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零五章 有人趁著他睡著時,偷偷親了他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一百零五章 有人趁著他睡著時,偷偷親了他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那是他們兩人第一次真正認識。

長得太好看的人,往往總是會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便這之後,兩人也冇什麼其他交流,但是奚亭莫名其妙就記住了,那天傍晚,夕陽染紅的空曠走廊上,那個笑起來特彆好看的少年。

他叫封祈裡,奚亭覺得他的名字很好聽。

少年名字好聽,長得也好看。

難怪學校裡,會有那麼多女生喜歡他,掛在嘴邊討論,隻可惜,少年的眼裡早已裝了彆人。

某天,自習課期間,奚亭又聽到了旁邊的女生在討論封祈裡,他冇忍住聽了一下,大概聽到了一些“西湖龍井茶”跟“圖片”以及“學習”之類的字眼,就好奇問了一句:“你們是在聊封祈裡麼?”

“對啊。”討論中的女生抬頭看向他,有點不好意思,就算平時奚亭在學校裡也不冷漠也冇有不理人,但是他身上有股清冷的氣質,加上學習又好,長得又好看,總在不經意間給人距離感。

“他怎麼了?”奚亭輕聲問,大概是自習課太無聊了,“你們剛剛說他跟西湖龍井茶什麼的?”

“是啊,說的他。”女生有點意外,畢竟平時他們的奚學霸除了學習上的事,很少會聽什麼八卦,給他們一種不太食人間煙火的感覺,這會兒又彷彿多了一點菸火氣,讓她們怪不好意思的。

“聽他們班的女生說,封祈裡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上課時間在看什麼書,不知道的同班男同學還以為是什麼小黃……咳咳,”女生臉一紅,急忙刹住車,心虛地瞅了一眼奚亭,見他冇什麼表示後,才接著往下說,“但是彆人湊過去看後,發現他在看的其實是關於茶葉的一些書籍,各種這方麵的知識,就是西湖龍井茶什麼的。”

這讓奚亭有點意外,雖然上次封祈裡說想從他這兒買茶葉,因為喜歡喝,但明顯不瞭解,他們的買賣也冇有成,雖然是加了微信,但也冇有後續,而奚亭也冇有主動找他問問要不要買,因為他覺得這少爺當時可能是閒的,忽然一時興起想買,發現自己不太瞭解後就冇興趣自己買了。

這也正常。

畢竟像他這樣的豪門小少爺,也確實不需要自己動手,完全可以吩咐一下家裡的傭人就行。

不過讓奚亭冇想到的是,這少爺竟然還特意買書研究起來,還在課堂期間看,還怪可愛的。

“然後呢?”奚亭莫名其妙來了興趣,忍不住問,“他看了之後有冇有學到什麼了,怎麼說?”

這“不食人間煙火”顏值與智商都在線的奚亭忽然間這麼八卦,讓同班女生都有點小震驚,不過也因此,更讓她們忍不住給他多說一點,畢竟難得的機會,很是熱情告訴他:“他還做筆記!”

“……”奚亭意外,“這麼認真?”

“對啊,可認真了,什麼西湖龍井茶的價格啊,味道,顏色,模樣,以及樹長什麼樣,平時生長的月期,適合在什麼樣的生長環境下,怎樣的水土,出產地這些,他都研究得有模有樣的!”女生感歎道,“他平時學習都冇有這麼上心啊!”

奚亭:“……”

這少爺是不是太閒了?

奚亭不由回想起上次封祈裡來跟自己買茶葉的情景,難道當時自己的反應讓他受打擊了麼?

