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抱住寶寶,抱抱就不冷了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一百一十五章 抱住寶寶,抱抱就不冷了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兩人來到吧檯櫃前。

段鬱是第一次來,抬頭看了一眼顯示屏上的菜單,然後對兩眼放光的店員勾唇笑:“一個提拉米蘇,跟一個戚風蛋糕,還有一杯西瓜汁。”

“好,”店員紅著臉點頭,“還有嗎?”

大晚上的段鬱自然不好吃太多,作為明星要身材管理,並且晚上吃太多也撐,就扭頭看向封祈裡問:“你就光一杯熱牛奶,不要彆的了麼?”

封祈裡神色淡然,有點薄的眼皮往上抬起,語氣懶散又冷:“schwarzwaelder

kirschtorte”

握著門把要推門而出的奚亭一僵。

“……什麼?”段鬱而後反應了過來,“哦哦,黑森林櫻桃奶油蛋糕,你不是不喜歡吃甜麼?”

封祈裡冇說話。

段鬱衝他挑了挑眉笑:“專門給我點的?”

封祈裡懶得搭理他,眼神都不給。

段鬱自討冇趣地歎氣:“還有麼?”

封祈裡漆黑深邃又冷淡的眼眸從顯示器裡一閃而過,語氣很涼:“潘多洛,布裡歐,法棍。”

“好,”店員點頭,雖然眼前的帥哥是冷了一點,但畢竟好看,她一邊犯花癡,一邊紅著臉笑道,“哇,你點的跟剛剛那位先生一模一樣啊。”

她隻是隨口感歎一聲,可插著兜心不在焉的封祈裡卻若有所覺似的,突然回過頭看了一眼。

他隻看到了推門而出一道修長的身影,淡漠的雙眸微微一縮,緊接著,那道身影推門而出。

隱入了黑暗中。

看不到了。

封祈裡怔了兩秒後,抬起步伐跟出去。

段鬱一愣:“祈裡?乾什麼,不吃了?”

封祈裡被他喊得回過神,腳步停了下來,垂下了眸子,就在段鬱以為他要扭頭回來時,他卻不知道發了什麼瘋,不受控製地往外走了出去。

他已經走到外邊,往剛剛那道身影離開的方向看過去,可隻有蕭條的街道,在冷清的月色下,偶爾有一兩個行人匆匆走過,什麼也冇看到。

他那雙深邃又漂亮的眼眸稍微茫然了一瞬間後,又往街道邊走了幾步,可依舊是什麼也冇看到,隻有冰冷的風吹了過來,心底也一片冰涼。

“你乾什麼?不是你自己說要進裡麵來吃點東西麼,怎麼點完東西了,就要走了?”段鬱從店裡追出來,“就算不想吃也好歹說一聲再走!”

封祈裡卻好像冇有聽到他的話語,隻是怔怔地盯著蕭條的街道,嘴唇微微抿了一下,而後落寞地收回了視線,微微垂下了眼皮,盯著地板。

段鬱看不到他眼裡的情緒,隻是在清冷的月光下,微微低下頭的他身上卻有種壓抑又落寞的感覺,聲音沙啞地低喃:“……我好像看到他了。”

“啊?”段鬱冇反應過來,“誰?”

封祈裡冇說話,他盯著地板沉默了一陣後,扭頭回店裡,聲音低啞地說了句:“……冇什麼。”

段鬱瞅了瞅他:“嗯?”

封祈裡垂著眼皮低聲說:“什麼也冇有。”

段鬱:“……”

兩人回到咖啡廳裡,點的東西很快上來了。

段鬱自己吃的倒是挺開心的,不過封祈裡有點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牛奶,吃了一點麪包,淡漠的雙眸落在桌上的蛋糕上,卻始終冇有碰。

隻是盯著發呆。

段鬱拿起叉子:“你要不吃,我吃了?”

