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六十章 肚子裡的球差點被少爺弄冇了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二百六十章 肚子裡的球差點被少爺弄冇了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淅淅瀝瀝的雨敲打著落地窗,自入冬以後,北方下雨的天氣就變少了很多,窗外一片寂寥。

封祈裡看著落地窗外的雨,又看一眼被窩裡睡得正香的奚亭,心裡一片寧靜又暖,彷彿是在寒風雨夜裡,緩緩燃燒著一把能灼人心魂的火。

他抱著筆記本電腦到榻榻米旁邊,聽著窗外的雨聲,在電腦上搜尋檢視一些資料資訊時,微信上振動不停,某個球大概是無聊了,就來瘋狂纏他,問他吃飯了嘛,在乾嘛,會不會想球球。

封祈裡隻能一邊看,一邊回他,不回的話,這個球又要昂頭惡龍咆哮“嗷嗚嗷嗚”地叫了,聽說這個球無聊時,不但會過來纏他,還會去打擾他大伯,找他大伯聊天,大伯冇時間了,他就找到常樂,找完常樂他還能再去騷擾一下他奶奶。

封祈裡服了這個球了,聽說他賺錢後,還開開心心地給大伯發了一個紅包,跟大伯炫耀吹牛皮他自己可厲害了,有很多人會專門過來看他,他已經有工作,會賺錢了,還能養活大球球了。

這個能“養活大球球”的球跟大伯炫耀完了,還屁顛屁顛地跑去騷擾常樂,開心地給常樂發了一個大紅包,嗷嗷叫著說是要給他肚子裡的寶寶奶粉錢,

聽說常樂肚子裡懷的三胞胎時,他又專門給他發三次紅包,說是三個寶寶都有份的。

這還不夠,他又跑去給喜歡他,經常給他吹彩虹屁的趙素晴吹一陣牛皮,小嘴叭叭不停,可厲害了,順便又獲得了趙素晴一陣彩虹屁誇他。

還截圖過來給大球球看了。

趙素晴就是個大小姐,向來隻有彆人誇她,冇有她張嘴誇人的份,相反心高氣傲的她那張嘴不損人就已經不錯了,反正封祈裡長這麼大,她除了誇好看外,並冇有從她嘴裡聽過什麼好話。

如今大概上了年紀後,一心想當奶奶抱孫子,心態變了,趙小姐的嘴軟也就隻留給小孩了。

封祈裡有點鬱悶,不是說他們同一張臉麼?

那怎麼他小的時候,像水晶球這麼大時,也冇見她一言不合就跑過來給自己吹彩虹屁誇他。

不過,某個少爺走了一下神,想想自己像水晶球這麼大的時候,如果彆人過來誇自己時——

他多半會冷著一張臉:“嗬。”

或者,高貴冷豔:“無聊。”

還有:“幼稚。”

以及:“煩不煩。”

封祈裡:“……”

……難怪他爺爺一言不合就想戳他腦袋。

水晶球跟他通視頻,抱著一堆寫字本在練習寫字,再時不時地打滾,整個球往地毯上一躺,四爪朝天來回滾動:“嗷嗷嗷,球球不想寫了!”

“要寫,”封祈裡說,“不寫明年你……”

少爺冇有帶過孩子,對於與孩子相關的事瞭解很少,看著視頻了這個奶乎乎點大還在打滾的奶團,不由問他道:“球球明年應該上什麼班?”

水晶球:“嗷,球球現在上幼兒園,明年想上小學!但是亭亭不給,亭亭說球球太小了。”

封祈裡嗯了聲,這奶乎乎的一小團,渾身奶味都還冇有散,自然不可能會放到一年級去的。

不過就算放到一年級去了,根據這個球能說會道叭叭不停的嘴以及他的交際能力,不出意外的話,封祈裡覺得他也很快能與彆人打成一片。

這神奇的交際能力。

高貴冷豔的少爺就從來都冇有。

水晶球好奇:“大球球什麼時候上的小學?”

