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七夕番外:從上午折騰到了下午,腰斷了!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七夕番外:從上午折騰到了下午,腰斷了!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久彆勝新婚,好像怎麼黏在一起都不夠,不見麵時,彷彿有千言萬語,怎麼也說不完,可見麵後卻不知從何說起,隻想把對方抱在懷裡親。

心裡,眼裡,全都是彼此。

“不是說要連網異地過七夕麼,”封祈裡盯著靠在他懷裡笑眼彎彎的人,心都軟了,又低頭親幾口,“怎麼忽然過來了,都冇有跟我說一聲。”

奚亭靠在他懷裡,眯著眼很享受地笑著任由少爺親個不停:“老家那邊有事,最近太忙了。”

封祈裡抱著他的腰揉了揉,一段時間不見麵時,總是會產生對方瘦了的錯覺,他指腹輕捏著奚亭耳垂:“那怎麼還過來了,我去找你也行。”

“好癢,”奚亭笑著往他的懷裡縮了縮,“等下次,找個合適機會,帶我少爺回家,好不好?”

“……”少爺一看到懷裡人的臉,他的笑容,心就軟得不行,低頭在他的嘴角上親了親,“好。”

封祈裡一手摟著他腰,另一隻手握住了奚亭不安分蹂躪他的手,十指相扣,放到自己的嘴邊親了親,紅著耳朵道:“我也想帶亭亭回家裡。”

奚亭眼裡的笑意更深了,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盯得少爺脖子都有些發燙了,卻控製不住內心的陣陣悸動,情不自禁:“還想……與亭亭結婚。”

奚亭捏著少爺精緻的臉:“你現在多大?”

過分精緻的暮城紫羅蘭耳根微燙:“十八。”

奚亭笑了起來,雙手捧住少爺的臉,狠狠地親了一大口:“十八歲就想結婚那麼遠的事了?”

“不遠,”少爺否定,“再過幾年就到了。”

奚亭笑著咬了他一口。

他從老家回暮城,是趕的早班飛機,時間比較趕,如今到暮城時也還是早上,剛剛好,這樣他還有好多的時間陪他家少爺過這個屬於兩人的第一個七夕節,還能做很多事,開心地過節日。

不過……

一回到酒店,奚亭就被抱著甩到床上了。

奚亭:“……”

少爺十八歲年紀,年輕氣盛,兩人又一個月冇見麵了,他都要憋壞了,如今哪裡還忍得住?

不止是他,奚亭又何嘗能夠忍住,這一個月的思念把兩人逼得太緊,甩到床上之後,兩人狠狠吻著對方嘴唇,開始動手去扒對方的衣服,同時奚亭忍不住笑:“彆忘了我們還要過七夕的,不要折騰太狠了,我可不想一天都在床上過!”

封祈裡喉結滾動:“……好。”

某個少爺嘴上說好,可實際上……

什麼剋製都見鬼去吧。

奚亭人是早上到的,下午了人還在床上。

奚亭:“……”

窗外的陽光已經不那麼刺眼了,漸漸地開始往西邊落下了,清涼的風吹起了淺色的窗簾,窗外的天空很藍,偶爾還可以看到幾隻小鳥飛過。

房門打開,某少爺道:“亭亭,吃飯了。”

渾身痠軟癱在床上的奚亭一動不動地趴著,一臉疲憊又滿足地歎氣:“你的亭亭不想理你。”

“……”某個少爺看著床上疲憊無力的人,紅著耳朵瞅了瞅他,乖巧地提著吃的到床邊的桌子上放下,“我買了好多亭亭喜歡吃的,起來嚐嚐。”

奚亭把枕頭墊高一點好讓自己靠著舒服點,再看看這個罪魁禍首:“你覺得我還能起來嗎?”

“……”少爺耳根發燙地瞅了瞅他,“亭亭……”

“彆亭了,你的亭亭廢了,”奚亭懶洋洋地趴在床上,人還有點虛弱,“說好的,會剋製的?”

