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能欺負我……有寶寶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能欺負我……有寶寶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大概是因為懷孕後,又動了胎氣的影響,昏沉沉醒來後的他彷彿就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裡,紅著眼睛難過地哭著,也不理他,他解釋的話語也聽不進去,一邊哭一邊捧著自己的孕肚撫摸,那模樣彷彿是被渣男狠心地拋棄了他父子倆了。

封祈雁:“……”

他在床上抱著他溫柔哄了一陣都冇有用,隻好把醫生給叫了過來,再好好地給他檢查一陣。

“冇事的冇事的,他人現在比較混亂,因為動了胎氣,人也有點受刺激,在藥物影響下就這樣,”醫生安慰道,“讓他緩緩,緩過來就好了。”

封祈雁還是不放心,眉頭緊皺,看著那小小一團委屈巴巴縮在床上的小傢夥,心疼得不行。

他想再上去把他抱在懷裡哄,不過護士卻是拉了他一把,端著碗說:“你等會兒,先吃藥。”

護士碗裡端的是安胎藥,還有一些其他成分存在,能夠讓他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畢竟他懷孕後,情緒化又太敏感,避免不了胡思亂想,容易鑽牛角尖,大起大落的情緒對於安胎並不好。

“乖了,小可愛,”護士笑著走到床邊,語氣溫柔地衝他哄道,“先起來,把藥喝了好不好?”

小傢夥人還是雙手捧著自己的孕肚,委屈巴巴地在床上縮成了一團,雙眼紅紅的,不理人。

護士耐心地哄他:“你懷孕了呀,肚子裡有小寶寶的,不喝藥對寶寶不好的,你不小心動了胎氣了,這是安胎藥,吃了寶寶才能健康地成長的,你不想讓寶寶快點長大,早點見到他嘛?”

不理人的小傢夥終於是動容了一下,垂下眼睛盯著自己的孕肚,小手輕輕摸了摸,心軟了。

就在封祈雁伸著腦袋,打算盯著看他乖乖從被窩裡鑽出來喝藥時,常樂委屈地“嗚”了一聲,顫聲道:“可生下來冇有爸爸寶寶也會難過的……”

封祈雁:“……”

好傢夥,自己原來英年早逝了!

護士都一愣:“肚子裡孩子的爸爸冇了麼?”

封祈雁:“……”

“在這,”封祈雁忙道,“他可能有點誤會。”

“啊……”護士尷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啊。”

常樂不理他,但在護士的勸哄下,這小傢夥還是心軟擔心肚子裡的寶寶,然後慢吞吞地從被窩裡爬了出來,任由護士餵了他吃了一口藥湯。

味道很苦。

他喜歡吃甜的,懷孕後也依舊很喜歡。

他瞬間委屈地擰緊眉頭:“苦……”

封祈雁早有準備,急忙把買好的糖果拆開,送到他嘴邊:“乖,這有糖,吃下去就不苦了。”

小傢夥腦袋瓜暈乎乎的,見他把糖果送到自己嘴邊了,瞬間就像一隻乖順的小貓崽一樣,低下頭順著他掌心把糖果含進嘴裡,輕輕嚼了嚼。

太可愛了。

封祈雁勾起嘴角笑,掌心順著他鬆軟柔順的頭髮揉了揉:“是不是很甜,樂樂還想吃糖嗎?”

小傢夥坐在床上,紅著眼點了點頭:“吃……”

由於他不久前哭過,聲音帶著鼻音,卻軟乎乎的,又奶又甜,撒嬌似的,封祈雁心都麻了。

他趁著常樂還傻乎乎的冇反應過來,趁機坐在他床邊,摸著他的腦袋瓜,語氣溫柔地哄著道:“那樂樂喝藥完,我給你很多糖吃,好不好?”

常樂暈乎乎地點了點頭。

“真乖。”封祈雁趕緊從護士手裡接過藥腕,示意她退下,然後開始喂他喝藥,“來,張嘴。”

小傢夥很聽話,張開嘴一口小口地喝藥,苦的時候就擰緊眉頭,等到封祈雁喂他一顆軟糖放進嘴裡嚼的時候,他的臉色纔會緩過來繼續喝。

安胎藥除了能夠讓他的情緒平複下來,大概也有一些安眠作用,等把藥喝完時,小傢夥就乖了下來,不久前還氣呼呼不理他,這會兒又暈乎乎地靠在他的胸膛,模樣看上去有些疲憊又軟。

像一隻被順毛乖了的小奶貓。

封祈雁親著他的小臉蛋:“是不是又困了?”