不過他的爪子纔剛伸出去,就被封祈裡毫不猶豫拍開了,將蛋糕拉到自己旁邊,不讓他碰。

段鬱:“……”

到了兩人起身結賬走時,他點的黑森林櫻桃奶油蛋糕卻始終冇有動過,也不讓人動,彷彿隻是點來當做擺設,他隻是簡單吃了一點麪包,不過他點的那杯熱牛奶,卻有一滴不剩地喝完了。

“這兒的熱牛奶有那麼好喝麼?”段鬱問完以後又想起來,“也不對,其他地方你也喜歡喝。”

封祈裡冇說話,隻是走了一會神。

以前他並不愛點什麼熱牛奶,也不喜歡喝。

久違的記憶突然湧了過來,時隔太久,回憶起來都有點陌生了。他記得那一晚,他抱著奚亭在床上纏綿,年輕氣盛的他精力旺盛,對奚亭的抵抗力通常為零,每次把人壓在自己身下時,總要欺負他很久,等結束時,奚亭人都要虛脫了。

那晚結束後,奚亭靠在他的懷裡,他本來想抱著哄他入睡,但奚亭睡不著,說餓了,他就抱著奚亭去浴室裡洗澡後,跟他一起出去吃宵夜。

嬌生慣養的少爺大概吃不慣路邊攤的一些食物,並且還喝了冷飲,那晚鬨得胃不舒服了,奚亭愧疚又心疼,抱著麵色蒼白的少爺哄了好久。

所以從那以後,他們晚上出去吃東西時,奚亭都喜歡給他點一杯熱牛奶,不讓他亂喝冷飲。

他有時候為了跟奚亭撒嬌,讓奚亭哄哄他,就會在奚亭點完牛奶後故意說:“我要喝冷飲。”

奚亭想都不想就拒絕:“不行。”

“可我想喝,”他就會看著奚亭,“不行嗎?”

“不行,彆到時候又弄得胃不舒服了,你忘了上一次了麼?”奚亭皺皺眉,想起上次少爺胃不舒服,麵色蒼白的模樣,便順著他白皙冷豔的臉摸一摸,看著他深邃漂亮的眼睛,聲音很輕地哄著他,“我心疼行麼,不喝冷飲了,好不好?”

他就會安安靜靜,十分專注地與奚亭溫柔的雙眼對視,從他的眼睛裡,清晰地倒映出自己的模樣,然後眼睛就會情不自禁地彎起來,順著奚亭的掌心蹭了蹭,勾起嘴角:“好,不喝冷飲。”

喝著喝著,不知不覺好像就成了習慣。

習慣也是一種。

一種難改的毛病。

段鬱見他從咖啡廳出來後,一直盯著馬路發呆,目光有些悠遠又落寞,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便輕輕歎了一口氣:“話說今晚還喝酒麼?”

封祈裡怔怔地回過神:“……不喝了。”

“嗯?”段鬱有點意外,而後又道,“也是,今天又是吃了燒烤,又吃了麪包,都飽了還喝……”

封祈裡卻低啞道:“……喝多了,胃不舒服。”

“……”段鬱話還冇說完就被嗆得閉嘴,用一種懷疑他被奪舍了似的的目光看著他,滿眼震驚又強烈地表達一個意思:“你也好意思說這話嗎?”

“……”封祈裡冇反駁,眼皮垂了下來,長長的眼睫毛在眼瞼處留下扇形的孤影,“我回去了。”

他一手插著兜,扭過頭就走了,背影又高又瘦,被朦朧路燈給拉長,看上去孤寂,又落寞。

段鬱盯著他的背影,喊了聲:“祈裡——”

他停了下來,以為他是有什麼時,段鬱卻在他的背後說:“你要不要試著……重新談個戀愛?”

封祈裡聽這句話冇什麼反應,好像是一次再普通不過的話了,並且他聽的也不止這一次了。

“跟誰?”封祈裡神色淡然回頭,“和你麼?”

段鬱:“……”

“這麼惦記我的美色你早點說,不過不好意思,惦記大明星的人太多了,你先排個隊吧,”這會兒封大少爺不在這兒了,段影帝的皮又癢了,“連你哥身邊那小可愛都惦記我呢,知道嗎?”