少爺紅著耳朵,心虛又乖巧道:“……錯了。”

奚亭:“……”

你認錯得還挺快。

本來還要說什麼的奚亭,被他一句“錯了”給噎住了,忘了自己要說什麼了,靜靜地盯著他。

心虛的少爺被盯得耳根發燙,乖巧坐到床上,摟住奚亭的腰,把人抱起來道:“我餵你吃。”

奚亭:“……”

奚亭忍不住笑了起來,渾身都是軟的,不久前哭得太狠了,眼睛還是紅的,連嗓子都啞了。

他埋在少爺的胸膛裡蹭了蹭,聞著淡淡的薄荷香味,回味似的感歎了一聲:“你太厲害了。”

這一個月來的思念,不管是精神上的,還是身體上的,瞬間都被填得滿滿的,都快要撐了。

“……”少爺耳朵通紅得差點能滴出血來。

“嘖,不要事後再不好意思,這麼純情,”奚亭捧住他的臉,狠狠啃了一口,“純欲的少爺。”

少爺:“……”

奚亭越是連見他紅著耳朵害羞,不好意思了,就越是逗他逗得上癮,逗玩後再啵啵親幾口。

少爺都服了他了,隨便他鬨,把人抱起來後就打開買回來的食物開始喂他吃,大概一個月不見麵,他總覺得奚亭瘦了,忍不住多喂他吃點。

奚亭忽然問:“知道我為什麼會瘦嗎?”

封祈裡一怔,抱在他腰上的手揉了揉,有些心疼地低頭親了親他泛紅的眼睛:“……怎麼了?”

奚亭彎起眼睛,勾起嘴角:“想你想瘦的。”

少爺:“……”

少爺耳根迅速發燙了起來,二話不說就要把他丟回床上,嚇了奚亭一跳,為了自己腰著想,急忙笑道:“錯了錯了,逗你玩的,我在吃飯!”

少爺紅著耳朵咬他一口,還是捨不得再折騰他了,畢竟早上到下午,他的亭亭要累壞了,也餓壞了,於是心軟的少爺又把人抱起來餵飯吃。

吃完飯過後,兩人也不出門,因為奚亭太累了,不想動,就跟少爺窩在了床上,抱著他腰躺在他的懷裡,笑著與他南轅北轍地聊著這一個月各種亂七八糟大大小小的事情,與他互相分享。

少爺身上的薄荷味太好聞了,被他抱著躺在他懷裡也很安心又舒服,以至於奚亭笑著與他聊天逗少爺的時候,漸漸地就窩在他懷裡睡過去。

封祈裡盯著靠在自己胸膛安靜睡著的人,聽著他均勻的呼吸,低頭輕輕親了一口:“亭亭?”

確定人真的睡著後,他抱著揉了揉,給他蓋好被子,在他額頭上親了一口,靜靜地盯著他。

他的亭亭……真好看。

哪裡都好看,全身上下他都喜歡。

少爺安安靜靜地盯著他的亭亭睡著的容貌,想要碰一碰他的睫毛,又怕把他吵醒了,想讓他多睡一會,畢竟趕早班的飛機本來就很累了,還與他這樣不知節製地從上午折騰到下午,光是臍橙,今天就來了三次了,要把他的亭亭累壞了。

想到奚亭趴在他胸膛紅著眼睛嗚咽哭個不停的模樣,少爺心軟地抱著他腰揉揉,親親他臉。

這時,桌子上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封祈裡急忙過來看了一眼後掛斷,可不管是剛剛響的鈴聲,還是他側身去拿手機的動作,都驚擾到了奚亭,迷糊地睜開眼睛,從身後黏了過來,抱住他的腰,撒嬌似的蹭了蹭:“陪我睡。”

少爺心都軟透了,趕緊親親幾口:“好。”

“不夠,”奚亭含糊地笑道,“要抱著我睡。”

“好,”封祈裡彎起眼睛,看著安靜又很乖地靠在自己胸膛裡的人,心軟得跟一灘水似的,溫柔地抱著他腰,親了親他的臉,“抱著亭亭睡。”

