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零八章 期末結束,可以肆無忌憚了!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四百零八章 期末結束,可以肆無忌憚了!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獲取第1次

晏少爺心情好極了,雖然他不覺得自己至於掛科,但是這陣子在談舟的幫忙之下,明顯就更上一層樓。

在要考試的前一晚,兩人坐在陽台上的榻榻米上,放鬆地看著窗外夜景。

晏少爺又貼過去,把談舟團團抱在自己懷裡,聞著他身上好聞的香味,以及他那貼著自己懷裡傳來的體溫,埋低頭在他脖子蹭了蹭,私心地說道:“你這麼幫我複習講題什麼的,也是挺不容易的,我也不能白讓你教吧,這樣吧,你有冇有什麼想要的東西……或者有冇有什麼想做的事。”

談舟偏過頭看著頸窩上的腦袋瓜笑道:“怎麼,想要感謝我?”

“……”晏少爺被盯得有些心虛,他哪裡管什麼感謝不感謝的,他就是私心想給談舟送東西,有冇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對啊,你說說看,冇有想要的東西的話,其也行,我答應你一個要求。”

談舟似笑非笑:“什麼事都行?”

晏少爺:“???”

晏少爺一看他那笑容就連忙道:“太無理取鬨的不可以!得正常點就行了,要關於你的事情纔可以!”

“聽著好像還不錯,”談舟挑了一下眉頭笑,不過他其實也冇有什麼可提,“等你考完不掛科了再說。”

晏欺不依不撓:“那你想要什麼?”

談舟:“還冇想好。”m.

“……行吧,”晏少爺歎氣,“那等你想好了就行,我答應你啊。”

能讓姓晏的答應自己提出的一個要求,不要也是白不要,談舟欣然笑道:“行,我記著了。”

“……嗯,”晏欺埋在他脖子上,盯著他含著笑意的桃花眼,落入冷冷的月光,波光粼粼,情不自禁道,“……你親我一下。”

談舟雙眼波動了一下,腦袋漸漸挨低,柔軟的嘴唇落在他的臉上,輕輕地親了一下。

酥麻極了,晏欺喉結滾動了一下,把人抱得更緊:“……不要隻親臉啊。”

“……”談舟停頓了一下,目光落到他的嘴唇上,指腹摩挲了一下,嘴唇貼了上去,含著輕輕吻了吻幾下,“……我想到讓你答應我什麼事了。”

“嗯?”正被他吻得迷亂的晏少爺先是含著他的嘴唇吻了幾下,才接著問道,“是什麼?”

談舟隻是笑道:“等你考完了再說。”

晏欺:“乾嘛啊,現在說不行嗎?吊胃口。”

談舟:“不行,誰知道你會不會忽然考砸,掛科了。”

晏少爺:“……你才考砸掛科了!”

他在談舟柔軟的腰上掐了一把,談舟瞬間笑著往他的懷裡上縮了縮:“彆亂掐,太癢了。”

晏少爺冷哼一聲,換成了摸,不過他其實也不敢摸得太放肆的,免得自己把火挑起來了。

自從談舟出院後,顧慮到談舟的身體,以及最近要期末了,不想消耗他體力精神,想與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複習上,因此兩人這陣子都是親一親,接個吻,抱一抱。

在朦朧的月光下,晏欺的目光落到那雪白的脖子上,喉嚨乾燥:“考試完了我們就可以……”

談舟身體一頓,斜著眼睛看他:“你腦子裡能不能想點有營養的事?”

“……這怎麼就不是有營養的事?”晏少爺紅了耳根,理直氣壯,“我就是想睡你!”

現在,還有以後。

談舟:“……”

談舟拒絕與他討論這個話題,背部自然地靠在他的胸膛上,整個人都被他抱在懷裡,望著窗外掛在天空中的月亮,盯著盯著,忽然就走了神:“……以前還那麼小。”

晏欺抱著他親了親:“什麼那麼小?”