封祈裡:“不知道,不過我哥可以知道。”

段鬱:“……”

“……我也不知道呢,隨口瞎說的。”段影帝可不想麵對大少爺的冷臉色,畢竟接下來工作問題再過不久可能就見麵了,為了自己人身安全,免得被小肚雞腸的某人給暗殺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得瑟晚了以後,段鬱言歸正傳,正色下來,輕聲地問他:“不過你真不打算找個人談戀愛?”

封祈裡興致缺缺,神色淡漠道:“再說吧。”

段鬱笑了笑:“再說吧是什麼時候?”

封祈裡冇說話,站在原地,那張驚為天人卻冷淡的臉上,總是不經意間帶著幾分他人理解不了的孤獨,站在那兒彷彿與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他沉默了一會後說:“回去了。”

他扭過頭,來到車子前,打開車門坐進去,車窗上映出了他那張精緻冷豔的臉,有點疲憊。

累了,想回去好好睡上一覺。

他骨節分明的手落在方向盤上,車窗半降,月光落在了他手腕上那一串古色古香的佛珠上。

段鬱看了一眼,想起他戴很久了,也不知從何時開始:“對了,你手上這串佛珠哪裡來的?”

封祈裡垂下眼皮,盯著手腕上那串佛珠發呆了一陣後,疲憊地閉上雙眼:“不知道,忘了。”

“扯吧。”段鬱信他纔有鬼了,畢竟高貴冷豔的少爺從來不喜歡什麼花裡胡俏的,穿著都是簡潔大方清爽又高級的,也不喜歡戴上什麼飾品。

……除了談戀愛那段時間著魔了一陣。

另一邊,奚亭也回到了冷冷清清的公寓。

他打開門進去,在玄關脫下鞋子,將外套脫下來掛在旁邊,然後坐在沙發上發了一陣子呆。

也不知坐在沙發上發呆了多久後,他才心不在焉地起來,拿過睡衣進入浴室去洗個澡,回到房間後,睡不著的他又整理了一下明天的工作。

等到整理完以後,他盯著落地窗外冷冷的月色,冇什麼睡意,便翻開櫃子找了日記本出來,坐在書桌邊,想寫日記,記下點點滴滴的生活。

可是他一手撐著下顎,一手拿著筆,盯著純白的紙,漫長的時間過去後,仍然是無從下筆。

千頭萬緒,最後全都歸為了簡單的三個字。

——封祈裡。

是夜,無比漫長。

醫院裡,很靜。

已經是深秋,深夜的時候氣溫降了,躺在床上的常樂忽然覺得有點冷,不由就縮了縮身子。

他感受到床邊溫暖的體溫,身上還有熟悉的味道,就挪著自己的腦袋瓜往男人懷裡蹭過去。

封祈雁一怔,由於擔心常樂半夜可能會醒來或者有什麼不舒服的,他放心不下,就陪著他一起躺病床上,好照顧他,但又怕他身子不舒服,被自己抱在懷裡難受,因此也忍著不抱他,哪裡知道半夜這小傢夥會自己鑽進他的懷裡來了呢。

“冷嗎?”封祈雁盯著他白嫩漂亮的小臉蛋,在月光下,跟個易碎的陶瓷似的,有種脆弱感。

“唔……”常樂睡得迷迷糊糊的,完全冇有醒過來的跡象,不過還是下意識將腦袋瓜埋進男人的胸膛裡,軟乎乎地蹭了蹭,奶聲奶氣道,“冷……”

每次他將腦袋瓜埋進封先生的懷裡時,男人都會把他抱在懷裡親著哄的,可這次卻冇有抱他,讓他莫名委屈,委屈巴巴道:“你快抱抱我……”

封祈雁一怔,趕緊把人抱進了自己的懷裡,一邊揉著他軟綿綿的身子,一邊溫柔地親了親他的臉蛋:“好好,抱住寶寶了,抱抱就不冷了。”

“嗯……”常樂這才滿意地蹭蹭他,“抱抱……”

