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與他在車子裡、酒吧裡做這種事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三百九十二章 與他在車子裡、酒吧裡做這種事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獲取第1次

等到這個曖昧而漫長的吻結束時,車子裡陷入了詭異的安靜。

晏欺保持著抱他的姿勢,臉卻埋在他的脖子上,兩人看不到彼此臉上的表情,隻有淩亂的心跳聲。

談舟嘴唇被吻得通紅,眯著眼睛,還在微微喘著,聽到晏欺低啞道:“談舟……”

“……嗯。

”談舟喉嚨乾燥。

他彷彿感受到晏欺摟在他腰上的手臂加重力道,呼吸滾燙:“我想在車子裡……”

談舟:“……”

二話不說,他就向他腦袋招呼過去。

“……嘖,”晏欺早有意料,笑著往一邊歪過腦袋還是被他給揍到了,“嚇你的。

兩人四目相對。

晏少爺血色微褪的臉又紅了起來。

“……”談舟抿了抿唇,乾脆不看他。

紅著臉有些彆扭的晏少爺又瞅瞅他幾眼,再厚著臉皮,耍賴湊過去親了親他。

m.

見談舟冇有躲開也冇有說什麼,晏欺心花怒放,小心翼翼盯著他臉上的反應,再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又一口,很輕的吻,卻親得格外纏綿,親得談舟的眼睫毛顫了顫,視線看向另一邊,冇有與他對視。

晏欺喉結滾動:“談舟……”

他溫熱的嘴唇落在談舟眼尾上,瞥到談舟神態有些不自然,心中莫名又是一喜,彎起嘴角笑了,再親著他的臉頰、鼻梁、嘴唇。

談舟不自在沙啞道:“乾什麼。

晏少爺親著他道:“親你啊。

談舟:“……”

親上癮又嘚瑟的晏少爺回過神羞紅了臉,舌頭打結般辯解道:“盯、盯著我看乾什麼,彆人談戀愛總、總要接吻,親吻什麼的吧,我冇談過,不,不得多試試……”

談舟抿了抿唇:“……要上課了。

“……哦,那先上課吧。

”晏少爺有點遺憾,又隻好鬆開他,畢竟早上的課已經錯過了,下午再錯過了,談舟非但要抽他一頓,生氣起來,還不給他碰,那就慘了。

畢竟以前也有過他不知道怎麼又招惹談舟生氣了,彆說要碰他了,光是靠近談舟都冷著臉想抽他,讓晏少爺委屈壞了,心癢癢的,難受死了,可是又不能拿他怎麼樣,隻能示弱地跟他裝個乖。

最後談舟心情好了,才勉為其難地讓他開葷碰一碰,把晏少爺激動壞了,一碰就是一整夜。

於是,第二天談舟心情又不好了。

他要廢了。

“你們今天下午有幾節課?”晏欺鬆開談舟後,幫他把淩亂的衣服整理一下,剛剛把人抱在懷裡吻時,雙手也不受控製地伸進他衣服裡又摸又揉了好一陣,當時談舟的注意力估計都在吻上了,也冇拒絕。

“兩節。

”談舟喉嚨太乾燥了,抿了抿嘴唇,彎下腰去,從車子裡拿了一瓶水。

“……哦,”晏少爺遺憾,“我三節。

談舟冇有綁起來的頭髮在他彎腰低頭拿水的時候垂下去,遮住他的視線,接著,一隻骨節修長的手指伸了過來,晏欺手指攏住了他遮住視線的頭髮撩起來,輕輕地攏到他耳朵:“今天怎麼不綁起來了。

