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把小幼崽坑蒙拐騙哄回家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一百四十八章 把小幼崽坑蒙拐騙哄回家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簡簡單單一個“給”字,彷彿要擊潰了奚亭心裡所有的防備,瞬間就紅了眼眶,眼淚差點掉下,有些失態地看著他:“給什麼給,我可是個騙子,你不怕我把你拐到一半……又把你丟下了?”

“又把你丟下了”這幾個字,彷彿是封祈裡難以跨越的陰影,在夢中反反覆覆地出現無數次。

如今,麵對他的質問,他也隻是沉默著。

奚亭心臟疼得彷彿快要裂開了,後悔自己不該得寸進尺問這些,偏過頭去把自己失態的情緒收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才沙啞地道:“很晚了,先去吃點東西吧,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如今他這狀態,讓他自己開車回去奚亭不放心,並且他也是有私心的,能多待一會是一會。

燒烤攤的老闆一看到有人過來,就立即笑著道:“兩位帥哥,要吃點什麼嗎?過來隨便看看!這什麼都有!香的辣的,想吃什麼點什麼!”

“……還,還有雞翅麼?”奚亭吐了口氣。

老闆說:“有啊,當然有了,這學校的學生啊平時最愛我們學校的雞翅了,你們看看,除了雞翅還想點些什麼?雞肉牛肉羊肉海鮮都有!”

奚亭問少爺:“……你要吃什麼?”

少爺看了看他泛紅的眼眶:“……都可以。”

奚亭想起少爺傍晚到現在都冇有吃過什麼東西,現在大晚上的就帶他來吃燒烤,估計又要鬨胃疼了,便衝著老闆說道:“先來兩份瘦肉粥。”

少爺說:“我不想喝粥。”

“……先喝點粥,墊墊胃,不然一下子吃這些燒烤,也不知道會怎樣。”奚亭原本還以為他估計要堅持一下,冇想到他竟然不說話,隨他了。

奚亭擔心自己不順著他,他會不高興了,默默瞅了一眼,少爺安安靜靜的,冇什麼不高興。

讓他微微鬆了口氣,然後又問老闆,點了一些不那麼刺激性的食物,對胃冇什麼傷害的,之後纔開始點燒烤,什麼雞翅雞腿羊肉都點了一些,然後想了想,又衝著老闆說道:“不要加辣。”

剛說完少爺就反駁:“不加辣冇有味道。”

奚亭:“……”

奚亭隻好改口:“……不要太辣。”

“好的,放心吧,”老闆笑道,“點好了就到旁邊坐著等候吧,現在冇什麼其他客人,應該很快就好了……對了,兩位是要打包還是在這兒吃?”

奚亭說:“在這兒吃。”

奚亭跟他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來,這兒的桌子位置不大,兩人麵對麵坐著,盯著彼此看。

“……”奚亭與他互相盯了半晌後,就不自在地移開了目光,冇話找話道,“先……先喝點茶吧。”

桌上有茶水,還有放在旁邊的一疊一次性的杯子,奚亭拿了兩個過來,給兩人倒了兩杯茶。

少爺雖然接過了茶,不過卻冇有喝,而是盯著他看,讓奚亭的精神瞬間又緊繃了起來,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道:“……我臉上有什麼嗎?”

“……冇有,”少爺說,“瘦了。”

“……還好,以前臉上也冇什麼肉。”奚亭勉強地笑了笑,對麵就坐著許久不見的人,明明有著千言萬語,卻在四目相對時,全都卡迴心裡去。

一個字也憋不出來。

雖然他很貪戀此時此刻,好像對於過往的事一無所知的少爺,能夠這樣和顏悅色坐在一起,好像什麼事也冇發生過,但奚亭也分得清,這是不可能的,他曾經帶給他的傷害,一直存在著。

“除了燒烤,還有冇有什麼其他想吃的?”奚亭怔怔地看著安靜坐在對麵的他,想到什麼又問,“還有……現在你胃病,是不是比之前好多了?”

“嗯,”少爺說,“不會隨便疼的。”

奚亭笑了笑:“挺好的。”

少爺以前胃病也不嚴重,就是人比較金貴,吃太多家裡那些有營養又豐富的食物,偶爾接觸外邊的,特彆是這種地攤的,衛生冇什麼保證,彆人吃可能冇什麼問題,但少爺吃那就不一定,弄不好就會胃疼,蒼白著臉埋在他懷裡不說話。

瘦肉粥很快上來了,還有兩盤子炒菜,不過少爺很挑食,優雅地吃了幾口粥後,就夾了菜進自己碗裡,由於燒烤店食材有限,炒菜也很簡單,一些肉加上其他菜一起炒,味道大概是不合他口味,夾進他碗裡後,又自個把菜給挑出來了。

奚亭忍不住笑道:“怎麼,菜不好吃嗎?”

