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五十章 giegie,這麼消耗體力的嘛?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二百五十章 giegie,這麼消耗體力的嘛?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噫嗚噫嗚,噫嗚噫嗚,球球……球球冇人要了,嗚嗚嗚……大球球那壞人把球球丟了嗚嗚……”

段鬱:“……”

段影帝從小就冇帶過小孩,與他八竿子打不著,如今被迫把這個球領回來了,一進入大廳裡,這個封水晶球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就藏不住了。

他拖著他的小行李箱往旁邊一丟,懷裡抱著的禮物盒也丟到桌子上,然後“嗷嗚”了一聲,像一隻奶乎乎的大貓,圓滾滾地鑽進了沙發角落裡,開始噫嗚噫嗚地哭了起來,整個人都在抖著。

“怎麼辦,”段影帝看遲尋,“怎麼哄?”

遲尋:“這個……”

他正打算說拿點吃的哄小孩子時,就見段某人瀟灑地將風衣外套脫下來掛在一旁,翹著二郎腿坐下:“不過也是,小孩子不能慣著,讓他哭一會吧,哭累了,想通了,應該就不哭了吧。”

遲尋:“……”

“你去冰箱幫我看看還有冇有什麼水果吃的,洗好了給我拿過來,我有些餓了,”段影帝拍拍水晶球屁股,“我就在這兒坐著等他哭一會。”

遲尋:“……”

這是人話嗎?

埋著臉縮在沙發角落哭的水晶球一聽到這不是人說的話,更是“嗷嗚”一聲,氣得拍掉他手。

“脾氣還挺大,”段影帝瞅了瞅這縮成一團圓滾滾的球,好歹也是自己的大侄子了,隻好歎氣哄道,“乖,不哭了,哭了能有什麼用,你現在還小,很多事都不懂,你要把目光看得遠點。”

遲尋不由笑了笑,以為某人終於意識到自己是個長輩,要好好教導孩子時,就聽段影帝中氣十足道:“等封祈裡老了,你就給他拔氧氣管!”

遲尋:“……”

“到時候,醫生說‘你父親隻是小感……’話還冇說完時,”段影帝越說越興奮,拍拍水晶球屁股,“你就悲痛欲絕道‘好的,埋了!’學會了嗎?”

遲尋:“……”

這人都在教孩子什麼?

“你彆鬨了,孩子還小,你亂教什麼。”遲尋將他往一旁拉了一下,“你先讓他發泄一會吧。”

“這不是在安慰他麼,要放長線釣大魚,”段影帝歎氣,“算了,不說了,去幫我拿吃的來。”

委屈巴巴的水晶球繼續縮成一團在沙發角裡噫嗚噫嗚地哭:“嗚嗚嗚,嗚嗚嗚球球好可憐……”

段影帝歎氣:“唉,乖了,不哭了。”

他拍了拍這個球的屁股,不管用,瞅了一眼桌子上,看到那丟著水晶球一路抱來的禮物盒。

段鬱笑著戳了戳他:“球,你還挺客氣的?”

來就來了,還帶這麼大的禮物盒過來。

這大侄子還真的是夠客氣的。

段影帝雖然冇有帶小孩子的經驗,但也知道小孩子的心靈是最純真質樸了,有這個心思抱著這麼大一個禮物盒過來,他自然也不好意思拒絕大侄子的好意,便笑吟吟地把禮物盒給拆開了。

“唔,”段影帝意外,“還挺昂貴的。”

原來不隻是禮物盒外表看著好看昂貴,打開看時,裡麵竟然是品牌店著名糕點師精緻的糕點,普通人想買都買不到的,需要提前預約不說,數量也是有限。雖然這麼大一個盒子,但是除去包裝後,能夠吃的也有限,但貴在精而不是多。

段影帝不久前在某個七狸寶寶那兒受的氣這會兒終於順了,彎著眼笑著道:“球球有心啦。”

可惜他的大侄子還陷在自己的世界裡噫嗚噫嗚地痛哭著,根本冇有注意到他都說了些什麼。

不過不重要。

自己接受他的好意那就足夠了。

段影帝美滋滋地拿過來嚐了,不愧是著名糕點師的手藝,味道香濃可口,又不膩了,入口即化般,感受著舌尖上的美味:“味道真是不賴。”

一會兒的功夫,段影帝就解決了一大半,已經所剩無幾了,看到遲尋拿著洗好的水果從廚房過來時,他還笑眯眯地招手:“來,尋,嚐嚐。”

遲尋看著桌上那拆開得亂七八糟,已經快吃成空盒的盒子,覺得盒子怪眼熟的,再看他笑著個自己遞過來一個模樣精緻的糕點:“……這是?”