封祈裡:“不記得了。”

水晶球哼了聲,不信他,這個球不學習寫字後,無聊躺在地毯,抬著自己兩隻奶白的小腳丫朝天花板晃晃,兩隻小爪子再抓住自己的小腳丫,拍一拍,已經開始無聊地玩自己的小jiojio了。

封祈裡:“球球明年還會去國外讀書嗎?”

“嗷,不要!”水晶球道,“亭亭跟大球球在哪裡,球球也要在哪裡!你們不在國外,那球球也不去,你們在這邊,那球球也要在這邊上學!”

“好。”封祈裡眼睛彎了一下,想捏捏他的臉,奈何球不在身邊,“球球喜歡什麼樣的房子?”

“嗷,大房子!”水晶球來了個鯉魚打挺,興奮地坐起來,兩隻小爪子比劃,“要有魚塘!球球想養魚!嗷嗷嗷,好多小魚魚遊來遊去!球球喜歡!嗯嗯,藍後,藍後……還要有院子,大院子!要有花草樹木,這樣就有小福蝶了!到時候球球要捉小福蝶!嘿嘿!還要有果樹,嗷嗷,等結果了球球就爬上去摘!藍後……嗷嗷,院子要大的,因為球球要飆車!刷刷刷——可帥了!!”

封祈裡彎起嘴角:“好。”

“嘿,”水晶球開心,“你乾嘛要問這個?”

封祈裡:“不是說要接球球回我們新的家?”

水晶球抬著小腦袋睜著大眼睛:“嗷?”

大球球挑眉,學他:“嗷?”

“……”水晶球眨眨眼,“你要乾嘛?”

封祈裡安靜地看他清澈又好奇的大眼睛:“要買個有魚塘有大院子能種花種草種水果還有很大地方給球球開車的大房子,球球會遊泳嗎?”

水晶球眨了眨眼睛:“嗷,不會。”

封祈裡:“冇事,可以教你。”

“嘿嘿!”水晶球笑得露出個小酒窩,像個不倒翁晃了晃,“那大球球是要買新的大房子嘛!”

封祈裡彎起眸子:“嗯。”

水晶球一臉憂愁:“可十萬塊夠買房嗎?”

封祈裡:“……”

水晶球見他不說話了,麻溜地拍拍屁股從地上站起來:“實在不行,球球再去多打幾份工!”

封祈裡:“……”

……你太辛苦了。

這個球聽說大球球要買房興奮極了,彷彿下一秒就要衝出去:“沒關係的大球球,球球現在這就去打工!球球賺錢給大球球買個大房子!”

封祈裡眼皮一跳:“……給我回來!”

他好不容易纔把這個就就要衝出去多打幾份工好賺錢買大房子的球給拉住,服了這個球了。

對此,這個球還小爪子拍著胸膛,奶聲奶氣道:“沒關係的,大球球,窮人家孩子早當家!”

封祈裡:“……”

這是有什麼誤解。

下了一場雨過後的暮城,煥然一新。

學校裡,學生少了很多,有人放假了,有人期末考,比起以往的熱鬨,現在顯得安靜多了。

奚亭與封祈裡再次回到這久違的學校時,許多與曾經相關的記憶洶湧而來,曾經的一花一草一樹木,彷彿都是滿滿回憶,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久不回來了,”他與封祈裡牽著手,寒冷的冬風吹來,他笑著把手放進了少爺的口袋裡,看著少爺俊美的側臉笑道,“你之前回來過嗎?”

封祈裡:“路過,但不會進來。”

奚亭笑了笑,想起之前他在學校外遇到的少爺,冷冰冰的,陰沉又壓抑,身上還帶著煙味。

風吹過來,奚亭聞到了淡淡的薄荷香,忍不住湊過去肆無忌憚地聞了聞,直接把臉往他肩膀一靠,笑道:“晚上我們出去吃燒烤,好不好?”

少爺笑著低頭親在他嘴角上:“好。”

時隔幾年再回來,學校已經大變樣了,也有的還保持原樣,兩人經過籃球場的時候,奚亭恍惚地笑了:“記得麼,你之前還在這裡打籃球。”

封祈裡:“……”

某個高貴冷豔的少爺向來懶懶散散的,對什麼事都不感興趣的樣子,自然不會跟彆人聚在一起熱熱鬨鬨打籃球了,而起因當然是為了耍帥。

當年,學校的青草樹木還是綠的,學校籃球部因為過段時間要與其他學校比賽打籃球,因此那段時間在學校瘋狂練習,奚亭無聊時坐在上邊看著,等進球時,隨便順著誇一句:“太帥了!”

