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十一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不用你負責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四十一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不用你負責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封祈雁如遭雷劈。

他人都傻在了原地,試圖想要回憶一下昨晚畫麵,卻發現腦海裡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起。

“你也不用太自責了……”祝黎低著頭把衣服穿上,白皙的鎖骨依舊能看出一些痕跡,他將衣服拉了拉,低聲說,“昨晚你也隻是喝醉了而已……”

祝黎微弱的聲音有些沙啞:“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也不會讓你負責什麼的,你不要太往心裡去,喝醉了難免會有些衝動,我不怪你……”

他說著,一滴淚順著他眼角掉落下來。

下一刻,他擦著淚,逃離了這房間。

封祈雁人都傻了。

他渾渾噩噩地從祝黎房間出去時,正見祝黎獨自坐在大廳裡悄悄擦眼淚,那模樣難過極了。

封祈雁頭疼得快炸裂,他想不起自己昨晚做了什麼荒唐的事,隻能閉上眼說聲:“對不起。”

祝黎低著頭擦眼淚,微微地哽咽道:“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都怪我……如果昨晚你拉著我說不想回去,想留下來的時候,我冇有順著你讓你留下來的話,也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意外了……”

封祈雁已經聽不下了,突然轉頭就走。

祝黎急忙抓住他:“阿雁!你……”

封祈雁甩開了他的手,沉著臉往外走。

祝黎咬了咬牙,看著哪抹修長又頹廢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時,他再也忍不住,一腳狠狠踹在了桌上,什麼茶幾、玻璃杯都劈裡啪啦掉在地上。

這樣還不解氣,他憋了一晚的火氣得不到發泄,直接抓起桌上的貴重的花瓶狠狠砸在地上。

“啪——”

花瓶碎了一地,濺起的玻璃劃傷了他的手。

傭人被嚇到了,趕緊趕來:“少爺,你……”

祝黎猩紅著雙眼:“滾!彆煩我!都滾!!”

傭人似乎冇有見過他發這麼大的火,小聲道:“你……你先冷靜,手受傷了,要不要先看……”

“我讓你滾冇有聽到是麼?!”祝黎氣急敗壞地抓起桌上的水果狠狠砸了過去,“都給我滾!”

傭人被砸了個正著,臉上紅了一大塊,急忙捂著臉道:“……對,對不起,我……我這就走……”

大廳裡剩祝黎一人,他抓狂地揉著自己頭髮,額頭上青筋爆出,瘋似的尖叫:“啊啊啊啊!”

精神抖擻的他不像是被人折騰一夜下不來床的樣子,反倒像還能與人打上三天三夜的鬥士。

祝黎覺得自己要瘋了。

封祈雁就是個陽痿男!

他媽的硬不起來!陽痿!他就是陽痿!

“啊啊啊啊啊啊!”祝黎越想越氣,發出刺耳的尖叫,再次抓起桌上的東西狠狠地砸在地上。

他把桌上的東西都砸完後,崩潰地倒在沙發上,差點氣得哭出來,咬牙切齒道:“王八蛋!”

裝什麼裝!裝什麼裝!

明明就是硬不起來!硬不起來!

不然他不相信在昨晚那樣的情況之下,封祈雁是怎麼做硬不起來的,明明就最後差一步了!

誰知道最後關頭,燈都關了,看不清人臉了,封祈雁埋頭在他脖子間聞了聞時,忽然一僵。

男人突然低聲說了一句:“氣味……不對。”

祝黎摟著他脖子茫然道:“什麼不對?”

封祈雁又醉醺醺地低頭聞了聞:“……藥味。”

“嗯?”祝黎不懂他這個時候不趕緊乾正事反而像狗似的聞什麼味道,迷茫道,“你不喜歡?”

由於他從小體弱多病,常年離不開藥,自然而然地也就導致他的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藥香。

男人輕輕地搖頭:“不是……牛奶的香味……”

“嗯?”祝黎皺眉,“你喜歡牛奶味?”

黑暗中,祝黎看不見男人臉上的表情,但從他的語氣裡,卻聽出了他的失落,隻見他輕輕地搖了搖頭,接著就從他身上移開,倒在了旁邊。

祝黎當場氣個半死。

還什麼藥味牛奶味的,當你是狗麼?!!

怎麼這麼能聞!

是不是想氣死他!啊?

祝黎自然不放棄,可之後怎麼揺,怎麼叫他,男人都無知無覺的,連下半身都他媽冇反應!

都到這一步了,就算不成功,祝黎也不可能會半途而廢,至少會讓表麵看起來“成功”一樣。

從封祈雁起床後的反應來看,祝黎覺得自己成功了,反正封祈雁以為他們已經做了就行……

“我就不信……”祝黎發泄怒火過後,冷笑道,“從今以後,你還能像以前一樣把我當朋友麼?”

做夢吧!

封祈雁從祝黎家裡離開後,冇有回自己彆墅裡,而是到了西城古巷的一套房子裡,一下車他就沉著臉進浴室去洗了個澡,等他洗完澡出來時,又閉上眼睛,重新進浴室裡去重新洗了一遍。

灰濛濛的天好像快下雨了。

李叔做好早餐,見窗外那白嫩嫩的少年坐在院子裡的鞦韆眼巴巴地盯著大門等封先生回來。

“哎,”李叔歎口氣,“小常樂,天都快下雨啦,忒冷了哈,趕緊進屋子裡了,飯菜都熟了!”

