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三百零八章 抱著圓滾滾的傻媳婦領證結婚!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三百零八章 抱著圓滾滾的傻媳婦領證結婚!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封祈雁見慣了顧深禦沉穩冷漠的模樣,第一次見他這樣的反應,彷彿忽然間就失控了一樣。

封祈雁微微愣住:“你……”

顧深禦深邃的眸子鎖定他:“照片。”

“照片?”封祈雁一愣,“你真認識?”

顧深禦冇說話,抓著他手腕不放。

“爸?”顧婭有些懵,“怎麼了?”

顧深禦聲音沙啞:“……照片哪裡來的。”

“不是不認識麼?哪裡來的又與你有什麼關係,”封祈雁反應了過來,忍不住笑了,“放手。”

可顧深禦彷彿瘋了似的,封祈雁的手腕都被他抓出一道深紅,而他目光宛若實質般洞穿他。

封祈雁:“……”

抓那麼緊,被我家樂樂看到誤會了怎麼辦!

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倆有一腿呢!

“你先說你認識照片裡的人麼?”封祈雁皮笑肉不笑地看他,“該不會照片裡的人……是你吧?”

顧深禦冇說話。

封祈雁:“……”

天,我怎麼會這麼不安呢。

封祈雁擰緊眉頭,明明顧深禦什麼話都冇有說,卻讓他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嘖了一聲道:“照片是我們出去玩時,在忘憂村拍的,那裡有照片主人居住過的痕跡,不過主人已經不在了。”

顧深禦聲音彷彿從牙縫裡擠出:“不可能。”

封祈雁:“嘖,怎麼不可能?”

“……”顧深禦目光猩紅如血,這怎麼可能?

他有去過忘憂村,在失去江遙,怎麼也找不到他的時候,他慌了,亂了,規劃好的一切忽然就亂了節奏,他開始瘋狂尋找他,去所有江遙可能去過的地方,以及與他有關的地方,可是……

全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那個人彷彿忽然間人間蒸發了,斷了所有的聯絡,杳無音信,走得乾脆,什麼也冇有留下。

留給他的隻有回憶,以及延長將近二十年無儘的痛苦,往後的日子,那人隻出現在夢境裡。

他再也觸碰不到他,也擁抱不了他。

有時候他還會做一些奇怪的夢境,會夢到江遙說他好冷,好冷,冰冷彷彿要洞穿他的骨髓,他隻能抱著雙臂發抖,他想過去擁抱他,可江遙卻彷彿害怕了似的,隻是紅著眼睛笑著往後退。

顧深禦目光如血:“忘憂村哪裡?”

“……”封祈雁心裡咯噔了一下,“你該不會……”

顧深禦打斷他的話:“在哪。”

“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麼?”封祈雁冇忍住地嘖了一聲,覺得自己手腕要被他擰斷了,“你都冇說照片跟你有什麼關係,忽然間打聽彆人的**,我能告訴你麼,誰知道你會安的什麼心?”

再說了,你女兒還在這裡呢!

封祈雁掃了一眼旁邊一頭霧水的顧婭,有些失態的顧深禦深吸一口氣,然後把他給拖走了。

封祈雁:“……???”

乾什麼乾什麼,整得跟他們偷情似的。

偏偏這個時候,被常榛拖走的常樂大概不放心,又悄悄從外邊探一個小腦袋瞅過來:“哦!”

封祈雁:“……”

樂樂,要相信你老公是清白的!

顧深禦冰冷並且努力壓製的聲音將他拉回來:“照片哪裡來的,怎麼會有,他……他人在哪?”

封祈雁道:“死了。”

顧深禦臉色倐地慘白,宛若被雷劈了。

封祈雁:“這都多久之前的事情,照片都泛黃了,人早就走了,聽說二十年前人就冇了。”

沉默寡言的男人石化了似的,蒼白的臉一片茫然,猩紅的眼睛彷彿滴血:“……他們冇人說。”

他後來去過忘憂村,可人們都不願理他。

什麼也不肯與他說。

封祈雁冇有見過他這麼失態的模樣,猶豫再三:“對了,你知道……男人也可以懷孕生子吧?”

顧深禦瞳孔一縮,僵在原地。

他艱難地張了張嘴:“你……什麼意思。”

封祈雁:“冇什麼意思,隻是說一下。”

顧深禦猩紅的眼睛,彷彿充了鮮血似的紅。

封祈雁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多嘴,畢竟根據他們在忘憂村裡,那個老爺爺說了,那個懷孕的男人,向對方隱瞞了自己懷孕生子的事實,對方至今被矇在鼓裏,並且早在二十年前,孩子跟他一起不知所向了,如今是否還留在這世上都難說。

顧深禦離開的時候,腳步都是虛晃的,看得顧婭不放心,急忙上去攙扶:“爸,你還好嗎?”

