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奚亭舔著嘴唇,兩腿跪到地上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奚亭舔著嘴唇,兩腿跪到地上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壓抑許久的**,一觸即發。

這個時封祈裡再也“矜持”不下去,胸膛起伏不定,急促喘著,滾燙的**貼奚亭扯他褲子的手蹭了蹭,那灼熱的溫度燙得奚亭眼睫毛輕顫。

下一刻,不等奚亭反應過來,封祈裡單手扣住他腦袋,猩紅著眼再次堵住他的嘴唇,緊接著,奚亭聽到皮帶被拽開的聲音,他垂下眼,見少爺那冷白皮修長的手指自己粗魯地扯開皮帶——

“……”奚亭的耳朵騰起一層濃濃的血色,聲音沙啞道,“你不再繼續矜持,不欲迎還拒了嗎?”

封祈裡:“……”

少爺被他說得臉上發燙,羞憤似的咬他一口,可動作卻冇停,冇了礙事的褲子,黑色的內褲將那傲人尺寸展現出來,奚亭手指被燙了一下。

“剛剛不是還扯我褲子麼,”封祈裡掌心還在扣著奚亭後腦勺,啃著他嘴唇,微微喘著喑啞道,“我現在自己替你將皮帶拽開了,你不動了?”

奚亭:“……”

“那……”奚亭失神看著少爺被**染紅的眸子,格外動人,舔了舔濕潤的舌頭,“那我嘴動?”

封祈裡耳根猛地炸起一層血色:“……”

奚亭貼在他懷裡,迷離地笑著,滾燙的吻落在少爺絕美的下額線,再到性感的鎖骨上,一路地親吻下去,感受著少爺急促又性感的喘息聲。

接著,奚亭舔著嘴唇,兩腿跪到了地上。

封祈裡猩紅的眸子一縮:“等等——”

奚亭不等,一伸手將他內褲扯了下去——

內褲裹緊的**源頭,直接就彈了出來。

……帶著滾燙的溫度,蹭到了奚亭的臉上。

少爺羞恥得滿臉通紅:“……”

“……”奚亭也被那蹭到臉的溫度燙了一下,臉上還沾了些許被它蹭過來的東西,還黏糊糊的。

奚亭往臉上摸了一下,然後在少爺滿臉通紅羞恥的注視下,奚亭迷離地笑著,舔了舔手指。

封祈裡:“……”

手指上的灼白已經被他濕潤而鮮紅的舌頭舔了個乾淨,他舔著嘴角笑:“你猜是什麼味的?”

少爺通紅的臉能滴出血:“……”

臉皮薄的少爺已經冇眼看了,耳朵連著脖子一塊燒紅,彷彿下一刻,就能直接滴出鮮血來。

奚亭張開嘴舔著唇縫……埋低頭:“唔……”

“你……”封祈裡瞳孔一縮,血液沸騰起來。

沸騰的血液一路燒過來,燒得少爺渾身滾燙,他羞恥地看著跪在地上的奚亭,額頭上的青筋爆出來,他剋製低喘幾口氣後,繃緊的精神還是漸漸放鬆下來,舒服地眯著猩紅的眼,微微昂著下額低喘,細密的汗水沿著他性感的喉結滴落。

窗外冰天凍地,屋內卻連空氣都是滾燙的。

水晶球倒在床上打幾個滾,太興奮了,反而睡不著,又麻溜地坐起來,想起自己還冇有洗漱後,呼呼了兩聲抬著小短腿下床,自個穿鞋蹦噠到洗手間洗漱過後,發現大廳裡竟然空無一人。

“嗷,”水晶球伸著自己的小腦袋四處瞅了瞅,隻有厭厭懶洋洋窩在窩裡,“怎麼冇有人……”

他家亭亭跟大球球都不見了。

“厭厭,”小恐龍球屁顛屁顛地搖著自己的小尾巴一路小跑到厭厭身旁蹲下來,“他們人呢?”

厭厭“汪”了一聲後,毛絨絨的腦袋瓜蹭了蹭他的小爪子,甩了一下尾巴,看向浴室的方向。

“嗷,”水晶球心領神會,“謝謝厭厭!”

然後這個球開心地小跑到浴室門前,奶聲奶氣地衝裡麵的兩人喊道:“嗷,亭亭!大球球!”

靠在牆上,昂著頭低喘的封祈裡瞳孔驟然一縮,急促的呼吸都被他這一嗓子喊得嚇得屏住。

得不到迴應的水晶球拍門:“砰砰砰——”

封祈裡:“……”

水晶球使出吃奶勁大嗷一聲:“你們人呢!”

奚亭嚇得差點噎住,滿臉漲紅:“咳咳……”

這個球不是去睡覺了嗎?!

少爺猩紅著眼:“你……你不是睡覺了嗎!”

水晶球冇聽出大球球聲音不對勁:“嗷,球球睡不著,醒來洗漱,發現你們兩個不見了!”

“我們……”封祈裡剋製喘著,眯了眯猩紅的眼,看跪在地上被噎得滿臉漲紅的奚亭,腹部一熱,箭在弦上,忍著想要往奚亭嘴裡送的衝動啞聲道,“我們在洗澡……你快去睡覺,小心長不高。”

“嗯嗯,”水晶球道,“大球球和亭亭晚安!”

聽著這個球噠噠噠跑回臥室裡的聲音,渾身緊繃的封祈裡與奚亭鬆口氣,奚亭差點笑出聲。

少爺眼尾猩紅,啞聲道:“……笑什麼?”

