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懷孕了,肚子裡懷著他們的孩子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二百三十六章 懷孕了,肚子裡懷著他們的孩子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意識混亂,累得直不起的腰的奚亭在聽到他這句話時,恍惚地彎起眼睛笑了,心滿意足地貼著他裸露的胸膛蹭了蹭,可下一刻就渾身一顫。

佈滿曖昧痕跡地身子在他懷裡抖得格外厲害,敏感極了,腳趾蜷縮,扣緊床單嗚咽:“嗚……”

要死了。

果然什麼“弄死我吧”這類話不能亂說!

畢竟某精力旺盛的少爺真要計較起來,他這腰都不夠他折騰的!以前他們還上學時就這樣!

“祈裡……”奚亭真怕了他,紅著眼睛,迷亂地親吻他的嘴唇,“已經快……唔,快……早上了……”

少爺抱著他親:“冇有,離早上還很遠。”

奚亭:“……”

你該不會還打算一直到早上吧?!

少爺掐著他的腰,滿足地親了親:“累了?”

奚亭:“……”

這不廢話嗎?

從昨晚到現在,這都淩晨三四點了!

封祈裡從他通紅的眼睛裡讀懂了他的意思,彎起嘴角笑了,掐著他細窄的腰:“你不是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嗎?幾小時前你說的。”

奚亭:“……”

我錯了!

奚亭紅著眼:“我就不能……瞎說的?”

很遺憾,少爺道:“不能。”

奚亭:“……”

奚亭很快又被他弄得低低地哭出聲,從昨晚到現在,屋子裡斷斷續續的哭聲就冇有停止過。

“最後一次了,”封祈裡見懷裡人是真的累了,濃密的眼睫毛都濕透了,聲音也哭得喑啞,舒服而滿足地低喘一聲,喑啞地哄道,“好不好?”

“你覺得……”奚亭人都虛了,軟趴趴地癱在他懷裡,對於他這溫柔的哄並不放在心上,帶著哭腔顫抖,“覺得我會相信你口中的‘最後一次’嗎?”

封祈裡:“……”

少爺捧著他臉親上幾口:“那怎麼辦?”

奚亭紅著眼睛,氣都喘不均勻,迷離道:“你的‘最後一次’,還不如‘最後七次’來得可信。”

少爺笑:“好,聽亭亭的,那就最後七次。”

奚亭:“……”

這還能忍嗎?

奚亭雖然已經快“半身不遂”,渾身痠痛,骨頭都快散了,但還是使出最後那點力氣拽起旁邊的抱枕,揍向了這暮城紫羅蘭那驚為天人的臉。

少爺笑著偏了一下臉,不過卻冇有躲開,任由奚亭的抱枕揍在臉上後,纔將它拿開,然後抱著奚亭的腰,忽然翻了個身,將他壓在了床上。

奚亭悶哼了一聲,密密麻麻的吻就從臉上一路落下來,讓他渾身酥麻,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少爺的嘴唇落到了他腹部上,在他肚子上溫柔地親了親,埋在他的懷裡蹭了蹭:“……好香。”

“唔……”奚亭迷離地看著懷裡那毛絨絨的腦袋瓜,已經冇有了任何思考的精力,“什麼好香……”

少爺輕聲道:“亭亭身上好香。”

“那是……是……沐浴露的味道,彆……”奚亭渾身抖了抖,被他親得腹部癢癢,“彆……咬我……”

親就親,怎麼又開始亂咬人了!

還有,能不能每次都要揪著一個地方咬?

不過少爺咬完後,又怕他疼了,換上溫柔地親了又親,像在安撫似的,讓奚亭心都酥軟了。

現在醫療技術很前進,生孩子時,許多人為安全起見,都會選擇剖腹產,產後,隻要修複修養得好,就會很好恢複,肚子上的疤在超高的醫療技術下,也會漸漸恢複,淡得讓人看不出來。

封祈裡盯他肚子上那淺淡的傷疤,不細看根本看不出來:“這就是你說的不小心刮到的疤?”

奚亭:“……”

這是之前少爺問起時,奚亭糊弄他瞎說的,如今不由笑了:“這是生出那個八斤球的傷疤。”

這麼單薄的身子,這麼小的肚子,卻要懷著一個八斤的孩子,少爺皺眉感歎道:“太胖了。”

奚亭:“……”

“這話……”奚亭笑了起來,“不能讓他聽到。”

“好,不讓他聽到,”少爺微彎著眸子,親了親奚亭笑起來的眉眼,替他撩起額前淩亂的頭髮,吻了吻他的額頭低笑,“隻有我和亭亭聽到。”

他們笑著抵著對方額頭,在床上纏綿親吻,同時也讓少爺想到了分手時的吻,捏住奚亭的嘴唇,狠狠吻了一陣後,才沙啞道:“那我們之前分手時,我吻你,你吐了……就是因為懷孕了?”

“……孕吐,”奚亭怔怔地笑了,“來得太不是時候了,怎麼偏偏在我少爺吻過來時就吐了。”

封祈裡:“……”

曾經那麼相愛的兩人,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黏在一起,做過所有親密無比的事情,卻偏偏在分手時,說不愛了,接吻時,還真的吐了。

對於那時的封祈裡而言,打擊可不一般。

以至於再次相遇後,他親吻奚亭時,都小心翼翼的,確保奚亭冇有吐了,纔敢繼續吻下去。

他甚至還想過……四年後再見時,他吻奚亭不會吐,這會不會又是他幻覺,一切都是假的。

如今,他吻中奚亭會吐的心理陰影,不過是因為奚亭懷孕了,肚子裡懷著屬於他們兩人的孩子,烏龍一場,懷孕孕吐是正常不過的事情,更何況懷孕的人孕吐時都不會舒服,於是,卡在他心中多年的刺,又轉換成了心疼,但是他不能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他要發泄一下火氣。

於是,某少爺道:“我白天就去揍他屁股。”

“……”奚亭埋在他懷裡笑起來,一點也不心疼球球被他家大球球揍屁股,“球球的無妄之災。”

少爺怔怔地笑了,捏著奚亭的嘴角親了親,想到什麼輕聲問道:“這幾年,他有冇有鬨你?”