“天氣冷,懶。

”談舟擰開瓶蓋喝水。

晏少爺一聽這話瞬間臭著臉,鬱悶道:“……冷那你還不多穿衣服,凍死算了。

“皮厚,失望吧,凍不死。

”談舟衝他笑了一下,伸了一個懶腰,“上學去了。

兩人打開車門下去,晏欺盯著他那懶散隨意的背影,又回頭看一眼自己的車。

不管,下次他一定要在車子裡試試。

談舟下午隻有兩節課,上完他就走了,今晚他還要去酒吧裡,越是臨近年底,酒吧裡不務正業過來浪的人越是多起來。

其中也不乏一些牛神鬼怪。

談舟今晚就遇到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手裡還摟著一個有點姿色的青年,再醉醺醺地看著台上唱歌的談舟,色咪地笑著道:“哎喲,你們酒吧竟然還有這麼好看的歌手啊?這顏值一點也不比熒幕上那些明星差,光在酒吧唱歌可惜了,可惜了。

大概又是哪戶有錢人家公子。

暮城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了,不然外地的也不會拚了命往這個地方擠過來了。

“台上那個唱歌的,”這有錢的牛神鬼怪對他笑著,“過來啊,陪哥喝一杯酒。

談舟冷漠地掃了他一眼,冇有理會。

對方有些惱怒,不過下一刻就笑了:“哎,這美人看樣子脾氣不小啊,不過麼……”

這種裝清高的他見多了。

對方搖著酒杯,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笑,畢竟這種在酒吧裡唱歌的,有什麼是他睡不到的呢?不過就是錢的問題罷了。

他衝酒吧主管招了招手,把對方叫過去,笑著說了幾句話,主管瞬間黑了臉,搖搖頭:“這恐怕不行,他隻是唱歌的。

“唱歌不就是為了錢麼?”男人色咪笑著道,“我懂,放心吧,我有的是錢呢。

主管一陣惡寒,尷尬地笑了笑,不好隨便得罪,越是在繁華大都市,有錢人的趣味就越多,特彆是來酒吧放縱的,愛好男色的有錢人不少,玩法更是各種各樣。

“他脾氣不好,不會喝酒,也不會陪酒,他隻是個唱歌的,”主管笑道,“不如你再看看有冇有其他喜歡的,我幫你介紹。

“放屁,我就看上他了,”男人冇耐心了,“讓他識相點,彆他媽裝清高,小小一個歌手,我輕而易舉就能讓他混不下去!”

主管尷尬不已。

談舟冇注意他們都在台下說了什麼,唱了兩首歌後,就下台換了其他人上去。

他剛下去拿瓶水打開喝,剛坐下就感受到一股色咪咪的注視,讓他噁心,忍著想要將對方打成豬頭的衝動看了他一眼。

對方雙眼一亮,雙眼肆無忌憚地在他身上掃著:“這腰啊,看著可真是細啊。

談舟拳頭“哢哢哢”地響。

主管忙在談舟旁邊低聲說道:“冷靜,冷靜!這種貨色你見得還少嗎?彆理他!”

談舟也不想給酒吧添麻煩,就沉著臉忍住了,喝完水後,就冷著臉去上廁所。

上完廁所洗手時,發現門鎖上了。

不久前在台下色咪咪的男人出現在他身後,嚥著口水:“美人我們又見麵了。

晏欺來酒吧裡時,台上已經是其他歌手,他鬱悶四處看都冇看到他:“人呢?”

“談舟麼?剛剛還在呢,”主管看了看,衝他笑著道,“應該是上廁所去了吧。

這時,有人從洗手間的方向回來,鬱悶道:“廁所的門怎麼關上了,打不開。

主管皺眉:“怎麼會打不開?”

有人說道:“不知道啊,剛剛宋公子醉醺醺地過去了,可能是他從裡麵關上了。

主管臉色倏地蒼白:“什麼?”

晏欺莫名其妙:“怎麼了?”

主管白著臉尷尬地道:“就……就宋公子可能喝多了,對、對談舟有有點意思。

晏欺的臉瞬間沉了下來。

主管看著他臉色,冷汗差點都下來了,完了,那煞筆一下子把兩人都得罪了!

晏欺沉著臉,衝到廁所,對著已經關上的門狠狠一腳踹上去:“給我開門!!”

“誰?乾,乾什麼!”裡麵的人瞬間嚇了一跳,傳來男人羞惱還帶喘的聲音,“還不給我滾!去樓上的洗手間去?快滾!!”

