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陪我回家,見我父母(這章有點長)

-

[]

常樂畢竟是第一次來公司裡,對什麼都很好奇,即便在家裡已經吃慣了山珍海味,並且懷孕這段時間,封先生嫌他太瘦了,也是給他買了各種各樣的補品,就算常樂不識貨也知道很貴的。

但還是避免不了他來到餐廳後,看到各式各樣的食物時,雙眼亮晶晶的,覺得特彆的神奇。

並且這些還是免費的,常樂扭頭問:“你們員工,吃得這麼豐盛,不怕把公司吃垮了麼?”

“……”封祈雁不禁笑了,“就這點夥食費還能把我們封氏集團吃垮,你腦袋瓜都在想什麼?”

“……也對哦。”常樂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覺得不能拿自己窮人思想去衡量這些有錢人,彆看他們員工吃的這麼豐盛,可是在這樣的公司裡,聚集各路精英,一天又能給公司掙多少利潤?

貧窮限製了他的想象力。

封祈雁在他後背揉了揉:“孕期間忌口比較多,彆看食物這麼多,很多也是你不能吃的。”

“哦……”常樂有點遺憾,然後跟封先生說,“我以前打零工的時候也有包吃的,但是食物味道都不好吃,大鍋菜,油很多,但是肉特彆少!”

說起來常樂以前為了錢也會悄悄去打工,但是都瞞著封先生,因為某人知道了會不高興的。

某人一不高興,就會冷著一張臉,從工作的地方拎小雞似的揪住他丟回車子裡,然後常樂就會識時務者為俊傑道:“我錯了,下次不敢了。”

然而下次還敢。

封先生有時候氣急了,又拿他冇辦法,隻能摁住他,抬手往他的屁股上就是“啪”的一巴掌。

這個時候,常樂都會又羞又慫得不行,滿臉通紅又結結巴巴道:“乾……乾嘛打我……屁股!”

男人會冷著臉道:“不然打哪裡?”

“……”常樂就會慫巴巴的,紅著臉不說話。

“現在這兒肉很多,足夠你吃了。”封祈雁笑了笑,拿過托盤幫忙打菜,專門挑選了常樂喜歡吃的,不過這傢夥懷孕後嘴饞,大魚大肉吃慣了,有時候也想嚐嚐鮮,吃一點辛辣刺激的食物。

但是他也知道封先生不會同意,所以他也冇有說,隻能用自己渴望的眼神看一看想要吃的食物,再扭過頭,眼巴巴地看著封先生,咽口水。

封祈雁:“……”

“乖,撒嬌也冇用,不能吃。”男人笑起來,摸了摸他腦袋瓜,“等生完寶寶了,隨便你吃。”

常樂悶哼:“等生完寶寶了,你肯定會說這對身子不好,吃了怎樣怎樣,少吃一點為好。”

封祈雁:“……”

很好,他家樂樂不好糊弄了。

不過常樂雖然嘴上抱怨幾句,但還是很乖很聽話,知道封先生是為了他好,被哄幾句,精緻漂亮的小臉又會露出開心的笑容,伸手幫封先生端過托盤:“我來端就行了,你也打你吃的吧。”

“嗯,好,”男人笑道,“小心點。”

常樂開心地應了一聲,等到封先生也打好了後,兩人並肩而行找了個無人打擾的地方坐下。

他們是餐廳裡所有人注目的存在,一舉一動都引得餐廳裡的人揣摩,可是他們眼裡,卻好像隻有彼此的存在,完全沉浸在了甜蜜的氛圍裡。

“媽的,甜死我算了……”有年輕的姑娘羨慕地小聲八卦道,“封總談戀愛後,也會這麼甜嗎?”

“可不麼,”有人道,“你看看封總那眼神,全是笑意,還那麼溫柔,啊啊啊……羨慕死我了!”

“彆看這種平時冷淡看起來高不可攀的男人不好追,還以為不食人間煙火呢,”有姑娘羨慕道,“可等真追到手了,或者他遇到了喜歡的人了,那可真是心裡,眼裡……滿滿的全都是你!”

有人感歎:“當初二少爺不也是這樣?”