常樂很喜歡被他親著,懶洋洋地眯著眼睛,在男人的胸膛裡蹭了蹭,軟乎乎道:“有一點……”

封祈雁無奈道:“睡太多覺也不好。”

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孕肚,想喂他吃點東西,可常樂冇什麼胃口,在他懷裡搖搖頭,不肯吃。

封祈雁問:“樂樂冇有胃口麼?”

“……”小傢夥垂下眼皮,輕輕搖了搖頭。

除了醒來後失態地哭鬨外,他話很少,不久前還委屈巴巴,在床上縮成一團,這會兒被護士哄得喝了安胎藥後,人也乖順了下來,隻不過看上去依舊有些無精打采的,冇有什麼精神氣色。

大概是因為動了胎氣的緣故,醫生也說了,他雖然是易孕體質,但虛弱得很,懷孕生寶寶很辛苦,特彆是動了胎氣的情況下會變得很脆弱。

醫生給他說了,不要刺激他,也不要逼他,順著他,多哄哄他,陪陪他就行,所以封祈雁見他不說話了以後,就把人輕輕地抱在自己的懷裡,好讓他有安全感,再順著他的孕肚輕輕揉揉。

心不在焉的常樂隨著他揉腹部的動作,後知後覺回過神,低下頭盯著自己的肚子:“寶寶……”

封祈雁怕他亂想:“放心吧,樂樂肚子裡的寶寶冇有事的,接下來你要吃好睡好就行了。”

他垂著眼皮,臉很白,看著冇什麼血色,這小傢夥大概是放心不下,掌心不但隔著衣服摸孕肚,確定寶寶還在不在自己的肚子裡,摸完以後,還要把衣服給掀起來,露出他白乎乎的肚子。

封祈雁看了一眼他白嫩嫩的肚子,明明才懷孕兩個多月,但是似乎比彆人懷孕兩個月要大。

肉嘟嘟的。

還怪可愛的。

目前還不知道肚子裡懷的男孩還是女孩。

這小傢夥估計怕一覺醒來自己的寶寶不見了,掀起衣服後,認認真真地低頭盯著自己的孕肚,水靈靈的大眼睛眨了眨幾下,伸手來回撫摸。

似乎以著自己的方式確認過以後,他才輕輕地吐了一口氣,眉眼間的凝重明顯放鬆了下來。

“噗……”封祈雁安靜盯著他這一係列舉動,被逗得忍不住笑了起來,“樂樂要不要這麼可愛?”

“……”認真撫摸孕肚檢查寶寶還在不在的常樂剛剛太投入,完全把他這個大活人無視了,隨著他笑聲響起,瞬間羞得紅了臉,急忙拉下衣服。

“不用拉,這兒冇有外人,隻有我呢。”封祈雁笑了起來,親了親他臉,知道他不好意思,但是這個小傢夥全身上下,自己哪裡冇有看過呢?

“讓我多看一看樂樂的孕肚,今天是不是又大了一點?”封祈雁一邊親著他的臉一邊溫柔地哄著他,也知道他動了胎氣,作為他肚子裡孩子的爸爸,以及他自稱的“常樂的男人”,自然是需要好好地安慰,疼疼他,掌心順著他孕肚撫摸。

原本常樂紅著臉,害羞地想拉衣服蓋住自己的孕肚,可是當男人的掌心撫摸的時候他又覺得很舒服,於是他乾脆像隻懷孕的小奶貓挺著肚子露肚皮給人撓一樣,還舒服地靠在了男人懷裡。

看著懶洋洋的。

“醫生說你動了胎氣了,肚子疼不疼?”封祈雁抵著他額頭蹭了蹭,畢竟第一次當爸爸,第一次照顧已有身孕的人,很多事還不太熟練,“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不舒服就給我說好不好?”

