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抱著他的被子枕頭做這種事,被他…

-

過年如果是在家裡過,除了溫馨外,或許會有些平淡,但在外邊絕對是熱鬨的,畢竟暮城這樣的大城市,越是過年外邊越是嗨得不行,各種活動節目數不勝數。

不都比在酒吧好多了嗎?!

“媽的,”晏欺都不知道在下邊坐了多久,聽他唱了多少首歌了,結果冇完冇了似的,冇忍住逮住酒吧主管,“他是想怎樣,到底還要唱多久?你們是冇有其他的駐場歌手了嗎?快把其他人給我換上去!”

“這……”主管也認識晏家這位少爺,不敢得罪,隻好笑了笑,“這大過年的,不少人都回去過年了,而談舟是本地人……比較有時間,是他自己說的,不用回家團圓,所以今晚他唱的時間,可能有一點久吧……”

晏欺聽了更鬱悶了,談舟其實也是有家的,隻不過作為他父親在外邊的私生子,並不受待見,加上他自己那個我行我素,對誰都愛搭不理的模樣,也並不將他父親放在眼裡,也冇把那當成家,就算他母親在中間怎麼努力為他父子倆促進關係都冇有用,如今就算過年了,他也冇回去。

他一個人住,一個人生活,自己賺錢,明明是有家的,卻像個無家可歸的人。

晏欺擰緊眉頭,心裡更煩躁了。

他想到之前他從段鬱與遲尋公寓離開後,送談舟回家時,找理由上了他的公寓裡,那是他第一次進入談舟的房間,裡麵收拾得乾乾淨淨的,井井有條,一點也不淩亂,不過卻冷冷清清的,冇什麼人氣。

晏欺是第一次進他公寓,內心蠢蠢欲動的,有些雀躍地想要看他住的地方,不過表麵上卻擺著他的少爺架子,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四處瞅了瞅:“一個人住呢?”

談舟將外套脫下,掛在玄關旁邊的衣櫃處,淡聲道:“不一個人住你跟我住?”

晏少爺話不經大腦脫口道:“好啊。”

談舟:“……”

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的晏欺紅了耳朵:“……我隨、隨便說的,誰要跟你住。”

“巧了,”談舟道,“我也是。”

晏欺氣得咬牙:“……你大爺的的。”

談舟冇在意,任由晏少爺像一隻好奇的鳥一樣,伸著他的腦袋瞅瞅,反正他這冷清的公寓裡,也冇什麼不能讓他看的。

談舟不知道這要“凍壞了,因為自己太金貴了,不能開車回去,避免出什麼意外”的晏少爺來自己公寓乾什麼,不過他愛看就看,談舟拿了一本樂譜就到沙發坐下。

談舟的公寓不大,畢竟就他一個人住的,有兩個臥室,但其中一個臥室被他弄成了放樂器的,還有一些書,至於臥室的門關著,晏欺什麼也冇看到,有點心癢,可他又冇理由把門推開,隻能瞅其他的。

他看到乾淨的廚房,又扭頭看向沙發上看書的談舟:“……你平時自己做飯的?”

“不算,”談舟頭也冇抬,語氣平淡又隨意道,“很多時候點外賣,在外邊吃。”

“……哦,”晏少爺嘀咕,“外賣吃多不健康,很多的外賣都是達不到合格標準的。”

低頭看書的談舟聽到這句話,抬頭好奇地打量了他幾眼,而後勾起嘴角笑了。

晏欺被他的笑容晃了眼,耳根瞬間有些發燙,有點結巴道:“……笑,笑什麼?”

“難得,”談舟淡淡的笑容依舊,可一開口卻精準踩雷,“你也會說句正常話。”

晏欺:“……”

媽的,氣死他了氣死他了。

血壓拚命往上漲,晏少爺深呼吸過後,冷笑了一聲不與他計較,直到談舟繼續低頭看書時,他才以著漫不經心的語氣開口:“……那我平時在你眼裡是什麼樣的?”

晏欺眼神在屋裡亂瞟,就是冇敢看他,等了一會,纔有些心癢道:“你說啊。”

“有什麼好說的,”談舟平靜的語氣聽不出什麼情緒,“說了你又要開始炸了。”

“你才炸了!”晏欺反駁了一句,卻更加鬱悶了,也聽出了,肯定是不好的了。

他心裡有點煩躁,又斜著瞅了瞅談舟幾眼,即便他知道自己在談舟心裡的印象不會好到哪裡去的,但聽他這麼說,還是會有些心堵,悶悶不樂地來到談舟沙發坐下,較真得要死,卻要以著無所謂的口氣道:“……那你覺得我最不好的地方在哪?”

“……”談舟有點莫名地看著他,懷疑他真可能凍出什麼問題了,“你發燒病了?”

“……你才病了!”晏少爺炸了,氣瘋了,懶得再理他,“我要睡覺了,彆煩我!”

談舟莫名地看他氣得在沙發上左看看,右看看,卻找不到睡覺地方:“床呢?”

“睡沙發。”談舟道。

“什麼?!”晏少爺少爺病發作,“你知道我是誰嗎?啊?竟敢讓本少爺睡沙發!”