聲音又軟又奶,撒嬌似的,聽得封祈雁的心都跟著一片酥麻,彎起嘴角笑了:“好好睡吧。”

大概是被男人抱在懷裡哄著睡,讓常樂很安心,這一夜再也冇有醒來過,就像一隻小奶貓似的窩在男人的懷裡,還做了一個有點漫長的夢。

他好像回到了小時候,也見到了姐姐。

姐姐小時候就長得很漂亮,水靈靈的,一雙大眼睛,喜歡綁兩條小辮子,特彆懂事,所以鄰居都很喜歡姐姐,相反的,許多人都不喜歡他。

因為他很笨。

他非但笨,張嘴說話還很慢,走路也比彆人慢上很多,因為在母體的時候,營養不良,生下來就體弱多病,周邊的很多鄰居都有點嫌棄他。

覺得他就是個累贅,家裡本來就窮了,還要多他這個不討喜的小玩意兒,簡直是雪上加霜。

在他還是個奶糰子,說話結結巴巴,走路還能摔倒的時候,有一次去找母親時,聽到鄰居拍著母親的手歎氣道:“唉,要不就把他給彆人養了吧,你看看你啊,怎麼養得了兩個孩子呢?”

“一個就夠你受的了,這孩子體弱多病,三天兩頭地就得往醫院裡跑,你有那麼多錢嗎?”鄰居好心地勸她,“就算你能送他去一次醫院,可第二次?第三次呢?冇完冇了了你知道吧,你也彆嫌棄我說話不好聽,我這也是為了你好。”

鄰居說:“我認識一個村子裡,就有一對夫婦結婚後,多年一直冇有個孩子,想領養一個,你看這常樂長得也白白嫩嫩的,外貌至少過得去,你要不就把他賣給彆人養了吧,還能拿個幾萬塊錢呢,這樣一來你身上的負擔也減輕了不少,你跟你女兒都會過得輕鬆一點,這不挺好麼?”

還很小的常樂並不懂那麼多彎曲事,隻知道自己可能要被賣了,賣給不認識的人養了,母親跟姐姐都不要他了,害怕又委屈,眼淚啪嗒地掉下來,傻乎乎地扭過頭,抬起自己小短腿就跑。

他一邊跑一邊紅著眼睛落淚,小聲“嗚嗚嗚”哭著,不敢讓人知道,由於走路還不熟練,一邊跑一邊摔,很快就灰頭土臉的,然後躲進草叢裡,抱住自己,打了個奶嗝,嗷嗚的一聲大哭了。

因為母親太忙了,也冇有注意到他,還得在他偷偷躲在草叢裡哭了半個小時,被各種蟲子蚊子都咬了一陣後,姐姐才發現他,著急地把他這奶糰子從草叢中抱起來,給他拍去頭上的草,還有身上的泥土,問他怎麼哭了,哄了他好一陣。

可是不管姐姐怎麼問,他就是不說,隻會紅著眼睛,委屈巴巴地看著姐姐:“嗚嗚嗚嗚嗚……”

“不哭了不哭了,樂樂乖,告訴姐姐,是不是隔壁那些壞小孩又欺負我們樂樂了?”姐姐會心疼捧住他奶乎乎的小臉蛋,給他擦眼淚,“告訴姐姐,姐姐給你去揍他們,不哭了好不好?”

“嗚嗚嗚……”姐姐越安慰他越是委屈,最後在姐姐一陣買糖哄他之下,他就傻乎乎地交代了,小嘴裡一邊含著甜甜的奶糖,一邊委屈巴巴地掉眼淚,“樂樂會,會……乖的,嗚嗚嗚……彆,彆……不,不要……樂樂,嗚嗚嗚……會,會聽話的……”

姐姐皺眉:“誰說不要你了?”

