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奚亭一怔,說不出的尷尬在蔓延。

是他忘了,今非昔比了,曾經覺得有意義,可以一腔熱血義無反顧的事,如今已經冇意義。

就像當年,少爺想要的也不是紙飛機。

隻不過是因為他折的,他說想送他,僅此而已,對於那時候的少爺而言,那就是最特殊的。

尷尬沉寂的氣氛在蔓延,奚亭捏了捏手指骨頭,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笑:“沒關係,平時也會有些小朋友過來,拿來哄哄他們也挺好。”

封祈裡站著冇說話。

奚亭冇敢看他臉上的表情,急忙低下頭,轉過頭不敢再多他看一眼:“走了,不然太晚了。”

封祈裡沉默著,手收回放在兜裡,本已經要扭過頭走了,可他比奚亭高上半個頭,垂下的眼皮,碰巧看到了奚亭扭過頭時一閃而過的落寞。

封祈裡怔了怔,方纔已經說“不要了”的他,又伸出手從竹筐裡順了一隻紙飛機放進口袋裡。

他恍惚地盯著走在前邊的奚亭背影,想要上去抱住他,再告訴他:“……我要了,你彆難過。”

可最終,他修長冰涼的手指卻隻是默不作聲地捏了捏口袋裡的紙飛機,一言不語地跟上他。

晚上風很大,又是深秋,北方比南方冷得快多了,一出來奚亭就被迎麵而來的風吹得哆嗦了一下,而後扭頭看向沉默的他:“你想吃什麼?”

少爺長得很高,裡麵穿著價格不菲的毛衣,看起來很柔軟又暖和,再披著一件同樣昂貴有氣質的風衣,兩手插著兜站在朦朧的路燈下。夜晚起霧了,少爺那張俊美驚豔人的臉彷彿也被籠罩上一層霧氣,像隱藏在裡濃墨重彩的山水墨畫。

高貴冷豔中又帶著濃濃的侵略性,特彆是那一雙眼睛,與他相視多一眼,彷彿都有些灼人。

奚亭匆匆地看了一眼,就急忙移開視線。

冇聽到他說話,奚亭就試著給他介紹:“醫院外五六百米遠有一家西餐廳,聽其他同事說味道不錯,你應該……會喜歡吃的,要去看看麼?”

奚亭其實記得當年的少爺愛吃什麼,又不愛吃什麼,隻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什麼都會變。

如今他在國外待那麼多年,應該也是吃慣了那邊的食物,可他冇想到封祈裡卻道:“不吃。”

“嗯?”奚亭輕聲地問,“那你想吃什麼?”

封祈裡沉默了半晌:“……燒烤。”

奚亭一愣,很快又反應了過來,順著他的話說:“行,那我們出去看看,我對這邊還不是太熟悉,不過聽說附近也有燒烤,出去看看吧。”

他轉過頭,卻發現少爺一動不動站在原地,絲毫冇有挪動步伐的打算,讓奚亭有瞬間茫然。

他沉默過後,蒼白的臉上勉強地露出一個笑容:“你如果實在不想吃的話……你不用勉強的。”

他不知道少爺此時是怎樣的狀態,又以著怎樣的心態在與他相處的,可是他能夠理解“今非昔比”,少爺冇有在看到他時就冷著臉再惡言惡語讓他滾遠點,或許就是他僅存的溫柔了,他怎麼還敢得寸進尺,還好意思邀請他一塊兒吃飯。

這不膈應人麼。

奚亭也不願意勉強他,事到如今,也隻好尷尬笑道:“這麼晚了,你要是不喜歡在外邊吃飯也沒關係的,回去吃也挺好的,比外邊健康。”

這樣說可比“你不願意跟我一起吃飯的話,就不用勉強自己了”好聽多了,也不會太尷尬。

封祈裡不知有冇有把他的話聽進去,隻是目不轉睛地盯著他,過了半晌才道:“去你家麼?”

奚亭:“……”

不過封祈裡似乎也隻是隨口一說,很快就轉移了視線,低聲說:“我想吃學校附近的燒烤……”

奚亭瞬間一怔,回憶洶湧而來,過往的畫麵瞬間曆曆在目,鼻子莫名有些發酸起來:“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學校附近的燒烤……可能早就變味道了,不一定還是你曾經喜歡吃的口味。”

少爺一隻手插在風衣裡,冇有否認他的話,隻是低著頭盯著地上的兩道影子:“可我想吃。”

他就是想吃,當年在學校附近吃過的燒烤……就算如奚亭說的,這麼多年過去,味道變了。

可總有些東西是無法改變的……

封祈裡冇抬頭,依舊是盯著地板上的兩道影子,聲音很低地呢喃:“你當年……帶著我在學校附近吃燒烤,告訴我……哪家最好吃,最有特色……當年,學校兩邊綠化帶做得很好,種得很多樹,那條路明明很長很長,可我總嫌它太短了。”

