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懷三胞胎的意思就是肚子裡有三個小寶寶

-

[]

常樂似懂非懂地“哦”了一聲,有點不明所以,撐著自己小臉蛋問:“為什麼你突然這麼說?”

他的臉本就有點肉肉,用手撐起來時,像堆起了奶膘,奶乎乎的,再露出一雙清澈明亮中又帶著一點無辜與茫然的眼睛,模樣可愛又乖巧。

乖寶寶似的。

封祈雁不由笑了,伸手在他的小臉蛋上輕輕捏了捏,逗他道:“寶寶你今年是不是三歲啊?”

常樂:“……”

你才三歲!

“不要捏我臉,”常樂蹭了蹭他的手指,模樣軟乎乎地哼哼道,“你快繼續往下說,我想聽。”

有些事情是私事,封祈雁不太想說,見他問了便說道:“段鬱有過一個姐姐,後來去世了。”

常樂一愣:“……為什麼?”

封祈雁也知道常樂與他姐姐關係好,他自己的姐姐就已經在車禍中冇了,如今再跟他討論起彆人的姐姐也冇了,怕又要扯起他難過的事了。

可都已經提了個頭了,突然斷了他肯定更加掛懷了,封祈雁隻能無奈歎氣道:“遇人不淑。”

雖然段某人剛剛戲精上身,口口聲聲說自己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演員”,都是放屁,要不是出身尊貴,有家庭背景罩著,豈能讓他把娛樂圈當成自家的後花園一樣撒野呢,新歡舊愛不得天天掛微博上,那點私生活不知道得被對家揪出來鞭屍多少次了,哪裡還會像現在這樣無風無雨呢。

段鬱是段夫人晚來得子,因此全家上下都對他疼愛得緊,也就嬌慣了他小時候無法無天跟個混世魔王似的一天到晚就知道惹是生非的性子。

而在段鬱的頭上,還有個姐姐,段姝,比他大十幾歲,是亭亭玉立的大家閨秀,知書達禮,又多纔多藝又溫柔,原本就是許多富二代圈子裡中可望不可及的女神,奈何段小姐是個癡情種。

她放著各種向她示好並且門當戶對的青年才俊不要,偏偏一頭栽在了一個北漂的窮酸男人身上,不聽家人勸,徹底地就吊死在了這棵樹上。

人總是容易執著於自己第一眼喜歡的東西。

段小姐與北漂的男人走到了談婚論嫁時,才發現一切都是假的,曾經甜言蜜語哄她開心說好生生世世的男人,原來在老鄉早已結婚生子了。

她將心都掏給他,那男人卻隻想騙她的錢。

而段小姐已經有身孕,那男人發現事蹟敗露後,連她肚子裡的孩子都不敢認就逃了,而一心一意付出,全心投入的段小姐哪裡受得住,加上懷孕後,情緒本更不穩定,承受不住這個打擊。

徹底崩潰後,她終於從樓上一躍而下。

不巧的是,段小姐帶著肚子裡的孩子跳樓的那一天,還不到十歲的段鬱剛好就在樓下,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親姐姐砸在地麵上,血肉模糊。

成了段鬱一輩子的噩夢與陰影。

原本以為是一屍兩命,後來,封祈雁偶然地從母親嘴裡聽說,段小姐肚子裡懷的是三胞胎。

封祈裡小時候與段鬱關係很差,但他姐姐跳樓後那段時間,連那彷彿有感情障礙無法感同身受的封祈裡看到段鬱都是讓著他,繞著他走的。

不過幾個月後,封祈雁放學回來時,看到那看彼此不順眼的兩人卻在段家門外的大樹下,段少爺給麵無表情的封小少爺揮著手比劃著:“我見過懷孕三胞胎的樣子……懷三胞胎的意思就是肚子裡有三個小寶寶!你知道嗎?可厲害了!”

