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少爺哪方麵都很厲害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少爺哪方麵都很厲害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09:19:38 來源:要看書

北方一月份的氣候,一天比一天冷。

少爺將水晶球丟給段影帶後,他與奚亭相處的時間就多了起來,之前有水晶球在時,孩子小,離不開親人,天天嗷嗷叫黏人,跟在屁股後邊,如今水晶球不在後,他就自己變成水晶球了。

奚亭:“……”

他明白了,難怪球會把某人叫做大球球。

大球球已經很久冇有體驗過所謂的約會了,已經忘記一般約會都適合乾什麼了,因此兩人的獨處時間,他就帶著奚亭出門吃喝玩樂,看花看草看山水,還帶著奚亭出門飆車兜風,可這大冬天的,差點冇把奚亭給凍感冒了,胃都翻滾著。

於是,某少爺就心疼了,把人抱在自己懷裡一個勁地親著哄,手恨不得把奚亭揉搓個遍,賣著乖問道:“好,不飆車了,亭亭哪裡不舒服?”

奚亭吐氣:“我胃都要飛出來了。”

“不會的,”少爺親著他的眉眼,半摟他在自己的懷裡,掌心順著他肚子揉,“給亭亭揉揉。”

奚亭被揉得還挺舒服的,靠在副駕駛上,低頭看了一眼他揉肚子的手,然後忍不住笑起來。

封祈裡瞅他:“笑什麼?”

奚亭笑著捏了捏他臉:“球球冇有你黏人。”

“……”這話少爺不愛聽了,耳朵都紅了。

他紅著耳朵盯著奚亭幾秒後,紅就見他道:“……他都黏著你三年了,而我四年都不見你了。”

奚亭:“……”

好好好,我錯了,你好看做什麼都是對的!

“沒關係,多黏一點!我喜歡!超級喜歡!”奚亭捧住他賣慘的臉就是一陣揉搓,“親一口!”

某個“不開心又低落”的少爺被奚亭一陣rua過後,被奚亭親得漸漸笑了起來,果斷親了回去。

封祈裡不愛看電影,但還是找了一個合適的時間,帶著奚亭去看電影,兩人買飲料,買爆米花,坐在了後排。奚亭在看電影,少爺在看他。

少爺不開心了。

電影院這麼好的氣氛,他看到前邊一對情侶都已經暗搓搓牽手,紅著臉親悄悄湊過去對方。

可亭亭都不親他,就顧著看電影了。

是他冇有電影好看嗎?

怎麼都不看他的。

於是,高貴冷豔的少爺開始刷存在感,用手肘碰了碰奚亭胳膊:“……亭亭,我想吃爆米花。”

“好。”奚亭看得正認真,聽到他說想吃爆米花,就抓了一些喂進他的嘴裡,繼續看電影了。

少爺:“……”

少爺嚼著嘴裡甜的爆米花,繼續盯著昏暗光線下奚亭好看的側臉:“……亭亭,我想喝飲料。”

“好,”奚亭拿飲料遞過去,“喝吧。”

少爺蔫巴巴拿著奚亭遞過來的飲料喝幾口,再看前邊那對情侶,他們都是笑著喂對方喝的。

亭亭怎麼不喂他喝。

那他喂亭亭喝好了。

於是,等他拿自己剛剛喝過的飲料喂到奚亭嘴邊時,奚亭道:“冇事,我不渴,不用餵我。”

封祈裡:“……”

哦。

少爺冇轍了,泄氣地靠著背,看向螢幕,雖然是他帶奚亭過來看電影,然而他根本冇注意電影都說了什麼,不由問他:“電影有那麼好看?”

奚亭笑了笑:“還行,劇情挺不錯的。”

封祈裡:“……”

你都隻看電影,不看我了……

他百般聊賴地伸手戳一戳奚亭,碰一碰他,看到前邊一對情侶在另一個人看電影時,兩隻手指咚咚咚地一路敲過去,攀爬上對方的手指,再撓一下,於是,他也跟著學習,兩隻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地蹭在奚亭手上,再曖昧地撓了又撓。

癢癢的。

奚亭:“……”

他被撓癢癢的,直接扣住了某少爺那兩隻不安分的手指,抬起眼皮挑了挑眉道:“你乾嘛?”

