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媳婦兒這肚子懷的還不止一個!

-

[]

“哈秋——”

常樂突然打了個哈欠,渾身一冷,伸腦袋四處瞅瞅:“奇怪了,我是不是被人唸叨盯上了?”

封祈雁:“……”

他看著縮在自己懷裡軟綿綿的人,又將他身上的外套拉了拉,將他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隻露出一個腦袋瓜在空氣裡,揉了揉:“讓你不多穿衣服就亂跑,可彆是感冒了,江麵上風更大。”

“噢,原來是這樣。”常樂揉了揉鼻子。

封祈雁抱著他站起來:“冷嗎?我們進裡麵去吧,裡麵也可以看煙花,彆在外邊感冒了。”

“嗷,我不冷啊,”常樂笑著搖頭,“而且你看啊,我們現在在江的中央,抬頭看煙花更美!”

封祈雁興趣不大,但見他喜歡,也就隻好陪他,同時又看著常樂那腦袋瓜忍不住往船裡瞅。

顧深禦沉著一張臉進去後,再冇出來了。

瀾羌江璀璨的煙花,要放很久,天空一片璀璨,底下歡呼,而翻滾的江水,依舊那麼冰冷。

顧深禦獨待在一間屋子裡,手裡拿一張已經褪色泛黃的照片,照片上是十**的江遙與他。

江遙笑著衝鏡頭比個剪刀手,笑眼彎彎的。

那一年,江遙才十八歲。

從小地方來到大城市的他對城裡各種各樣的事物都很感興趣,內心卻很純樸,還帶著一點被父母那一輩不斷灌輸的各種封建思想,即便他知道都市裡的有錢人興趣愛好多,男女通吃,但他原本並不知道男男之間應該怎麼的一個“吃”法。

他跟顧深禦在一起的時候,隻懂牽手、親一親、擁抱,光是接吻,就覺得很特彆了,再深入一點的話,就知道兩個男的還可以用手、嘴巴。

冇了。

至今顧深禦也清楚記得,當年自己控製不住像要了他,將他壓在床上,全身親吻時,江遙都懵了,滿臉無措,還結結巴巴地問:“冷,冷靜!兩個男的……這……這真可以嗎?彆弄錯了!!”

顧深禦:“……”

顧深禦用行動告訴了他,可以。

從未瞭解過這方麵的少年緊繃著身子,渾身都紅透了,眼睛也冒出眼淚,無措地抱著男人的腰任由他,埋在他懷裡哽咽:“我好像不對勁……”

顧深禦將那漂亮的少年抱在懷裡,緩緩地親吻著,可即便這樣,江遙還是害怕,紅著眼哭著問:“阿禦……我,我真的不會……不會壞掉嗎?”

顧深禦吻著他的唇告訴他:“不會。”

江遙縮在他懷裡害怕極了:“可你好大……”

顧深禦:“……”

那一晚,兩個冇有真正意義上開過葷的人,從起初的陌生、生硬,再到漸漸地沉淪到忘我。

他們做了將近一夜。

第二天,江遙還癱在床上揉著肚子。

顧深禦問起,江遙靠在他的懷裡皺眉深思:“我總覺得肚子漲漲的……昨晚都有點鼓起來了。”

顧深禦:“……”

“我還特意上網查了一下,彆人做的時候,肚皮都不會鼓起來的……”江遙一邊揉著肚子,一邊抬眸問他,“是不是你技術太差了?冇弄對?”

顧深禦:“……”

見他說不出話,江遙歎了口氣,消瘦的身子縮在他的懷裡:“我就說讓你冷靜冷靜了,都不上網查一下,現在怎麼辦,要去醫院檢查嗎?”

顧深禦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與他解釋隻是“尺寸”的問題,隻好給他擦藥過後,抱著渾身癱軟的他去餵飯,最後再委婉隱晦地告訴他,為什麼彆人做的時候,肚子冇鼓起來,而他會鼓起來。

後知後覺的江遙:“……”

江遙的興趣愛好有很多,喜歡旅遊,想看各個地方的美景與文化風情,喜歡美食,喜歡各種冇有嘗試過的稀奇古怪的事情,相比之下,顧深禦的興趣愛好很單調,除了埋頭工作以外,他的愛好就是跟江遙在一起,換著地方狠狠弄哭他。

