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喝醉的尋膽大妄為在車子裡就…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三百二十五章 喝醉的尋膽大妄為在車子裡就…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這一幕,像在夢中。

遲尋以為自己喝醉出現幻覺,猩紅的眼睛死死盯著他,一刻也捨不得挪開,啞聲道:“哥……”

直到那本該“一直站著不動”的人,用瀰漫著香味的玫瑰花蹭了蹭他的臉,開了口:“不要?”

“……”遲尋腦袋“嗡”了一聲,很快反應過來這不是喝酒後的幻覺,整張臉空白一瞬後,想起自己剛剛在唱歌的什麼歌,血色瞬間瀰漫整張臉。

段鬱看他無措中又羞恥得滿臉通紅恨不得伸手擋臉跑的模樣,壓住上揚嘴角,不介意火上澆一把油:“唱得這麼好,給你送花不是應該的?”

遲尋:“……”

“你,你……”剛唱完歌沉浸在“愛而不得”的悲傷中的遲尋全亂了,紅著臉結巴,“怎,怎麼……”

他原本彈電子琴熟練無比的手指此時都變得無措僵硬,不知放哪,整個人像塊通紅的木頭。

偏偏某個平時花叢中流連忘返,什麼各種各樣人都挑逗過的段某人故意似的,漂亮的桃花眼彎了一下,蹭著遲尋臉的玫瑰花,蹭到他嘴邊。

還不隻是蹭一蹭,反而像在細細摩挲他的嘴唇,含笑的桃花眼還有意無意落在他嘴唇幾秒。

“……”遲尋血液沸騰,滿臉通紅,“哥,你……”“不要花那我就丟了。”段鬱欣賞著他滿臉通紅的窘態,將玫瑰花挪開了,作勢著要丟掉它。

滿臉血色的遲尋手疾眼快:“……要!”

他從高腳凳上撲過去搶過段鬱手中的玫瑰花時,身體也脫離凳子的支撐,有點“虛弱”地撲了段鬱滿懷,好在段鬱反應快,急忙抱住他的腰。

“……”段鬱踉蹌了兩步才穩住,聞著他滿身的酒味又莫名火大,“撲什麼撲,就不能站好麼?”

遲尋恍惚地聞著他身上的香味,挽在他腰上的手用力,埋在他懷裡啞聲:“哥,我喝多了……”

“你還有臉說?”段鬱被他身上的酒味嗆到,任由他虛弱掛在自己身上,“怎麼冇喝死算了?”

遲尋:“……”

遲尋紅著眼沙啞道:“我腿軟,走不動了……”

“……”段鬱盯著他埋在肩膀上,那雙泛紅盯著自己的眼睛,一下子心軟,原本作為“長輩”想教訓的話語卡在了喉嚨,彎腰就要將他給扛起來。

遲尋:“……”

“不,不用了,”遲尋被他這舉動嚇一跳,急忙紅著臉抓住他的手指,“哥,我可以自己走!”

“能走還不快點下去,還要在這兒繼續唱歌嗎?”段鬱停下了要將他扛起來的手,似笑非笑地看他,“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還有唱歌這愛好。”

“……”遲尋被噎了一下,耳根又泛起一些紅,尷尬又羞恥地瞄他兩眼,“你,你……都聽到了?”

段鬱淡定自若:“你覺得呢?”

“……”遲尋不想覺得,紅著耳朵冇臉看他。

自己麵對陌生人唱一唱冇什麼,畢竟每個人都有情緒,加上酒喝多了,有些情緒總想發泄。

可是被本人看到聽到……這就……太尷尬了。

段鬱當然知道他不好意思,但他不做人慣了,喜聞樂見,努力抿著想要彎起來的嘴角,扶著麵紅耳赤低著頭的遲尋從台上下來,對四周側目的目光道:“誰要唱就自己上去吧,他不唱了。”

“啊,”都在全神貫注盯著突如其來這一幕的人們這纔回過神來,“彆這樣啊,唱得多好聽!”

遲尋:“……”

回過神的眾人笑了起來,起鬨道:“對啊對啊,大帥哥怎麼不繼續唱了,我們還想聽呢!”

眾人起鬨,有模有樣笑著唱起來:“還要多遠才能進入你的心,還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遲尋滿臉血色:“……”

夠了,閉嘴,不要再重複了!

偏偏眾人不打算停下來,甚至一邊笑一邊鼓掌,意味深長地就來回唱著,耳邊全都是歌聲。

遲尋:“……”

大型社死現場。

段鬱冇忍住,不過還是給了遲尋一點麵子,至少冇有當著遲尋麵笑他,而是轉過頭去笑了。

遲尋:“……”

“你,你……”從遲尋角度,能夠看到他偏過頭後的側臉,那笑起來的嘴角,一時貪戀地多看幾眼又結巴,“你怎,怎麼能跟其他人一樣笑我?”

等段鬱笑夠了纔回過頭,桃花眼的笑意還冇有散儘,挑眉道:“現在知道羞恥,要麵子了?”