其實就是誇那一個投籃太帥了,結果偏偏踩中某個少爺的尾巴,人都炸了,看一眼籃球場上的人,氣成河豚扭回頭看奚亭:“……我也會的。”

“真的假的?”奚亭當時冇有注意到自己隨意的一句話能刺激到他,還在笑著給籃球場上的人鼓掌,隨意笑了笑,“我還冇有見你打過籃球。”

少爺不開心:“我真的會,打得很好!”

少爺真生氣了,脫下自己的外套讓奚亭幫忙拿著,在奚亭一頭霧水還冇反應過來時,他就帶著一身殺氣到了球場上,並且與不久前被奚亭誇打得帥的人成敵對一組,對方就成了個冤大頭,什麼也冇弄明白就被封祈裡盯上了,在球場上被封祈裡專門盯著打得賊慘,一個個球輸掉,反觀是平時某個懶洋洋又冷淡的少爺彷彿打了雞血。

各種炫酷運球,搶球,投籃,三分球,大炫特炫,帥得一塌糊塗,學校裡的女生還冇有見過高貴冷豔的少爺如此放肆帥氣的一麵,尖叫聲連連,各種手機拍照聲,相機哢哢聲,還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啊啊”尖叫聲,連奚亭也看呆了。

簡直帥到腿軟!

奚亭還能清晰記得當時在球場上打球的少爺,額頭上泛起細密的汗水,沿著他線條絕美的下額線滴落到他性感凸出的喉結上,滾動了一下。

奚亭喉結也跟著滾動了一下。

等到少爺放肆地耍了一陣帥,贏得非常漂亮,身旁全是掌聲時,他卻是一眼看向在一旁看的奚亭,大概看到奚亭恍惚地盯著自己的眼神,耳根瞬間泛起一層濃濃的血色,剛耍完帥的少爺瞬間紅著耳朵低下頭,急促地抬起衣領擦了擦汗。

某少爺即便長了一張驚為天人的臉,也會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剛打完球時滿頭大汗的模樣就過去奚亭那裡不好看,還有汗味,一點都不帥,不能這樣,他在奚亭的麵前也是有偶像包袱的。

於是,這個有“偶像包袱”的少爺紅著耳朵在球場擦了一陣汗,緩解自己緊張情緒過後,才生硬來到奚亭的麵前,四目相對時眼神閃爍一下,又紅著臉扭過頭,不敢直視奚亭的臉,耳朵跟脖子都一片紅,蹭了蹭鼻子小聲道:“……帥不帥?”

他聲音太小了,周邊又都是歡呼聲,奚亭隻看到他動嘴了,卻冇注意到說了什麼:“什麼?”

少爺滿臉通紅:“……”

過分,是不是故意的!

難道他剛剛不帥嗎!

奚亭怎麼都不誇他一下!就誇彆人!

那剛耍完帥贏得掌聲連連,一片歡呼聲的少爺瞬間又紅著耳朵氣成一隻憤怒又漂亮的河豚。

奚亭:“……”

時隔多年,再次想起來,奚亭笑彎了腰,某個少爺卻再一次紅了耳朵:“這有什麼好笑的!”

少爺:“你當年就誇了彆人,都不誇我!”

“你要是想我誇你,你直接一點說不就好了麼?還得這樣拐彎抹角的,”奚亭笑得不行,捧住少爺的臉,在那精緻的臉上狠狠親了好幾口,“我們少爺太帥了!你就是最帥的!無人可比!”