奚亭笑著在他胸膛蹭蹭:“哄我睡。”

少爺親了親他嘴角:“亭亭想我怎麼哄。”

奚亭整個人都窩在少爺懷裡,抱著他的腰,臉貼近他胸膛聞了一陣,親了一口笑:“親我。”

“好。”少爺嘴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抱著懷裡的人一邊揉,一邊親吻他的額頭,頭髮,鼻梁,嘴角,臉,再輕輕哄了一陣後,奚亭終於在他的懷裡被哄得笑著閉上眼睛,緩緩地睡了過去。

奚亭再次醒來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半。

窗簾是拉上的,遮住了窗外的紅燈綠酒,而房間裡的燈是關著的,一片漆黑,在這樣伸手不見五指又安靜的氛圍裡,實在是太適合入睡了。

奚亭感受到身旁溫暖的溫度與觸感,聽到少爺平穩的心跳聲,笑著在他胸膛蹭蹭:“祈裡?”

“嗯,”少爺親了親他額頭,“醒了?”

少爺的聲音很動聽,聽得奚亭耳朵酥麻,眯著眼睛笑了:“補了一覺了,我這睡了多久了?”

“不久,”封祈裡摟著他腰揉了揉,托著他的臉親了親,“亭亭要是困了,那就繼續睡一會。”

“不睡了,外邊天都黑了,”奚亭湊過去,貼著少爺的臉蹭了蹭,笑著親了一口,“我還要跟我家少爺過七夕呢,再睡下去要睡過七夕了。”

少爺彎起嘴角,親了親他的臉。

屋內的燈光重新打開,奚亭伸展了個懶腰,逮住少爺,笑著親了一口:“外邊肯定很熱鬨,我們一會洗完澡了,就出去逛逛,好好玩玩。”

“好,”少爺從床上起來了,墊著枕頭靠在床頭,將奚亭一把撈著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腰上,彎起嘴角笑,“亭亭今晚,想玩什麼,做什麼?”

“當然是約會,一起過七夕了,”奚亭笑道,“彆的小朋友有的,我們家少爺也一定要有的。”

“……”少爺被他說得紅了耳朵。

兩人進浴室洗澡的時候,即便某個少爺已經非常剋製了,但最終還是冇能忍住,把他的亭亭壓在了牆上,好好地又欺負了他一陣才肯罷休。

某少爺把人狠狠欺負過後,再瞬間乖巧,討好地抱著奚亭慢慢親著哄著,一口又一口“亭亭”叫得彷彿摻合了蜜糖在裡麵,要把奚亭甜齁了。

奚亭覺得,如果某個少爺有尾巴的話,此時他身後的那條毛絨絨的尾巴一定是搖個不停的。

外邊,到處是七夕的氛圍。

兩人牽手從酒店出來時,大廳裡都有在湊熱鬨發喜糖的,穿著製服的工作人員一看到他們牽手下來,瞬間笑吟吟道:“祝兩位七夕節快樂!”

奚亭笑道:“謝謝。”

對方笑著抓了一把糖果給他們,就連糖紙都是與七夕相關的,口味是各種各樣的,雖然兩人都不愛吃糖,不過七夕了,也就圖個開心熱鬨。

奚亭在糖果中特意找荔枝味的,拆開糖紙後,笑著送到高貴冷豔的少爺麵前:“來,張嘴。”

少爺聽話地張開嘴,被奚亭喂進了荔枝味的糖果,淡淡的甜味與荔枝的果香瀰漫在唇舌間。

奚亭彎起眼睛笑意盎然:“甜嗎?”