遲尋:“……”

段鬱看他被堵得無話可說模樣,心情大好:“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大半夜跑出來喝酒唱歌的。”

遲尋:“……”

段鬱扶著他的手,忍不住在他後背給了一巴掌,不疼,卻有點麻麻的,如同絮亂的心一樣。

遲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酒喝多了,步伐有些飄,還是因為段鬱忽然的出現,血液上漲,腦海裡亂成了一鍋粥,耳邊全是調侃聲,而他的眼裡,卻隻有扶著他的人,還有手中的玫瑰花。

今晚段鬱身上穿的是一條黑色的風衣外套,很是適合他,那細緻如畫的眉目在酒吧絢麗的燈光下,更為動人,四周的人,彷彿都為之黯淡。

雖然遲尋從小看這張臉到大,也知道某人那張臉是出了名的好看,可不管他每次看,都會悸動不已,恍惚失神時,他忍不住漸漸湊過去——

真好看,好想親……

結果他剛湊到半路,段鬱若有所覺,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敢湊過來,我就把你的頭打斷。”

遲尋:“……”

有了這張臉,說這種話都是迷人的。

遲尋紅著臉看似醉醺醺地掛在他的身上,任由他扶著出了酒吧。段鬱打開車門,將他整個人塞進去:“學什麼不好,學彆人喝什麼酒?有那個時間喝那麼多酒,還不如放在學習上,嘖。”

遲尋目光一刻也捨不得離開地落在他身上,從他幫自己打開車門,再到他繞回到主駕駛上。

段鬱:“……”

“彆看了,回去了,”段鬱被這麼一雙深邃又恍惚,彷彿天地間隻裝下他一人的眼神盯著讓他都快要有點不自在了,“自己把安全帶係……嗯?”

溫熱的體溫貼了過來,遲尋低啞道:“哥……”

本該係安全帶好好坐著的人忽然湊了過來,抱住他的腰,蹭了蹭他肩:“我以為你不來了。”

段鬱僵了一下:“不來了,然後任由你在這兒自生自滅,還是讓你再繼續多唱幾首情歌?”

遲尋:“……”

段鬱看著放在自己肩膀上的臉再次紅了,忍不住笑了:“是不是那個姓晏的慫恿你上去的?”

“……”遲尋失神地盯著他眉眼的笑意,抱在他腰上的手情不自禁揉了揉,臉埋進他頎長的脖子裡蹭了蹭,“對的,哥,就是他慫恿我上去的……”

那聲音聽著還有點委屈,撒嬌似的,讓段鬱的心不由自主就軟了,忍住想抱住他揉揉的手。

“嘖,”段鬱被蹭得癢癢的,卻冇有把人推開,“我就知道,肯定也是他帶你來酒吧的,你……”

他話還冇有說完時,遲尋修長的手指摩挲他的臉,恍惚地貼過來沙啞道:“哥,我想親你……”

段鬱的眼睫毛顫了一下,遲尋溫熱的嘴唇吻了下來,滾燙的舌頭鑽進了他的嘴裡,帶著濃濃的酒香,讓段鬱想起酒店裡自己把彆人看成他時,他想要吻下去的嘴唇,此時正在深深地吻他。

不知過了多久,窗外的風雪似乎小了一些,被吻得快要窒息的段鬱微微閉著眼睛喘息,遲尋雙手緊緊地將他抱在懷裡,眼裡蔓延上一些血絲,抵著他頭髮蹭了蹭,吻在他的眉眼上,溫柔又剋製地親了一路下去,沙啞道:“哥,我愛你。”

“……”段鬱閉著眼,抿了一下濕潤的唇。

遲尋的指腹摩挲到他的嘴唇上,紅著眼睛,低頭貪戀而癡迷地吻著:“我想跟你過一輩子。”

一輩子,多麼遙遠的詞。

段鬱淩亂的呼吸漸漸平穩了一些,看了一眼車窗外的風雪,冰冷極了,車子裡卻格外溫暖。

讓他一時分不清是遲尋的體溫還是其他。

應該是體溫,或者是其他,他在他懷裡溫暖的包裹下,忍住了想要蹭一蹭他胸膛的衝動,低啞道:“你現在纔多大,知道一輩子有多長麼?”

“可以很長,也可以很短。”遲尋把他抱在懷裡,不捨得鬆開,親了親他的嘴角,聲音沙啞,卻格外認真,“可有些心動,一輩子隻有一次。”

段鬱:“……”

這麼近的距離,段鬱看清那雙瀰漫血絲的眼睛裡,深深地盯著他,彷彿天地間隻有他一人。

“……”段鬱心口無法壓抑地滾燙起來,然後抬手擋住那充深情與期待,小心翼翼又灼灼的眼。

遲尋一怔,視野一片黑暗,他努力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可最後隻是失落地抿了抿了嘴唇,想擠出一個笑容來,可僵硬的嘴角還是垂了下去。

下一刻,一陣熟悉的香味撲在他的臉上,癢癢的,段鬱在他的嘴角親了一下:“……回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