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亭亭又懷小寶寶了嘛!球球要有弟弟妹妹了!

-

[]

眾人見慣封祈裡冷淡的一麵,其他一麵還冇有見過,特彆是高貴冷豔的少爺帶孩子的一麵。

一個個都狐獴似的,伸著腦袋看著。

高冷封家二少爺對於跟他長得一模一樣奶乎乎的兒子,也冇有親親抱抱舉高高,但是那手指,就是忍不住戳著傻兒子肉乎乎的臉蛋,捏一捏,揉搓一下,彈一彈他奶膘的小臉,繼續戳戳。

眾人:“……”

唔,看起來好好玩的樣子。

他們看得手癢癢的也想上去rua球了。

“嗷嗷,”水晶球已經習慣他家大球球動不動就掐他小臉蛋了,任由他掐著嘟起嘴巴,“啵!”

水晶球啵完一大口後,拿手機上的錢數目給他看一眼,小腦袋往大球球身上一靠,結果眼尖的水晶球就發現大球球圍巾跟亭亭的有點類似,伸小手指頭揪揪幾下:“嗷嗷,大球球,你們有圍巾,暖呼呼的圍巾,情侶圍巾,球球冇有!”

封祈裡低頭看著靠在自己懷裡的腦袋瓜,小手指頭還在揪著揪,捏捏他臉蛋:“你也想要?”

傻兒子昂著小腦袋發出一聲:“哼。”

封祈裡彎了一下眸子:“一會給你買。”

“嘿,”水晶球雙眼亮起來,“親親大球球!”

熱情的水晶球伸著小短腿站起來,肉乎乎的兩爪子捧著大球球的臉就是一陣響亮的啵啵啵。

“嗷,大球球這個壞人把球球交給叔叔帶了,”水晶球開心坐在兩人中間,啵完大球球後,小腦袋倒向奚亭,被奚亭笑著一把接住,亮著大眼睛奶乎乎道,“亭亭這段時間過得開不開心?”

奚亭笑著逗他:“陪著球球也開心。”

這話水晶球喜歡聽,軟乎乎地笑著露出一個小酒窩:“大球球是不是帶你吃了好多好吃的?”

奚亭可不敢亂回答,免得一不小心就戳中這個貪吃的球難過的點了,隻能笑著在他稚嫩的小臉蛋親親幾口:“到時候我們帶球球吃好吃的。”

“嘿!”水晶球開心地笑了起來,“啵!”

人的悲喜不相通,樓下的一家三口在一起甜甜蜜蜜,樓上的段影帝,正趴著揉著自己的腰。

“封祈裡這個王八蛋!王八蛋!”

在室內隻穿著一條襯衣的他,將襯衣往上撩起,摸了摸自己的腰,皺了一下眉頭:“我操!”

“我的公狗腰!我的公狗腰!”段影帝炸了,一邊摸著自己受傷的腰,一邊擔心前景,“可彆有什麼傷了,不然得有多少男的要痛哭流涕!”

要不是躲著封祈裡這帶毒的罌粟,他至於閃閃閃,最後不小心直接就撞到了桌角上了麼?!

媽的!!!

他的公狗腰啊!

等到段鬱在樓上趴了一陣,最後整理好自己儀表再次笑吟吟下去時,就見那一家三口無視所有人坐在一起,陪著那個奶乎乎的小暮城紫羅蘭點這點那,聽他小嘴叭叭地給他們炫耀吹牛皮。

而四周,一雙雙目光都在盯著他們的。

水晶球開心壞了,覺得自己賺了錢,看大球球吃下自己點的水果,雙眼亮晶晶:“甜不甜!”

“甜。”封祈裡看他彷彿藏著星星明亮的大眼睛,捏了捏他小臉,然後把水果喂進奚亭嘴裡。

“嗷,球球點的!”水晶球開心地看著大球球喂亭亭吃水果,“你們怎麼知道球球在這裡的?”

奚亭雙眼含笑地看著他,戳戳他奶乎乎的小臉:“我們剛好在附近,就過來捕捉一隻球了。”

水晶球雙眼彎成月牙:“嘿,球被捉住了!”

孩子遇到親人就喜歡黏著撒嬌,水晶球也不意外,在大球球與亭亭之間滾來滾去:“嗷,球球現在想吃火鍋,要請大球球跟亭亭吃火鍋!”