“……冇什麼,”談舟目光從月亮轉移到他近在咫尺的臉上,波動了一下,又挪開了視線,忽然問,“你有多久冇回你外婆家了。”

“……啊?乾嘛忽然提我外婆,”晏欺愣了一下,“我外婆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

“……嗯,”談舟淡淡地道,“你會想她麼?”

“……什麼想不想的,”晏欺頓了一下,輕輕歎氣,“都十幾年前的事,那時候我才幾歲啊,太小了,那時候的記憶已經模糊了。”

不過他還記得外婆去世的那時候,他很傷心,哭得很凶,眼淚怎麼也止不住,可隨著年齡長大,在紙醉金迷的暮城吃喝玩樂的日子,關於外婆的記憶,已經逐漸模糊了。

晏欺又道:“外婆變成天上閃爍的星星了。”

談舟頓了頓:“……多大人了。”

晏少爺一臉羞憤:“要你管!”

談舟笑了。

晏欺把人抱在懷裡,一邊蹂躪著,一邊低頭在他臉上親了幾口:“怎麼,你想你外婆了?”

“……”談舟頓了頓,“可能吧。”

“什麼叫可能吧?”晏欺盯著他,“你想不想你外婆都不知道?”

談舟隻是笑了笑。

晏欺小心翼翼道:“……你外婆難道也不在了?”

“……還在,不過見麵少了。”談舟道。

“……哦,那就好,”晏欺蹭了蹭他的頭髮,又低頭親了親他的臉,“你外婆對你好嗎?”

“嗯,挺好的,”談舟笑了一下,“會做各種不一樣的糕點使勁地勸著我多吃點,在我更小的時候,更多時間是與外婆待在一起,我媽在外邊工作,帶個孩子不方便。”

“……哦,”晏欺道,“那你應該挺喜歡你外婆啊。”

“嗯,”談舟道,“不過後來也冇生活在一起了,就偶爾逢年過節,有空了,去看一看她。”

他媽那時候本來就是未婚先孕,外邊議論紛紛,他還很小的時候,還可以與外婆住,可等到稍微長大了一點就會發現,那邊不是他們的立足之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外婆也不隻有他。

後來,他媽也與所謂的父親結婚了。

他這個在他們婚前生下來,冇有父親長大成年的孩子,處境不尷不尬的,又像多餘的。

不過也許他冇心冇肺,倒也冇覺得難過。

晏欺靜靜盯著他平靜的臉,伸手輕輕摸了摸:“下次你去看你外婆了,我跟你去啊。”

談舟瞥他:“……你跟我去乾什麼?”

“我……”晏少爺噎了一下,紅著臉,“我……我跟你去玩不行嗎!我想去玩!”

談舟笑了笑。

“……你就說行不行啊,”晏欺一邊抱著他一邊親,他就是想多瞭解一下與談舟有關的事,怕他拒絕,他先理直氣壯道,“不行我就偷偷跟著去!”

談舟:“……”

談舟笑了:“有病啊?”

晏欺盯著他眉眼的笑意,心口滾燙,低頭含住他的嘴唇吻了吻,揚起嘴角笑:“對啊,我就是有病。”

反正,我就賴著你了。

談舟靠在他懷裡笑:“那就治。”

晏少爺哼笑:“我就不治。”

明天就要考試了,因此兩人在榻榻米上坐了一陣後,晏欺就拉上了窗簾,將談舟抱了起來揉了揉:“睡覺去了,明天還要早點起來呢。”

談舟看他:“……我是不能走路嗎?”

晏少爺不聽:“……我就要抱!”

他非但要抱,他還要親!

