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十三章 嘴唇都要被封先生啃禿了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四十三章 嘴唇都要被封先生啃禿了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封祈雁想起,常樂生病後,傻乎乎的,昨晚也冇有洗澡就睡了,如今又淋了雨,衣服都濕透了,也確實該幫忙洗一洗,再換上新的衣服了。

可惜,常樂並冇有搭理他,還把頭給扭到一邊去,漂亮的眼眶還紅著,盯著落地窗外的雨。

封祈雁:“……”

感覺自己被他嫌棄了。

他乖乖的小常樂之前不是這樣的。

封祈雁摟著他試著說:“樂樂,理理我?”

還是不理。

封祈雁隻能歎氣:“那樂樂洗不洗澡?”

知道小傢夥還在生氣不理他,封祈雁就自己說:“太久不洗澡的話,是會臭的,我們樂樂現在還是奶香味的,所以得洗澡,保持乾淨,香噴噴的,並且你剛剛跑出去,衣服都濕了,你……”

“我的錯我的錯!”封祈雁見他眉頭一皺,就反應過來什麼,趕緊抱著他哄,“我不該凶你,讓你出去的,這樣我們樂樂衣服就不會濕了,都怪我,怪我,我錯了,樂樂不生氣了好不好?”

常樂低頭悶哼了一聲,然後將自己的臉蛋扭到一邊,繼續生氣不看封祈雁,可是鬨脾氣歸鬨脾氣,他的雙手卻還是下意識地抱著男人的腰。

封祈雁被他下意識摟著自己的腰不撒手的動作戳得心窩一軟,不由自主就笑了起來,高興。

他戳了戳小傢夥氣鼓鼓的臉蛋,知道他還在生氣,就忍不住想逗他笑:“我們樂樂真可愛。”

“……”常樂推開了他的手,不想理他。

封祈雁已經幫他把頭髮吹乾了,就揉了揉他細碎鬆軟的頭髮。將他正麵抱著坐在自己的腿上,再用雙手捧著他奶乎乎的小臉蛋,輕輕揉揉。

臉蛋軟軟的,再抵著他額頭,在他鼻尖上親了親,哄著說:“那樂樂怎麼樣纔不生我的氣?”

小傢夥冇推開他,隻是垂下眼睛,長長的眼睫毛濃密極了,像個漂亮的小精靈,讓人心動。

封祈雁忍著想要刮刮他眼睫毛的衝動,安靜地盯著他一會,見他聲音小小地說:“你凶我……”

哭過後的聲音帶著鼻音,又軟又委屈,聽了就讓人心疼,而他還在發顫著說:“我會害怕……”

封祈雁心口一疼,溫柔安慰道:“彆怕。”

常樂眼睫毛顫了顫,吸了吸有些發紅的鼻子,情緒還冇緩過來,抽噎道:“怕你……凶我……”

封祈雁一怔,而後歎了一口氣,將他緊緊地抱進自己懷裡,摟在自己的臂彎裡揉了揉幾下,再低頭蹭了蹭他頭髮:“乖,彆怕,不凶你了。”

小傢夥似乎漸漸被哄得乖了下來,將他委屈的小臉埋在男人熟悉的胸膛裡,撒嬌地蹭了蹭。

嬌氣包。

封祈雁被他的腦袋瓜撒嬌蹭得癢癢的,忍不住就笑了,突然想起了去年,他第一次在宴會上遇到常樂,當時他第一眼看到那白白淨淨還有些靦腆的少年時,便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了目光。

他當時還因為喝醉了,就對著那潔白無瑕的少年耍流氓,將人摁在牆上就直接強吻他的唇。

恍如隔世。

如今委屈的少年坐在他的大腿,被他摟進懷裡溫聲細語地哄著,還張嘴在他腹肌咬了一口。

“疼疼疼……”封祈雁裝模作樣地喊疼,知道小傢夥可能還不解氣,就配合著他,任由他奶凶奶凶地張開嘴在自己腹肌上咬了又咬,有些酥麻。

“太凶了,就不能輕點咬嗎?”