少爺牽著他手,十指相扣,放在兜裡,在街道上璀璨霓虹燈下,盯著奚亭滿是笑意的眼睛,低頭在他的嘴唇上親了一下,勾起嘴角:“甜。”

甜到齁了。

兩人住的是市中心的酒店,麵向東西南北,一出來走一會就們看到七夕節各種相關的活動,各種餐飲也都推出了七夕優惠套餐,街上人來人往的,手牽手的情侶一大堆,送花的,買花的,賣花的,以及當眾求婚或者表白的,數不勝數。

儀式感是少不了的,於是少爺也過去,買了一大束花送給奚亭:“給你,亭亭七夕節快樂。”

“謝謝我家少爺,”奚亭笑著把花接過去後,在少爺的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大口,“七夕快樂。”

兩人手牽手,一起穿過了熱鬨擁擠的街道,去了附近的電影院,買了兩張電影票,一起看。

七夕節的電影院人很多,上映的也是愛情情感片,很適合今晚情侶約會看,奚亭笑著拉著少爺一起排隊驗票,之後又買了爆米花還有飲料。

電影院的氛圍很好,很容易入戲,不過少爺興趣不大,他就與奚亭靠在一起,聽著電影院裡抒情的歌曲,再喂著奚亭吃爆米花,看著奚亭。

“……”看電影中的奚亭感受到某少爺那灼灼的視線黏在了自己的身上,笑著看他,“乾什麼?”

少爺彎起嘴角親了親他頭髮:“你看電影。”

奚亭靠在他的肩膀蹭蹭:“那你呢?”

少爺彎起嘴角笑:“我看亭亭。”

奚亭笑了起來,抓起爆米花喂進他的嘴裡,在他臉上親一口,笑著逗他:“我比電影好看?”

少爺靜靜注視著他笑:“嗯,亭亭最好看。”

奚亭心都有化了,什麼電影不電影的都被拋到腦後去了,有這麼一個盛世美顏暮城紫羅蘭在這兒溫柔地笑著盯著自己,這哪又心思看電影?

rua他!!!

奚亭果斷笑著抱住他的少爺,上手狠狠rua他,親個不停,再感歎:“唉,可惜了可惜了。”

任由他鬨的少爺抱著他纖細的腰揉揉,看他眉眼含笑靠在自己肩膀,一陣心軟:“怎麼了?”

作為一個貪戀少爺美色的人,奚亭先是親了親少爺幾口,再笑著撓他下巴不正經地逗他:“我們少爺的這絕世的美顏要冇法遺傳下去了。”

少爺:“……”

少爺已經被他挑逗慣了,直接把人從座椅上抱到了自己的懷裡來:“今晚回去就讓你懷上。”

奚亭:“……”

學壞了學壞了。

“那懷上了叫什麼,”奚亭笑著坐在他的腿上,任由他抱著,愜意地靠在少爺的懷裡,一邊喂少爺吃爆米花,一邊逗他,“小的七狸寶寶嗎?”

大的七狸寶寶:“……”

奚亭又笑著rua了他一陣,電影也不看了,繼續不正經地逗少爺玩:“我們少爺擁有著絕世美顏就算了,身材還這麼好,還是冷白皮,要是我一不小心肚子裡揣上了我們少爺的崽了,等生下來了,肯定是個白白軟軟漂漂亮亮的奶團。”

少爺:“……”

少爺可腦補不出,畢竟不現實,便掐了掐奚亭充滿笑意的臉,親了一口:“我們都是男的。”

男的不會懷孕,也不會生孩子的。

再者,說個更加不現實的,就算以後,科學技術飛躍上去了,就算男的也能懷孕生孩子了,可那一直以來根深蒂固在心裡的想法與認知,想讓一個男的顛覆以前的認知,心甘情願接受這樣的與眾不同而懷孕,生孩子,那就更加不可能。

不切實際。

“沒關係,”奚亭繼續窩在他懷裡不正經地笑,“隻要是懷的我家少爺的寶寶,我就願意生。”

“……”少爺雖然知道這人又是日常逗逗自己玩的,可還是被他的話說得心頭一熱,又軟又酥。

少爺在他含笑的目光下,捏起他的下巴,低頭含住了他柔軟濕潤的嘴唇吻了一陣,彎起嘴角低笑道:“有孩子太吵鬨了,我有亭亭就夠了。”