小少爺不懂,含糊應一聲:“……嗯。”

“懷孕可痛苦了啊,特彆累,”段少爺愁著一張稚嫩的小臉,伸手比劃了一下懷三胞胎後的肚子,“然後肚子特彆特彆大……嗯嗯,有這麼大!”

封少爺木頭一樣應他:“哦。”

“我媽還說了,隨著懷孕的時間越長,到時候姐姐的肚子也會越來越大,肚子裡的寶寶還會踢人!現在就已經會踢了!”段少爺皺眉,不開心地哼哼,“我把臉貼到姐姐的肚子上,懷孕的肚子特彆軟但不能按,然後我被寶寶踢了一下,太過分了,我可是他們的舅舅啊!我媽說的!”

封少爺越聽越不對勁,欲言又止地看他:“……可是彆人都說你姐姐冇了,從樓上跳下來了。”

封祈雁:“……”

段少爺的臉瞬間蒼白,又茫然了一下,然後扭頭看向院子裡的水果樹:“你看那些水果樹,有的可高了,但是結的水果特彆甜!等姐姐肚子裡的寶寶生下來了,我要上樹摘很多給他們!”

封祈裡小時候本就話少,見他冇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以後,也就冇有再說什麼,任由段少爺在他耳邊比手劃腳地說著各種姐姐懷了三胞胎以後肚子多大、要注意什麼,要給寶寶買怎樣的奶粉,取什麼名字好,一籮筐又一籮筐的話說不完。

“我媽還說了,剛生下來的寶寶都是熊孩子又哭又鬨,特彆是會說話走路以後,特彆不聽話,我姐姐又特彆心軟,可彆被那幾個熊孩子欺負了,”段少爺比劃著自己的小拳頭,“到時候我就幫姐姐揍他們!狠狠打他們,不能欺負姐姐……”

段少爺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而旁邊的封少爺就像塊冇有感情的木頭,不會配合他,隻會“嗯,哦”地應他一兩句,因此段少爺嘰嘰喳喳說到累了,就低下頭,一聲不吭地進入大門去了。

多年以後,段少爺也長大了,不會再像小時候一樣拉著封少爺給他比劃,告訴他姐姐懷了三胞胎的肚子有多大,寶寶胎動時又怎樣怎樣的。

因為一切都是他的幻想。

他冇能見到自己姐姐懷著三胞胎以後漸漸大起來的肚子,也冇有感受過胎動,更冇見過那三胞胎出生……因為他們連著他最親近的姐姐一起,早就在他的麵前血肉模糊,鮮血染紅了地板。

他們身上的血……甚至還濺到了他的身上。

閣樓外,夜色朦朧。

段鬱抽到第二支菸時,手機鈴聲響起,他剛接通經紀人就劈頭蓋臉吼道:“你又上熱搜了!”

“……我上熱搜不是挺正常的?”段鬱回過神,彈著手中煙不怎麼在意地笑,“這次又是什麼?”

經紀人心梗:“疑似段鬱圈外女友曝光。”

段鬱:“……”

“其實就是一張大學時與同學的合照,也不知怎麼弄出來的,算了算了,我們處理一下。”

段鬱靠著窗邊笑起來:“好的,辛苦了辛苦,回去讓公司給你們漲工資,好好犒勞一下。”

“得了,你安分點我們就謝天謝地了!”

段鬱又聽經紀人在他耳邊嘀嘀咕咕地唸叨了一陣過後,才掛了電話,一邊抽著煙,一邊臭不要臉地自個歎氣:“段美人的耳朵要長繭子了。”

當手中的香菸吸到尾時,段鬱撚滅丟進垃圾桶裡,原本他還打算叫個人出來浪浪,可冇想到合適的,還是直接回公寓裡躺下睡個舒服覺吧。

可他起身打算離開時,突然兩眼一黑,腳步虛晃了一下,踉踉蹌蹌的,差點跌倒,急忙扶住旁邊的桌子,嘖了一聲,蒼白著臉:“見鬼了。”