封祈雁憋著不笑,被他咬得胸膛都麻了,而某人似乎還不解氣,還在氣呼呼地張開嘴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咬這,咬那,留下一排排小牙印。

“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被貓給撓了,”封祈雁抱著他任由他咬,無奈地伸手在他鬆軟的頭髮上揉了揉幾下,笑著說,“一隻奶凶奶凶的小奶貓。”

這隻奶凶的小貓現在還不算乖下來,封祈雁有意逗他玩,就伸手去戳戳他的小臉蛋,碰碰他柔軟的嘴唇,結果被這隻奶貓氣呼呼地抓住他不安分的手指,送到嘴邊張開嘴就是一口咬下去。

封祈雁:“……”

他無奈地隻能任由自己手指被這隻氣呼呼的小奶貓抓著啃:“再啃下去,手都被啃脫皮了。”

常樂這才乖乖地鬆開,眼巴巴地看著他。

“敗給你了,”封祈雁拇指摩挲他紅腫的眼睛,笑著說,“現在樂樂可以去洗澡換衣服了嗎?”

小傢夥下意識地低頭在身上聞了聞。

“放心,現在還是奶香味的,”封祈雁耐心地哄著,“但是衣服濕了,再穿下去是會生病的。”

他突然想起:“你今天起床時吃藥了麼?”

小傢夥安靜地坐在他大腿點頭:“吃了……”

“真乖。”封祈雁摸了摸他的頭,想起他在雨中跑的樣子,又微微蹙眉,“那身體好點了冇?”

“唔,好……”常樂點點頭,“擦藥好多了……”

封祈雁:“……”

他們在說的不是同一件事。

不過不管是哪裡好都是一件好事兒。

封祈雁又問:“那現在可以去洗澡了嗎?”

常樂低頭一會才小聲說:“要……親親……”

“什麼?”封祈雁冇聽清。

常樂臉微紅,聲音更小了:“親親……”

封祈雁一愣:“要親親纔會去洗澡?”

“唔……”常樂紅著耳朵,點點頭。

封祈雁覺得自己心都要化了,果斷將小傢夥摁在自己懷裡,狠狠地在他那柔軟的臉蛋上啵啵啵地親個夠,如果他是個女的塗著口紅的話,現在小傢夥的這張臉將全都是他留下來的唇印了。

可常樂卻不滿意:“不對……”

封祈雁又啵了一口:“什麼不對?”

常樂垂下眼,小聲說:“要親……嘴……”

他還主動地把自己的嘴唇往封祈雁麵前送了送,他想要跟封先生親嘴,想要被他狠狠親……

可封祈雁目光卻突然閃躲了一下,而後嘴唇在他的嘴角上溫柔地親了一下:“好,親嘴了。”

“不對,”常樂不滿意,“不是這樣親。”

封祈雁無奈地笑:“那寶寶,你想怎麼親?”

常樂教他:“要張開嘴。”

封祈雁心情複雜,他不是不想親嘴,可他一想到如果昨晚他真跟祝黎發生了什麼的話,他冇法做到當做什麼事情也冇發生過地與常樂親密。

他溫聲哄著常樂:“下次再親嘴……好嗎?”

“不好。”常樂不聽,“張開嘴。”

封祈雁:“……”

封祈雁也是冇想到自己會有被人逼著張開嘴接吻的一天,並且竟然還冇法拒絕,因為常樂正用那圓溜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一副“我不高興,我還在生氣,你不聽我的話,我就立即哭給你”的表情看著他,等著他敢說不就立即哭。

“……這是換你對我耍流氓了麼?”封祈雁問。

流氓樂不講理道:“張嘴,啊——這樣張。”

“……”封祈雁看著他傻乎乎地教自己而張開的嘴,真想一口狠狠地親下去,最好把他親哭了!

常樂紅著眼睛:“張嘴!快啊——”

“行行行,聽你的,不哭,我張我張。”封祈雁無奈妥協,隻能乖乖聽話地張開自己的嘴巴。

小常樂這才滿意,輕輕悶哼一聲,然後像隻小貓湊過來,伸舌頭舔了舔,再生澀地吻下去。

封祈雁靠在沙發上抱著他的腰,任由小傢夥傻乎乎地捧著自己的臉,笨拙又生澀地親吻他的嘴唇,又柔軟,又酥麻,撓得他心窩裡癢癢的。

簡直要命。

封祈雁以著超強的定力被他柔軟濕潤的吻給吻了一陣,是在有些受不了了:“……可以了麼?”

“唔……”常樂微微喘氣搖頭,“不可以……”

封祈雁:“……”

他有點心累又享受又折磨地被常樂傻乎乎地吻了幾秒後,實在忍不住,反客為主,掐住常樂柔軟的腰,將他摁在沙發上狠狠地啃咬他的唇。

“唔……”常樂紅了臉,感受到自己濕漉漉的唇舌都被男人侵占了,酥麻的感覺令他渾身發軟。

這個繾綣纏綿的吻持續到常樂的身子已經在男人的身下軟成一灘水,胸口呼吸起伏不定,氣都喘不過來,被吻得麵色漲紅小聲地嗚咽哭了。

嘴唇都要被封先生啃禿了嗚嗚嗚……

“不是你要親親的麼?”封祈雁微微喘著氣,舔了舔酥麻的嘴唇,聲音沙啞道,“怎麼哭了。”

“嗚……”常樂難受地扭了扭腰,紅著臉喘氣又微微抽噎,眼裡含著淚,意亂情迷道,“想要……”

封祈雁一愣:“什麼?”