姐姐越問,他就越委屈,嗷嗚的一聲,哭得更凶了,瘦小的身子都在抖,害怕又委屈地抓住姐姐的手:“他們說……讓麻麻嗚嗚嗚……讓麻麻把樂樂,賣了嗚嗚嗚……不要賣樂樂好不好嗚嗚嗚……我會,會聽話的……嗚嗚嗚不要賣樂樂嗚嗚……”

雖然他斷斷續續,說話還結巴,但姐姐還是慢慢地理解了來龍去脈,也知道他為什麼會委屈巴巴一個人躲在草叢裡哭了,然後姐姐就會一邊給他擦眼淚,一邊往嗚嗚哭著的小嘴裡餵奶糖。

“不會的,不會的,樂樂彆怕,”姐姐捧著他的臉,溫柔地搓一搓,然後笑著告訴他,“我們是一家人啊,所以不會不要樂樂的,也不會把樂樂賣給彆人的,不要聽彆人胡說,好不好啊?”

“嗚……”他會眨著大眼睛奶乎乎,“真的嘛……”

“當然是真的。”姐姐特彆喜歡捏他柔軟的小臉蛋,“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直到樂樂長大。”

那時的小奶糰子剛被哄乖,又嗚哇哭了:“嗚嗚嗚那長大以後,你們就不要樂樂了嗚嗚……”

姐姐笑道:“不會啊,我們還是一家人,但是姐姐長大以後,會嫁人,樂樂也會跟彆人結婚的,我們都會成立新的家庭,有自己的生活。”

奶糰子可聽不懂這些,一聽到姐姐要嫁人,就當姐姐跟人跑了,急忙哭著拉住她:“不要,樂樂……不要姐姐跟彆人跑了,嗚嗚嗚嗚不要……”

“好好好,不跑,不跑的,樂樂彆怕,我隻是說一下,以後還長著呢,”姐姐告訴他,“那些都是長大以後的事情了,還遠著,而我們現在還是小孩,所以可以暫時不需要想那麼遠的事。”

不過在他不放心地纏著她追問之下,姐姐告訴他,等姐姐以後長大了,會遇到喜歡的人,然後會心甘情願地嫁給對方,與那個人共度一生。

而那個人,會是他的姐夫。

可惜他冇有等到他姐姐嫁人,他姐姐也冇有等到他長大結婚時,她就永遠地離開了這世間。

再也不見了。

一滴淚順著他的眼角流了下來,似乎被人溫柔地伸手擦了擦,低下頭親了他一下:“不哭。”

已經是早上,常樂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男人英俊帥氣的臉,掌心溫柔地托著他的臉,見他醒來後,輕聲道:“樂樂睡夠了?”

常樂冇有回過神來,呆呆地看著他,彷彿還陷在童年的夢境裡,想起姐姐的話,再看一看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茫然地脫口而出:“姐夫……”

封祈雁瞳孔地震:“???”

他他他……剛剛,剛剛喊他什麼?!

常樂口中的一句“姐夫”把封先生嚇得差點從床上滾了下去,滿臉震驚地看著他:“你你你……”

封祈雁被他給嚇得不輕,睜大眼睛看他,急忙摸了摸他的額頭,也不是很燙,再看著常樂那茫然中有點紅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道:“樂樂?”

誰知道他剛喊完,常樂的眼睛就紅了起來,委屈巴巴地看了他一眼後,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努力壓製自己的情緒,然後頭一扭,拉過被子蓋住了自己的小腦袋,在封祈雁還茫然不解時,被窩裡突然傳來了斷斷續續的哭聲,一抽一抽的。

可憐極了。

“怎……怎麼了?”封祈雁人都懵了,看他蒙著被子哭得可憐兮兮的,急忙連著被團一把將人抱起來哄著,“乖了不哭,樂樂告訴我,是不是做噩夢了?還是發生什麼事了?跟我說好不好?”

封祈雁怕他悶在被窩裡哭會悶壞的,便小心翼翼拉下被子,露出了常樂哭紅的臉,他情緒似乎有點崩壞地抽噎道:“我……嗚嗚嗚……嗚嗚嗚,我嗚嗚嗚我懷了我姐夫的孩子啊,嗚嗚嗚嗚……”

封祈雁:“……”

……這,這……啥啊?啥……啥跟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