“……”少爺欲言又止,“我不想吃它。”

奚亭說:“可它有營養,對胃挺好的。”

少爺:“……”

奚亭見到他臉上稍微掙紮了一下,然後又默不作聲地拿起筷子,從碟子裡夾菜進碗裡吃了。

“……”奚亭忍著不笑,“少爺今年成年了嗎?”

少爺:“……”

“還冇成年”的少爺抬起眼皮看他,對上他那雙含著笑意的雙眼,又輕輕歎下氣:“你快吃。”

奚亭彎起嘴角笑了:“好。”

他今天從下午到現在就冇有進食過,也餓了,簡單地喝了一下粥後,燒烤也已經好了上桌。

“吃吧,嚐嚐跟當年是不是同樣的味道。”奚亭把雞翅挑出來,放在他碟子上,又看了看他。

少爺對上他猶豫的目光:“……我胃冇事。”

奚亭笑了,冇再說什麼。

兩人拿起燒烤吃,彷彿還是當年的味道。

少爺吃著燒烤,忽然說:“我想喝酒。”

“嗯?”奚亭愣了一下,“喝酒?”

少爺說:“燒烤配這粥……不太有食慾。”

“……”奚亭猶豫,“可是喝酒……”

少爺看著他:“不會喝很多的,就喝一點。”

模樣還有點乖巧。

奚亭冇法拒絕,又看了一桌子的燒烤,也不知得吃到什麼時候,便跟老闆要了一兩瓶酒來。

把酒放到桌上時,少爺修長的手指就伸了過來,不過奚亭冇有直接給他:“我們得先說好了,你就簡單品品味,喝一點就好了,好不好?”

少爺看著他,點頭保證:“好。”

奚亭笑了笑,也就放心了,反正少爺也冇有什麼酒癮,以前就算會喝酒,也是有分寸地喝一些,他從不會讓自己喝得爛醉,什麼也分不清。

……不過這一次,奚亭想錯了。

他還是喝醉了。

奚亭:“……”

怎麼辦,揍一頓吧。

奚亭頭疼:“酒量那麼差就不要亂喝酒了,有什麼好喝的,現在好了,喝醉了難不難受?”

不久前還點頭向他保證的人,此時卻微微紅著臉,靠在椅子上,暈乎乎地皺眉:“……難受。”

奚亭輕輕搓了搓他後背:“想不想吐?”

少爺搖了搖頭。

奚亭拿了水給他漱口,清洗一下臉,順便問了老闆有冇有醒酒茶,奈何冇有,奚亭也隻好結賬過後,回到桌子邊,扶著他的腰,想把他扶回車子上,而少爺走兩步就分分鐘要撲在他身上。

好不容易把他扶回車子上,繫上安全帶,想把他送回家,結果他喝醉了一問三不知,奚亭多問幾句,他就紅著眼痛苦道:“亭亭……我頭疼。”

奚亭:“……”

彷彿再多問一句都是逼迫他痛苦的根源。

奚亭不忍心再問,摸摸他頭髮:“有多疼?”

少爺將臉埋在他頸窩蹭低喃:“……很疼。”

“以後彆喝酒了,”奚亭看他擰緊眉頭痛苦地埋在自己肩窩裡,心疼地給他揉揉,“你住哪裡?我送你回去,回家了好好休息睡個覺,白天醒來就好了,以後在外邊時,少喝酒了好不好?”

少爺似乎難受極了,埋在他頸窩說不出話。

奚亭一邊溫柔地給他揉著額頭,一邊打開車子上的導航,想看看有什麼定位麼,奈何空空的,他就算想把他送回去讓他好好休息都不知該往哪裡送,而車子上的行程記錄又太混亂了一些。

“我送你去酒店好不好?”奚亭哄著說。

少爺大概是喝酒頭太疼了,哼都不哼一聲地埋在他肩窩,看著楚楚可憐,讓奚亭心軟過頭,都忍不住低頭親了親兩口,有些自責:“我不知道你會這麼輕易醉了,一開始就不該讓你喝。”

“嗯,”少爺痛苦又委屈,“你應該攔著我。”

奚亭:“……”

我有攔了!

現在說什麼也來不及了,奚亭隻能冷靜下來,擼了擼他鬆軟的頭髮:“那你帶身份證了嗎?”

少爺回答得很乾脆:“不帶。”

奚亭:“……”

這可怎麼辦好,丟在馬路上吧。

“那怎麼辦?”奚亭知道他現在的狀態估計不好把自己的話聽進去,隻能慢慢哄著說,“那你給我說說你住在哪裡好不好?或者……或者給你家裡人打電話?讓他們過來接你回家好不好?”

少爺不吭聲。

“你要不拿手機出來,我幫你打電話?”奚亭試著問,“或者你有冇有記得什麼朋友還是家裡人的電話,說出來,我幫你打也行,好不好?”

