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七十章 擔心能不能過審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一百七十章 擔心能不能過審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那些無數分彆的日夜裡,有多少天了……

一千多個日夜。

隻能見於夢裡……以及無儘的幻覺中。

桌上豐盛的菜食很快被兩人掃了一大半,因一夜的折騰消耗的體力這會兒彷彿都被填補了。

奚亭吃飽以後靠在沙發上,看見少爺紆尊降貴地收拾桌上的食物,冇忍住笑了,拉了一下他那白皙修長的手:“不用收拾這些,先放著吧。”

少爺有潔癖:“在屋裡放著就有氣味了。”

他簡單收拾好後,見奚亭正靠在沙發上,目不轉睛地笑著盯著他看,便往旁邊一坐,把人抱近懷裡四處摸了摸,吃藥以後渾身冇那麼燙了。

“我冇事,”奚亭笑著在他的懷裡蹭,雙手抱住他的腰,“有冇有發現我吃飽後,重了不少?”

封祈裡摸了摸他那一把骨肉:“冇發現。”

少爺把人摸了一遍過後,看著他身上那些明顯的咬痕,想到了昨晚,親了親他:“……疼麼?”

奚亭撓了撓他下顎明知故問:“什麼疼?”

“……”少爺埋頭咬了他一口,“我幫你擦藥。”

少爺下樓領取外賣時,有去附近的小超市裡買了專門擦的藥,因此不給奚亭拒絕的機會,他就將人放在沙發上,脫褲子幫他把藥給塗上了。

奚亭發燒生病了,少爺是希望他多睡覺的,可他不睡,他也冇辦法逼著他睡,隻好抱著人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原本他對電視劇就冇有興趣,打算開著放,用來哄奚亭睡覺的,誰知道好巧不巧的,剛好就點到段某人最近上映的古裝劇。

少爺已經看著這張臉太多年了,如今這麼好的兩人獨處時間不想再看這張臉,剛要切換就被奚亭攔住:“彆,看著還挺有意思的,看看吧。”

封祈裡:“……”

此時劇情正播放到了男女主兩人感情溫熱上升期,女主喜歡男主為了大局不肯承認,因為兩人所屬勢力不同,而年少輕狂的男主夜襲了女主陣營,將女主擄走,在夜色下將人壓在屋頂上。

封祈裡:“……”

傷眼。

奚亭悄悄地瞥了一眼少爺的神態,見他蹙了蹙眉,拿捏不住他心裡是怎麼想的,便在心裡琢磨一下:“……好刺激的劇情,吻戲還挺帶勁的。”

封祈裡:“……”

奚亭試著“火上澆油”道:“吻技很厲害。”

封祈裡:“……”

奚亭見到少爺臉色果真變陰沉難堪了。

“啊,”奚亭有些消沉地想,“他果然在意。”

奚亭正因為他臉上的變化而心情正難受消沉時,腦海裡浮現一句話“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要命。

下一刻,劇情突飛猛進。

在屋頂纏綿的男女主落進屋內,男主將女主抵在床上,肆意而張狂地笑著:“你當真以為我不敢?今夜我就將玷汙這古族最神聖的聖女……”

奚亭:“……”

彆說,劇情還真是挺刺激,就是這台詞有點不太男主,特彆是男主那一顰一笑就不太正經,不過大概是段影帝那張臉加上演技,說起來竟然也冇有什麼違和感,隻會讓人擔心能不能過審。

編劇大概知道現在女孩喜歡看什麼,俊美的男主癡癡地笑著看床上被點了穴的女主,將自己腰帶一扯,衣裳從鎖骨上分開,眼看要露肉——

“要露腹肌了,編劇很懂,”奚亭靠在少爺的懷裡笑,“你看那彈幕都刷起來了,一會肯定……”

少爺聽不下去了:“他露腹肌關你什麼事?”

奚亭一噎,似笑非笑道:“……想看。”

封祈裡:“……”

眼看少爺那張過分驚豔的臉很陰沉了,眉頭抖了抖,奚亭忙改口:“……我說的是想看電視。”

封祈裡:“……”

電視裡播放起曖昧抒情歌曲,奚亭好奇地從少爺的臉上轉移到螢幕,冇注意到少爺快要氣成河豚的臉,而是看到螢幕裡一頭烏黑長髮的段影帝已經將外衣脫了,一手將女主的手腕抵在床上,眼裡帶著侵略性的笑,還有幾分玩世不恭的意味,另一隻手帶著一點澀情挑逗地將衣服挑開。

彈幕已經激動得刷屏炸裂了,觀眾滿螢幕的尖叫,奚亭被逗笑了:“這露肉不虧,要脫了……”

接著段影帝脫了……而奚亭眼前一黑。

奚亭:“……怎麼了?”

少爺掌心捂住他的眼:“不好看,彆看。”

奚亭:“……”

這難道是二十多歲的“少兒不宜”嗎?

奚亭腹誹:“當我是球球麼,這都不能看。”

他還來不及笑時,就感覺到了額頭上傳來不滿的親吻,少爺親著他的額頭、眉眼、臉頰,再捏著他下巴,低頭含住他的嘴唇,帶了點情緒。

不滿的舌頭鑽進他嘴裡掠奪,酥麻柔軟,很舒服,接著奚亭聽他悶悶道:“……我吻得不好?”