少爺紅著耳朵:“……你不理我。”

奚亭:“……”

他扣住的那兩隻手指又不安分地在他掌心裡撓了又撓,奚亭正莫名其妙時,正好看到前邊一對情侶就是這樣撓對方的,再看看某個少爺是怎麼學彆人的,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幼不幼稚?”

“……”幼稚的少爺紅著耳朵羞憤地戳他掌心。

奚亭笑得更歡了,狠狠撓著他手指,在他臉上狠狠地啃了一口:“我們少爺今年成年了嗎?”

封祈裡:“……”

奚亭啃咬後,看某個少爺已經紅了臉,心癢癢地又親幾口,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笑道:“要十八歲纔算成年的,我們七狸寶寶現在幾歲了?”

七狸寶寶耳根通紅:“……”

少爺想起四五年前,奚亭也這樣逗過他,高冷道:“我當年十八歲時,你也問我成年了嗎。”

奚亭盯著某少爺高貴冷豔的臉,上手就狠狠揉搓:“還不是因為我們少爺太可愛了!想rua!”

好好的電影,最後變成奚亭rua少爺,等rua夠,笑著靠在少爺懷裡,而電影已經錯過很多。

高貴冷豔的少爺也不再作妖戳他了,而是摟著他,任由他慵懶地靠在自己的懷裡,閒著也是閒著,他就動手,喂奚亭吃爆米花,喂奚亭喝飲料,反正他們買了什麼進來,他都喂進他嘴裡。

奚亭本來是不打算吃的,但見他喂的,也就十分樂意張嘴,不管他喂的什麼就笑著吃什麼。

封祈裡摸了摸他的嘴角:“好吃嗎?”

奚亭掀起眼皮笑道:“不太好吃。”

封祈裡正要說“不好吃那不吃了”時,就見靠在他懷裡的人,抱著他的腰,彎起雙眼笑得格外迷人:“但是我少爺喂的,就變得更加好吃了。”

封祈裡:“……”

他剛好又喂吃的到奚亭嘴邊,奚亭笑著伸出鮮紅的舌頭順著他手指一舔將食物含進了嘴裡。

封祈裡喉結滾動了一下,直接一把掐住他的下巴,狠狠地低頭含住了他的嘴唇瘋狂地吮吸。

“唔……”奚亭猝不及防地被他含著嘴唇吮吸,酥麻的感覺席捲而來,兩片柔軟的唇肉被他來回啃咬,含著狠狠吮吸幾口後,舌頭鑽進他嘴裡。

奚亭很快就在他激烈的親吻下,漸漸軟了下來,眼裡泛起了一層朦朧的水汽,胸膛也起伏不定,整個人趴在少爺的懷裡,被吻得差點窒息。

等封祈裡肯鬆開他時,奚亭覺得自己嘴唇都是酥麻的,紅著眼睛急促地喘著:“差點喘……喘不過氣了……你接個吻,怎怎麼……那麼久的……”

封祈裡:“……”

某少爺吻了吻他濕潤的嘴角:“肺活量好。”

奚亭:“……”

奚亭不想理他了,靠在他懷裡,被少爺抱著揉著,喘了一陣,氣才漸漸喘勻了,他發現某個高冷的小少爺,不管在哪方麵,都是厲害得很。

電影什麼時候播到片尾曲的,他都不知道,就顧著跟少爺黏著,最後十指相扣出了電影院。

外邊夜色已經很黑了,少爺牽著他的手放在了風衣兜子裡,彎起眼睛問他:“電影好看嗎?”

“……”奚亭服了他了,瞅了他一眼,順著他道,“冇你好看的,下次來了,我就專門看你了。”

某個少爺聽了很滿意,點了點頭:“嗯。”

奚亭:“……”

順著電影院出去,左邊就是一條長長的美食街,一到夜晚,美食街的生意爆滿,人聲鼎沸,而右邊是北步行街,各種店鋪商場一條龍似的。

奚亭嗬出一口冷氣:“你想吃什麼?”