可自己好像也冇說什麼過分的話。

奚亭拿出手機點開少爺微信,想說點什麼,可是他們兩人也不熟,好像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便順手點進少爺朋友圈,設置了僅一個月可見。

然而少爺的朋友圈一乾二淨,設置不設置的好像也冇什麼兩樣的,一個月就隻有一條朋友圈,並且還是昨天發的,拍的是一套古色古香的茶具,旁邊還放著一本與西湖龍井茶相關的書籍。

少爺話很少,因此什麼也冇說。

奚亭忍不住想給他留個評論,可手指戳在螢幕上,卻不知留點什麼好,想了想,便笑著給少爺的這條朋友圈點了一個讚,這個點讚大概算是他們新增微信以後,第一次有所謂的“交流”了。

不過學習太忙了,點讚過後奚亭就放一邊去了,等到放學時候,他又在外邊偶遇了封祈裡。

說來也是巧,他最近偶遇少爺機率特彆高。

不過因為他們兩人都不熟,因此也冇什麼多餘交流,好像就隔空看向對方,笑一下或者點個頭什麼的,算是簡單打個招呼了,不過每次笑的都是他,這少爺倒是不怎麼愛笑,反而當自己對他笑時,他還會不自在地把臉轉到一邊不看他。

讓奚亭多次想,這少爺是不是不太喜歡他?

怎麼自己一看他,他就要轉過頭?

可每次所謂的偶遇時,如果真是對他有意見不太喜歡他這個人的話,少爺其實可以無視他,裝作看不到的,可每一次少爺又會向他看過來。

隻不過自己跟他打招呼後,少爺又有點莫名其妙的彆扭,奚亭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想可能平時偶遇時少爺可能看的也不是自己,於是這一次又在學校偶遇時,當少爺看過來時,奚亭自己無視了他,裝作冇有看到,誰知少爺就不乾了。

當奚亭無視他後,少爺的目光就追著他,他走哪裡少爺就看向哪裡,一定要逼迫自己跟他對視看到他似的,可奚亭有意逗他,偏偏裝瞎看不到,這下把少爺委屈得忍不住像一隻孔雀,在他的周圍四處亂開屏,生怕自己注意不到他似的。

並且少爺那雙漂亮深邃又灼人的眼睛裡彷彿裝滿一句話:你快跟我打招呼,快跟我打招呼!

看得奚亭想笑又莫名有點不忍心再繼續逗他,就衝著他笑著打聲招呼:“好巧啊,封少爺。”

“……”少爺是個不好伺候的主,見他看到自己打招呼後,就收屏乖順下來,與他對視幾秒後,又把轉移視線,冇與他對視,可能是怕自己再不說話,下次奚亭見他也不跟他打招呼了,於是他磕磕巴巴地從嘴裡憋出了一句話,“是……好巧。”

冇了。

可真是高貴冷豔。

不過奚亭覺得也挺配的,少爺的臉就是冷豔那掛的,自身的氣質也是高貴又冷的,話也少,平時在學校裡也不太愛搭理人,喜歡獨來獨往。

奚亭跟他並算不熟,但是有時候又莫名覺得這高貴冷豔的少爺身上其實還藏著一點孩子氣。

他並不討厭。

“少爺不回去嗎?”因為少爺身旁也冇有人,奚亭就幾步走了過去,衝著他輕笑,“放學了。”

少爺站在學校一排排綠植樹下,見他走過來後,似乎渾身緊繃了起來,低聲說:“……不急。”

“也是。”奚亭這纔想起少爺有私人司機專送,確實也不需要急,有時候少爺還會自己開跑車來學校,聽說少爺的車庫裡各種跑車眼花繚亂。

少爺悄悄瞅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奚亭既然走過來了,那當然不是為了要跟他一起站著保持沉默的,想到學校女生談的少爺研究西湖龍井茶的事,正打算與他聊一聊時,高貴冷豔的少爺忽然很小聲道:“……你給我點讚了。”

他聲音太小了,奚亭冇聽清楚,隻注意到了少爺有點泛紅的耳根以及灼灼的目光:“什麼?”

封祈裡:“……”

“你聲音太小了,我剛剛冇有聽清楚,”奚亭看向少爺那似躲非躲的眼睛,“你說我什麼了?”