“二少爺?”圍桌一塊吃飯的一個二十幾歲的姑娘抬起頭,歎口氣道,“啊,可惜了……當初多麼般配啊,我跟你講,我當時跟他們同一個大學,都不知道嗑了多少他倆的糖,我還是他們cp粉呢,他們還冇有在一起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們有基情,我貼吧還寫過他跟奚亭的文哈哈哈哈!”

“厲害啊姐妹!”有人震驚過後羨慕道,“那他們最後還真的在一起了!你cp粉不得樂死了!”

“對啊,”對方想起來還是忍不住大笑,“哈哈哈當初我跟我宿舍的姐妹還一起放了鞭炮呢!”

可這位與封祈裡跟奚亭同一個學校的cp粉並能得瑟笑太久,笑容就收斂了,含了一口飯後愁著臉歎氣道:“可惜,我嗑的cp最後be了,唉。”

“唉,”在場的姐妹也有嗑的cp最後be的,很是理解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姐妹,我懂你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都替他們意難平呢。”那姑娘歎氣道,“起初我還覺得分分合合,也正常的,可能暫時不愉快了,才提出分手,畢竟一段感情中怎麼少得了一些坎坷呢?互相磨合就行了,誰知道好傢夥,他們一分就是老死不相往來!我日!兜兜轉轉這他媽都快過去四年了啊!”

“唉,感情的事情也是勉強不了的,這麼多年了,看開點吧,”其他同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估計他們都已經看開了,也許都進入新的感情了,他們這一對be了還可以嗑下一對呢!”

原本她們隻是安慰一下這位嗑裡亭be了的姐妹,結果大概是她們聊得太嗨了,有人興奮地插一句話:“彆說,我連段鬱跟封總的cp都嗑過!”

幾位女同事瞬間:“……”

眾人瞳孔地震:“啥???”

這位勇氣興奮道:“頂流巨星與年輕有為大總裁啊!難道不好嗑嘛!哈哈哈哈哈從起初的互相不對眼,到後麵……哈哈哈哈哈你們懂嗎?!”

眾人:“……”

我們不懂!也不敢懂啊!

空氣沉默了下來,她們齊齊都看向了嗑封祈雁跟段鬱的姐妹,滿臉震驚:“姐妹!big膽啊!”

“哈哈哈哈哈還好還好,悄悄嗑就行,”那位女同事笑得一覺羞澀,“不要被封總知道就行!”

不然,會被暗鯊!

不過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像這位勇氣一樣敢嗑段鬱跟封祈雁,因此她們笑談幾句過後,就跳過了,而那位嗑裡亭的姑娘還在一臉悲傷地歎氣。

有人笑道:“好啦彆難過了,少爺今天還來公司呢,人依舊那麼高貴冷豔,彆說,還挺有點難以想象那樣孤僻冷豔的人談戀愛是怎樣的。”

“是甜的!”cp粉姐妹立即大聲說,“不過少爺他來公司了嗎?我怎麼冇看到,錯過了,唉!”

“作為他倆的cp粉,我跟你們講,彆看封祈裡高貴冷豔,談戀愛時,你們不知道他在奚亭麵前有多奶有甜!”那位姑娘時隔幾年,再次談起自己嗑過的cp還是很激動,拍著身邊的人給她們說道,“我們少爺還會唱歌呢!唱情歌啊啊啊!”

幾位同事一想到少爺那張高貴冷豔的臉,彷彿與“唱情歌”這三個字格格不入:“……真假的?”

“保真!我都還記得唱了什麼!印象深刻!”妹紙激動地說,“少爺當時唱的是《我們倆》!”

“這首歌有點耳熟?”有人說,“好像聽過。”

“我給你們唱幾句少爺唱的!”妹紙清了清嗓音,回憶了一下後,醞釀了一下唱起來,“喝醉了小河邊唱著歌,永遠愛你是我說過,冇有

冇有

再冇誰能擁有,像你

像我

哭和笑都懂得——”

“咳咳!推薦你們去聽一下《我們倆》代入一下少爺的心境,超甜!另外跟你們說一下,少爺當初是抱著吉他坐在草地上一邊彈一邊唱給奚亭聽的!啊啊啊啊啊啊嗑死我了!要不是看到那一幕,我不至於這麼多年還那麼真情實感嗑!”

“你們要是親眼看到了,就會知道那一幕多麼美好!少爺看向奚亭的眼神有多麼溫柔了!”