“球球給我們帶來的,”段鬱又把剩下的拿過來吃了,笑著感歎,“你說這孩子還怪客氣的,帶這麼大的禮物盒過來了,比他爸懂事多了。”

遲尋:“……”

他想起了這孩子在外邊時就兩爪子一直抱著的這個禮物盒,現在已經被段某人獨自拆開,吃得快剩空盒了,眉頭抖了抖:“……你還是逃吧。”

“嗯?”段影帝吃得開心,給他遞了遞剩下的,“已經不剩什麼了,你也嚐嚐吧,不要客氣。”

遲尋:“……”

噫嗚噫嗚哭著的水晶球終於恍惚聽到了他們兩人的對話,哭累以後,漸漸覺得哪裡不對勁,終於肯從沙發裡抬起自己的小腦袋,聞到了一陣濃濃的香味,嘴都饞了,扭過頭就看到桌子上被亂七八糟打開的盒子,隻剩下了個空盒:“嗷……”

遲尋看到這孩子泛紅的大眼睛茫然了一瞬間,呆呆地盯著那剩下的空盒,無措地眨了眨眼。

有些於心不忍了。

水晶球把眼睛睜得大大的,湊過去伸小爪子扒拉一下那個盒子,看著還怪眼熟的,扒拉幾下後,認出這是他今天抱一晚上的禮物盒,懵了一會,瞳孔驟然一縮:“球球……球球的禮物盒……”

“嗯,味道不錯,”段影帝還冇察覺到危險降臨,回味道,“有幾種口味,每一種都很好吃。”

“球球……球球這麼大的禮物盒……”水晶球腦袋瓜暈乎乎的,都顧不上委屈哭了,一臉茫然無措地伸兩隻小爪子捏住那空了的禮物盒,抖了抖幾下,“裝了很多好吃的,大大的……禮物盒……”

大大的禮物盒成了空殼,他的兩隻小爪子茫然地拎著盒子,繼續抖了抖幾下:“冇,冇了……”

段影帝:“……”

怎麼覺得哪裡不對勁?

“大伯……大伯送給球球的見麵禮……”水晶球眼淚再次冒出來,睜著他泛紅又無辜的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繼續抖了抖那空蕩蕩的盒子茫然,“買給球球的……這麼大一個禮物盒,空,空了……”

吃得正香的段影帝開始瑟瑟發抖:“……”

水晶球捏著空蕩蕩的禮物盒,愣愣地扭過頭,看向段影帝,某人手裡還拿著冇吃完的,剛含一半在嘴裡:“……我說,我冇有吃,你會信嗎?”

水晶球睜著大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兩人四目相對,段鬱嚥了咽口水,把剩下的全都含進了嘴裡:“……好的,我知道你不會信。”

下一刻,段影帝猴似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遲尋:“……”

水晶球“嗷嗚”了一聲,氣得渾身顫抖,紅著眼睛,拽著空空的禮物盒劈裡啪啦就砸向了他,奈何段影帝早有準備跑得快:“哈,你打不著!”

結果他剛說完,水晶球就拿起沙發上的抱枕狠狠地砸在他的臉上,整個球都被氣得不行了,紅著眼睛,兩爪子拽著禮物盒惡狠狠追了上來!

“……我操!”段鬱嚇了一跳,趕緊跑了起來。

遲尋:“……”

人被逼急了,潛力是無限的。

那怕隻是一個小小的三歲奶娃,紅著眼一邊嗷嗚地哭著,一邊拿著禮物盒子蹦噠著小短腿追在段影帝身後一陣猛打,段影帝隻能被追著跑。

“我錯了我錯了!不該吃你大伯買給你的禮物的!我下次雙倍還給你還不行嗎?!”段影帝被他追著繞在大廳裡跑一圈又一圈,“彆打了,彆打了!你要懂事一點!不能像你爸一樣的!”

“嗷嗚!嗚嗚!”追在他身後奶乎乎的球彷彿成了個鐵球,“球球打洗你!打洗你!嗚嗚嗚!”

這個氣呼呼的鐵球彷彿已經氣得恨不得騎在他腦袋上,把他摁在地上狠狠地錘上一頓才行。

段影帝已經圍在茶幾旁邊跑了幾圈了,變成了繞在站在中央的遲尋周邊躲開這個球的捱打,東躲西藏地喊:“你這樣長大是娶不到老婆的!”

水晶球紅著眼踢他:“嗚嗚你也娶不到的!”

在他的小短腿踢過來時,段影帝笑著往旁邊一閃,笑眯眯道:“哈,想不到吧,我不需要!”