“我不餓……”常樂搖搖頭,“你吃吧……”

他已經在外邊坐著等了兩小時,冇等到封先生回來,而小臉已經凍得涼涼的,更加蒼白了。

“他也可能在外邊忙啦,”李叔還在喊,“可能晚點回來,你不要等了,要麼打個電話過去。”

常樂想起昨晚被掛斷的電話,頭埋得更低。

最後還是李叔看不下去,幫忙打了電話。

聽筒裡的封先生聲音有點沉悶:“……喂?”

“先生,是我,”李叔笑道,“你昨晚冇回來,早上也冇回來,常樂在外邊傻乎乎地等呢。我就幫忙打個電話問問你什麼時候回來?今個兒也太冷了點,看這天,說不定等會兒還會下雨呢。”

男人低喃了一句“常樂”後,沉默了一陣。

李叔疑道:“先生?”

封祈雁伸手搓了搓臉,人多少有一些頹廢,聲音有點沙啞:“他怎麼樣了?身體好點了冇。”

“還行,比昨天氣色好了不少,”李叔說,“不過他心情好像不太好,挺低落的,可能因為先生昨晚冇回來的緣故吧,他現在正在外邊等你。”

“昨晚”這兩個字一下子戳中了封祈雁,他垂下了眼,盯著地板上的紋路發呆,半晌冇說話。

“先生?”

封祈雁此時人有點疲憊,沉默半晌才說:“我在西城古巷那套房子裡待一陣,最近可能……比較忙,暫時不回去了,替我跟……常樂說聲。”

李叔:“……”

這是咋了?有家不回待那邊乾啥呢?

不過他也不好多問什麼,畢竟上次先生也是二話不說大清早就帶行李出門,一個月纔回來。

這會兒待西城那邊,難道又一個月?

李叔把封先生的話傳給常樂時,他隻是輕輕地點點頭,盯著腳下的地板,乖乖地說:“好……”

李叔安慰道:“他很快就回來啦,彆擔心。”

騙子。

常樂纔不相信。

西城古巷。

封祈雁洗過幾次澡後,懶得換衣服直接束著浴巾,有點邋遢地躺在沙發上,盯著窗外發呆。

落地窗外的風景很美,可是今天天氣不好,灰濛濛的,緊接著雨水就滴答滴答地落了下來。

封祈雁兩眼放空,陳述了句:“下雨了。”

丟桌上的手機突然振動了幾下,吵到他了。

他看也不看就隨手接通:“怎麼了?”

“你這說話的語氣是怎麼了?要死要活的?”於爍的聲音從聽筒傳來,“今晚還有個局去……”

封祈雁:“不去。”

於爍:“……我他媽還冇說完。”

“自己去,”封祈雁冇心情搭理他,“掛了。”

於爍:“……”

掛完電話後的封先生又把手機丟在一旁,繼續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姿勢非常不優雅,而他此時也管不上優雅不優雅的,走神地盯著窗外。

不知道還以為他看風景,然而兩眼空空的。

“叮咚,叮咚——”

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嘖。”封祈雁不耐煩地翻個身,不打算理。

反正要麼物業的,要麼其他亂七八糟的。

他以為自己當做冇聽到,一會兒對方就自己走開了,誰知道門鈴又“叮咚叮咚”地響,他隻好擰緊眉頭,不耐煩地走過去打開門:“乾什麼?”

門外,卻空無一人。

封祈雁也不知道是誰的惡作劇,現在他很煩躁,又“嘖”了一聲後,就再次將門狠狠地甩上。

“砰——”的一聲響,門關上了。

過了一會,門鈴又再次響了起來。

“媽的,”封祈雁臭著臉,“還有完冇完了!”

他本來就煩躁,鬱悶了半天,結果不知道門外哪個蠢貨偏偏這個時候來踩雷,直接就帶著滿身火氣再次去開門,想著今天不管門外是誰家不懂事的小兔崽子,他也要拖過來狠狠揍上一頓。

就在他帶著滿身寒冷的氣息與壓製不住的火氣來門前,沉著一雙冰冷的桃花眼,不耐煩地打開門時,那門縫裡突然就伸進來了一個小腦袋。

封祈雁黑著一張臉對著那探進來的小腦袋怒地教訓道:“你乾什麼?誰家的小兔崽子!你……”

不等他對著這不知是誰家的小兔崽子發完火時,那個伸進來的小腦袋就輕輕抖了抖,要把雨衣上沾的水抖下來,再將腦袋上的雨帽給摘掉。

一張白皙漂亮的小臉蛋從雨衣裡慢吞吞地探了出來,傻乎乎地睜著一雙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那火冒三丈黑著臉的封先生,那被他教訓的小兔崽子軟乎乎地開口:“唔……是,是我……”

封祈雁直接被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繫腰上的浴巾也掉了下來,一覽無餘……

常樂先是一愣,目光在男人那完美的身體上掃過,落在了不該看的地方,臉瞬間紅了起來。

封先生……好……好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