嗑cp的姐妹彷彿推銷似的,興奮地給大家推推自己嗑的cp,眾人隻能笑著聽她說,同時也有不解風情的同事歎了口氣:“就算曾經再甜再真又能說明什麼呢?最後他們兩人還是分了啊。”

那位興奮中的姐妹:“……”

話題終結。

她氣得瞪了對方一眼:“你會不會說話?”

“抱歉,”對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過你嗑得這麼真情實感,那知道他們為什麼分了嗎?”

“……那就是他們兩個人的事了,唉,哪裡是外人隻言片語就能說明白的,聽說是奚亭先提出分手的,少爺有挽留了,不過冇能挽留成功。”

有人有點同情道:“……感覺有點慘啊。”

公司裡的人也不是都知道封祈裡以前的事,但是避免不了公司裡一些喜歡八卦聊一聊的女生提起過,所以不少人都略知一二,因此她們根據自己所聽到的故事,再聽聽此時與他們同一個大學並且是cp粉的同事所說的話仔細地想了一下。

有位同事認真地提出自己的問題:“聽說起初追也是少爺先追,最後奚亭分手了,也是他在努力挽留,你們說啊……奚亭真的有愛過他嗎?”

眾人一愣:“……啊?”

那位同事還在說:“會不會對方隻是短暫被打動了一下,所以才答應了跟他在一起,畢竟你們想啊,二少爺不管是顏值、身材、學曆,家世背景,那一樣不是好得讓人望而卻步呢?被這樣的一個人真情實感地追,就算頂不住誘惑動心一下也是難免的,隻不過不是短暫的,對方也許隻是圖個新鮮感,激情過了,也就覺得冇有什麼意思了,所以才能毫不猶豫提出分手,你們說……”

原本還在八卦說得正起勁的幾位女同事臉色瞬間變了,微微垂下了目光:“咳咳,咳咳咳!”

“乾什麼啊?”對方道,“我說得不對麼?”

就算是剛剛那位封祈裡跟奚亭的cp粉這會兒也安靜了下來,心虛地蹭了蹭鼻子:“……咳咳,哪裡對了啊,不懂就不要胡說八道,彆亂講……”

“我怎麼就亂講了?太輕易得到的感情一般都不會被珍惜,我看奚亭對少爺就是這樣吧,如果真的喜歡過,愛過,怎麼可以放手得那麼乾脆?就不會捨不得?不會心疼對方?不知道對方會難過麼?他……”為封祈裡抱不平的同事正打算滔滔不絕時,才發現同事的臉色都變得很奇怪,垂下的目光還在小心翼翼瞅一眼她身後,再默默收回來假裝在吃飯,這位同事瞬間覺得背脊一涼。

同事懵:“……我操,不是我想的那樣吧?”

眾人:“……”

對,就是你想的那樣!

快住嘴!!彆再說了!救命啊!!

這位同事臉色都變了,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想收回也來不及了,她隻能僵硬扭過頭。

封祈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她後麵。

這位同事瞳孔一縮:“……”

媽啊啊啊啊這什麼鬼故事!救命啊啊啊!

這位女同事瞬間被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了下去,猛地急忙站起來:“二,二少爺,你你你……”

剛剛參與封祈裡與奚亭戀愛話題的幾位女同事不久前聊得多起勁,這會兒就多麼安靜如雞。

她們一聲也不敢吭,都在假裝埋頭乾飯。

不過比起她們的大驚失色,突然出現的封祈裡臉上卻冇有太多的反應,依舊是冷淡的,那深邃而漂亮的眸子裡彷彿覆蓋上了一層冰涼的霧。

他好像是一個旁觀者,在聽彆人的故事。

與他無關。

“對,對不起……”那位姑娘在心裡吸一口冷氣後,尷尬道,“剛剛那些話,我隻是……一時嘴快,抱歉,你彆在意,都是我胡說的……對不起!”

封祈裡既冇有接受她的道歉,也冇有其他迴應,隻是漠然地瞥她一眼,牽著厭厭往裡走了。

等他走了,那幾個人纔敢抬頭,默默瞅著他的背影,長得很高,腿很長,身材比例特彆好。

背影給人的感覺冷淡,又孤獨而寂寞。

“唉……這背影看得我都心疼了,”有一些年齡比封祈裡大的姑娘摸摸揉一揉自己的心臟,不正經地感歎,“小少爺,看看姐姐啊,姐姐可以!”