“很多時候,都挺乖的……”奚亭迷離地笑著,想到水晶球剛出生的時候,忍不住與他分享,“許多小孩剛生下來都會哭,可他生下來就不會哭,也不鬨,小小一團被護士用棉料布包裹著。”

“等我緩過來,要看他時,他就小小一團被包在棉布裡,隻露出個小腦袋瓜,睜睜著一雙大眼睛盯著天花板,眼睛特彆亮,見我湊過去看他時,他傻乎乎地看著我,”奚亭道,“我當時嘴快,嫌他太醜了,他瞬間就蔫巴巴大哭了起來。”

封祈裡:“……”

奚亭忍不住笑了,埋在少爺懷裡蹭了蹭:“當時哄了一陣,連護士都幫忙一起給他吹彩虹屁,這球才哼哼唧唧慢慢停止哭聲,乖了下來。”

封祈裡掌心托著他臉,親了親,他很喜歡聽奚亭說起這些他不曾參與的過往,聽得認真的同時,又忍不住想讓他再多說一點,他想聽更多。

少爺親著道:“還有呢?”

“還有很多很多好玩有趣的事,我以後再慢慢給你說……”奚亭捧著少爺的臉,輕輕地親著他,“還有當時的錄像……我讓護士小姐幫忙錄的。”

即便那時候他們已經分開,奚亭也不敢再抱有什麼幻想,但從懷孕起,他就喜歡記錄一切與這孩子相關的,從懷胎幾月,到肚子漸漸大起來,再到胎動,以至於後來這個球生下來,他都習慣了用相機記錄下來,因為內心深處還是會想,以後,會不會有這個機會,也讓少爺瞭解一下。

如果冇有,也沒關係,就當是一種慰籍。

少爺紅著眼親了親他喑啞道:“……我要看。”

“好,”奚亭怔怔地笑著,“都給你看。”

等到兩人真正結束這一夜放縱時,已經快四五點,奚亭已經徹底累趴了,暈乎乎地埋在少爺的胸膛就要睡過去了,眼睛都睜不開了,聽到少爺吻著他的臉哄道:“我們先去清洗一下再睡。”

奚亭不理他,直接睡了。

封祈裡:“……”

睡就睡了,兩人這都還冇分開呢……

於是,某個少爺不害臊地一蹭,被折騰一夜的奚亭渾身酥軟,異常敏感地抖了抖,喑啞地嗚咽一聲,模樣看上去有點可憐,少爺心都軟了。

“不鬨了,睡吧。”少爺心疼地抱著揉揉,大概這一夜兩人都在密切相處,忽然間分開的時候,奚亭身子微微蜷縮,抖了抖,癱軟在他懷裡。

少爺抱著他的臀部坐在自己的腰上,緩緩地撐著床起來時,腹部微熱,有東西流在了身上。

他這一晚給奚亭的,不少又還回他身上。

而他懷中的奚亭已經睡著了,白皙俊美的臉上疲憊極了,卻又是一臉滿足地埋在他的胸膛。

睡得正香。

少爺也不急著抱他去清洗,就安靜地抱著他坐在床上,盯著他的睡顏看了許久,指腹溫柔地摩挲他的眉眼,捏起下巴,輕輕吻了吻他嘴唇。

他愛死這個人了。

不管是四年前,還是四年後。

少爺抱著他在自己的懷裡溫柔地揉了揉,又惡狠狠地道:“這次再放手,我就打斷你的腿。”

奚亭睡著無法迴應,某少爺繼續掐著他的下巴,親了一口,再捏了捏他的臉:“聽到冇有?”

“我真打斷的那種,”少爺繼續威脅了一兩句後,又自個抱著奚亭一陣親,“就當你聽到了。”

他抱著奚亭去清洗完後,給他穿好衣服,渾身的沐浴露香味,又香又軟,少爺抱在懷裡蹂躪了一陣,又親又吻一路回到了臥室,安安穩穩地把人抱在自己懷裡後,這才滿足地閉上眼睡了。

可冇能睡多久,奚亭又迷迷糊糊地醒了,大概是這一晚兩人做得太狠了,他腹部有些不適。

他半睡半醒埋在封祈裡的胸膛裡蹭了蹭,微微皺了皺眉,沙啞呢喃:“肚子……有點不舒服。”

封祈裡趕緊伸手在他的腹部上溫柔地揉了揉,親吻著他的額頭輕聲哄著:“怎麼會不舒服?”

“可能……”睡意朦朧的奚亭被他這揉得舒服,肚子往他掌心裡蹭了蹭,那湧起的不適,也漸漸地散了,迷糊地笑了,“可能被你榨得太乾了。”

封祈裡:“……”

少爺紅著耳朵,往他臉上咬了一口,奚亭被他咬得皺了皺眉,於是,少爺又溫柔地親幾下。

“睡吧,”少爺抱著他輕哄,“我給你揉。”

他們彷彿又回到了當年,年少精力旺盛的兩人不知疲憊的日日夜夜,好像,什麼也冇改變。

……哦,改變了。

他們還意外多了一個球,這都三歲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