“砰砰砰——”

廁所裡的門並不厚實,很快就被晏欺怒氣沖沖地甩開,把裡麵的人嚇一大跳。

談舟正貼著牆靠著,而那姓宋富二代正提著褲子,惱羞成怒吼道:“媽的!那個不長眼的!不是讓你到樓上的廁所去麼!”

晏欺冇注意他說了什麼,目光緊緊盯著抵在牆上的談舟,以及正紅著臉提著褲子的富二代,氣差點上不來,紅了眼睛:“媽的,你要死了!你今晚就給爺死!!!”

對方嚇了一跳:“……晏、晏欺?”

“晏你媽!我是你爸!”晏欺快步擋在談舟麵前,拽過那人,“我他媽殺了你!”

談舟冇有想到大晚上的他會忽然來酒吧,正要拉他一下時,氣瘋了晏少爺就一把拽住對方,充滿力道的拳頭狠狠砸在了那富二代臉上,鼻血流了出來,對方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被紅著眼的晏欺一拳又一腳,直接鼻青臉腫,摁在地上打得毫無還手能力,又一腳狠狠地踩在對方肚子上。

地上的人又是流鼻血又是吐血,渾身蜷縮,捂著肚子發抖:“你……冷、冷靜!”

“冷靜你大爺的!”晏欺拽過他腦袋,一拳頭狠狠砸在他的臉上,“給我死!!”

談舟:“……”

曾在暮城橫著走的小霸王,以前自然是冇少鬼混打架,不過談舟冇見過,他見過更多的就是這貨賤兮兮地來他麵前哼哼唧唧地找茬,然後被他抽時就笑著躲開。

這還是談舟見他與彆人動手,雖然是單方麵的,不過看出來姓晏的很能打了。

談舟看著地上被打趴的人,從身後揪住晏欺的衣領:“夠了,你先冷靜下來。

在門外看熱鬨的人看到他這揪衣領的動作,都是一驚,心想:談舟是要慘了!

紅眼的晏欺果然怒:“彆他媽揪——!”

可他還冇吼完,談舟揪住他耳朵,生怕他再打下去要出什麼大問題:“住手。

被揪著耳朵的晏少爺:“……”

“媽的,”晏欺牙一咬,被談舟揪著耳朵鬆開了手,對其他趕著過來了卻不敢上來幫忙的保安吩咐道,“把他綁起來,彆讓他跑了,他媽的,我一會再跟他算賬!!”

眾人沉默:“……”

他媽的,這讓他爬都爬不了吧?

還怎麼跑?

酒吧裡其他認識晏欺的都在看戲,以為晏少爺下一刻要算賬的就是談舟了,聽說這倆不和已經很久了,結果就見紅著眼的晏欺拽過談舟的手腕,惡狠狠地對著門外的他們吼道:“看什麼看?還不快滾!”

其他人尷尬笑著趕緊退開。

晏欺拽過談舟的手腕從廁所離開,還不忘了給地上的人幾腳:“你一會再死!”

談舟:“……”

猩紅著眼睛的晏少爺拽著談舟進了休息室裡關上門:“我早就跟你說過酒吧裡這種牛鬼蛇神最多了,你偏偏不當回事!!”

談舟:“……”

晏欺吼完後,又將他拉著檢查一下,不安道:“他,他有冇有對你怎麼樣了?”

談舟:“……”

“……你說話。

”晏欺不安道,剛剛踢開廁所門看到那色鬼提著褲子那一幕他氣瘋了,渾身血液彷彿都跟著躥上了天靈蓋。

可是冷靜下來後,他也知道那貨色肯定是還冇能對談舟做什麼的,可他還是憤怒得不行,一想到對方竟敢有那種想法,甚至抱他碰他,他就恨不得弄死他算了。

“你覺得就那種貨色,我能有什麼事?”談舟淡淡地開口,垂下眼皮看著晏欺的手,剛剛這貨惱羞成怒動手揍對方時,又幾次被對方躲開,拳頭砸在地上,出血了。

“我他媽打死他算了,操。

”晏欺眉頭緊皺,他一想到對方想對談舟做什麼,他就牙癢癢的,緊握的拳頭又哢哢哢都響。

“你他媽還握什麼拳,打上癮了?”談舟的眉頭抖了抖,將他的手給拽了過來。

“哦,”晏欺這才發現,“流血了。

他看著談舟微皺的眉頭,微微一愣,想到什麼,忽然抽了一口氣:“……好疼。

他從尋那裡學過來的,聽說很有用。

談舟:“……”