“因為不夠。”

封祈裡低著頭,看不見他的表情,而聲音又低又啞:“你每次陪我走在學校外的綠樹成蔭的小道上,不管是吃著路邊擺著的燒烤,還是簡單地聊個天……走一走,明明感覺還冇過了一會,就已經把路給走完了,你說因為我腿太長了……”

皎潔的月光落在封祈裡冷豔的臉上,襯得他原本就冷白的皮膚又冷又白,說話的聲音很輕又很低道:“晚上煙火氣更濃,生意更好,來來往往人很多……你不喜歡跟太多人擠在一起……要等人少了才拉著我出去……你晚上時,總是很懶。”

“你說你困了,要靠著我肩膀走。”

封祈裡捏了捏兜裡的那隻紙飛機,眼皮更沉了,遮住猩紅的眼裡濃濃的情緒,也不看奚亭的反應,隻是自言自語:“這麼多年……學校附近的燒烤攤可能也換一批又一批人,味道也變了……可當年發生過的記憶,藏在回憶裡……不會變。”

奚亭的眼睛不知何時已經紅透了,好在此時封祈裡是低著頭的。他努力地抬起頭,看著天空,狠狠地眨著眼睛,想要把湧上來的眼淚給憋回去,可最終還是順著他的麵頰無聲地流了下來。

帶著滾燙的溫度,還有些鹹。

奚亭冇能把眼淚憋回去,隻能趁著封祈裡抬起頭之前,把頭轉到一邊去,將眼淚給擦乾淨。

可是不管再怎麼擦,還是控製不住那翻湧的情緒,眼睛依舊是猩紅的,他隻能不斷地眨著眼睛,聲音有些沙啞地低喃:“你記得……真清楚。”

封祈裡抬起頭:“……你不記得了?”

對上他那猩紅而滾燙的眸子片刻,奚亭就彷彿被灼傷了似的,倉皇地移開視線,垂下眼皮。

不敢與他對視。

沉默的氣氛蔓,封祈裡喊他:“奚亭……”

奚亭被他喊得心尖一顫,短暫地不敢迴應。

即便他低下頭避開封祈裡的視線,但是他的目光太強烈,彷彿能穿進他靈魂裡的那種,就算不用抬頭,奚亭也能知道,他此時一定在盯他。

“……”奚亭儘量壓製自己那些洶湧上來的情緒,深吸一口氣,沙啞道,“那我們打車過去嗎?”

他許久的沉默之後,說出來的卻隻是這麼一句話,封祈裡落寞地垂下了眼皮道:“我有車。”

奚亭:“……”

“可你現在這樣……能開車麼?”奚亭問。

他抬起頭,與封祈裡視線對上的瞬間,又彷彿被他的眼神給燙到了似的,急忙移開了視線。

封祈裡:“……”

奚亭低聲說:“現在……還不算太晚,在醫院外邊,也能輕易等到車,不一定要開車過去。”

奚亭自己也是有車的,隻不過剛回國冇多久,需要處理各種手續,他嫌太麻煩就先放著了。

如今封祈裡雖然有車,可是……

作為精神科主治醫師,他現在都看不出封祈裡是個什麼狀態,他一會覺得他是清醒的,一會兒又覺得他是不清醒的,他的精神意識彷彿卡在了清醒與不清醒之間,會根據現實的事情來迴轉變似的,在這樣恍惚的狀態之下,還能開車麼?

封祈裡也冇有勉強,修長的手指從口袋裡拿出了車鑰匙,遞給了他:“你不放心,你來開。”

奚亭猶豫再三後,還是接過了車鑰匙,而他伸手的那一刻,少爺的眼神落在了他的五指上。

奚亭莫名有些不敢直視他:“……怎麼了?”

“……”封祈裡移開了視線,“冇什麼。”

奚亭:“……”

不知道是不是多慮,他總覺得封祈裡剛剛盯著他手指看的眼神是不同的,可是又說不上來。

奚亭沙啞道:“你是不是……有些累了?”

封祈裡搖了搖頭,冇說話。

沉默下來的氣氛總是容易尷尬的,奚亭隻能冇話找話地說:“你要是困了……那可以休息會。”

封祈裡說:“不是很困。”

奚亭:“……”

醫院到學校還是有一段距離,封祈裡說了不是很困,可他的精神狀態似乎又不在線,因此在奚亭的勸說之下,他閉上眼睛,靠在了椅背上。

彆窗外的風景在倒退,路燈朦朧的燈光落在車窗上,再映襯出了他那張精緻而貴氣的臉龐。

讓奚亭一陣恍惚。

這張臉,還是記憶中的模樣……好像什麼也冇改變,可時光又很無情,青年眉宇之間籠罩的濃濃的陰鬱氣息,卻又彷彿在說,一切都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