平時,顧深禦還喜歡抱著他在辦公室裡。

因為江遙很喜歡瀾羌江。

而顧深禦辦公就在瀾羌江邊上,從高樓可以俯瞰瀾羌江的美景,當時瀾羌江對麵並冇有那麼多繁華的高樓大廈,但有一座高高的橋,有些古樸了,但江遙很喜歡,說像他家鄉那一座拱橋。

當年江對麵還有很多自然生長的花草樹木,江遙很喜歡跟他在瀾羌江約會,沿著江邊慢慢走,看著翻滾的江水,望著天上皎潔的夜色,兩人也有坐過小船遊覽瀾羌江,也船裡忘我地纏綿。

一切都很美。

特彆是江遙意亂情迷趴在船裡小視窗,迷離地看著瀾羌江的夜色,波光粼粼的水麵有月亮的倒影,而身後的顧深禦額頭上青筋爆出,汗水沿著下巴滴落在少年漂亮的背上,再掐著他腰……

不知疲憊……狠狠地欺負他。

有時候江遙被他欺負得太狠了,就會咬著手指哭,紅著眼睛斷斷續續喊:“阿禦……阿禦……”

顧深禦吻著他的背粗啞道:“嗯。”

“太多次了……”江遙紅著眼哽咽,漂亮纖細的腰隨著船在水麵搖晃,也會**地扭動,“啊……”

少年一切的一切,都讓顧深禦深深著迷。

兩人情動過後,江遙癱在窗上,任由男人抱著他的腰埋在他的後背滿足地低喘,紅著眼失神問:“我們不是、來坐船……瀏覽瀾羌江夜景的?”

“嗯,”男人滿足地親吻著他的背,“對。”

江遙:“……”

顧家大少爺看似性冷淡,其實情/欲極強。

江遙常常吃不消。

特彆是兩人剛開葷那段日子,顧深禦每天都要跟他做好幾次,多次讓江遙覺得自己要廢了。

顧深禦望著少年那張在冷冷月色下迷人泛紅還冒汗的臉,伸手給他擦了擦:“夜景好看麼?”

江遙:“……”

江遙無力地喘著問:“你怎麼還有臉問?”

向來冷漠麵癱的男人眼裡泛起一點笑意,挽著他腰親著,將他抱過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江遙:“……”

瘋了!

他怎麼還要繼續啊!!

等到完事以後,顧深禦會幫他擦乾淨,穿好衣服後,再將不情不願的江遙抱著出去看夜景,由於在船裡索取了太多次,江遙往往被他抱著出去冇一會,就靠在他的胸膛裡迷糊地睡過去了。

顧深禦會抱著他揉揉,低聲問:“不看了?”

“困……”江遙縮在他懷裡,“下次再看吧……”

顧深禦隨著他,親了親他臉:“好。”

反正瀾羌江的江景還在,他想什麼看都行。

可是顧深禦冇有想到……冇有以後了。

“嘭——”的一聲,又是璀璨的煙花綻放。

顧深禦從回憶裡回過神,望一眼窗外的滿天煙花,深邃的眼睛裡,隻有濃濃的落寞與挫敗。

他想告訴他,當年他喜歡的瀾羌江如今已經變了,變得更加熱鬨,更加繁華,人也有很多。

遺憾的是當年哪些沿著江邊的不少花樹已經被砍了,建了很多新的商業樓,而江邊有很多吃的,各種各樣的特色小食,他應該會很喜歡的。

“阿遙……”男人無力而孤獨地喊,“阿遙……”

如今繁華的瀾羌江夜景,你有看到嗎?

你現在人在哪裡……會不會偶爾回來看看……

快二十年過去了……你還記得我麼。

是不是會怪我……怪我當年冇有保護好你。

還是,你已經把我忘了……

不然,你怎麼這麼多年都不再出現了……

在窗外滿天的煙花與熱鬨的氣氛下,遊艇裡豪華的房間裡卻一片陰冷孤寂,彷彿兩個世界。

一陣風從視窗吹進來,將他手中泛黃的照片吹得飛了起來,把那向來冷漠又沉靜的男人給嚇了一跳,麵色蒼白,紅著眼睛急忙撲過去,緊緊地抓住那張照片,深深地捂在了自己的胸口處。

男人失控地低喃:“阿遙……”

等到顧深禦再次整理好情緒出來時,看到封祈雁正與那少年在甲板上笑著欣賞煙花,封祈雁不知道湊近少年的耳邊說了幾句什麼,少年瞬間紅了臉,氣呼呼的模樣,再伸手輕輕錘他幾下。

封祈雁笑得更歡了,一把攬住他的腰,在滿天璀璨的煙花之下,低頭含住了少年柔軟的唇。

顧深禦皺了皺眉。

“唔……”常樂看到他紅了臉,“顧……顧總!”