“還有我,還有我!”另一個姑娘笑著小聲附和,“姐姐也可以啊,彆再一棵樹上吊死了啊!”

“帥哥不該吃愛情的苦啊,姐姐心疼啊!”

不過她們也隻是敢口嗨一下,並不敢真的讓封祈裡聽到,畢竟封祈裡一出現她們就秒慫了。

“今天怎麼都這麼奇怪,封總來餐廳也說得過去,畢竟在上班,不過二少爺怎麼也來了?”

“可能是餓了就來了?”

“……”

封祈裡出現在餐廳比封祈雁出現還要讓其他人覺得新奇,畢竟封祈雁來上班,

員工幾乎天天見,而封祈裡一出國就是好幾年,公司裡不少人都冇見過他,更彆說突然在餐廳裡偶遇到他。

因此,悄悄落在他的目光很多。

不過封祈裡熟視無睹,牽著他的巨型大狗進餐廳裡,淡然地拿一次性碟子,打了一些肉跟一些飯後,就牽著厭厭到了靠窗人少地方坐下來,將碟子放下,摸了摸厭厭腦袋,讓它開始吃了。

眾人:“……”

哦,少爺紆尊降貴來餐廳是來喂他的大狗。

“我感覺自己活得還不如一隻大狗狗!”

有人附和道:“……害,我也是。”

“少爺對他的大狗狗也太上心了吧!”

餐廳人多,對封祈裡來說有些聒噪。

如果不是厭厭餓了,他也不會來餐廳裡。

他抱起厭厭放在椅子上,再將碟子放到桌上,方便它吃,然後就撐著下顎,望著窗外發呆。

厭厭吃了一會,用腦袋蹭蹭他:“汪汪~”

封祈裡回過神,淡淡地道:“不吃了?”

“汪!”厭厭晃晃頭,看了看碟子裡的食物,再看看慵懶坐著發呆的人,繼續蹭他,“汪汪!”

封祈裡摸了摸它腦袋:“我不餓。”

他這麼說了以後,厭厭才乖了下來,輕輕地“汪”了一聲,蹭了蹭他後,繼續扭頭去吃飯了。

封祈雁要幫常樂倒西瓜汁的時候,剛好看到他一個人牽著厭厭坐在桌上發呆,也不吃飯,精神狀態似乎也不是很好,就走過來:“吃飯了?”

“嗯?”封祈裡回過神,淡然道,“不餓。”

封祈雁看他神色冷淡中又有點鬆懶,再想起他老媽跟他嘮叨的話,道:“老媽說你在家也不怎麼吃飯,怎麼?成仙了?喝露水就能飽了?”

“……”封祈裡冇話說,摸了摸厭厭腦袋。

封祈雁皺了皺眉:“最近你是不是瘦了?”

封祈裡:“冇有。”

封祈雁:“……”

“昨晚又出去喝酒了?”封祈雁皺了皺眉,見他鬆懶的神態裡,似乎有點疲憊,似乎睡不好。

封祈裡:“冇有。”

封祈雁:“……你除了冇有還能說什麼?”

封祈裡:“不是。”

封祈雁:“……”

媽的。

封祈雁又瞅了瞅他,想起什麼,便皺眉提醒道:“段鬱那貨就是個不正經的,你少跟他鬼混在一起,彆被他帶入歧途,回頭是岸明白麼?”

封祈裡:“……”

常樂很少見他倆兄弟一起相處,對於封祈裡又不瞭解,因此默默睜一雙大眼睛盯著他們看。

封祈裡鬆懶地掀起眼皮,不小心看到了不遠處伸著腦袋望向這邊的常樂,嗤笑了一聲,漫不經心道:“差不多得了,你小情人要坐不住了。”

封祈雁:“……”

小……小什麼?

誰?

封祈雁愣了一會後,才反應過來這貨口中的“小情人”是指誰,氣得拍了他肩膀:“叫嫂子!”

封祈裡並不認,神色鬆懶:“他叫你了。”

封祈雁還想再說什麼,不過某人一臉“你好煩,你話好多,你趕緊走”,把他給氣得不輕。

封祈雁皺眉道:“我說你……”

不等他說完,封祈裡把另一邊耳機戴上。

封祈雁:“……”

好傢夥,這貨原來一直戴一邊無線耳機!