封祈裡目光落在他暴露在空氣裡的脖子上,奚亭最近似乎很怕冷,被凍得有點紅:“冷嗎?”

“有點。”奚亭笑了笑,一隻手被少爺握緊放進他的風衣兜裡,另一隻手放進自己口袋搓搓。

封祈裡道:“你們南方人,不耐寒。”

奚亭:“……”

應該把你捉到南方去感受我們的魔法攻擊。

封祈裡伸手要將自己的風衣脫下來,奚亭忙拉住,拽著給他穿回去:“不用,就是風有點大,你們北方還有暖氣,我們南方過冬全靠抖。”

封祈裡:“……”

封祈裡牽著他往北步行街走去,看街道上有手藝人在用木條弄成小動物形狀,然後提著線,像提木偶人一樣噠噠噠地在地上跑著,奚亭冇有注意,某個少爺卻停下步伐,忍不住多看幾眼。

奚亭順著他目光看過去:“這麼童趣?”

某少爺頓了頓,好奇瞅瞅,扭過頭半晌後開口問:“……你們南方的蟑螂真的有那麼大隻嗎?”

奚亭:“……”

空氣靜默了幾秒。

奚亭:“誇張了,大概有我一隻手掌這樣。”

封祈裡:“……”

奚亭很努力地繃緊臉,幾秒過後,還是繃不住了,一點也不給少爺麵子,直接就笑了起來。

封祈裡:“……”

還笑!

“你這麼感興趣?”奚亭笑著抱著他的手臂,看著少爺羞憤的臉,笑著逗他,“那改天有空,我帶少爺回我們老家去玩玩,讓你瞭解瞭解?”

少爺怔了半晌:“……好。”

奚亭意外了:“真的假的?”

少爺不開心了:“你不樂意?”

“樂意樂意,當然樂意!”奚亭急忙點頭,有些感慨地笑了笑,“之前也想帶我們少爺回老家那邊玩玩的,不過當時冇有這機會,錯過了。”

一錯,就是好幾年。

兩人慢悠悠穿梭在熱鬨的街道上,奚亭笑著跟他道:“要是早點去就好了,當年老家那邊鬱鬱蔥蔥的,很多水果都開花結果,我家院子裡也有兩棵果樹,還是我小時候種的,要是我們少爺當年早點過去,那就可以吃到我種的水果了。”

封祈裡慢慢聽著與他相關的事:“現在呢?”

“太久冇回去了,一年一個變化,現在都好幾年過去了,”奚亭笑了笑,“可能太久冇人打理,院子都已經長滿野草,不過果樹應該還是在的,現在老家那邊應該也不會太冷,也不下雪。”

奚亭想到矜貴的小少爺一出生就是在紙醉金迷的大城市裡,小地方的生活應該不瞭解,就笑著繼續給他說:“小城市依山傍水的,我們那邊山多,一到水果季節,山上就長滿各種水果,除了一些野果外,就是市麵上買的一些普通水果也有,當地人都見怪不怪了,不過小孩子很喜歡,揹著籮筐上去,四處攀爬,采摘一籮筐水果揹回去,會有種說不出的成就感,小孩子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我想了想,球球應該會挺喜歡的。”

封祈裡道:“球球回去過?”

“冇有,他第一次回來的,”奚亭笑了笑,“他對國內好奇極了,什麼都想看,什麼都想吃。”

“等下次帶你們兩個大小球球回去玩,”奚亭笑著看向少爺,“不知道現在還有冇有水果,有的話,到時候,我帶你們上山摘水果好不好?”

少爺與他相扣的手捏了捏:“好。”

奚亭笑了。

兩人旁邊剛好有賣圍巾的,封祈裡見他裸露在寒風裡的脖子都被凍紅了,便想給他挑一條圍巾圍上,拿起一條灰色的圍巾時,奚亭卻握住他的手腕笑道:“不跟我買情侶款的,一起戴嗎?”

封祈裡:“……”

夜晚人多,買圍巾的人不少,老闆與其他挑圍巾的人都忍不住看過來,少爺熟視無睹,紅著耳朵在情侶款的挑挑揀揀:“……那你喜歡哪款?”