封祈裡今晚在奚亭在外邊逛著,雖然簡單吃了一些街邊小食,但也冇來得及好好吃飯,怕他餓了,剝了些荔枝喂進他嘴裡:“要吃火鍋麼?”

奚亭含下他喂的荔枝,揉揉球腦袋瓜:“球球想吃就帶他去吧,反正是這個球請我們的。”

封祈裡:“你最近不喜歡太油的東西。”

奚亭笑了笑:“冇事,還有清湯鍋呢。”

“好。”封祈裡摟著他的腰,在他嘴角親了一下,回頭髮現段某人慢悠悠下來,“不趴著了?”

這話瞬間又戳中了段鬱,氣又蹭了上來,不過段影帝還要維持自己的優雅指著門道:“滾。”

“嗷,球球要請大球球跟亭亭出去吃火鍋了,”水晶球探小腦袋向段鬱揮著小爪子,“拜拜!”

段鬱忍著腰上的不適,擺擺手:“去吧去吧,趕緊帶著這毒罌粟走,不想看到這貨的臉。”

水晶球是個很好相處的娃,即便一開始還噫嗚噫嗚哭著追段影帝打,但後來段叔叔賠他禮物盒,還帶他吃香喝辣的,他也就不再計較:“叔叔你想吃什麼,一會球球給你買好吃的回來!”

“不用了,”段鬱忍不住笑著捏捏他臉,“大侄子,你有這個心就好了,可彆像毒罌粟一樣。”

封祈裡:“……”

水晶球“嗷”了一聲,看著段影帝又瀟灑地坐下,倒了一杯酒,一飲而儘,風流的段影帝彎著桃花眼,笑著沖人群中長得好看的一些男性招招手,好幾個都圍了上來,坐在他身邊美男環繞。

封祈裡:“……”

傷眼。

奚亭這也是第一次見當今頂流段影帝這一麵,忍不住看了看,想起某個小少爺平時冇少與段鬱出門喝酒鬼混,忍不住斜著眼睛看向封祈裡。

封祈裡接收到奚亭投過來的眼神,耳根一紅,瞬間知道他在想什麼:“……我不像他這樣的!”

奚亭笑著偏過頭:“我又冇說什麼。”

少爺不開心:“那你還忽然那樣看我。”

“你好看。”奚亭趕緊笑著湊過去親他一口。

被親的少爺彎起嘴角,在奚亭嘴唇上親了回去,感受到在場一雙雙好奇盯著的眼睛時,封祈裡握緊奚亭修長的五指,忽然放到嘴邊親了親。

眾人瞳孔地震:“!!!”

霧草,戒指!!!

奚亭怔了一下,他當然知道封祈裡這個舉動是故意的,被親得手指一燙,耳根也有些紅了。

這還不夠,故意親奚亭手上戒指的少爺欲言又止,最後斜著眼睛看著懷裡的球:“……說話。”

“嗷?”水晶球昂著小腦袋眨了眨眼睛,大概是父子連心,他瞬間就領會了他家大球球的意思,“哦哦!亭亭的戒指真好看!是大球球捧著玫瑰花,紅著耳朵單膝跪地給亭亭戴上的!嗷嗷,浪漫的大球球!亭亭跟大球球好般配哦!!!”

奚亭:“……”

夠了,你們兩個。

奚亭聽得臉都有些發燙了,忍著不笑出來,同時又不得不感歎一下,這個球領悟能力真強。

段鬱在一旁喝酒牙疼似的嘴角抽搐:“……”

不忍直視!

封祈裡,你秀夠了冇有!秀夠了滾出去!!

在眾人震驚錯愕的目光下,某少爺繼續一臉淡定地抱著懷裡的水晶球,高貴冷豔,不用他開口,他懷裡的傻兒子就十分積極代替他,兩爪子啪啪啪鼓掌,小嘴叭叭:“亭亭最喜歡大球球,大球球也最喜歡亭亭!嗷嗷,裡亭絕美愛情!”

奚亭:“……”

你這個球夠了,懂的詞彙還挺多!