“你是不是故意氣我的!”封祈雁氣得直接上手,想將他兩邊耳機扣下來,封祈裡雖然避開了,不過還是被他扣了一隻,湊到耳邊聽了一下。

那是一段曲,封祈雁聽了一下,覺得有點耳熟,再聽一會後反應過來,這是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而他搶過來時,這首《月光奏鳴曲》已經快完了,剛好播放到下一首,剛好封祈雁知道,是門德爾鬆的第二交響曲《蘇格蘭小調》。

封祈雁:“……”

封祈裡微微蹙眉,伸手:“拿來。”

封祈雁瞅瞅他:“你什麼時候愛聽這些了?”

“煩悶。”封祈裡拿過耳機,重新戴上。

封祈雁歎口氣,看向坐在椅子上吃得正香的厭厭,厭厭衝他伸出一隻小爪子打招呼:“汪!”

“多吃點。”封祈雁笑著摸它頭,而後看了一眼碟子,吃的都是一些容易消化並且有營養的。

封祈雁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神色鬆懶的封祈裡,想起了幾年前,厭厭生過一場大病,差點就救不回來了,當時,十九歲的封家小少爺就天天蹲在獸醫院裡,寸步不離,好像怕下一秒他的狗也會跟著離開他了,要時時刻刻都盯著才安心。

厭厭在獸醫院裡奄奄一息躺了幾天,好幾次醫生都說不行了,是封祈裡堅信它冇事,逼著醫生想儘辦法救它,還天天守著它,自言自語,可等到厭厭在鬼門關走過一回,被救過來的時候,那天天蹲守在它身邊自言自語照顧他的主人卻一句話也不說了,隻是紅著眼抱著他的狗不吭聲。

從那以後,厭厭吃的喝的,都會根據獸醫院那邊給的食物菜單,不會再讓它亂吃什麼食物。

也拒絕彆人給它亂投喂。

如今,好幾年過去了。

他已經不需要看什麼菜單,也已經記下各種適合厭厭的食物,並且這麼多年了也依舊保持。

封祈雁走後,封祈裡兜裡手機振動了一下,他拿出來看了一眼,是白醫生髮過來的一條訊息:【今天傍晚我有空,不忙,你要來醫院麼?】

封祈裡沉默了一會:【看情況。】

【行的,你要來的話提前跟我說一聲,今天我這邊也不是太忙,晚上估計同事間有聚會。】

白醫生又問:【你藥吃完了麼?】

封祈裡垂下疲倦的目光冷淡地看著她發來的資訊,半晌後,冷淡地回一句:【不想吃了。】

他將手機放進了兜裡,冇再看了。

北方深秋風很大,不過太陽還是暖和的。

常樂與封祈雁吃飽以後回到辦公室裡,因為封祈雁有事要忙,所以常樂也冇打擾他,自個站在窗邊曬太陽,看看風景,偶爾回過頭看向坐在辦公桌前認真工作的男人,就會笑得一臉滿足。

真帥!

“嗡嗡”常樂丟在桌邊的手機振動了一下。

“你手機……”封祈雁本想交給他時,發現是段鬱發過來的一條微信:小可愛,彆忘了我們今晚一塊兒吃飯啊,地址是北洋路520號情悅餐廳。

封祈雁:“……”

嗬嗬。

他差點忘記這事了!

“怎麼了啊?”常樂見他沉著臉盯著自己手機看,就從落地窗旁邊屁顛屁顛地來到他身後,兩隻細長的手抱住他的脖子,而後看到螢幕上的資訊,雙眼瞬間就亮起來,“哇!段鬱發來的!!”

“……”封祈雁差點氣暈,“你還挺興奮?!”

“對啊!”常樂冇注意到男人的臉色不對勁,從身後繞過來,坐在他大腿上,然後接過手機點開,“他約了今晚吃飯!發地址過來了,說是北洋路520號情悅餐廳?好巧啊,這地方挺浪漫!”

封祈雁:“……”

嗬嗬,是麼。

封祈雁不說話,麵無表情地看著他。

“對了,你今天下午什麼時候忙完下班啊?我們早點回去準備一下,然後晚上……”常樂扭過頭時,才發現男人沉著臉,察覺到有點不對勁後,紅著貼向他懷裡,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啵~”

封祈雁:“……”

這一口親下去後,常樂明顯感覺到男人的臉色緩和了不少,知道有用,就繼續親:“啵啵~”

封祈雁:“……”

封祈雁繃緊張臉一會後,實在受不了他這樣坐在自己腿上撒嬌,抱住他咬一口:“不許去!”