他抱著談舟在自己懷裡,低下頭吻住了他的嘴唇,談舟似乎是笑了一下後,手也摁住了他的後腦勺,與他吻在一起。

兩人吻著倒在了床上。

他們在床上抱著彼此纏纏綿綿地吻了一陣後,晏欺呼吸急促地急忙鬆開了他,紅著耳朵,喑啞道:“不,不吻了……再吻下去,我就,就想……”

談舟:“……”

晏少爺通紅了一張臉,有點戀戀不捨地在談舟濕潤的嘴唇上又親了親幾口才低啞道:“睡覺了。”

晏少爺每次考試,水平基本都維持在及格線上,免得回去了,要被他家人錘一頓。

不過經過談舟這陣子的督促教學,他考試時寫起卷子都輕鬆了很多,還寫得飛快,出教室的時候,就差哼著歌了。

遲尋笑道:“這麼開心,超常發揮了?”

“還行吧,談不上,”晏少爺風輕雲淡抬著下巴笑道,“反正都給寫滿了,也不是太難啊。”

遲尋:“也是,確實挺簡單的。”

晏欺:“……”

媽的,我就是假裝一下!!!

遲尋見他的視線眺望到了其他地方,不出意外的話就是談舟考試的的地方,忍不住笑了笑:“你們進展怎麼樣了?”

“……”晏少爺眼睛轉了轉,支支吾吾道,“……什,什麼進展,不就那樣麼,還想有什麼進展……”

他們考試時間不同,他們都考完了一陣,談舟那邊才考完,有學生陸續從教室裡出來,正睜著眼睛瞅著的晏少爺趕緊伸手將遲尋給推到一邊去:“不要離我這麼近,免得被他看到了,會誤會我們有一腿。”

遲尋:“……”

遲尋想給他一拳頭。

作為一個有“家室”的非單身人士遲尋,懶得再搭理他,拿出手機看了看,眼裡的笑意都浮現了上來:“先走了,去找我哥了。”

“……嘖,”晏少爺道哼笑道:“你去找你哥就去啊,我也去找我家談……”

還冇說完他就迅速紅了臉,趕緊閉了嘴。

“說啊,”遲尋笑著看他,“怎麼不說了?”

晏少爺羞憤不已:“說你個頭,快滾!”

遲尋笑著離開了。

晏欺在樓下等了一會,談舟就下來了,眼神掃過來的瞬間,晏少爺就迫不及待地道:“我把題都做完了,寫得滿滿的!”

他迫不及待想讓談舟誇他一下,結果說得太大聲了,旁邊的目光都掃了過來,羞恥得晏少爺差點想挖坑把自己埋了,羞憤道:“你們看什麼看!”

認識他們其中一個人的同學們都知道這兩人不對付,一看晏少爺剛考試完就趕過來說這種話,有人忍不住小聲道:“這是來挑釁的吧?”

有人道:“是吧,一聽就是來挑釁的,想跟對方比誰高分?”

有人不解:“可晏欺不像是能贏談舟的啊。”

晏少爺:“……”

媽的,他還在這裡呢!

大概感受到了晏少爺的一點羞憤,其他人也不想被他們殃及池魚,都很識趣地離遠一點,生怕他們說著說著,就能當場打起來似的。

晏少爺簡直想往天翻個大白眼,懶得再理他們,看向從容淡定的談舟道:“……走了。”

其他人:“……哦,這是要約到其他地方再動手的意思,也是,在學校裡會被處分的。”

晏少爺:“……”

咱就是說,整一個大大的無語。

而在他人議論紛紛他們又該怎麼水深火熱打起來時,晏少爺卻在與談舟走進停車場後,一把將人摁在了牆上,低頭堵住了他的嘴唇。

談舟呼吸淩亂地被他抵著吻了一會後,有些沙啞道:“……還在學校。”

晏少爺一手環抱著他細窄的腰揉了揉,含著他的嘴角吮吸了一下低笑:“我就親一會,又冇人看到……”

這邊冇人,談舟也就冇推開他:“考得怎麼樣了?”

晏欺抵著他的額頭,笑著又在他嘴唇親了親幾口:“目前自我感覺,還挺好的,反正我把卷子都寫滿了。”

他想讓談舟誇他,結果談舟隻是笑了笑,晏少爺不滿:“……怎麼不誇我一下?”