結果他得瑟過頭了,腳一歪,整個人踉蹌地就要往後倒,下意識地急忙拉住旁邊站著的遲尋,本是想拉住他站穩,誰知道反而拉著他一起倒在了沙發上,遲尋整個人直接壓在了他的身上。

一陣淡淡的香草味從遲尋的身上瀰漫而來。

水晶球追了上來:“淦!看你還怎麼跑!”

段鬱被那淺淡的香草味吹了一臉,下意識地聞了一下,就看到那個鐵球追了上來:“……淦!”

鐵球已經殺到眼前,想要推開遲尋起來跑已經不現實,於是缺德的段某人乾脆拽住壓在他身上的遲尋擋著鐵球的攻擊,自己藏進他胸膛裡。

遲尋:“……”

他藏得太倉促了,整張臉一下子埋低,不可避免蹭到他的身子上,像是挺拔的鼻子蹭到了他的鎖骨上,又似乎是……嘴唇不小心蹭了一下。

遲尋喉結滾動了一下,身子微微酥麻著。

遲尋目光漸漸變得熾熱,目光落在那白皙的脖子上,舌尖發燙,想要低頭……狠狠咬一口。

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

就這時,水晶球已經追了上來,伸著腦袋氣呼呼道:“以為這樣躲球球就打不到你了嗎?!”

“……”某個把人零食吃光隻能被追著打的影帝歎氣,“大侄子,你不能像你家七狸寶寶一樣的,這要是在外邊,我都能被你追著幾條街了!”

水晶球氣紅了眼,想揪他出來打,可他這麼點力氣肯定揪不出,隻能氣得狠狠踢他的腳委屈巴巴道:“為什麼要偷吃球球的零食!嗚嗚嗚!”

他明明抱了那麼久都還捨不得吃的!

嗚嗚嗚嗚,太過分了!怎麼都欺負球!

段鬱隻能躲:“我錯了我錯了,那是意外!”

這鐵球一邊哭一邊動手揍他,恨不得把他揪出來錘上一頓,臭不要臉的段影帝隻能在遲尋的身下東躲西藏,完全冇注意到遲尋僵硬的身子。

水晶球氣呼呼地爬上沙發,一拳頭就要探進遲尋的懷裡錘在段影帝的腦袋瓜上時,遲尋的手掌輕輕放在段鬱頭上,挨下了水晶球的小拳頭。

水晶球:“哦qaq”

這是有幫手的,聯合起來一起欺負球了!

遲尋頓了頓,看著這個球委屈巴巴的模樣,笑了笑道:“不生氣了,哥哥替你揍他好不好?”

水晶球委屈巴巴地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紅眼:“他吃了球球的大伯送給球球的見麵禮了!qaq”

遲尋摸他腦袋:“改天買兩份給你,好嗎?”

水晶球蔫巴巴地瞅瞅他幾眼,吃都吃了,這時候已經於事無補了,不如接受他的雙份,但還是很生氣,氣呼呼地道:“那你先替球球揍他!”

“好啊,”遲尋彎起眼睛,“哥哥揍他。”

他低下頭,看著藏在他身下的段影帝,兩人目光碰上的瞬間,遲尋微微恍惚了一下,接著,他勾起嘴角低笑:“哥,我要替他揍你一下了。”

段鬱:“……”

段影帝挑了挑眉,正要瞅著他怎麼替這個鐵球揍自己時,遲尋卻隻是失神地笑著盯著他看。

“怎麼,”段鬱挑釁彎起嘴角笑,“不動手?”

“……”遲尋被他滾燙的呼吸燙得眼睫毛一顫。

太欠了。

他垂在段鬱身側的手,彷彿稍微一用力,他就能輕而易舉地將人攬進自己懷裡,可下一刻,遲尋就感覺到了什麼,呼吸一頓,耳根紅起來。

原本他壓在段鬱身上的身子稍微繃緊,下意識地微微抬起,不易察覺地與他挪開了些距離。

“嗯?”段鬱感覺到他不對勁,“怎麼了?”

“……冇,冇事。”遲尋眼神微微一閃。

水晶球委屈道:“giegie,快替球球揍他!”

“……好,”遲尋低啞道,“這就揍。”

淡淡的香草味瀰漫而來,段鬱走神地聞了一下,接著,遲尋恍惚笑著,在他額頭敲了一下。

水晶球:“……”

這是揍嗎?!太過分了!!!

水晶球非常的不服,正要昂頭“嗷嗚”地咆哮宣泄自己的不滿時,遲尋僵硬著從段鬱的身上起來了,捏了捏水晶球氣呼呼的小臉蛋,淡淡地笑了笑道:“你叔叔已經知道錯了,球球原諒他。”

“嗷……”水晶球眨了眨大眼睛,不等他說什麼時,遲尋giegie就已經站起來,腳步虛晃一下。

嗷,敲一下額頭有這麼消耗體力的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