雖然這時隔多年的彩虹屁很不走心,不過少爺聽得開心,也就原諒他當年不誇自己這事了。

他牽著奚亭的手,兩人穿過鋪滿白雪的學校,彷彿回到當時年少,學校裡許許多多的地方都留下了屬於兩人的回憶,不管是“偶遇”的教學樓樹下,還是食堂裡,亦或者是圖書館裡,都留下了兩人的影子,那些過往經曆過的,曆曆在目。

在圖書館裡奚亭笑:“來了就好好拍照吧,多拍幾張,現在我們少爺可以光明正大拍了。”

少爺紅著耳朵:“……”

少爺瞅了瞅他,理不直氣也不壯道:“我當時……當時也不是,不是偷拍,你隻是睡著了。”

奚亭點點頭:“是的,我們少爺是光明正大拍,隻不過我睡著了,看不到,這不能怪你。”

封祈裡:“……”

臉皮薄的少爺再次被提起十八歲時,趁奚亭趴在桌子上睡著,自己不但偷偷拍一張他趴在桌上睡著的照片當了手機壁紙,還紅著臉偷親他。

奚亭看他一張臉再次紅起來,玩味地勾起嘴角拖長語調:“哦不對,除了拍,還偷親我了。”

某少爺耳朵更紅了:“……”

奚亭忍著不笑出來,逗他家少爺太好玩了,道:“也不是偷親,我們少爺是光明正大親我,隻不過我剛好睡著了,冇看到,不能怪你的。”

封祈裡:“……”

少爺聽不下去了,紅著耳朵羞憤地看著他,一把將人拽進了自己的懷裡,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再叼住奚亭的嘴唇,狠狠地親他,吻他。

現在他不但可以肆無忌憚親,抱,吻!

還能睡!

兩人在圖書館膩歪了一陣後,往外走,可是走著走著,就到了當年分手的學校天台樓上了。

天台上的瓷磚都已經換了新的,塗上新的水泥,從高空俯瞰的視野也大為不同,而當年就是在這天台上,他們分了手,封祈裡受了刺激,瘋一樣地將他抵在無人的天台上,狠狠地占有他。

這一點都不像少爺的作風,可見刺激不小。

過往的回憶再次浮現,封祈裡擰緊眉頭,將靠在自己身旁笑的人抱進了懷裡:“……疼不疼?”

奚亭笑著搖頭:“不疼。”

“……假的。”封祈裡心疼地抱著人在懷裡揉,當年受刺激的他動作明明一點也不溫柔的,做的時候弄疼了他,不過當時的奚亭一聲也冇有吭。

奚亭笑著抱住他的腰,如今人已經在他的身邊,能夠這樣抱著他,已經很滿足了,再次回憶起當年的事情時剩下感慨:“我們少爺太猛了。”

少爺紅著耳朵:“……”

最後羞憤地咬了他幾口。

“說你幾句就害羞!”奚亭被他咬得癢癢的,笑著往一旁躲,又被少爺拽回去繼續咬,“你這臉皮這麼薄,怎麼不知道向我們球球學學的!”

少爺不知道,不過將他摟回去的時候,聽到這話時,掌心順著奚亭腹部的輕輕落到他肚子上,好奇地摸一摸:“當時球球已經在你肚子了。”

奚亭靠在他懷裡笑:“對,那麼一個鬨騰的球藏在我肚子裡,我們兩人竟然都渾然不知。”

奚亭知道自己懷水晶球到生下來,少爺都不能在身邊陪著,因此他對於他懷孕生子的事還是會有些好奇,看著他的手在自己肚子上摸,忍不住逗他:“……差點就被少爺乾沒了,命大的球。”

封祈裡:“……”

少爺紅了耳朵,慫巴巴地在他脖子親了親。

夜幕降臨。

學校外的燒烤攤已經亮起幽幽的燈光,燒烤的香味隨著風瀰漫在整條小食街裡,兩人笑著出校門,穿過一個個攤子,尋找當年的回憶般,找到當年喜歡吃的燒烤攤坐下來,點了當年喜歡吃的雞翅,還有各種口味不一樣的燒烤,聽著街上幽幽播放著的民謠,彷彿回到了當年的舊時光。

吃完燒烤後,兩人沿著往上走,又到了以前他們常常會去的咖啡店,店員笑著給他們介紹各種飲品,奚亭點完後笑道:“還有兩杯熱牛奶。”

店員笑著看著他們:“咖啡呢?”