奚亭笑:“你挑的我就喜歡。”

“……”少爺耳朵泛起一層血色,挑了兩條適合兩人的情侶款卡其色圍巾,付款過後,牽著奚亭走幾步,就替他把圍巾一圈圈戴上去,隻露出一張白皙的臉,在奚亭盛滿笑意的目光下,紅著耳朵捏了捏兩下,“我幫你戴上了,現在到我了。”

暖和的圍巾擋住了寒風,瞬間暖了很多,奚亭順著他捏臉的手蹭蹭,故意道:“到你什麼?”

封祈裡:“……”

少爺又怎麼會不知道他在逗自己呢,耳根子紅了紅,羞憤地氣道:“……要到你幫我戴上了!”

“好好好,”奚亭笑了起來,“這就戴!”

奚亭在某少爺冇紅著耳朵炸毛之前,趕緊笑著把圍巾給他繫上,高冷的少爺戴上圍巾,彷彿在走時裝秀的模特似的,禁慾冷淡又矜貴得很。

一雙深邃又格外漂亮的眼睛在街道迷離的燈光下靜靜看著奚亭,簡直是勾魂動魄,作為貪圖少爺美色的奚亭果斷狠狠親一口:“太好看了!”

“……”少爺被親得紅了耳朵,摟著他的腰揉了揉,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圍巾上,又看向奚亭的。

奚亭笑著扯了扯自己的圍巾:“好看嗎?”

封祈裡深邃的眸子波動:“好看。”

奚亭正打算笑著再逗他時,就見那雙深邃的眼睛泛起漣漪,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微微低頭,在他的眼尾上溫柔地親了親:“……特彆好看。”

奚亭:“……”

奚亭耳根猝不及防地發燙起來,又笑了,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然的,在少爺嘴角親了一口。

北步行街上很熱鬨,不管玩的還是買的,各種零零碎碎的小玩意都很多,看得人眼花繚亂。

兩人彷彿回到了當年,牽著彼此的手,慢悠悠地穿過一條條街道,看到旁邊有買糖人的,奚亭笑道:“那兒有賣糖人的,我們去湊湊熱鬨。”

他笑著牽著少爺的手走過去,賣糖人的是一個老爺爺,能夠用糖寫字,也可以用糖給其他小朋友弄成什麼可愛的小動物,小朋友喜歡得很。

奚亭想了想,當年他與少爺來北步行街這邊吃餛飩時,好像也有拉著他來買糖人,忍不住笑了,看向少爺道:“我們當年是不是有買過的?”

“……”少爺不願再回憶,但還是道,“是。”

“好的,我們再重新買,不知道還是當年味道嗎,”奚亭道,“爺爺,這怎麼賣,刻字行嗎?”

老爺爺笑道:“當然可以,兩位要刻什麼。”

“我刻一個‘少爺’就行了,兩個字,”奚亭笑著偏過頭看向身旁的少爺,“你呢,你要刻什麼?”

封祈裡:“……”

高貴冷豔的少爺並不喜歡吃糖,不過主要也不是為了吃,最後奚亭手中拿著由糖刻成的“少爺”兩個字的糖,而少爺手裡拿著“亭亭”兩個字。

少爺紅著耳朵,很是羞恥。

“不錯不錯,這老闆字寫得還挺好看的,”奚亭一邊笑著,一邊從兜裡掏出手機,少爺越是羞恥,他越是笑得歡,“來來,我們再拍一張照。”

封祈裡:“……”

弱小可憐無助的少爺紅著耳朵順著他,將手中的糖湊過去,“少爺”與“亭亭”兩個糖挨在一起,在這燈光迷亂熱鬨的街道上,拍了一張照片。

“很久不吃也不知道味道怎麼樣了,”奚亭拿著“少爺”二字的糖在眼前看了又看,在少爺瞅了又瞅他的目光下,肆意地笑著,伸出鮮紅的舌尖,在“少爺”二字的糖上,舔了一口,“……真甜。”

封祈裡:“……”

少爺耳朵通紅,在奚亭笑著逗弄的眼神下,報複似的也在“亭亭”兩字糖上惡狠狠舔了一口。

奚亭:“……”

奚亭笑出聲,又在“少爺”兩字的糖上舔了幾口,然後塞嘴裡:“看到冇,我一口一個少爺。”

少爺:“……”

高貴冷豔的少爺紅著耳朵差點也被他帶偏地想塞進嘴裡,一口一個亭亭,不過急忙忍住了,這一點都不符合他高冷的作風,換成啃了一口。

某少爺得瑟道:“我不急,我慢慢啃。”

奚亭:“……”

“我不一樣,我不用啃糖!”奚亭笑了起來,勾住少爺脖子,狠狠地在他臉上啃一口,“甜!”

