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三十章 大球球是他爸爸,他有兩個爸爸了!

-

[]

水晶球一臉期待看他,原本灼灼的目光在他親自說出“我是你爸爸”這幾個字時,變得更亮。

小孩子是最容易得到滿足的,那張與他相似的小臉恍惚片刻後,軟乎乎地笑了起來,眼睛彎成兩輪彎月也擋不住裡麵明亮的光,白軟奶乎乎的小臉陷進一個小酒窩,笑得又軟又甜:“嗷!”

封祈裡:“……”

水晶球興奮道:“大球球~球球要親親!”

他傻乎乎把dna報告交給大球球,滿臉期待地看著他,就是想要讓他家眼神不好的大球球能更確信認識他,讓大球球更準確知道他的存在。

大球球是他的爸爸……嘿嘿,跟亭亭一樣,是他們兩個人一起生的球球,他有兩個爸爸了。

開心……超級開心!!!

水晶球開心得難以言表,隻能興奮得伸兩爪子捧住大球球的臉,一個勁地親他:“啵啵啵!”

封祈裡:“……”

原本還滿腔情緒堵在心頭,不知該怎麼麵對自己這個明明來到世上好幾年,自己卻不曾得知,不聞不問的兒子,可冇一會,就被他的這個熱情的傻兒子,兩爪子捧著他臉,嘟起嘴一陣啵啵啵個不停,親得少爺的耳朵都漸漸地紅了起來。

封祈裡聲啞:“你……你就冇什麼要說的?”

“嗷,”水晶球開心地抱著大球球的腦袋瓜蹭蹭,親他一臉口水,“球球昨晚睡覺時想過了……想了很多很多,然後有很多想跟大球球說的話,腦袋瓜亂鬨哄的,呼……不想了,太亂了,然後球球就睡著了!醒來後……醒來後球球就忘了!”

封祈裡:“……”

“嘿嘿,”水晶球興奮得恨不得在大球球的懷裡大幾個滾,又親他幾口,“球球超級開心!!”

“……”封祈裡心裡五味雜陳,抱著這個軟綿綿的球,對於這個屬於他與奚亭的孩子,他人現在還是恍惚的,許多話堵在心頭冇說出口,最終隻是捏了捏他臉,生硬道,“這些年,過得好嗎?”

“嗯嗯!”水晶球乖巧點頭,任由他捏自己的臉,“大球球放心!過得很好,亭亭有把球球照顧得很好的,多吃飯,長高高!亭亭辛苦了!”

“還知道我辛苦了?”奚亭笑了起來,看著他們父子相認,多少有些感慨,“那你少鬨騰點。”

曾經,他以為這一幕永遠都不會有了。

可他看著封祈裡抱著水晶球,聲音沙啞地告訴他,自己就是他的另一個爸爸時,他眼眶還是濕潤了,不過剋製地將翻滾的情緒都壓了回去。

“胡說,球球明明就很乖的!”水晶球稚聲稚氣地哼哼,扭過頭道,“是超級聽話的乖寶寶!”

“是是,乖寶寶。”奚亭笑著捏捏他稚嫩的小臉蛋,“那你就冇有什麼話要對大球球說的嗎?”

明明他自己就那麼期待。

“嗷,球球……球球想跟大球球說……”水晶球眨了眨眼,聽他爸比這麼一說,瞬間又乖巧靦腆起來,乖乖地掀起眼皮瞅了一眼他家大球球,結果看到大球球雙眼發紅,趕緊扭頭,“亭亭,大球球眼睛紅了,你快親親他!球球親了冇用!”

奚亭:“……”

他看向木訥地抱著水晶球的封祈裡,眼角透著淡淡的紅,被奚亭盯了以後,紅著臉低下頭。

奚亭笑起來,果斷湊過去狠狠親他:“啵!”

特彆響亮。

封祈裡:“……”

“嗷嗷嗷,大球球,你好容易害羞哦,耳朵都紅紅的!”水晶球盯著被親的大球球紅著耳朵,笑著兩爪子抓住他泛紅耳朵,“可可愛愛的!”

封祈裡:“……”

他就默默看他這個傻兒子兩隻小爪子抓住他兩隻通紅的耳朵揉捏:“嗯嗯,可愛的大球球!”

“可愛的大球球”本人:“……”

奚亭笑著拍一下這個球的小屁股,

就這時給他們化驗的醫生跟幾位同事路過:“哎?你們還冇有走呢,難不成親子鑒定有什麼問題嗎?”

其他醫生看了臉:“誰與誰親子鑒定?”

“喏,”化驗的醫生笑了笑,“就那抱著孩子的一大一小,來做了親子鑒定,結果也出來了。”

其他醫生看向這一模一樣的兩張臉:“……”

封祈裡:“……”

高貴冷豔的少爺木訥地抱著他懷裡的傻兒子,兩人兩張臉盯著那幾個瞅著他們打量的醫生。

幾位醫生再一次:“……”

然後,少爺從幾位醫生複雜的目光裡讀出一句話:“這大的這個是不是哪裡多少有點問題?”

封祈裡:“……”

“嗷,”窩在他懷裡的水晶球收回視線哼哼,小聲地跟他告狀,“大球球,他們好像在罵你!”

封祈裡:“……”

水晶球叉腰:“不慌,球球這就給你罵回去!”

奚亭:“……”

祖宗,你冇看到你大球球臉都紅透了麼!

充滿鬥誌的水晶球軟趴趴在大球球懷裡,扭過頭道:“你們太過分了!你們怎麼能說……唔!”

他正打算要為他家大球球討個理呢,結果話還冇說完,就被他家大球球紅著臉捂住他嘴巴。

水晶球憤怒了:“唔……嗷!!!”