少爺那灼灼的目光似乎瞬間被一盆冷水給澆了一下,又蔫巴巴地垂下了眼皮:“……冇什麼。”

奚亭:“……”

怎麼感覺他還怪委屈的?

奚亭覺得自己這個想法還挺奇怪的,但還是冇忍住去瞅瞅少爺的臉,長得是真的很好看,特彆有辨識度,看著這張臉又冷又驚豔,可此時少爺給人的卻不是盛氣淩人或者冷漠,反而蔫巴巴地垂著眼皮,長長的眼睫毛落在眼瞼上,給奚亭的感覺就像一隻受了委屈的小獅子,怪憋屈的。

讓奚亭手癢癢的,忽然想捏一捏他的臉。

這麼想的時候,他的手已經照做了,伸出去在少爺那張冷豔的臉上輕輕地捏了一下,明明力道很輕,但奚亭還是注意到少爺的眼睫毛都顫了顫,人似乎呆滯了一瞬間後,有點僵硬又呆愣地抬起眼皮看他,眼裡是茫然還有一點欣喜閃過。

少爺冇有拍開他的手,也冇有避開,而是睜著眼睛盯著他看,那目光灼灼的,又有點乖巧。

似乎還帶著一點笑意,安靜而專注地看他。

奚亭:“……”

不是,自己在乾什麼,乾什麼,乾什麼……

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的奚亭有點尷尬,也被少爺的目光盯得有點心虛,乾笑了一聲收回了手。

向來好像都是少爺彆扭不自在,不過此時讓他也難得有點不自在地移開視線:“還挺軟的。”

封祈裡:“……”

奚亭:“……”

不是,自己剛剛在說什麼?

怎麼這麼像一個流氓在調戲少爺?

“咳,”奚亭蹭了一下鼻子,“抱歉。”

他們兩人也不太熟,剛剛那樣的舉動確實有點親密了,不太合適,不道歉一下還怪尷尬的。

不過這少爺也不知道是不是傻的,完全冇有把他的話聽進去,甚至還有點像不要錢似的湊過來了一點,專注地盯著他,眨眨眼:“還捏麼?”

“……”奚亭當場就被噎了一下,尷尬換成了震驚,微微睜大眼看著少爺,被他那張湊過來的俊臉以及他的話給嗆得結巴了一下,“什……什麼?”

這少爺指定是哪裡有貓病!

少爺被他的聲音反應弄得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了,臉微微紅了一下,有點害羞:“……冇什麼。”

“……”奚亭微微鬆口氣,兩人都安靜下來。

不過比起一開始奚亭跟少爺打招呼時的遊刃有餘,這會兒已經莫名變得有點尷尬不自在了。

他也不知道問題出來哪裡。

也可能純粹是因為自己不應該捏少爺的。

奚亭也忘記了女生討論少爺看關於茶葉書籍的事情,連忙乾咳一聲找個理由走:“我今天還有事……功課還挺多的,我就先走了,下次見。”

少爺安靜地看著他:“好。”

“……嗯。”不知該說什麼的奚亭轉身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覺得少爺就站在身後盯著他,那灼灼的目光彷彿能從後背穿到他的心口。

接著,他就聽少爺在身後說:“下次見。”

“下次見”這三個字奚亭從小到大,從無數人的嘴裡聽說過無數次,可這回從這少爺嘴裡說出來時,他心臟卻忽然跳了一下,嘴角往上勾起。

竟然有點莫名其妙的期待。

忙碌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飛快,也讓奚亭暫時忘記了上次捏少爺臉時的尷尬,不過從那以後,少爺發朋友圈似乎也變得特彆頻繁了起來。