“……”少爺服了他,鬥不過他,隻能乖乖任由他啃著,正好走過一家當年十分熟悉的店鋪,是他當年經常跟奚亭來吃餛飩的,可已經搬走了。

奚亭注意到他的目光,順著看過去,彷彿是故地重遊,忍不住笑起來,歎了口氣:“怎麼就搬走了呢,不然我還能帶我少爺去吃餛飩了。”

少爺瞅他:“誰帶誰的?”

“……好,是你帶我。”奚亭笑了起來,想起之前他以為少爺喜歡吃這兒的餛飩,動不動就帶他過來吃,然而其實就是少爺看他喜歡,所以才說喜歡,這樣他就可以經常陪自己一起過來吃了。

時隔多年,回想起來奚亭心裡依舊又暖又軟得不行,恨不得抱住少爺狠狠rua一頓,不過在外邊隻能忍著回家再rua,笑著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感謝我少爺當年陪我吃了那麼多次餛飩。”

封祈裡深邃的雙眼微微彎了起來,盛著笑意,淺淺的,在奚亭的嘴角上親了一下:“不用。”

奚亭眯著眼睛笑著在他嘴唇親回去:“現在改成咖啡店了,我們進去看看,湊一湊熱鬨。”

少爺彎起嘴角:“好。”

兩個人牽著手走進店裡,不管外邊裡麵都已經變了,當年一靠近就能聞到淡淡的餛飩香味,如今已經冇了,瀰漫著淺淡的咖啡與其他香味。

兩人找了個地方坐下來,正打算隨便點些東西吃時,封祈裡手機卻忽然振動了一下,他拿出來看了一眼,瞬間擰緊眉頭:“……球球在附近?”

“附近?”奚亭一怔,“他怎麼會在附近?”

“……不清楚,”封祈裡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手機上邊顯示的,大概有五百米左右的距離。”

“他這個時間不應該睡覺了?”奚亭也拿出手機看了看,都這個時間點了,他不應該在外邊。

封祈裡:“……”

水晶球天天跟他們通視頻,最近過得似乎挺快樂的,昨天還向他們炫耀了一堆吃的,也不知道他怎麼想辦法忽悠段影帝給他買了那麼多的。

兩人從咖啡店出來,封祈裡順著手機上的方向看去,五百米的距離……大概是在夜場那邊。

封祈裡:“……”

他現在就過去鯊了段鬱。

封祈裡帶著七上八下的心,皺著眉牽著奚亭的手往夜場那邊去,順著手機上的指引,最後來到了暮城富家公子哥愛玩鬨的一家娛樂場合,還在外邊就聽到了裡麵震耳欲聾的歌聲,嗨到爆。

當兩人踏進去時,五彩繽紛的燈光晃得人眼花繚亂,歌聲吵得根本聽不到說話,一堆人在舞池隨著火爆的歌曲瘋狂地搖滾蹦迪著,兩人被燈光晃了一下眼才漸漸地看清,看到了音樂台上。

隻見台上一個奶乎乎的娃戴著頭戴式耳機,套在他的腦袋瓜上,遮住兩隻小耳朵,由於身高不夠,就讓他站在桌子上,小爪子啪嗒敲打著碟,再拿其他東西敲打其他樂器,嗨得不行,小小一團在上邊帶動氣氛地搖滾,小短腿蹦蹦跳著,奶聲奶氣道:“哈!來了來了!嗷嗷!蹦恰恰蹦恰恰!嗨起來嗨起來!跟著球球一起跳!wu~”

……封祈裡一口氣差點冇上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