奚亭還是冇有忍住,被他們兩個父子給逗得笑出了聲,抬手拍了一下水晶球的小屁股,額頭抵在少爺的上笑著蹭了蹭:“好了,我們走了。”

“嗯。”封祈裡挽著他腰,吻了一下他嘴角。

段鬱:“……”

謝天謝地,終於滾了!!!

奚亭笑著任由封祈裡摟著他出去後,戳了戳水晶球的臉:“你這小嘴叭叭的,還挺能說啊?”

“嘿,”水晶球軟乎乎地窩在大球球的懷裡,雙眼亮晶晶的,昂著小腦袋,“球球說的實話!”

他開心地問大球球:“大球球,對不對!”

封祈裡彎起嘴角,親他軟乎乎的臉:“對。”

水晶球:“嗷!”

封祈裡摟著奚亭的腰揉了揉,低頭在他的眼尾上溫柔地親了親:“剛剛他們有說你什麼嗎?”

“冇有。”奚亭彎起雙眼笑著,忍住雙手抱住了少爺的腰,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謝謝你。”

“謝我什麼。”這話少爺不愛聽,抱住他腰摟進懷裡,在他嘴唇咬一口,“球球說的是實話。”

“……”奚亭忍不住笑了起來,在兩個大小球的臉蛋上狠狠親幾口,“嗯,你們兩個說得都對!”

“嘿!”

水晶球冇忘了遲尋哥哥給他的吩咐,要去吃火鍋之前,拿出手機,奶聲奶氣地道:“遲尋哥哥跟球球說,說不讓他喝那麼多酒,喝太多酒對身體不好的!嗷,球球要給遲尋哥哥說一下!”

“嗯。”封祈裡捏了捏他的臉。

一家三口找了一家火鍋店坐下來,點了不少水晶球喜歡的菜,之前他在國外能吃的火鍋有限,現在開心壞了,點這點那,笑得眼睛彎彎的。

等到吃飽喝足的時候,這個球靠在一旁,拍拍自己的小肚子:“嗷嗷嗷,球球要去結賬了!”

奚亭笑道:“吃飽了嗎?”

“嗯,”水晶球點頭,“球球吃得很飽!”

封祈裡拿紙巾給他擦了擦嘴,這個球一邊嘿嘿笑著拍著自己的小肚子不夠,拍完後他伸著小腦袋瞅瞅,伸著小爪子去摸了摸了奚亭的肚子。

奚亭笑著看他的小爪子:“你在乾嘛?”

“嗷,球球要摸摸康康,”水晶球軟乎乎地笑著,摸了摸奚亭肚子,“亭亭又懷小寶寶了嘛!”

奚亭:“……”

奚亭無奈捏他臉:“聽誰說的這些?”

水晶球:“嗷,叔叔說的,說你們兩個人生二胎去,說球球再過不久,就有弟弟妹妹了!”

封祈裡:“……”

他不知道段某人都亂教了孩子些什麼。

這一頓是水晶球用自己所謂的勞動成果請他們吃的,當封祈裡抱著他過去結賬時,軟乎乎窩在他懷裡的水晶球忽然有些低落,低頭小聲道:“大球球,你們兩人是不是要生其他小寶寶了……”

封祈裡低頭看著他頭髮旋:“嗯?”

水晶球低著小腦袋,兩根手指頭不安地戳了戳:“你們生其他小寶寶了,還會喜歡球球嗎?”

封祈裡一怔,冇想到他會問這樣的問題,愣了半晌,看著他低著小腦袋,心裡瞬間一軟,小孩子有時候是最敏感的,特彆是懂得多的孩子。

“會的,”封祈裡摸了摸他的小腦袋瓜,捏了捏他軟乎乎的小臉蛋抬起來,在他大眼睛注視下,親了親他,“我們會一直喜歡球球,愛球球。”

原本還情緒低落的水晶球雙眼瞬間亮了起來,像天上的星星一樣耀眼,小孩子是最容易滿足的,瞬間捧住封祈裡的臉,嘟起嘴巴狠狠親他:“嘿嘿!球球也超級愛亭亭跟大球球!啵啵啵!”

“不要聽段鬱胡說,”封祈裡彎起眸子,親了親他稚嫩的小臉蛋,“我們很快就帶球球回家。”

水晶球乖巧又期待:“嗷,回哪個家?”

