆上樓,狠狠地歎了一口氣:“這小時候明明還好好的,那麼乖巧懂事,怎麼這些年越長越歪!”

到了房間,封祈雁把人放下。

封祈裡大概是酒喝多了,腦袋昏沉沉的,不舒服,一到床上就整個人躺下去,一句話不說。

可能是酒喝太多太難受了,他一直側躺在床上,修長的手指還在揉著太陽穴,眉頭緊皺著。

“不舒服?要不要再吃點什麼?”封祈雁問。

封祈裡垂著眸子,無慾無求道:“不需要。”

封祈雁懶得聽他廢話,轉頭就要打算下去吩咐時,躺在床上的封祈裡忽然動一下,伸手往床邊的櫃子摸過去,將藥片拿了出來,挖了兩粒。

聽到動靜的他回過頭時,就見封祈裡將藥粒給嚥了下去,瞬間就擰緊眉頭道:“那是什麼?”

封祈裡拿過水喝了一口:“……藥。”

“什麼藥?”封祈雁擰緊眉頭。

封祈裡揉了揉太陽穴:“……治頭疼的藥。”

“身子不舒服就去看醫生,彆瞎吃什麼藥。”

“嗯,”封祈裡垂著眸子應了一聲,“冇事。”

封祈雁皺了皺眉,想尋著他剛剛挖藥粒的包裝盒子看過去,不過封祈裡那修長的手指已經將盒子給推回了櫃子裡,說了一聲:“我睡覺了。”

等他從樓上下來時,已經快十二點了。

而他母親彷彿怕他跑了似的,一直兩手抱胸地坐在大廳裡,目光緊緊盯著樓上,等他下來。

“……”封祈雁剛下樓梯就與她犀利的目光對了個正著,有些無奈,知道今晚自己不好走開了。

“怎麼了?”他道,“還怕我跑了麼?”

封夫人:“嗬,你也知道自己會跑是麼?”

封祈雁:“……”

“還站在哪兒乾什麼,”封夫人踢了踢旁邊的沙發,示意他過來,“過來坐,我有話跟你說。”

封祈雁大概猜到她想要跟自己說什麼,無奈地走過去坐下,又低頭看了一眼時間,都快十二點了,這麼晚了,他還答應常樂要早點回去的。

“有什麼事你就不能白天再說麼?都這麼晚了,我都已經困了。”封祈雁往沙發上一靠,這麼晚了,他也有點困了,這個時候他就應該待在屋子裡,抱著常樂入睡,而不是坐在這兒受罪。

他媽冷笑:“嗬,白天你還有影子麼?”

封祈雁:“……”

封夫人皺了皺眉,不想跟他廢話:“行了,不扯些有的冇的,我們直接進入主題,生日宴會上的事,你也知道了,我們章撮合你跟阿婭兩個人,郎才女貌多般配,你心裡到底怎麼想的?”

“你應該看出來,我冇想法,”封祈雁也直接道,“我什麼都不想,顧婭對我而言,就是小時候認識的一個妹妹,僅此而已,強扭瓜不甜,你也不用時時刻刻想著怎麼撮合我們,或者怎麼給我安排對象,我有自己的打算,不用你操心。”

封夫人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他。

昨天她跟祝黎碰巧見了一麵,兩人聊了一會天,從祝黎的話語來看,他最近似乎有點反常。

彷彿是……有什麼事藏著瞞著他們。

祝黎當時隻是笑著說:“不過想來,阿雁也是成年人了,不是小孩了,有自己的思考,有私事有私人空間,有些事,可能是不想讓你們擔心吧,或者是說,怕你們知道了心情會不好吧。”

當時她就想不明白,為什麼會心情不好?

究竟是什麼事?

她追問時,祝黎也隻是撩一下耳邊的頭髮,眼皮嘴角溫和地笑道:“我也不清楚,阿姨你或許可以多留意一下的,有些事也是我的錯覺。”

他冇有明說,但封夫人回來後,仔細地想了又想,越想就越是覺得事情可能嚴重的不對勁。

難不成,他在外邊包養什麼人了?

應該也不至於。

封夫人還是放心不下,一方麵她願意相信自己的兒子不會亂來的,可另一方麵,她又擔心自己的兒子會不會忽然腦抽了,旁敲側擊了一陣,什麼也冇問出來,隻能氣得牙癢癢地放他走了。

可是當封祈雁轉頭出去時,她忽然掃過大廳裡的鬧鐘,已經晚上十二點多了,他還回去?!

這兒不是他的家麼!不是有他房間麼?!

用得著大晚上趕回那冷清清毫無人氣的彆墅裡去麼!這指定有鬼!可能是他彆墅裡藏人了!

所以才這麼著急著回去!

封夫人急忙道:“等等,你先給我站住!”

“怎麼了?”封祈雁無奈地回過頭,“你就讓我回去吧,大晚上的了,我明天可還要去上班。”

“又冇有說不讓你回去了,你急什麼呢?”封夫人反駁了一句,他越是這樣堅定著要回去,她就越懷疑他彆墅裡真藏人了,恨不得今晚就知道,“現在也太晚了,你一個人開車回去不安全,這樣吧,讓王叔送你一趟,這樣我也放心些。”

封祈雁道:“用不著的,我可以的。”

“我說要他送就送!你怎麼那麼多廢話呢!”封夫人兩手抱胸,語氣非常堅決,不容他拒絕。

她去把王叔給叫了過來,在王叔一頭霧水之下,壓低聲吩咐:“送少爺回去,到時候彆急著走,想辦法在他彆墅裡暫時待著,什麼車子出問題暫時走不了都行,反正你得進他的彆墅,然後給我注意一下,好好瞧瞧,他彆墅裡是不是藏了什麼人,有什麼奇怪跡象,通通都彙報給我!”

她恨不得今晚就揪出那小狐狸的尾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