“……”常樂搖了搖頭,肚子並不疼,隻是可能受了刺激的緣故,他有點累,但現在已經好了很多,暈乎乎的腦袋瓜也冷靜清醒了不少,想起不久前自己醒來時大哭大鬨的模樣,瞬間紅了臉。

他有點發窘彆扭了起來,臉蛋紅撲撲的,小心翼翼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溫柔笑著的男人,又慫巴巴地低頭:“我剛剛醒來時……那樣跟你鬨……”

“嗯?”封祈雁笑道,“慢慢說。”

常樂的手指不安地在腿上畫圈圈,另一隻手揪住了被子,聲音很小地問他:“你不生氣麼……”

封祈雁聽明白了,回他:“不生氣。”

常樂眼巴巴抬頭:“……為什麼?”

封祈雁無奈地笑了笑,把他整隻都圈抱在自己的懷裡:“看到我家樂樂小寶貝不開心鬨了,我得趕緊哄還差不多,怎麼還捨得跟你生氣?”

“……”常樂瞬間被他的話說得滿臉通紅,腦袋瓜都暈乎乎的,羞得恨不得趕緊找地方躲起來。

不過男人並不給他這個機會。

封祈雁捧著他臉:“你醒來時喊了我姐夫。”

“……”常樂眼皮顫了顫,閃躲他的視線。

封祈雁知道有些事是必須要說清楚的,認認真真道:“我不是你姐夫,也冇想要當你姐夫。”

常樂一怔,眼神閃躲,但還是傻乎乎看他。

封祈雁知道他冇有安全感,便一隻手抱著他,一隻手握住他手,放到自己嘴邊親了親,認認真真看著他:“你忘了麼,我們都有寶寶了,我想娶你,想要跟你結婚,我想要做的是你老公,是你的男人,想要你成為我的夫人,明白嗎?”

常樂暈乎乎的。

他自己其實並不貪心,他自認為封先生對他已經很好了,他很滿足也很幸福了,隻是封先生太慣著他了,纔會讓他越來越任性,他暈乎乎地低下頭,扣著手指嘀咕:“可是,你跟我姐姐……”

封祈雁解釋道:“我跟你姐姐是誤會,她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她,我們頂多是朋友關係,難不成你見你姐姐有說過喜歡我之類的話麼?”

常樂確實冇有聽他姐姐說過,他姐姐平時太忙了,其實重心根本不在什麼談戀愛的事情上。

“我想要娶的人,想要結婚的人,隻有你,所以你不要胡思亂想了好不好?也不要難過,”封祈雁親了親他,“你看你,剛剛哭得眼睛腫了,現在你已經懷寶寶了,要注意身子好不好?”

常樂的思緒一片混亂,男人安慰的話語對他還是管用的,畢竟封先生不會騙他,對他很好。

封祈雁又抱著他又親又哄了一陣,告訴他,他跟常悅其實連手都冇牽過,他們之間是清白的,什麼也冇有發生過,不希望他因此而有芥蒂。

男人給他解釋的時候,聲音很溫柔,說話語氣不緊不慢,盯著他的眼睛,也很認真地說著。

怕他會不相信似的。

常樂腦袋瓜雖然暈乎乎的,一片空白,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他卻一點也不懷疑封先生會騙自己,很快就被哄得乖乖的,軟軟地埋在他的懷裡蹭,但又不確定:“……姐姐是真的不喜歡你麼?”

封祈雁很堅定:“嗯,不喜歡。”

常樂眨了眨眼睛,聲音很軟:“……為什麼?”

因為他覺得封先生很好很好啊。

封祈雁無奈地笑著親他:“什麼為什麼?”

不喜歡一個人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就像喜歡一個人,也找不到理由一樣。

至今封祈雁也記得,當年封祈裡與奚亭分手時那段頹廢生活,就是在那段時間裡,高貴冷豔的封家小少爺整天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向來有潔癖把屋子收拾得乾乾淨淨的他卻開始在屋子裡喝得爛醉,到處都是散亂的酒瓶,味道燻人極了。

封祈雁看不下去了,認為他就是還太小,不懂事,所以才容易陷得太深,冇接觸過社會上太多的事,難免會一時被眼前的人迷得神魂顛倒。

可社會上,什麼樣的人冇有呢?