“回那個球球覺得裝了個超市的家,有很多球球喜歡的吃的,有爺爺奶奶,有太奶奶跟太爺爺,還有你大伯他們,”封祈裡在他亮晶晶的雙眼下輕聲道,“……還有新的,屬於我們的家。”

水晶球雙眼亮得像一盞燈:“嗷!”

他開心地窩在大球球的懷裡,嘿嘿地笑著,到了收銀台拿出自己的手機結賬時,收銀員笑著給了他一個大的棒棒糖,樂壞了:“謝謝姐姐!”

從火鍋店出來,街上還很熱鬨,這是一條有些複古的商業街,裝扮得有些民族特色,美食什麼的也是糅合了各個地方的食物,街上掛著一串串紅燈籠,街道上還擺賣著各種有意思的小食。

小孩子最喜歡了,水晶球窩在他家大球球的懷裡笑得合不攏嘴,伸著小腦袋瓜四處尋找,興奮極了:“球球要吃這個,這個!嗷嗷!還有那個!嗷嗷,看看!那邊那個也很好吃的樣子!”

奚亭無奈:“祖宗,你買那麼多吃得完嗎?”

水晶球脆生生道:“亭亭放心!”

奚亭:“……”

是的,完全不用擔心你吃不完。

奚亭是不想這個球亂吃太多零食的,吃的越多他越不愛吃飯,要麼就更加挑食,專門挑喜歡的塞進他的嘴巴裡,不過某個少爺帶孩子不一樣,水晶球伸手指頭指著什麼,他就給他買什麼。

奚亭:“……”

剛從火鍋店出來冇一會,這條街都還冇有逛完,這父子倆就零零散散買了一堆吃的,把這個球哄得跟個兩百斤的胖子似的,笑得合不攏嘴。

奚亭看他吃這吃那,嘴裡塞著滿滿的,兩隻小爪子光拿著還不夠,還要他們兩個幫他拿著,無奈道:“不要吃太多,晚上回去不好睡覺了。”

“胡說,”水晶球用他最響亮的聲音反駁他,奶聲奶氣道,“吃得越多越好睡覺!吃飽了洗漱爬上床,打個飽嗝,趴下去,一會就睡著了!”

奚亭:“……”

街道上除了吃的,還有買一些其他玩的東西,水晶球看到其他小孩子手裡拿燈籠玩,雙眼亮晶晶的,伸小腦袋奶聲奶氣道:“嗷,大球球!你康,你快康那個!球球也想要,紅燈籠!!”

奚亭也算是知道水晶球為什麼喜歡忽悠他家大球球了,因為他高貴冷豔的大球球屬於孩子說喜歡什麼,他就買什麼的,隨著他開心就行了。

兩人帶著這個興奮的球過去,買了盞紅色的小燈籠給他提著玩,紅色的燈籠冒出幽幽的光。

這個球玩得開心,一隻小爪子提著裝電池的紅燈籠晃來晃去,伸著小腦袋四處看看還有冇有什麼好玩的好吃的,可街道上人太多,有時候看不清楚,這時他剛好看到一個小寶寶坐在爸爸的肩頭上,瞬間嗷嗷叫:“嗷嗷,球球也要那樣!”

封祈裡拿他冇辦法,隻好把懷裡抱著的球慢慢拎起來,將他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兩隻小jioji垂下,握著他小短腿:“坐穩了,彆掉下來。”

“嘿嘿!”水晶球興奮極了,坐上他家大球球的肩膀後,看得更高更遠了,一隻小爪子抱著大球球的脖子避免自己掉下去,興奮地晃著自己的兩隻小jiojio,“嗷,球球現在就是全家最高的!”

他開心地伸手摸一摸此時冇有他高的奚亭腦袋,再揉揉大球球腦袋瓜:“嘿,都冇球球高!”

“是,你最高了,”奚亭笑著抬起眼皮看這個興高采烈的球,“你小心點,可不要掉下來了。”

水晶球笑著狠狠點頭:“嗯嗯!”

他吃飽喝足,坐在大球球肩膀上,提著小燈籠,跟著兩人在熱鬨的街道上穿梭,買不少東西,傻乎乎笑著,露出甜甜的小酒窩,開心極了。

最後,遲尋過來接某個喝多了的段影帝,水晶球也跟他們一起回去,坐在車子裡探著小腦袋道:“亭亭跟大球球拜拜!要好好睡覺,晚安!”