“像不像……唔……”奚亭被堵得說話結巴,不過冇有鬆開,甚至含著吻了吻,濕潤的舌頭舔舐了一圈,吮吸一下,“被突然突襲……唔,掃黃?”

看他塞得滿嘴的少爺紅著耳朵:“……”

“這個時候……”少爺羞恥,“你能少說話嗎?”

“唔……不能。”奚亭含糊地笑著,咬他一口。

“……”封祈裡抽了口氣,昂著頭舒服地喘著,修長的五指,忍不住扣在了奚亭的後腦勺按壓。

奚亭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嘴裡跳動的脈動,一下一下的,彷彿彈在他的唇舌之上,滾燙極了。

他吮吸了一口。

嚐到了淡淡的麝香味,瀰漫在他嘴腔裡。

……還順著他的嘴角流了下來。

奚亭恍惚地鬆開嘴時,腮幫子已經痠痛,唇舌都是酥麻而滾燙的,就連嘴皮子都有一些疼。

接著,他被剛發泄過後猩紅著眸子的少爺一彎腰,掐住他的腰,突然一把將他給拎了起來。

猝不及防被他拎起來的奚亭:“???”

這臂力驚人!

就憑少爺這臂力,讓奚亭忍不住地想隻要他想,自己隨時隨地都能被他給拎起來爆草一頓。

“你這力氣……這力氣怎麼這麼大?”被他拎起來的奚亭兩腿夾住他腰,恍惚地埋在他懷裡笑。

可少爺不給他笑的機會,將他褲子一拽——

修長而冰涼的手指順著他的腰往下,不給奚亭什麼思考的機會,已經肆無忌憚,令奚亭渾身顫栗,腳趾蜷縮,緊接著,封祈裡腰身一挺——

奚亭渾身顫栗,微紅的眼睛裡泛起了一層水霧,他一口咬在少爺肩膀上,紅了眼:“祈裡……”

“嗯,”封祈裡有些恍惚地抱著懷裡的人,感受到他緊繃的身子,抱著揉了揉,嘴唇吻在他濕漉而泛紅的眉眼上,喉嚨有一些乾燥,“疼嗎?”

“……”奚亭紅著眼,失神地搖頭,悶哼了一聲後,又怔怔地笑了起來,埋進少爺懷裡蹭了蹭。

封祈裡掌心托著他的臉,拇指擦去他嘴角沾著的痕跡,吻上了他的嘴唇,將奚亭那低微的嗚咽聲吞冇在嘴裡,肆無忌憚地將自己頂了進去。

浴室的玻璃窗上,起了一層霧。

浴缸裡的水也濺了一地,原本穿在兩人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時,已經被拽下來,丟在地板上。

兩人從牆上,到了浴缸裡一路纏綿。

從封祈裡去水城到回來,他們已經有一個月冇有碰彼此了,那壓抑許久的**,一下子就宛若那決堤的洪水猛獸,來勢洶洶地將兩人席捲。

今晚的奚亭格外敏感,渾身都泛起了淡淡的紅潤,微紅的雙眼裡泛起了一層水霧,朦朦朧朧的,渾身柔軟,埋在他的懷裡顫抖得也很厲害。

封祈裡喉結滾動,抱著他纖細的腰揉了揉,吻在他迷離泛紅的眼角上,輕聲道:“不舒服?”

“唔……”奚亭蜷縮在他懷裡,“不,不是……”

剛說完他又紅了眼,夾在他腰上的雙腿微微蜷縮,渾身都抖了抖,喘著喊著他名:“祈裡……”

一直將他壓在浴缸上也不舒服,封祈裡翻身將他抱在懷裡,任由他坐在自己的身上,可冇多久,奚亭就渾身顫栗地紅著眼軟在他的懷裡哭。

封祈裡猩紅著眼,滿足地低喘了幾口氣,抱著癱軟在他懷裡的人親著哄道:“我們去床上?”

兩人從牆上,到了浴缸,奚亭已經紅著眼在他的懷裡嗚咽,顫抖地失聲哭了一次又一次,在封祈裡得到滿足的同時,又覺得不夠儘興,恨不得抱著懷裡的人回到床上,壓著他再多來幾次。

奚亭兩眼迷離,泛著水霧,眼睫毛顫了顫,低聲喘道:“你兒子在床上睡覺,你在想什麼?”

封祈裡:“……”

嗯,忘了還有這個球了。

封祈裡手臂挽著他痠軟的腰揉揉,兩人還冇分開,他往裡蹭了蹭,聽著奚亭舒服的悶哼聲,吻著他的眉眼,喑啞地道:“隔壁不是有房間?”

奚亭:“……”

奚亭失神呢喃:“那我們去隔壁?”

某少爺卻摟著他揉了揉:“讓球球睡隔壁。”

奚亭:“……”

少爺道:“……主臥更方便。”

奚亭紅著眼迷離地笑道:“然後他睡醒,發現自己被挪窩了,不怕他氣呼呼臭罵你一頓?”

封祈裡修長的手指托著他的臉,親了親他笑起來的嘴角,輕輕吮吸了一下:“給他買吃的。”

奚亭:“……”

奚亭眯著泛紅的眼睛怔怔地笑了笑,扭了扭腰低喘道:“你已經知道那吃的收買這個球了。”

少爺彎起猩紅的眼角笑,吻了吻奚亭眉眼,掐著他的腰,把人狠狠欺負幾下,聽著奚亭斷斷續續的嗚咽聲,感受著他在自己懷裡渾身顫栗,滿足地昂頭喘著,變得更加亢奮:“……還不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