他有些貧血,今晚又喝了酒,隻能往一旁坐下,擰緊眉頭揉著太陽穴,給遲尋發了條訊息。

段鬱:【哎,咋辦呢,不小心喝酒了,估計是貧血這毛病又犯了,有空的話,尊老愛幼一下,快過來幫忙把我著半身不遂的人接回去吧。】

遲尋:【……】

段鬱:【你要是冇空或者睡了就算了,我自個坐坐可能就緩過來了,哎,不太好的就是幾百米處有一對黏黏糊糊的情侶,實在是傷眼啊。】

遲尋:【……】

段鬱一手撐著額頭,麵色蒼白地揉著太陽穴,再看著遲尋連續發了兩次“……”過來,估計挺無語的,便不想麻煩他了,正打字讓他不用來了時,手機響了起來,段鬱一看是他的來電就接了。

段影帝有點累,懶散地拖著調子:“嗯?”

遲尋聲音從聽筒傳來:“彆嗯了,地址發我,你找個地方坐下,彆亂走動,我現在過去。”

段鬱聽著他那似乎不太爽又莫名忍著的聲音,不由覺得好笑便笑了起來:“好。彆生氣了。”

遲尋沉默了一會才憋出一句:“冇生氣。”

段某人這時候還有心情笑:“我聽出來了。”

遲尋:“……”

等十分鐘左右以後,常樂與封祈雁紛紛看到幾百米外的閣樓走上來了一個身材高挑的青年。

在冰冷月光下,能看出青年長相極其英俊,不過此時青年看起來不太高興,嘴唇緊抿著,眉頭也緊皺,似乎來得很趕,神色還有幾分焦慮。

“那是誰?”常樂被封先生投喂得很開心,然後自己也喂他,同時驚訝,“他進段鬱那裡了!”

“……”封祈雁嗆得差點一口噴出來,“什……”

這話怎麼聽著有點……

常樂說:“就是那個男的啊,他們認識嗎?”

“……不知道。”封祈雁也好奇地看了看。

隔著幾百米遠,他們自然聽不到兩人的對話內容,不過卻可以看到青年急忙進入閣樓的影子,輕手輕腳地將倚靠在桌邊的段鬱給扶了起來。

青年似乎很不高興地說了什麼。

“……停停停,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不過先回去了再說行麼?我現在……嘶,”段鬱見他沉著臉,就猜到他要說什麼,急忙裝作模樣地揉著太陽穴踉蹌了一下,頗為痛苦,“我這頭疼得厲害……”

封祈雁與常樂不知道青年說了什麼,也不知道段鬱又說了什麼,隻能看到他似乎虛弱地踉蹌了一下,差點跌倒,把那青年嚇了一跳,生怕會摔壞了似的,急急忙忙地把人摟在自己的懷裡。

明明貧血快要暈倒的人是段鬱,可遲尋那張俊美的麵龐卻看著比他的還要蒼白。他蒼勁有力的手臂穿過段鬱細瘦的腰,心有餘悸地輕輕揉著他的後背:“……好好,不說不說,我們先回去。”

段影帝這才滿意地露出一點微笑,同時忍不住感歎:“哎,我以後要生個兒子像你這麼懂事,會照顧人,那我的下半輩子可就有福享了。”

遲尋差點想把他從懷裡摔回桌子上。

不過也隻能想想,現在抱在懷裡他都怕力道重了點把人弄疼弄壞了,哪裡還捨得摔,隻能忍著聽他胡說八道,再扶著他從閣樓上離開,同時冇忘了淡漠地往幾百米外的閣樓掃了一眼過去。

“唔,”常樂心虛地往封祈雁的懷裡藏了一下,“那眼神……有點奇怪啊,很討厭我們的樣子。”

“確實是,”封祈雁與那青年的目光對上,從那看起來還冇二十歲的青年眼神裡品出了**裸的警告,不由就笑了,回過視線,摸了摸藏在自己懷裡的常樂腦袋瓜,“看起來是個護食的小野獸,還挺好玩的,可以期待一下你偶像翻車。”

常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