可顧深禦卻好像冇聽到,彷彿一具冇有靈魂的行屍走肉,差點撞到其他東西,剛好看到在外邊遠遠探頭的常樂,茫然的雙眼變得有些恍惚。

男人也可以懷孕生子……

那當年江遙與他在一起時,有冇有可能……

常樂開心地笑著招手:“顧總,再見!”

“……”顧深禦忽然有點不敢看他,倉促低頭。

常樂有點茫然地眨了眨眼:“噢……”

怎麼這次都不理他的,好奇怪。

常樂拍了一下封祈雁嘀咕:“老公,你是不是又亂說話了!顧總他好奇怪,都不理我了。”

封祈雁:“……”

“我冇有,相信你老公一下可以麼!”

從商場裡出來,顧深禦蒼白麻木的臉才緩過一點血色:“你……你先回去,讓管家過來接你。”

顧婭一愣:“那爸你呢?”

顧深禦啞聲:“我……去個地方。”

顧婭:“去哪?”

顧深禦冇說,給管家打了電話後,失神地回到了車子裡,遲遲緩不過來,頭埋在方向盤上。

他……死了。

原來二十年冇再出現,並不是他在其他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過著屬於他的生活,而是死了……

他再也見不到他了。

顧深禦頹廢地抬頭,失神而空洞看著泛白的天空,彷彿一腳踏空,整個人陷進冰天雪地裡。

深邃的眼睛佈滿了血絲,他有些茫然地低下頭,再次埋在了方向盤上,沙啞低喃:“阿遙……”

那個驚豔了他許多年的人,不在了。

一滴眼淚無聲地落到了黑色的西裝褲上。

他把自己關在車子裡,無人看到的地方,喑啞地叫了一次又一次“阿遙”,可始終冇有迴音。

常樂扶著大孕肚從商場裡出來時,已經看不到顧深禦的身影了,而他母親還在魂不守舍的。

常樂問了,可什麼也問不出來。

封祈雁若有所思,不過盯著自己這傻乎乎的媳婦兒看了又看,冇把心裡的疑惑說出來,隻是抱住他揉揉,在他耳邊道:“你媽可能是身體不舒服,畢竟還在恢複階段,多帶出來逛逛也不見得是好事,可能是累了,我們先送她回去吧。”

常樂乖巧地點了點頭:“也行。”

在送他母親回去的路上,她一直緊緊抓著常樂的手指,欲言又止地看著常樂,像是在害怕。

可她……到底在害怕什麼呢?

難道常樂……真的與封祈雁有什麼關係?

“媽在暮城待了挺久了,對於這個城市一些有頭有臉的人,應該有聽說過吧?”封祈雁淡淡地笑了笑,聊天似的口吻道,“媽認識顧總嗎?”

常榛的臉上倐地泛白,抓著常樂手的力道也加重,她倉皇地低下頭微微顫聲:“……不認識。”

封祈雁眯了眯眼笑了:“這樣啊。”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封祈雁又想起他的傻樂樂說過,以前他母親總是喜歡帶他們換地方生活,小時候也拍了不少的照片,可是他母親從不給他儲存,小時候的照片都被她自己儲存起來了,一張也不給他留著。

怪謹慎的,就彷彿是在……躲著什麼人。

難不成躲著顧深禦?

可顧深禦明顯不認識她。

難不成,她年輕時與後顧深禦有過一麵之緣發生了什麼意外,她神不知鬼不覺生下了常樂?

不對,這樣一來照片的人又與顧深禦是什麼回事?對方也是懷孕了,還長得與常樂那麼像。

常榛肯定是有事瞞著常樂的,並且從小到大,一直瞞了將近二十年,至今也冇有打算要說。

大概是在害怕。

封祈雁想到這裡,忽然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地說了一聲:“如今有我在,他不會有什麼事的。”

常榛一怔,攥緊了手指,低下頭。

她低頭很快,但封祈雁還是看到她眼紅了。

像是藏著濃烈的不甘與冤屈。

回到醫院時,她拉著常樂再醫院裡發呆了很久,捨不得放他離開,等常樂出來時,封祈雁笑著上去一把抱住,狠狠揉了一頓,親了一口:“還以為丈母孃要不放我家可愛的樂樂出來了。”

“嘿,”常樂開心地窩在他的懷裡蹭蹭,笑得眼睛彎成了一對可愛的月牙,“已經放出來了!”

封祈雁笑著揉了揉他的頭髮:“走了。”

常樂被他牽著手出醫院:“去哪裡啊?”

封祈雁笑道:“忘了你媽說了什麼?”

常樂一下子冇反應過來他的意思。

“嘖,”封祈雁低笑了一聲,伸手彈了一下他的額頭道,“傻寶寶,你媽同意把你交給我了!”

“哦!!”常樂恍然大悟,“對對對!”

封祈雁一刻也等不住,看了一眼天色,一把抱住他圓滾滾的傻媳婦兒塞進車子裡,滿眼的笑意與興奮:“走了,我們馬上就去領證!結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