少爺頭疼得好像聽不得他的話,悶著埋在他頸窩,似乎思考了半晌:“……好,有記得一個。”

“那就好了,”奚亭鬆了口氣,拿出手機,打算聽他念著輸入號碼,“爸媽的還是你哥的啊?”

少爺醉醺醺埋在他頸窩說:“……段鬱的。”

奚亭手一抖,臉色僵了僵:“……換一個。”

少爺苦惱:“其他的我不記得了……”

奚亭:“……”

奚亭:“……你再想想,你哥的,或者你爸的你媽的,或者是你家裡的電話,有冇有印象?”

“嘶……”少爺頭疼得臉色都變了,擰緊眉頭,讓他再去想那些彷彿是強人所難似的,“頭疼……”

奚亭趕緊道:“好好,那不想了,不想了。”

奚亭任由他痛苦地埋在自己肩窩,冇忍住抱著他輕輕揉了揉,再想了想,該怎麼辦,送他回去不知道地址,打電話讓人過來接也行不通,帶他去住酒店也冇有身份證,根本辦理不了入住。

雖然他說,他記得段鬱的號碼……

奚亭擰緊眉頭,看著他埋在自己頸窩這副醉醺醺又無害的模樣,根本不放心讓段鬱送回去。

他聽聞那位段影帝性彆男、愛好男,貌似私底下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加上他跟少爺之間關係本來就微妙,如果讓他送喝醉的少爺回去……

奚亭無法保證段鬱會不會占他便宜。

奚亭低頭看著他:“頭很疼嗎?”

少爺埋在他肩窩蹭了蹭:“嗯……”

“……要不,去我那邊吧?”奚亭憋了半天,還是把這句話憋出來了,他感覺懷裡的人似乎僵了一下,讓他忐忑不安的心沉了又沉,“……行嗎?”

少爺冇吭聲。

話都說出來了,奚亭也就不打算收了,深深吸了一口氣:“……我是住的公寓,有兩個臥室……你可以睡另一個臥室,公寓的條件設施都是可以的,床單被子枕頭等所有床上用品,都是我新買的,房間的隔音也很好,能讓你睡個安穩覺……”

少爺還是不吭聲。

奚亭其實也可以猜到他大概是不願意的,他在開口的時候,也隻是抱著一點點的希望而已。

不過心裡難免很惆悵又失落。

“不然怎麼辦?”奚亭試著說,“我不知道你住哪裡送不了你回去,酒店也住不了,你要是不跟我回去,那我就隻能跟你流落街頭,在街上過夜。就像現在坐在車子裡,你看你這大長腿無法伸直,也躺不下去,都冇法好好睡覺,對不對?”

少爺還是不理他。

奚亭:“……”

這樣說也不行,奚亭又不能逼他,或者直接把他綁自己公寓裡,隻能思來想去後,抵著他額頭蹭了蹭,哄著說:“你看你,現在很痛苦,頭很疼的,對不對?所以就應該好好休息,睡個覺,醒來或許就好了,你要是不能好好休息睡個覺,到時候頭會疼得越來越嚴重,你會越來越痛苦的,現在這樣你都這麼難受了何況更嚴重呢?”

少爺埋在他頸窩苦惱:“……真的嗎?”

奚亭:“當然是真的,我騙你乾什麼?”

少爺瞅了瞅他,蔫巴巴地垂下眼皮:“哦……”

奚亭看他現在這副無害又好哄騙的模樣,簡直像一隻幼崽似的,心軟的同時,也不忘了繼續坑蒙拐騙,雙手抱著少爺的腰揉一揉,忍著想親幾口的衝動哄著:“所以跟我回家了,好不好?”

這隻喝醉後變得純良又無害的小幼崽並冇有立即答應,痛苦地將自己的腦袋在他的肩窩蹭了又蹭,似乎還在猶豫,不太願意答應跟他回去。

見他猶豫,奚亭厚著臉皮道:“你想想,現在深秋了,北方這麼冷,縮在車子裡睡覺怎麼比得過躺在柔軟的大床上舒服,對不對?而且你早上……早上想吃什麼我還可以給你做,什麼餛飩餃子……對了,你以前不是說過北步行街那家餛飩店很好吃嗎?想想你好好睡一覺醒來,頭也不疼了,一早上醒來還有想吃的餛飩,不挺好?”

“……好像是,”喝醉後變得傻乎乎,似乎特彆好坑蒙拐騙的少爺被他這一番話給說動容了,微微掀起了眸子,猶豫地看了看奚亭,似乎想看他是不是在騙自己,不過對上的是奚亭非常“真誠”的目光以後,這才勉為其難地答應,“……好吧。”

“……真的?”奚亭一怔,見他點點頭後,這才如釋負重鬆口氣,恍惚過後笑了起來,開心過頭,一下子又失了態,捧著他的臉狠狠親一大口。

……純良無害的小幼崽被他親得臉都要變形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