奚亭笑了起來,捧住少爺的臉一陣啵啵啵。

電影結束的時候,兩人還在打情罵俏,都忘了自己是過來看電影的了,時間都花在與對方黏糊糊地膩歪挑逗上了,吻夠了才笑著牽手出去。

少爺還訂了今天的燭光晚餐,不過奚亭說不急著吃,想與他再多逛一逛,感受一下七夕節熱鬨的氛圍,同時也牽著少爺的手,湊熱鬨在街道上玩不少情侶的項目,兩人還坐了一下摩天輪。

少爺本來對摩天輪冇什麼興趣,畢竟人很多要排隊,可聽到奚亭笑著逗他:“要不要玩,聽說在摩天輪頂端接吻的兩人,會一直在一起。”

少爺:“……好的,我們去坐摩天輪。”

奚亭:“……”

奚亭冇忍住,不給純情少爺一點麵子笑了起來,笑得少爺紅了臉,人都炸毛了:“笑什麼!”

他連“愛意亙古不變”的水晶球都買了,就算現在特意坐摩天輪,要在頂端接吻上又怎麼了!

奚亭看純情的少爺臉都紅了,急忙笑著捧住少爺精緻絕美的臉揉搓一陣,親了幾口:“不笑不笑,走走走,這就帶我家少爺去坐摩天輪!”

少爺:“……不能光坐,還要在頂端接吻。”

奚亭笑著點頭:“好好好,接吻!舌吻!”

“……”少爺紅著耳朵,又心滿意足地牽著奚亭的手,一起到售票廳買了摩天輪的票再去排隊。

坐摩天輪的情侶很多,排隊等了一會纔到他們,坐在裡麵,隨著摩天輪慢慢升高,暮城繁華的夜景也落進了他們的眼中,格外的璀璨奪目。

在最高處時,奚亭笑著回過頭:“祈裡。”

少爺目光灼灼地盯著他:“嗯,亭亭。”

兩人十指相扣著,奚亭笑著湊了過去時,封祈裡也剛好低下了頭,兩人的嘴唇吻在了一起。

一切的一切,都剛剛好。

摩天輪外,放起了璀璨的煙花,“啪”的一聲,點亮了星空,煙花紛紛擾擾從空中落下,絢麗的光落進對方的眼裡,卻彷彿不及眼前人分毫。

“亭亭,”深吻過後,封祈裡挽著奚亭的腰,抵著他的額頭,目光灼灼地盯著他,“我愛你。”

“嗯,我知道,”奚亭怔怔地笑起來,抿了抿濕潤的唇,“我也愛你,超級超級愛我家少爺。”

“……”少爺耳根通紅,將人抱緊,“嗯。”

兩人還在摩天輪上拍了照片留念,從摩天輪下來時,奚亭還在翻著手機看,一邊看一邊笑:“嘖,太好看了,太好看了,我家少爺太絕了。”

少爺已經習慣了他的吹捧了,不過還是很開心,摟著奚亭的腰,與他一起看兩人拍的照片。

照片裡的他們,眼裡的笑意格外濃烈。

“怎麼樣,”奚亭抬起頭,揮了揮手機螢幕笑著挑眉,“我拍照技術好不好,拍得好不好看?”

封祈裡盯著照片上奚亭燦爛又迷人的笑容,再看著此時身旁笑的笑他,彎起嘴笑:“好看。”

特彆,特彆好看,他著迷得不行。

夜色更深,兩人一起享用了浪漫的燭光晚餐,看著窗外繁華的夜景,吹著晚風,少爺將之前準備的水晶球送給奚亭:“給你,七夕節禮物。”

“謝謝,”奚亭笑著接了過來,拿在手中捏著玩,在燭光下璀璨極了,“好漂亮,我很喜歡。”

奚亭也有禮物要送給少爺,是個琉璃海石。

“這是我在老家那邊出海時在海裡撿到的,很漂亮,我們那邊人說,這是海裡的一種幸運石,撿到它的人會一生幸運,喜樂安康,”奚亭笑著將透亮的海石送到他麵前,“現在我送給你。”

希望我的少爺一輩子幸運,喜樂安康。

也願,年少的愛意,永遠炙熱滾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