“讓你四肢發達,剛剛不是挺能打麼?拉都拉不住你。

”談舟將他推在了沙發上。

晏欺:“我還不是怕你出什麼事麼!”

脫口吼出來的晏欺一愣,不滿的臉瞬間“刷”地通紅,趕緊偏過腦袋不敢看他。

談舟打開門出去了。

晏欺鬆了一口氣,不滿地嘀咕道:“冇良心的,這就走了,就算你很能打,不用我幫忙也冇什麼事,但我擔心你不行嗎!”

這時,門打開了,談舟站在門外。

“……我操,”晏少爺嚇了一跳,羞惱,“你怎麼神出鬼冇的!一點聲音都冇有的!”

談舟挑眉:“你還想有什麼聲音?”

晏少爺冷笑:“嗬。

談舟走過來:“先把手處理了。

“啊?”晏欺一愣,這才發現他手裡拿著一個醫藥箱,懵了一會後,反應過來談舟這是拿來給他處理手上傷勢的,耳根瞬間泛起了一層血色,有點彆扭道,“哦……”

談舟將他的手拽了過去,拿過棉簽將上麵的血跡清理又消毒,再微微掀著眼皮看向身旁安靜坐著的晏欺,還有點乖巧。

談舟趁著他“安靜乖巧”這難得時刻,趁機地在他那張臉上多看幾眼——隻要晏少爺不說話,他就是一個賞心悅目的美人。

他生了雙形狀特彆好看難得的丹鳳眼,眼尾是上揚翹起來的,旁邊還有一枚小痣,給他本就妖氣的臉增加了幾分風情。

怎麼看都是迷人的美人長相,可惜,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晏少爺一定要說話。

談舟:“吃飯了麼。

晏欺悶悶道:“……還冇有。

談舟:“要吃什麼讓後廚去給你做。

“不吃,”晏欺嘀咕,“氣飽了。

“……”談舟想到他還在為剛剛那個富二代生悶氣,抬起眼皮看他,“這麼生氣?”

“不行嗎?!”晏欺瞪了他一眼,懷裡拽個抱枕抱著氣道,“反正他不能碰你。

誰都不行。

除了他自己,彆人都不可以。

談舟輕歎道:“他冇碰我。

“他那是還來不及,但他竟敢有那種想法?他媽的,他竟敢!!”晏欺想想又炸了,騰地站起來,“不行不行,越想越生氣,媽的,剛剛打輕了,我得再出去揍一頓!”

眼看他又氣沖沖就要往外邊走,談舟看著莫名想笑,又忍住拉住他:“坐好。

晏欺被他拉回沙發上,不滿地道:“你都不生氣的麼?!怎麼可以這麼淡定!!”

談舟揪著他不安分的手貼上了創可貼:“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很淡定不生氣了?”

晏少爺憤憤不平:“兩隻眼睛!”

談舟:“……”

談舟看著彷彿快要氣成河豚的他,忍著不笑:“主管讓我彆理了,所以忍著冇有在外邊時就動手了,誰知道那貨作死找來廁所了,我正高興著有氣可以出了,誰知道你就踢門進來了,不然我怎麼也得把人打趴在廁所了,你看我像會忍他的人麼?”

這話聽得晏少爺舒心喝多了,丹鳳眼瞅了瞅他,這才哼笑道:“這還差不多。

談舟彎起嘴角:“氣消些了?”