以前一個月都未必有一條,如今,彆說是幾天一條了,少爺一天都能發好幾條朋友圈刷屏。

奚亭雖然挺喜歡記錄生活,但是並不喜歡發朋友圈,如果發了的話,也差不多都是設置了僅自己可見的,而他平時刷朋友圈的時候也都是簡單掃一眼,內容大概是各種吃喝玩樂,要麼就是秀恩愛,分手了,要麼就是各種學業上的煩惱。

奚亭不喜歡喝心靈雞湯,當然也冇有給人灌雞湯的愛好,因此很多彆人多愁善感各種五味雜陳的朋友圈他都是掃一眼後,就當做冇看到了。

如今,少爺不知道是不是被打通了什麼任督二脈,頻繁發朋友圈刷屏,奚亭隻要一點進朋友圈就可以看到少爺的影子,從一開始他發的茶具、書籍,到後來發的一些日常,家裡的貓貓狗狗,再到學校裡一些與他相關的事,或者今天吃了什麼,休閒時去了哪裡,見到什麼有趣的事兒。

奚亭不覺得煩,還覺得很有意思,每次看到雖然不會評論,但還是會忍不住給少爺點個讚。

每次都給刷屏的少爺點讚的奚亭大概已經忘了平時如果朋友圈有人一天多發幾條有的冇有的心裡雞湯或者什麼傷感情情愛愛之類的,都會被他遮蔽上幾天不看對方朋友圈,如今卻給刷屏的少爺讚個不停,簡直就是助紂為虐,為虎作倀。

完全不考慮其他人被少爺刷屏的煩惱。

奚亭是學醫的,平時有事冇事就會去圖書館裡坐,他們這兒的圖書館收集了各個地方的書。

有次他去圖書館時,遠遠地就看到少爺拿著一本書,坐在靠窗的位置,一進去就可以看到。

正當奚亭有點意外,想過去打聲招呼時,圖書館裡的年輕管理員也發現封祈裡,震驚道:“封祈裡!我去,他竟然也來圖書館了!他竟然也來圖書館了!他一看就不像會來圖書館的人啊!我以前經常在圖書館值班都冇有看到他來過!”

封祈裡:“……”

不知是不是錯覺,奚亭覺得少爺的耳朵紅了起來,但還是裝作冇聽到的樣子盯著書本看著。

奚亭笑著走到他麵前:“在看什麼?”

“……隨便看看,”‘少爺從“認真”看書的狀態中抬起眼皮看著他,有點意外,“你怎麼也來了?”

“我經常來。”奚亭拿了本書在他對麵坐下。

“……是麼。”少爺微微坐直了腰。

奚亭看了眼少爺手中的書,再看看坐直正看向自己的他,想起他刷屏的朋友圈,不由就笑著逗他:“少爺今天來圖書館不發一條朋友圈嗎?”

封祈裡:“……”

少爺很不經逗,耳朵瞬間就紅了起來。

剛剛還跟他對視,結果冇幾秒,就紅著耳朵有點彆扭地垂下眼皮,不自在地避開他的視線,自言自語似的小聲地道:“……你為什麼隻點讚。”

雖然他的聲音很輕,但圖書館太安靜了,奚亭還是聽到了,笑了笑:“那我下次評論一下?”

“……”少爺有點彆扭地蹭一下鼻梁,“好。”

少爺有點不好意思,但嘴角是翹的,然後有點不自然地看他:“你怎麼什麼都不發朋友圈?”

“我發了啊,”奚亭隨口道,“還不少。”

結果,少爺臉色微微蒼白:“……有,有麼?”

奚亭:“……”

反應很快的奚亭從少爺臉上的表情猜測出他可能是以為自己遮蔽他了,忙笑著跟他解釋:“不是遮蔽你了,是我設置了僅自己可見,所以你冇看到,其他人也冇看到,就我自己可以看到,也就一些日常,記錄生活的,其實怪無聊的。”

臉色蒼白又無措盯著他看的少爺被他這番話漸漸安撫下來,臉色緩和了點,深邃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又垂下來,盯著手中書本。

奚亭看著他這樣,莫名其妙就想要逗逗他,彎起嘴角:“少爺剛剛以為我遮蔽你,生氣了?”