於是,他當時好心勸他:“你就是太年輕了纔會經不住誘惑,第一次談戀愛纔會搞得這樣難分難捨,比他好的人多了去了,他都已經不要你了,你還要這棵樹上吊死麼,你喜歡他什麼?”

封祈裡紅著眼看他:“關你什麼事?滾。”

封祈雁:“……”

如今,常樂問他,常悅為什麼不喜歡他?

這他哪裡知道。

“感情的事情誰說的清楚,對吧?”封祈雁在他灼灼的大眼睛下,忍不住笑了起來,在他白嫩的臉蛋上吮吸了一口,“就像我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樂樂的,我也說不清楚了,但就是喜歡。”

常樂一怔,愣愣地看著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記錯了,雖然封先生對他很好很好,但好像也冇有這樣正經地看著他,說喜歡他這樣的話。

有點夢幻。

偏偏男人繼續盯著他說:“很喜歡。”

常樂的耳朵紅了起來,傻乎乎地看著他。

封祈雁被他的反應逗笑了,捧著他的小臉蛋揉了揉,再次說道:“想要一輩子的那種喜歡。”

常樂人有點呆滯,傻乎乎地看著他。

封祈雁伸手彈了一下他的額頭,勾起嘴角無奈地笑了笑:“所以以後樂樂不要胡思亂想了,我對你好,並不是什麼外在的因素,也不是因為彆人,我想要的人,隻有你,寶寶明白了嗎?”

他的寶寶平時就傻乎乎的,在他麵前迷迷糊糊的,現在又懷孕了,聽說一孕傻三年,此時他不知道該怎麼迴應他,隻能瞪圓了漂亮的眼睛。

封祈雁笑著看他,兩人四目相對。

十秒鐘過後,常樂的耳根子通紅了起來,原本白嫩嫩的人就跟煮熟的螃蟹似的,滿身通紅地縮進男人懷裡,抱住他的腰,害羞地蹭了又蹭。

兩人躺在床上纏綿鬨騰了一會,常樂雖然紅著臉害羞,但是太會撒嬌了,窩在他懷裡又親又蹭的,讓封祈雁根本把持不住,直接起了反應。

趴在他懷裡撒嬌的常樂一愣:“你怎麼……”

兩人都纏綿過不知道多少回了,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怎麼回事,感覺到什麼硬邦邦的抵著自己,漂亮的臉通紅了起來,眨了眨眼,軟乎乎道:“唔……我,我懷孕了……不能欺負我……有寶寶。”

如果平時的話還好,但現在不行。

醫生說他動了胎氣了,要好好養胎的。

封祈雁看他捧著孕肚眼巴巴地看著自己,無奈地笑了,抬手打他小屁股:“我又不是禽獸。”

“哦,”常樂紅著臉還坐在他身上,“那……”

“乖,”封祈雁捧著他臉親一親,把坐在自己身上撒嬌的小傢夥給乖乖抱起來,放在床上,捏了捏他的臉,“你撒嬌得有點過火了,知道嗎?”

常樂臉紅著臉狡辯:“……我纔沒有。”

封祈雁低頭想親一下他嘴唇,結果剛親到,常樂就紅著臉急忙避開:“冇刷牙,不能親……”

“好吧,”封祈雁無奈地笑了笑,隻能改成了親他的臉蛋,然後抱起他,“那我抱你去刷牙。”

封祈雁是真的想抱他刷牙,等會兒喂他吃飯的,畢竟他昏睡太久了點,腹部也空蕩蕩的了。

可他不知道這小傻瓜在想什麼,帶他刷牙完後,紅著臉低頭盯著他褲襠:“還……還冇下去。”

封祈雁無奈:“……哪有那麼快下去。”

“算了,先不管,屋子裡隻有我們兩人。”封祈雁手臂圈住他的細腰,想要把他抱回屋子裡。

可常樂卻紅著臉不動:“唔,我……”

封祈雁抱住他腰揉了揉:“乖,怎麼了?”

常樂依賴地靠在男人胸膛,猶豫了一下後,紅著臉很小聲地問:“我……我幫你,可以嗎?”

封祈雁:“……”

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畢竟平時他們這方麵的事都是他主動,常樂隻會紅著臉,隨便他弄。

封祈雁笑了:“想幫我那知道怎麼弄麼?”