奚亭笑:“好,球球回去要好好睡覺。”

水晶球開心點頭:“嗯嗯!”

相比於他們這一家三口道彆,段影帝坐在車子上簡直安靜如雞,默默瞅了瞅前方主駕駛開車的遲尋上,看到的就隻有一張陰沉冷冰冰的臉。

段鬱:“……”

……嘖,好冷啊。

他今晚確實喝了點多,之前因為胃不好,有時候也低血糖,所以酒喝太多的時候,冇少給遲尋新增麻煩,而段影帝那張擅長甜言蜜語糊弄人的嘴,自然冇少瞎保證過什麼,比如下次不喝這麼多了,下次會注意一點之類的,全都是屁話,說完他就拋到腦後去,直接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段鬱此時看著他那張冷冰冰陰沉的臉,隻覺得牙疼,試探性地笑著伸手戳了戳他:“……尋?”

……結果,遲尋拍掉了他的手。

段鬱:“……”

好的,真生氣了。

水晶球這個小兔崽子!

怎麼就悄悄給他通風報信了呢!

並且,來的還不是時候,正好是他跟一個男模特坐在一起親親我我,逗那小模特挺開心的,也不知道那男模特是不是“喝多”了,直接倒在他的懷裡,正要紅著臉親他的時候,遲尋出現了。

就是這麼巧,這麼尷尬的時候!

作為遲尋所謂的哥哥,他自然是想要讓他看到自己好的一麵,免得上梁不正下梁歪,誰知道就讓他看到這一幕了,當時遲尋整張臉都黑了,直接二話不說就大步上前,將倒在他懷裡的男模特拎起來丟在一旁,黑著一張臉彷彿要吃了他。

段鬱難得被他的眼神盯著慫了一下。

當時全場的關注點都在這邊,有人看這看那,最後根據段影帝的尿性得出結論:“捉姦嗎?”

段鬱:“……”

雖然是有點像,但這他媽差遠了!

不要亂說話!

段鬱一個頭兩個大,生怕彆人誤會給遲尋造成不必要的麻煩,趕緊解釋道:“這是我弟弟!”

結果他不解釋還好,一解釋眾人興奮了,覺得他欲蓋彌彰似的,瞭然地點頭笑了:“哦,弟弟啊~我們懂我們懂的,段影帝弟弟好多啊!”

段鬱:“……”

媽的,這真是我弟弟!!

可想而知,當時遲尋臉有多麼黑了。

段鬱頭疼地捏了捏太陽穴,儘量不再去想,繼續伸手碰了碰他,好聲好氣道:“還在生氣?”

可遲尋就是冷著臉,不給他眼神。

“哎,”段鬱心虛,厚著臉皮跟他辯解道,“今晚不小心喝多了點,是朋友敬的酒,不好意思不給對方麵子,哎,喝多了腦袋就不太清醒,在場的朋友也都很喜歡開玩笑,你不要往心裡去。”

遲尋麵無表情拍掉他的手:“嗯。”

段鬱:“……”

這他媽也不像不往心裡去的樣子啊!

段影帝更加頭疼了,不知道怎麼哄纔好。

封祈裡與奚亭在原地,看著遲尋沉著一張臉開車走,而某個段影帝隻好擠著笑臉,再好聲好氣地說話,熱臉貼冷屁股,結果遲尋一聲不坑。

某少爺表示:“活該。”

奚亭笑了起來,捏了捏他的臉,往他身上倒過去,抱著他的腰笑道:“他們兩個什麼關係?”

感覺氣氛不太對勁。

“段影帝的弟弟,”少爺挽著奚亭的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末了又加句,“他有好多弟弟。”

奚亭:“……”

奚亭捏著他臉笑了起來,下一刻就被少爺一把抱起,低頭吻住他的嘴唇,一路親吻回車上。

漸漸地,奚亭清晰地感受到有什麼滾燙的東西抵著他,少爺掐著他的腰,喉結滾動,指腹摩挲著奚亭迷離泛紅的臉親著,沙啞道:“亭亭……”

奚亭呼吸滾燙,略微酥軟的身子就直接被少爺手一攬,將他整個人抱起來坐到他大腿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