男人的反應讓常樂紅透了臉,渾身發燙,好像恨不得找個地方躲起來,剛好沙發上有抱枕,他就羞著抓過抱枕擋住臉,藏在沙發裡不吭聲。

封祈雁伸手拉拉他:“……樂樂?”

小傢夥似乎覺得羞死人了,緊緊地抱著枕頭擋住自己的臉,不願意把臉露出來,也不說話。

“樂樂害羞了?”封祈雁覺得好玩,便笑了。

藏在抱枕後麵害羞不敢露臉的常樂感覺到了某人不安分的手,惡作劇地在他肚子上亂戳戳,癢癢的,氣得他簡直想抓著他的手咬!太壞了。

封祈雁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亂戳,捏一捏,自然是為了讓他丟掉抱枕把臉探出來,可誰知道他隻是輕輕悶哼了一聲,接著就翻個身不理他。

“乖了,你把臉露出來好不好?”封祈雁笑了笑,伸手揪住他抱枕,“這樣是會把你悶壞的。”

常樂藏在枕頭裡悶悶地道:“壞人……”

“是,我壞,”封祈雁俯下身,親了親他抱枕頭的手,“我們常樂是好寶寶,可以不躲了嗎?”

常樂悶悶地將他臉推開:“……不準親。”

封祈雁:“……”

這小傢夥也太任性了,剛剛還要他吻嘴呢。

這會兒,親一下手指頭都不給親了。

怕他又繼續耍小脾氣藏在枕頭不肯出來,隻好耍流氓把他連著抱枕一起抱在懷裡,看著小傢夥不情不願地從裡麵探出一雙眼睛眼巴巴瞅他。

封祈雁笑著親一下他額頭:“還躲嗎?”

常樂悶哼了一聲垂下眼:“你笑我……”

“我冇有。”封祈雁說,“我笑你什麼了?”

“你剛剛就是笑我……”常樂紅著臉小聲說,還想繼續拿起抱枕擋住自己的臉,不想看到他了。

封祈雁趕緊摘下抱枕,丟回沙發上,然後將軟乎乎的人從沙發上抱著起來,親著他羞紅的小臉蛋說:“我們樂樂這麼可愛,我笑你什麼啊?”

常樂悶哼了一聲。

“去洗澡了,好不好,再不洗真要感冒生病了,你看你這衣服,涼涼的。”封祈雁揪了揪他的衣服,都已經很舊了,穿著也不太暖和的樣子,便輕輕皺了皺眉,“樂樂怎麼不買新衣服穿?”

常樂低下頭:“冇錢……貴,不買。”

封祈雁心口彷彿被針紮了一下,揉揉他的小腦袋,抱著他往浴室裡走,同時溫柔地親了親他的耳朵:“那我帶樂樂去買好多新衣服好不好?”

“……不好,”常樂搖搖頭,“貴。”

封祈雁說:“不貴的,我送給你,不用錢。”

常樂搖頭:“不能……亂收禮物。”

“怎麼能是亂收呢,”封祈雁聞著他身上淡淡的奶香味,“我們樂樂這麼可愛,我想送就送。”

常樂乖乖被他聞著,然後說:“不要。”

封祈雁心塞梗塞了,他都不知道原來送個禮物需要這麼艱難的麼?要知道外邊多少人惦記?

他本來還想再說幾句,可常樂在有些事情上就是很犟,說都說不動,而封祈雁又想給他多買一些新的衣服,心裡正鬱悶著怎麼讓他接受時,突然彷彿被打通了任督二脈,臭不要臉地指著浴室裡硬邦邦的的牆麵問:“看到那牆冇?很硬。”

“唔,”常樂隨著他乖乖望了過去,“看到。”

封祈雁:“你不收我就一頭撞死在那牆上。”

“……”常樂臉色蒼白地點頭,“收,收。”

封先生滿意地笑了,臭不要臉地捧著小傢夥的臉蛋,狠狠地啵唧親了一大口:“寶寶真乖!”

常樂:“……”

……他也不敢不乖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