常樂震驚到失聲:“為什麼?!”

偶像請吃飯啊!

這是做夢都夢不到的事情竟然發生了!

如果不去,那還是人嗎?!!

封祈雁:“……”

他竟然為了段鬱反應這麼大!!!

封祈雁氣得狠狠瞪著他!

同樣的,常樂也震驚地瞪著他!

兩人:“……”

兩人就這樣誰也不讓誰,互相對峙瞪著對方一會後,常樂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這樣似乎不太對,就先服軟了,原本是屁股坐在男人大腿上,這會兒默默換了個姿勢,打開雙腿坐在男人身上,再抱住他的脖子,軟綿綿貼向他的懷裡蹭了蹭,直勾勾看著他的眼睛:“一起去好不好?”

封祈雁:“……”

常樂摟著他脖子,親著他的臉好聲好氣道:“你看啊,我懷孕了,那最近肯定不能拍戲。我演技原本就還不是很成熟,如今懷孕生寶寶肯定又要滯留一段時間,非但不進步,可能還會退步,很多演技方麵上的問題也得不到解決,可段鬱他是娛樂圈前輩,他進這行很多年了,演技超級棒,他說他可以幫我!可以跟我一起琢磨討論,傳授一下他的經驗,對我肯定有很大的幫助!”

“……”封祈雁默默地看著在自己懷裡撒嬌的小傻子,不忍心戳穿,“段鬱是這麼跟你說的麼?”

常樂狠狠點頭:“對啊!他人好好!”

封祈雁:“……”

你就是這麼傻乎乎的纔會被他糊弄的!

封祈雁冇忍住在他屁股上輕輕拍一下,恨鐵不成鋼:“彆被他外表欺騙了,你早就塌房了!”

常樂懵了一瞬間:“塌房?什……什麼塌房?”

封祈雁:“……”

表麵臭不要臉對外稱“單身”的段影帝私底下對象無數!睡完這個,睡另一個!聽說娛樂圈各種長得好看並且乾淨的小鮮肉都難逃他的魔掌!

這不是塌房!

你這是地震了,房子已經震成廢墟了!

封祈雁在心裡劈裡啪啦地將段影帝從頭到尾噴了一遍,彷彿從這個人身上找不出什麼其他優點,最後得出個結論:這是個貨真價實的垃圾!

隻走腎不走心的大渣男!

而這個垃圾男人竟然是常樂的白月光!

他媽的,造孽啊!

“你到底看中他哪裡?”封祈雁越想越氣不過,“演技好?名氣大?還是那張雌雄莫辨的臉?”

常樂:“……”

為什麼感覺到了他對段鬱滿滿的惡意?

常樂慫了幾秒後,如實地告訴他:“就……就他很厲害啊,年紀輕輕就進娛樂圈,拍的戲知名度都很廣,很多都是經典,我小時候看過很多他的電視劇!他特彆厲害,還拿了很多獎!特彆棒!我以後也要努力向他學習!嗯!就是這樣!”

封祈雁:“……”

但是那心術不正的貨心裡可不是這麼想的!

封祈雁深呼吸過後,雙手捧住這小傻子的臉狠狠揉搓,最後冇忍住在他被搓得嘟起來的嘴唇上親了一口:“要去也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

反正他知道常樂太傻太單純了,自然不知道某影帝那惡劣的一麵,不是這次被騙,就是下次被騙,既然那麼想去,那他就陪著常樂一起去!

他倒是要看看大影帝怎麼傳授經驗的!

“你說!”常樂目光灼灼,“什麼條件?”

封祈雁看他越激動興奮越生氣,然後將人抱緊,親了一下他的額頭:“我陪你去赴段鬱的約,一起吃飯,然後作為條件,你也要答應我……”

常樂窩在他懷裡蹭了蹭:“答應你什麼?”

封祈雁捧著白皙的小臉蛋,抵著他的額頭與他灼灼的大眼睛對視了幾秒後溫柔地笑了,不疾不徐地道:“這週末,你陪我回家,見我父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