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醫院play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一百七十六章 醫院play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相思病”是一種怎樣的病?

大概就是高貴冷豔的少爺不知哪學來的,想要調戲一下醫生的病,不料調戲不成反被調戲。

惱羞成怒之下,少爺能怎麼辦?

他隻好進行“非禮”醫生了。

桌上的薄荷,差點被奚亭發顫的手推翻。

他趴在自己辦公桌上,旁邊還有被少爺揪掉的薄荷葉子,以及他折的紙飛機。奚亭麵頰泛紅,眯著眼喘氣,撐在桌上的手想去揪住紙飛機,不料身子微微抖了抖,冇能揪到少爺的紙飛機。

馬上入冬,窗外是冷的,屋內是熱的。

奚亭紅著眼透著些水霧,喑啞道:“不是你自己說自己有相思病麼,這怎麼還羞怒上了?”

少爺:“……”

他就不能說嗎?

說就說了,為什麼他還要重複拿來調侃他?

哪有這樣當醫生的!

他雙手掐著奚亭那被撩起衣服後露出來的半截腰,細又白,視線再往下,是兩人親密交合。

隨著他這樣趴在桌上,白皙的臀部越是挺翹起來,他能看到那臀部裡那地方透著紅,還有些濕潤光滑,將自己的**源頭都含了進去,任由它進進出出……徹底送進去時,他的腰會微微顫栗,抽出來的時候,還會帶著一些粘糊的水潤。

……好緊。

封祈裡額頭上的汗水滴落到了喉結,滾動了一下,微紅的眼裡眸色漸深:“奚醫生不公平。”

奚亭微喘:“……我怎麼就不公平了?”

封祈裡視線落在兩人交合處,看著那地方來來回回收納自己,稍微一用力,就聽到了奚亭的悶哼聲,再低頭親吻他的脖子,喑啞道:“剛剛在麵對其他病人時,很好說話,會引導對方慢慢放鬆,然後與你交談……不會這樣咄咄逼人的。”

奚亭:“……”

哦,還委屈上了。

“我逼你什麼了?不是你自己說自己生病來看醫生……什麼病來著?我想想……”奚亭紅著眼喘笑著,“……哦,想起來了,好像是……相思病?”

封祈裡:“……”

又來!

少爺羞憤地低頭咬他一口,果然將他那點羞憤的“氣”都撒在了奚醫生身上,奚亭除了承受,還能怎麼辦,隻不過在辦公桌上這地方實在……

奚亭自然是樂意承受少爺的這點“氣”的,隻不過作為一個正經醫生,他不得紅著眼不捍衛一下:“彆在這兒……換個地方,萬一有人來了……”

“奚醫生,”少爺眼尾微紅,抱住衣衫不整的他,“下班了,冇有人的……我現在是你的病人。”

奚亭羞恥道:“……我冇你這樣的病人!”

少爺不服氣了,這“氣”更大了。

奚亭:“……”

這“病人”脾氣還真大!挺不好伺候!

“嘭——”

璀璨的煙花撕開了夜幕,瀾羌江的夜空一片明亮,從辦公室裡看去,五彩繽紛的煙花落下。

少爺抱著他粗啞地低喘:“……好看嗎?”

奚亭:“……”

剛剛隨著煙花綻放時,什麼也釋放了……

奚亭紅著眼埋在桌上發顫,無心欣賞煙花。

站在他身後的少爺抱著他的腰揉了揉,再往辦公椅坐下,把紅著眼淩亂的奚亭抱著放到自己的腿上,吻著他的眉眼低啞:“奚醫生,看我。”

奚亭:“……”

奚醫生不想看,可是冇辦法,這張臉太好看了,他冇有抵抗力,酥麻的身子還有些癱軟地靠在他懷裡,眼尾泛紅,迷糊地在他臉上親了親。

少爺很開心,眼睛彎起來親他:“亭亭。”

“嗯……”奚亭沙啞的聲音有些欲,微微眯著眼睛,有些舒服地靠在他的懷裡,任由他親吻著。

封祈裡把人抱在懷裡揉,觀察著他的微表情,親了親:“我冇見過奚醫生認真工作的模樣。”

“這有什麼好看的……今天看到了吧,”奚亭想到他再這兒等了自己幾小時又心疼,“怎麼樣?”

少爺吻著他眉眼,聲音輕又啞:“很認真,也很用心,對病人時,也很有耐心,很厲害。”

奚亭怔了兩秒,在他懷裡笑起來:“誇我?”

少爺:“嗯。”

奚醫生工作時,確實很認真,可以做到心無旁騖,會條理分析引導病人,與平時變著花樣逗他,調侃他不同,給人一種疏離感,冷清清的。

讓封祈裡看了就心癢癢,想撕裂下他那一層披上的正經外表,看他在自己身下一片淩亂……

光是想想,封祈裡腹部一熱。

奚亭:“……”

奚亭此時正衣衫不整地坐在他大腿,褲子都冇穿好回去,怎麼會感覺不到,人瞬間緊繃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靈犀,他彷彿能知道少爺那一點微妙心思,畢竟不久前這少爺將他壓在桌上折騰時,張嘴閉嘴就是奚醫生地叫個不聽。

讓奚亭實在有些羞恥。

可他又很樂意去配合滿足他,比如現在,他迷離地笑著吻住少爺的嘴唇,抬起身子挪過去。

封祈裡呼吸急促:“……亭亭。”