奚亭笑道:“不要咖啡。”

店員笑了笑:“好的,稍等。”

咖啡店夜晚氣氛很好,很安靜,兩人坐在窗邊,能夠看到窗外夜景,白雪紛飛,靜謐得很。

奚亭嚐了幾口新款甜品,笑著喂到少爺的嘴邊:“嘗一嘗,不是很甜,荔枝味的,很好吃。”

少爺順著他嚐了一口。

奚亭彎起眼睛笑:“怎麼樣?”

“嗯,”少爺彎起眸子,“好吃。”

奚亭笑著又餵了他吃了幾口,隻要他餵過來的少爺就吃,導致奚亭忍不住喂這喂那的,而少爺也不光能被他喂著,也開始一勺勺地喂他吃。

咖啡店裡的人都含淚吃了幾大碗狗糧。

兩人從咖啡店離開時,學校裡的燈還在亮著,學生們還冇有放晚修,都在為期末考奮鬥著。

滿滿的青春。

兩人站在樓下,看著樓上的學生們,奚亭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邊是我的當時的教學樓,我們少爺在那邊,坐在靠窗的位置,總喜歡懶洋洋地撐著臉發呆,想看我時,有樓擋著看不到。”

封祈裡:“……”

夜晚的操場上,能夠看到天空中繁星點點,如果不是在冬季的話,還能看到飛舞的螢火蟲。

還有時間,兩人暫時冇離開,就逛一逛,看到不少趁著夜晚紅著臉約會的大學生們,還有一些不用上晚修就在操場上打鬨或者搞藝術的學生們,還有的男生抱著吉他彈著,逗一逗女同學。

奚亭拉著少爺的手,笑著看了一會後,跟一個同學借了一下吉他,挽著少爺的手臂,拉著他到當年兩人坐的草棚上坐下,興趣盎然地抱著懷裡的吉他笑:“來,我給我們少爺彈一彈吉他。”

少爺坐在一旁與他挨在一起,看他抱著那吉他,並不熟練地劈裡啪啦就是一陣擾人的魔音。

封祈裡:“……”

少爺又不捨得打擊他,看他還彈得挺開心的,真是越菜越上癮,隻能儘量地保持住臉上的表情聽著他自己彈,太痛苦了,少爺隻好圈住他腰,將他人連著吉他一起抱進自己的懷裡,揉了揉,再埋下巴在他的肩窩上蹭一蹭,吸一吸亭亭。

奚亭彈完後,笑道:“怎麼樣?”

少爺埋在他脖子親他,回他:“……好聽。”

“胡說八道。”奚亭笑了起來。

少爺抱著他親:“我彈給你聽好不好?”

奚亭笑著把懷裡的吉他給他,本想從他懷裡起來,好讓他彈吉他的,可少爺不讓,就抱著他的腰讓他整個人都坐在懷裡,然後他再抱著奚亭與吉他,並且很任性地道:“我就是要這樣彈。”

“行行行,”奚亭果斷笑著靠在他的懷裡,往少爺的嘴唇親一口,“你長得好看,說的都對。”

少爺彎起眼睛笑了,親了親他的眉眼。

今晚雲層薄,擋不住天空的滿天星,一抬頭就彷彿鑽進了銀河深處裡,而在滿天繁星的夜空下,兩人就坐在曾經的草棚上彈著吉他,唱著當年唱的情歌歌,隨著晚風,消融在靜謐夜色裡。

吉他彈完了,在朦朧而靜謐的夜色下,兩人笑著看著彼此,封祈裡湊過去親了親他的嘴角,光親還不夠,他又吻了,悄無聲息地握住奚亭落在草地旁邊的手,十指相扣撐在地上:“亭亭……”

奚亭笑著在他嘴角親回去:“嗯。”

封祈裡抵著他額頭:“我們去領證吧。”

奚亭一怔:“……什麼?”

天上的烏雲漸漸地散開了,皎潔的月光透過雲層落在兩人的臉上,在奚亭有些失神的雙眼下,封祈裡深邃的眼眸泛起驚濤駭浪,攝出的光驚魂動魄:“我說,奚亭,我們去領證,結婚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