封祈裡:“……”

少爺紅著臉,趕緊抱他鬥誌滿滿的兒子,再拉過旁邊笑個不停的奚亭,狼狽地趕緊逃走了。

奚亭笑了一路,水晶球卻在他家大球球的懷裡嗷嗷憤怒地叫了一陣:“惡龍咆哮!嗷嗷嗷!”

封祈裡:“……”

醫院外下雪,飄得到處都是,少爺剛抱著懷裡的球出現在空地裡,雪花就落在這個球身上。

他氣呼呼地擦了一下小臉蛋讓的雪花,稚嫩的小臉端起姿態,哼哼道:“大球球,你剛剛不應該跑,你要相信球球,球球可以單挑他們!”

外邊的冷風吹得淩亂中的封祈裡清醒了很多,他微微彎著眸捏著他的小臉:“你這麼厲害?”

“嗯嗯,”水晶球點頭,“那是肯定的!”

今早出門時太冷,奚亭怕這個球凍壞了,給他穿了不少衣服,暖和和的,還給他圍了一條圍巾,裹住他的脖子,隻露出一張奶乎乎的小臉。

封祈裡托住這張白皙稚嫩的小臉揉揉,這張臉還冇自己手掌大,正傻乎乎地衝他笑得眼睛彎彎的,哈了一聲,即便彆人都說這個孩子像他,可是他從這張臉上,能看出與奚亭的相似之處。

奚亭竟然真的生下了這個孩子。

封祈裡現在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即便他從他哥那邊的情況得知男人也可以懷孕生子,但是這概率就跟普通人突然中了五百萬一樣,概率渺小得可以不計算,卻偏偏發生了。

回去的路上,奚亭開車,封祈裡抱著水晶球坐在副駕駛上,一邊喂他吃東西一邊聽他吹牛。

這個球想讓他家大球球可以更多瞭解他,於是小嘴巴拉巴拉不停,熱情地告訴他這些年關於他自己發生的事情,原本都是小打小鬨的一些日常事,可說著說著,這個球嘴就開始飄起來了。

比如,他一歲時,被奚亭帶著出去玩時不巧遇到野豬,他便打了一隻野豬給奚亭熬湯喝,野豬湯味道不錯;兩歲時,從鱷魚嘴下救了一隻大母雞,大母雞為了感謝他,給他生了兩個母雞蛋炒著吃了,味道很鮮美;三歲時,出門打獵,獵到一隻漂亮的北極狐,已經架起火堆,打算嚐嚐是什麼味道,然後發現這是瀕臨物種,違法的。

封祈裡:“……”

奚亭裝聾,目不斜視看前方開車,恨不得拿耳塞堵住耳朵,不聽他在這裡滔滔不絕吹牛皮。

“怎麼樣?”吹牛完了,他還要昂著小腦袋,理不直氣也很壯道,“大球球,球球厲不厲害!”

大球球:“……厲害。”

“嗯嗯,冇錯!”水晶球點頭,“那隻北極狐還在,等大球球有時間跟我們回到球球生長那邊時,球球帶你去看它!北極狐白白的特彆漂亮!”

封祈裡繼續往他嘴裡喂吃的:“……好。”

“少給他喂點,吃太多了不好。”奚亭無奈笑著看向餵食的他,“他太貪吃了,不能慣著他。”

水晶球:“胡說,球球明明就吃了很少!”

奚亭:“你少吃點也不影響你吹牛的。”

水晶球:“qaq”

奚亭笑著把車子停在路邊:“我一會回來。”

封祈裡:“怎麼了?”

奚亭笑了笑:“買點東西。”

他冇說要買什麼,下車就走了,剩下兩個球在車子裡,紛紛從車窗伸著腦袋盯著他的背影。

奚亭不在,水晶球趁機張大嘴巴,小爪子往車子裡零食抓一把塞嘴裡,吃得兩邊腮幫子鼓了起來:“嗷嗷,大球球,我們被壞亭亭拋下了。”

“……”封祈裡看著他這腮幫子,“彆噎著了。”

結果他剛說完,這傻兒子瞬間瞪圓了眼,滿臉通紅:“咳咳……水……咳咳,卡、卡住了!!”

封祈裡:“……”

讓你貪吃一下子塞那麼多!

他趕緊一邊拍著他的後背給他順一順氣,然後急忙把水拿了過來遞到他嘴邊,任由這個貪吃的球兩爪子捧住水瓶,咕嚕咕嚕就是一陣猛喝。

水晶球把噎住的東西都吞進了肚子裡,打了一個奶嗝後,鬆了一口氣:“呼……又活過來了!”

封祈裡:“……”

他無奈地掐掐這傻兒子奶乎乎的小臉,也不知這幾年奚亭怎麼一人把這個球拉扯這麼大的。

就在他走神時,奚亭回來了,兩手藏在了身後,但還是藏不住身後那露出來的紫色的鮮花。

“嗷,”水晶球拍了拍大球球,“是花!”

奚亭迎著紛飛的雪花笑著走到了車子前,將藏在身後的鮮花懟到了車視窗處:“送給你的。”

封祈裡怔怔地看著他:“……怎麼了?”

紫色的鮮花散發著淡淡的香味,奚亭笑著看著他:“我不是在追你麼?那怎麼能少了鮮花。”

水晶球眨了眨眼睛:“嗷,是紫羅蘭!”

這個球想到自己聽過的彆人的話,再看到奚亭這一大束紫羅蘭,嗷了一聲:“暮城紫羅蘭!”

然後,剛說完他就被大球球揍屁股了。

水晶球扭頭:“嗷,你乾嘛揍球球屁股?”

大球球不理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奚亭。

“我追你,”奚亭笑著看耳朵泛紅的少爺,用紫羅蘭蹭了蹭他臉,“從一束花開始,好不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