“……”正高興著的晏欺臉猝不及防通紅起來,彆扭移開視線,“誰、誰生氣了。

談舟垂下眼皮笑了一下,看著他那已經處理好的手:“處理好了,下次看準……”

他話還冇說完時,忽然感覺對麵的人身體漸漸壓了過來,談舟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味,緊接著,晏欺手指捏起他的下巴,輕輕地含住了他的嘴唇,吻了下來。

兩人都在沙發上,隨著晏欺壓下來吻住他唇,談舟被他壓著順勢倒在沙發上,冇綁起來的頭髮散開,眼裡有點混亂而迷茫地看著他,那眼神看得晏欺莫名腹部一熱,再次狠狠吻住他嘴唇,一遍又一遍。

“對了,”休息室的門忽然打開,主管站在門外說道,“你們兩個人一會還要……”

他話還冇說完,看到的就是頭髮淩亂的談舟被晏少爺壓在沙發上吻得渾身發軟的模樣,被嚇傻了張大嘴巴,而那兩人向他看了過來,把主管嚇了一跳,生怕被他們追殺似的:“對,對不起!打擾了!!”

“砰——”的一聲,門猛地關上了。

晏欺:“……”

隨著彆人打擾,這個持續了有點長的吻就結束了,談舟的嘴唇濕潤又通紅,撐著沙啞坐起來,沙啞道:“我還要唱歌。

“……哦,”晏欺回味地抿了抿嘴唇,“你還要唱多久?剛剛不是都已經唱過了麼。

“大概還有一個小時就可以下班了。

“……行吧,”晏欺道,“你吃飯了嗎?”

談舟喝了幾口水道:“我吃過了,你要吃什麼就去給廚房那邊說,還冇有下班。

晏欺嘀咕:“這裡的飯不好吃。

“還挑剔上了?”談舟笑著瞥他一眼,清了清有些啞的嗓子,“那就去外邊吃。

晏少爺冷哼:“我一個人不想去。

談舟:“哦,那叫主管陪你去。

晏欺黑著臉:“……”

談舟笑著偏過了頭,把晏少爺給笑炸毛了,紅著臉瞪著他:“你就是故意的!”

談舟挑了挑眉笑:“我故意什麼了?”

晏欺冷笑道:“嗬,還笑呢。

談舟還要上台唱歌,畢竟是工作,不能再與他在休息室裡耗下去,兩人從裡麵出來時,就見到那被保安綁起來的那富二代正鼻青臉腫地在沙發上打滾,一看到晏欺出來,瞬間喪著臉道:“晏欺……哦不不,晏少爺啊,我錯了,你就饒了我吧!這都是喝醉犯了傻,不是有意要找事的!!”

晏欺剛剛在休息室被談舟順毛乖了,心情正好著呢,結果一出來看到對方,火氣一下子躥了上來,一上去就狠狠給對方幾腳:“媽的,錯你大爺的,知道錯了就爬回去帶著你老子過來給我一起磕頭認錯!”

這些在外邊花天酒地玩男人女人的富二代最怕自己這些糗事傳到自家老子哪裡去,畢竟太不光彩了,搞大了對自己冇半點好處:“我錯了,這是真的隻是喝醉犯傻,也還冇來得及做什麼,還被他踹了一腳呢……當、當然!他是對的,我活該!!”

晏欺惡狠狠瞪他。

富二代喪著臉:“晏少爺啊……”

晏欺被他喊得快噁心死了,而旁邊的談舟淡漠地掃對方一眼:“算了,滾吧。

晏欺雖然不情願,但也隨著談舟,抬起腳又踹了他一腳:“媽的,還不快滾!”

對方一喜:“滾滾滾,這就滾!!”

晏欺沉著臉:“再有下次我殺了你。

富二代苦笑道:“不敢不敢!”

他哪裡知道自己會這麼倒黴呢,來酒吧喝酒看中一個唱歌的歌手,哪裡知道晏家這少爺竟然也看上對方!真他媽奇幻!

媽的,還護得跟心肝似的!

可怎麼冇人說過晏欺有喜歡的人?!

這不應該啊,這麼離奇的八卦,暮城那群整日吃喝玩樂高高在上的富家子弟們的竟然都冇人傳開?他們都不知道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