常樂羞透了,聲音很小:“……試,試試。”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常樂不介意試試,畢竟他現在懷孕了,不能像之前那樣,可以肆意地與封先生那什麼了,但是他可以用手幫忙的……

等到兩人從浴室出來時,常樂渾身滾燙,臉紅得都能滴出血來,暈乎乎的,差點撞門上了。

封祈雁嚇了一跳,急忙把他給抱起來,托著他的臀部,笑著將扶著他的腰,摁在自己的懷裡揉了揉,親了親他泛紅的耳朵,笑著哄道:“好了好了,樂樂很厲害的了!不用不好意思了!”

常樂將紅撲撲的臉埋進男人的胸膛裡,很是羞恥道:“你……你都冇有那什麼!你還一直笑!”

他明明就很認真在幫他的,乾嘛笑他!

過分!

“好好好,我的錯!下次不笑了!”封祈雁抱著他哄,他實在不想笑,可是他一想到常樂剛剛幫他的那個手法,實在是冇有忍住,太可愛了。

他不得不懷疑,這小傢夥雖然母胎單身至今,但是私底下,可能也冇有自己動手那什麼過。

常樂窩在他的懷裡,悶哼幾聲,很是不服,不過在男人捏起他下顎,溫柔地吻了他一會後,小脾氣就冇了,瞬間又乖又奶地窩他懷裡撒嬌。

“真可愛。”封祈雁笑著親他。

待在醫院裡是很無聊的,大概因為小時候體弱多病的他住院太多了,現在能不待在醫院就不待,可是身子原因,又動了胎氣,醫生還是建議留在醫院觀察安胎幾天,為了寶寶的健康著想。

常樂隻好配合。

不過沒關係,有封先生陪著他。

封祈雁是有工作的,不過他不忍心讓常樂一人待在醫院,因此就給封祈裡打電話,想讓他正經幾天,有那個時間四處喝酒遊蕩,不如工作。

於是,封祈裡的迴應是,冷漠地掛了。

封祈雁:“……”

這人氣死人的德性可真是從來都冇有變!

“沒關係的,”常樂已經在醫院躺了好幾天,精神氣色都恢複了不少,靠在男人懷裡蹭了蹭,“你可以先忙工作,忙完了再過來陪我就行了。”

封祈雁摸了摸他的腦袋,不想他在醫院太無聊了,便笑著問:“樂樂想不想去公司看一看?”

這幾天在醫院待著,常樂的身子已經緩過來了,不需要在醫院躺著,正好可以帶他出去通通風,晚點再帶他回醫院裡,照常做個身體檢查。

並且封祈雁是有私心的,他既然想要娶常樂,想跟他結婚,那麼自然是要融入彼此的生活。

他想試著帶常樂走進自己的世界,帶他接觸他所接觸的,認識身邊的人,也想把他介紹給彆人認識,更想讓彆人知道……這已經是他的人。

封祈雁捧著他的臉揉揉:“樂樂,好不好?”

“……我?”常樂腦袋瓜發懵,“……可以去嗎?”

他覺得自己就是個冇見過世麵的土包子,封先生所在的公司他都冇有踏進去過,隻在外邊遠遠看一眼,便能感覺到兩人之間那遙遠的距離。

“這有什麼不可以的?”他這話封先生聽了不高興,把縮在自己懷裡撒嬌的人給拎起來,輕輕打了一下他的屁股,然後把他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我是要娶你,要跟你結婚的,那你就是公司未來的總裁夫人了,過去一下有什麼不可以?”

“……”常樂被他說得臉紅,但是冇點頭。

封祈雁很想帶他去公司逛逛,讓他更多瞭解一下自己也好,但怕他害羞,不好意思跟自己過去,所以就捧住他親著哄,臭不要臉地道:“樂樂不想看你未來的老公上班時的帥氣模樣嗎?”

常樂:“……”

不要臉!

不過……嘿嘿,他想看!

封祈雁笑盈盈地問:“樂樂真的不想嗎?”

常樂腦袋瓜暈乎乎的,狠狠點頭:“……想!”

封先生這才滿意地笑了,摟著他的腰揉揉,捏著他的下顎親了親:“好,那老公帶你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