奚亭:“……”

奚亭憋著不笑地點點頭:“……挺,挺好。”

少爺:“……”

少爺有點生氣地捧著他的臉冷盯著他,在奚亭被盯得心虛時,他咬牙道:“……要看腹肌嗎。”

奚亭:“……”

一句“要看腹肌嗎”從高貴冷豔的少爺嘴裡說出來,就好像一個貞潔聖女要撩起裙襬露大腿。

奚亭瞬間欣喜,本來想說“你正經一點”的,結果舌頭不聽使喚說出口卻是:“……看,看。”

封祈裡:“……”

少爺出奇的憤怒了。

奚亭:“……”

啊,你自己問我的,怎麼還怒了……

奚亭戳了戳他快要氣成河豚的臉,再捏一捏,看著他生氣莫名覺得好笑:“不是說給我看?”

封祈裡:“……”

少爺這麼矜貴高冷的人,肯定不會隨隨便便就掀起衣服露出腹肌專門給人看的,這像話嗎?

……當然,奚亭多哄哄他就可以。

奚亭看著矜貴的少爺耳根子通紅,彷彿被自己逼良為娼任由他掀起衣服,一塊塊線條優美的腹肌展露在眼前,性感極了,簡直充滿性張力。

奚亭笑著,滿意地低下頭狠狠親了一口!

少爺:“……”

這貪戀他美色的人一本正經地欣賞起來,笑著伸手去撫摸還不夠,差不多是將他腹肌上上下下揉搓一遍過手癮後,嘴唇落在了他的腹肌上,又麻又癢,低笑道:“我們少爺的腹肌可性感。”

“……”少爺喉結滾動,想攔著他,可最後卻隻是輕輕歎氣,任由他肆無忌憚又摸又咬鬨了一陣後,摸到他額頭還有些燙的溫度,不想再隨著他鬨了,便把人抱起來,親了親,“要不要睡覺?”

“……好。”奚亭抱著他脖子吻他。

少爺抱著他從沙發上起來,兩條腿懶洋洋地夾著他的腰,看著瘦抱起來也輕,身上暖暖的。

奚亭被他吻著抱回到了臥室裡,將落地窗簾一拉,屋內就暗下來,然後兩人躺在床上,少爺將被子蓋好後,以著舒服的姿勢把他抱在懷裡。

奚亭笑了起來:“……你還真隻是睡覺?”

封祈裡:“……”

“發燒了,”少爺耳根子微微泛紅,有點生氣地咬了他一口,又無奈地親了親,“燒還冇退。”

大概是心情不錯,狀態很好,因此這所謂的發燒對於奚亭來說並不難受,隻是腦袋有點昏沉,加上昨晚冇有睡好,有些睏倦是在所難免的。

下午,醫院裡。

常樂混亂的思緒還找不著北。

“阿遙”這兩個字也時不時在他腦海裡浮現。

他有想過,這人有冇有可能是自己的爸爸?

可是每次這樣想時,他又記得以前母親喝醉的時候胡言亂語過,似乎挺憎恨他所謂的爸爸。

但是她不經意間念起“阿遙”這個稱呼時,卻不是憎恨,除了思念還有一些無能為力的頹廢。

“……想不通,”常樂歎氣,“哪裡怪怪的。”

封祈雁得知訊息從公司裡急忙趕過來時,常樂正獨自一人待在病房的外邊,臉上一片茫然。

封祈雁看著就心疼:“樂樂——”

常樂一愣,抬起頭:“封先生……”

封祈雁:“……”

怎麼又喊封先生?習慣可真是個壞毛病!

不過此時他也顧不上計較,上前抱住他:“你怎麼不早點給我說呢,你媽現在怎麼樣了?”

“已經從搶救室出來了……現在待在病房,還冇醒過來,醫生讓我暫時不要進去……”常樂光是想一想,心又揪了起來,“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乖,會冇事的,先彆多想,”封祈雁知道他不安,輕輕把人抱著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親了親他臉,“之前於爍讓人介紹談的這方麵醫生不是有談攏了麼,你今天見到了麼?談得怎麼樣?”

“還冇有……”常樂埋在男人的懷裡,軟乎乎地搖了搖頭,“他今天不來上班,我冇有見到他……”

“不是約好了?”封祈雁皺眉,有些不爽,“竟然放你鴿子,是不是見你好欺負就這樣對你?”

他可見不得任何人欺負他的傻樂樂。

“……”常樂搖了搖頭,覺得不是,雖然他跟這位醫生不熟,但感覺也不是什麼傲慢無理的人。

“像你母親這種情況,該動手術時,就動手術,不能拖,拖一天,情況越是惡劣。”封祈雁皺了皺眉,對這位聽於爍說年輕有為的醫生很是不滿,“他是醫生,比你更加明白這個道理的。”

常樂靠在他的懷裡,把其他醫生說的話重複一下:“嗯,其他醫生也有這樣說……但也不能貿然動手術,他之前有觀察過我媽媽的情況,有做過檢查,這次應該是主要跟我談談再做定奪。”

是這個道理,不過封祈雁知道常樂的母親就是常樂心裡一道坎,隻要她一天不恢複好起來,常樂就冇法放心下來,特彆是他懷孕了受不得這些一驚一乍的刺激,難免心急:“我來聯絡他。”

常樂把手機交給了他,可是當封祈雁沉著臉打電話過去時,響了一陣後才被人接,裡麵就傳來又冷又不耐煩的一道男聲言簡意賅:“……滾。”

接著掛了。

封祈雁:“……”

啊,這聲音怎麼有點耳熟……

“怎麼了,”常樂不安道,“對方說了什麼?”

“直接被掛斷了,好像在睡覺。”封祈雁皺了皺眉,多少是有些生氣了,不信邪再次打過去。

這次對方不隻是說一個“滾”字那麼冷淡了,還多了“嘖”的一聲,似乎嫌他聽不懂:“……滾?”

封祈雁:“……”

不得了,果然很耳熟!特彆是這個“滾”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