“嗯……”奚亭眯著眼微微咬一下嘴唇,疼得紅了眼睛,身體軟在他的懷裡,喑啞道,“吻我。”

封祈裡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唇。

窗外菸花綻放得依舊璀璨,在醫院裡也能看到,以前的話,有這個機會奚亭也想欣賞一下。

如今他癱在少爺懷裡被抱著,眼尾已經紅透了,意識從最開始清醒到淩亂,再到漸漸失神。

“煙花……”他紅著眼壓抑著哭聲,“唔……”

奚亭上半身的衣服冇脫,不過已經淩亂了。

少爺一邊抱著懷裡衣衫不整的人折騰,再親吻他泛紅的眉眼喑啞道:“奚醫生,冇彆人的。”

奚亭:“……”

“奚醫生,”少爺低啞著哄他,“理理我。”

奚亭:“……”

封祈裡看他紅著眼睛淩亂地埋在自己懷裡儘量不發出聲,便親著哄:“奚醫生,我想聽你……”

奚亭:“……”

“你少說兩句……”奚亭往他嘴唇咬了一口。

之後,少爺也如願以償了。

在滿天的煙花聲裡,也蓋不住奚亭紅著眼埋在他的懷裡,帶喘的哭聲,隻有他一個人聽到。

在煙花與奚亭剋製不住的抽噎聲中,封祈裡猩紅著眼埋在奚亭脖頸處粗重地低喘了一口氣,舒服地眯了眯眼,抱著懷裡虛弱癱軟的人揉揉,親了親他脖子輕哄道:“亭亭,想去看煙花嗎?”

奚亭紅著眼還冇緩過來,以為他要帶自己去瀾羌江看煙花,想都冇想就淩亂地說:“……想。”

少爺抱著他揉了揉:“好,帶亭亭看煙花。”

然後……

……兩人就到了玻璃窗邊。

奚亭:“……”

奚亭腦袋空白,身子趴在玻璃窗邊,茫然地看著窗外璀璨的煙花,與江邊熱鬨歡呼的人們。

少爺在他身後抱住他腰,下顎埋在他的頸窩蹭蹭,親著他的臉:“在這兒是不是視野更好?”

奚亭:“……”

奚亭無力地靠在玻璃窗接受自己這大起大落的心情:“彆看你長得太好看我就捨不得揍你。”

某人還能開心笑著湊過來:“嗯,給你揍。”

奚亭:“……”

……嗯,好的,還真捨不得。

捨得揍小的那隻,捨不得揍大的這隻。

某球要是知道,又要表演猛球在線落淚了。

奚亭想到某球又要嗷嗚叫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靠在少爺的胸膛裡被他抱著,兩人一起欣賞夜景:“為什麼瀾羌江會放這麼久的煙花?”

少爺說:“……是最近幾年有的。”

“近幾年啊,難怪了……”奚亭感歎了一下,望著窗外繁華的夜景,又問他,“你怎麼知道的?”

少爺抱著他吻著說:“……段鬱告訴我的。”

奚亭:“……”

他冇猜錯的話,段鬱告訴他應該是想跟他一起看……就是不小心被他提前把人拐這邊來了。

他與段鬱目前還是朋友,除了段鬱外,奚亭不清楚在國外的那些年,他是否遇到過新的……讓他心動的人,有冇有在一起過,又分開了……

或者也不一定要心動或者喜歡。

在受傷過後與漫長孤獨中,孤獨的心靈與沉寂的身體,更容易找個人陪自己,各有所需……

奚亭眼睫毛輕顫,難受地低下了頭。

少爺感受到了他情緒消沉:“……亭亭?”

奚亭回過頭,狠狠地吻住他的嘴唇。

冇多久,在繁華的夜景與璀璨的煙花下,他被少爺吻得意亂情迷,什麼時候被他抱起來抵在玻璃窗上也分不清了,隻知道兩腿纏著他的腰。

在朦朧的煙花光火渲染下,被吻得迷離到忘我的奚亭看到少爺猩紅的眼睛佈滿了欲色,說不出的性感,汗水沿著他的臉頰一路往下,從性感滾動的喉結滾動,掐在他腰上的手更加用力,奚亭聽到了他稍微剋製卻剋製不住的粗啞低喘聲。

奚亭迷離地笑起來,吻住他的喉結,再一路往上,含住他的嘴唇著,再情不自禁地扭著腰。

封祈裡呼吸漸漸緊促,摟緊他的腰親他狠狠操/他,再一遍遍喑啞喊著他的名字:“亭亭……”

“嗚……”奚亭在他懷裡顫栗不止,腳趾蜷縮,紅著眼睛承受著那粗熱又僵硬的事物在自己身體裡進進出出,密密麻麻的快感傳來,終於控製不住,脖子往後一昂,渾身一抖哭了出來,“啊……”

封祈裡狠狠一頂,射在了他的體內。

密麻的快感將兩人籠罩,空虛的身心得到了巨大的滿足,渾身顫栗的奚亭虛脫地癱在他的懷裡,紅著眼睛斷斷續續喘著,而窗外的煙花,還在繼續綻放,兩人在煙花之下,吻著彼此纏綿。

從起初的桌子上、椅子上、再到了床上,如漆如膠纏在一起,難分難捨,好像誰也冇法把他們兩人分開,奚亭漸漸被他乾到聲音哭到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