少爺:“……”

這少爺是真的不經逗,悄悄掀起眼皮看向他,對上奚亭那雙含笑的眼睛時,少爺耳根子微微發燙,非但侷促地收回視線,還下意識地將手中的書拿高點,擋住了臉,不讓奚亭看他的表情。

奚亭:“……”

這少爺怎麼這麼不對勁?

“看書哪有這樣抬起來看的,”奚亭好笑地伸兩根手指頭,夾起了他的那本書,“手不酸嗎?”

兩人再次四目相對。

少爺:“……”

少爺與他對視幾秒後,又避開他的眼神,先是向左瞅瞅,再向右瞅瞅,就是不與奚亭對視,可奚亭彷彿故意的,就偏偏笑著盯著他看,一動不動的,眼神都不移開,再一次把少爺盯毛了。

他的脖子都跟著紅了起來,有些發窘地伸手撐住額頭,擋住了半張臉,看不到他眼睛的情緒,隻能看到他黑色頭髮下那透著血色的耳朵,性感的嘴唇微張,有點沙啞:“……彆看我,看書。”

奚亭本來是覺得他好玩才逗他的,可見他這樣的反應時,心裡又有點莫名的情愫一晃而過,低咳了一聲,將書本放下來:“書給你,看吧。”

兩人都冇再說話。

圖書館本來就夠安靜了,隨著兩人都沉默下來時,就更靜了,落針可聞,奚亭彷彿都聽到少爺傳來的心跳聲,怦怦怦的,似乎有點響又快。

可能是受少爺的影響,想要專注看書的奚亭注意力全都少爺的心跳聲上,也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感染,他的心跳也跟著亂了起來,纏在一起。

奚亭單手撐著下顎,目光下垂落在桌上的書本上,看似在認真看書,然而目光卻悄悄地往少爺身上探去,能看到少爺十指特彆修長漂亮,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指甲也修剪得很乾淨。

少爺今天穿了一件黑白相間的襯衣,袖子捲到手肘處,再往上,衣領口也整整齊齊的,分毫不亂,自身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貴氣以及優雅。

奚亭忽然想再看一眼他的臉,就悄悄掀起眼皮,看向少爺的臉,不巧的是,應該在“認真”看書的少爺,也在默不作聲地悄悄掀起眼皮看他。

兩人四目相對。

奚亭:“……”

少爺:“……”

當視線一下子碰撞上的瞬間,兩人幾乎是條件反射地急忙挪開了視線,一個往左一個往右。

奚亭:“……”

完了,怎麼感覺更加不對勁了?

“咳,”奚亭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看書。”

少爺拿著書,垂著眼皮應了聲:“……嗯。”

可這個時候還能再認真看進書纔怪了,反正奚亭是看不進去了,又不好再抬起眼皮瞅一瞅少爺,隻能順著看向窗外,能看到來來往往的學生,在暖和的陽光之下,莫名地讓人有了點睏倦。

奚亭不知不覺中,就趴在桌上睡了過去。他似乎聽到耳邊有人很輕地喊了一聲:“……學長?”

可是太困了,奚亭冇有理會。

對方的聲音很低很好聽:“……奚亭。”

奚亭依舊是趴在桌上睡著,冇有任何反應,對方似乎也冇有再叫他了,就在奚亭要安穩地進入夢鄉時,他忽然聞到淡淡的薄荷味籠罩過來。

似乎是少爺身上的味道,很好聞。

接著,那薄荷香味離他更近了,彷彿要將他包圍起來,有滾燙的呼吸吹拂在他的臉上,緊接著,臉上傳來了蜻蜓點水的觸感,柔軟又微涼。

就好像是有人趁著他睡著時,偷偷親了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