封祈雁一聽到姓顧的出來了,就更加不願意放開常樂,炫耀似的越是狠狠把人抱在懷裡吻。

常樂:“……”

常樂滿臉通紅,簡直恨不得躲起來,卻偏偏被吻得雙腿發軟,羞得藏進了封先生的懷裡去。

冇臉見人了!!

封某人滿意一笑,將常樂團團抱在自己的懷裡,故意特彆大聲道:“寶寶的嘴唇真軟真甜。”

常樂滿臉通紅:“你……彆、彆亂說話……”

“冇亂說話,我寶寶嘴唇就是這麼軟這麼甜,我天天都想吻,還隻屬於我一人,太甜了,”封某人抱著滿臉通紅羞得快冇臉見人的常樂蹂躪,臭不要臉道,“寶寶再讓我親親,啵啵啵——”

顧深禦:“……”

著實傷眼。

顧深禦眉頭皺了一下,不知道怎麼的,他看著封祈雁再看看在他懷裡羞的無地自容的常樂,越發覺得封家這個人模狗樣的大少爺不順眼了。

有一種好好的大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

偏偏封某人為了讓顧深禦看到,好“死”了這條惦記他家寶貝的心,繼續啵啵啵地親個冇完。

看得顧總的拳頭都硬了。

“嗷!!”常樂又羞又氣,終於像一隻炸毛的貓,氣得從他懷裡掙紮,兩隻爪子狠狠撓他,氣呼呼道,“你有完冇完!有完冇完!正經一點!”

“我很正經!!寶寶冷靜冷靜!知道你害羞了,老公不親你了還不行嗎!彆動了胎氣!”封祈雁一手挽著常樂的腰,圓潤的腹部麵向顧深禦這邊,安撫常樂的同時,冇忘了向顧深禦炫耀,“看到冇?我的媳婦兒這個肚子,圓鼓鼓的,裡麵懷著我們的寶寶!懷的可能還不止一個呢!”

顧深禦:“……”

要是這是他兒子,還這麼小,姓封的這禽獸就敢讓他兒子懷孕了,他就把這姓封的腿打斷。

顧深禦問常樂:“你家人不管管麼?”

“啊,”常樂眨眨眼,“管什麼?”

顧深禦:“管你跟這個禽……人在一起。”

封祈雁:“……”

他好像聽到了什麼禽……

常樂愣了愣,輕輕搖搖頭,像個孩子一樣乖乖回答:“我媽生病了……什麼都分不清了,有時候都記不得我了……冇人管我,說了她也不懂。”

顧深禦皺眉:“……你爸爸呢?”

常樂手指頭互相扣了扣,看了看他,又低下頭說:“我冇有爸爸,我從小都冇見過我爸爸……”

顧深禦指尖微微抽搐了一下,臉上冇什麼表情,心裡卻波濤洶湧,他記得第一次見常樂時問過他年齡了,十九歲,而這孩子的爸爸與江遙失蹤時間都差不多是十九二十年前了,又長了一張那麼相似的臉,會不會與江遙真的有關係……

或許這是江遙與其他女人生下來的孩子……

顧深禦淩亂的思緒不知過了多久,起伏不定的胸口才稍微平靜下來,他看著少年的臉,最終有些恍惚道:“……彆難過,他或許有什麼苦衷。”

常樂冇想到他還會安慰人,愣了一下笑了。

他笑著點了點頭:“嗯!”

“傻乎乎的。”封祈雁抱住自己的寶貝媳婦在懷裡蹂了揉,戳了戳他笑起來的臉,親了一口。

遊艇在瀾羌江逛一圈,再次回到港口,封祈雁要捧著他家傻樂樂的孕肚跟他下去時,常樂感激又乖巧地對那冷漠又孤獨的男人道:“謝謝顧總,如果不介意,下次我們可以請你吃飯嗷!”

顧深禦微微一怔,似乎有些意外錯愕,過了半晌,像冰雕一樣的男人才動了動嘴:“……好。”

常樂很開心:“嗯!那就說定了!”

孤獨的男人站在甲板,看著少年漸漸遠去的背影,發了許久的呆,如果這真的是江遙留下來的孩子,他會視如己出像親生的一樣待他好……

即便他知道,事到如今,就算對他的孩子再怎麼好,也彌補不了當年對江遙的愧疚與遺憾。

有些人錯過了,就是一輩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