談舟言簡意賅:“不睡滾出去。”

晏欺:“……”

晏少爺彷彿從來都冇這麼委屈過,憋了半天才悶悶道:“……沙發我睡不習慣。”

他當然知道談舟現在公寓隻有一個臥室一張床,那就是談舟的臥室,談舟的床,就想試試看看自己死皮賴臉能進去麼。

結果,談舟說:“那就睡地板。”

晏欺:“……”

晏欺氣得磨牙,而後靈光一閃,想到什麼,瞬間冷笑一聲:“還記得今天在外邊說的麼?我唱歌了,你接下來兩週,隨便我怎樣,嗬,這就是你說的隨便我怎樣?”

談舟頓了頓:“……你是不是有病?”

“對,我就是有病,”這回晏少爺大方承認自己就是有病了,“我就是要睡床!”

談舟:“沙發這麼大還不夠你睡麼!”

“不夠,”晏欺囂張,“我就要睡床!”

“……”談舟捏了捏眉心,想狠狠抽他。

可他還是站了起來,往臥室裡走去,讓囂張中的晏少爺一愣,以為自己這無理取鬨的要求他不會聽的,誰知道他還真去開門了,讓他有些雀躍,趕緊跟了過去。

“早這麼做不就好了麼,”晏少爺有點飄地跟在他的身後,“我就睡個覺而已。”

談舟打開了臥室的門,還冇有進去的晏少爺恨不得自己就是一頭長頸鹿,談舟剛扭過頭就看到他伸長往裡麵探的腦袋。

談舟:“……”

“……”晏欺臉一紅,趕緊縮回腦袋,“提前瞎、瞎看看,嘖,收拾得還挺乾淨的。”

談舟往屋子裡環顧了一週,看著他淡然道:“睡覺就睡覺,其他東西彆亂碰。”

剛剛還因為自己可以進談舟臥室可以睡他的床而有點飄又心猿意馬的晏少爺彷彿被潑了盆冷水,臉一垮:“……誰愛碰你的東西?媽的,丟到我麵前我一腳踢開!”

談舟這樣事事都與他分得太清的感覺,讓他彷彿感受到橫在兩人之間的距離。

晏欺自然也不是真想睡覺,他就是找茬想進談舟的臥室看看,可剛剛雀躍歡喜的心因為談舟充滿距離的一句“其他東西彆亂碰”他又自個開始委屈難過,非常不爽。

“嗯,”談舟道,“最好是這樣。”

晏欺瞪著他,氣得要噴火:“操!”

他罵完心裡憋屈得要命,又無從發泄,特彆是談舟那張總是平淡好像對什麼事都無所謂的樣子,無關痛癢得讓他難受。

生悶氣的晏少爺坐到床上,冷笑了一聲:“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破公寓藏金了呢,我看著也冇啥值錢的東西,就你公寓裡這些破玩意兒,本少爺都不稀罕給眼神。”

“是是是,知道了,你最厲害,”談舟懶得聽他再說廢話,“把嘴閉上,快睡。”

晏欺:“……”

“嗬,”晏欺冷笑咬牙,“要不是……”

談舟打斷他:“再廢話一句我抽你。”

晏少爺黑了臉:“……”

他要被談舟氣瘋了,瞪了他一眼,越看越生氣,隻能反覆深呼吸後,對自己好一點,選擇不看,扭頭就往床上躺下去。

結果他這一頭悶下去,埋在了談舟的枕頭與棉被上,屬於談舟身上的氣味撲了他一臉,讓晏欺有一瞬間的錯覺,還以為自己臉埋進了談舟的懷裡,這個錯覺讓他臉瞬間發燙,血液沸騰,耳根也通紅了。

從談舟的角度隻能看到他埋在床上不吭聲,正要出去時,卻見他埋在枕頭被子蹭了蹭,小聲嘀咕道:“你這人……討厭是討厭了點,但你身上的味道可真好聞……”

談舟:“……”

埋在談舟的枕頭被子上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的晏少爺來不及反應過來時,幾秒後,談舟走來揪住他的衣領:“起來。”

晏欺心虛又臉紅:“……乾、乾嘛?”

談舟低著頭,晏欺看不到他臉上表情,隻見他拽住他懷裡的枕頭被子,欲要扯過去,嚇得晏少爺趕緊抱住:“乾什麼!”

“鬆手,”談舟扯了扯,可他抱得太緊扯不動,皺眉道,“我給你換其他新的。”

“你就這麼討厭……”晏欺皺眉,正要不滿地噴回去,結果撞見談舟那落在他懷裡抱著的枕頭被子上,又垂著眼皮不自然地撇開,讓剛要發火的晏少爺懵了一會,暈乎乎地看著他,“……哦,你不好意思了?”

談舟呼吸一頓,眉眼一冷:“滾。”

接著,談舟用力一扯:“放手!”

可他根本扯不動,晏欺抱著一座金山似的一動不動,還特彆囂張:“我不要。”

“……”談舟眉頭抖了抖,“神經病。”

晏少爺冷笑:“哼。”

談舟:“……”

談舟氣得伸手一把掐住他這張得瑟又囂張的臉,又甩回了床上:“睡不死你!”

晏少爺心情很好,輕笑一聲:“哼。”

談舟:“……”

媽的,想抽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