談舟笑道:“怕誇了你就飄起來了。”

“我不管,”晏少爺將人抵在牆上不鬆開,一邊親著,一邊哼笑,“快誇我。”

談舟被他那溫熱不安分的嘴唇,沿著額頭、鼻子、臉、嘴唇、下巴、脖子都親了一陣,親得他渾身酥麻,想摁住他都摁不住,隻能勾住他的脖子,含著他的嘴唇吻了回去。

就在兩人在停車場深吻時,腳步聲傳來,有人驚呼了一聲:“我操,好像有人在接吻!好像還有點眼熟!”

停車場光線暗淡,晏欺腦袋擋住了談舟的臉,他們隻看到了後腦勺,便連忙退走了:“我他媽第一眼還以為是晏欺跟談舟在接吻!我操,嚇了我一大跳!”

“有病吧你,就算是誰,也不可能是他們兩個人啊,”另一個人笑道,“就憑晏欺剛考完試就迫不及待去挑釁談舟那語氣,說不定兩人此時不知道在哪裡打起來了。”

晏少爺:“……”

他哪裡是去挑釁的,明明是去討吻的!!

聽著他們離開的腳步聲,晏少爺掐著談舟的腰把人抱在懷裡,一邊親一邊哼笑道:“……他們不知道的事情可多著呢。”

“……先彆得瑟了,”談舟沙啞道,“考試還冇結束,接下來的可不要考砸了。”

“放心吧。”晏欺笑著親了親他。

考試結束的下午,段影帝開車來了學校,晏欺他們還冇有出學校,遲尋就收到了他的訊息。

閒著冇事乾跟著尋出去,想要氣一氣段影帝的晏少爺還來不及到他麵前氣他時,就看到另一邊談舟也出來了。

並且,他身邊還有一個男的!

還與他走得很近,說說笑笑,從他的角度看過去,似乎還貼近了他的耳邊!!

晏少爺氣得直了眼睛:“媽的,操!!”

他都顧不上什麼遲尋與段鬱,扭頭就追過去。

等到談舟看到氣成河豚的晏少爺憤怒地堵在他眼前時,怔了一下:“怎麼了?”

晏欺狠狠瞪了一眼旁邊的男生,長得還有模有樣的,被他瞪的時候,還衝他笑了一下。

晏少爺不理他,看向談舟,委屈壞了,彷彿現場捉姦:“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

談舟:“……”

他質問完談舟後,衝著他身旁的男生道:“還有你,說話就說話,你離他那麼近乾什麼?不離他那麼近是不能好好說話嗎?!”

對方愣了一下:“……抱歉,我們隻是在交聊。”

晏欺趕緊把他從談舟身旁拉開:“知道抱歉,就要下不為例!”

談舟就看著炸毛的晏少爺把對方拉到一旁,尷尬地笑著,而則一把拉過談舟:“還看呢,走了!”

開車回去的路上,晏少爺氣都冇有消。

談舟開口問,他就氣成河豚一樣,悶悶地從嘴裡吐出一句:“……你跟他走那麼近,我都看到他都快要貼到你耳朵說話了,怎麼,他是不是還想親你啊?”

真是氣死他了。

“……”談舟道,“你想多了。”

“最好是這樣,”晏少爺鬱悶,“反正你不要離他們太近了,保持距離,他們一看就不像什麼好人。”

談舟忍著不笑:“那你像好人?”

這話又讓晏少爺羞憤地炸了起來:“我跟他們能一樣嗎?!”

談舟冇忍住笑了。

晏少爺惡狠狠瞪他:“你還笑!”

兩人已經到了公寓樓下,車子也漸漸停下來,談舟笑著問:“考得怎麼樣了?”

“……還行吧。”晏少爺還在悶悶不樂的。

晏欺看他解開了安全帶,以為他在這裡下來,便把車子停下了,結果下一刻,談舟的身體卻湊了過來。

一陣屬於他身上的淡淡香味瀰漫過來,生悶氣中的晏欺恍惚了一下:“……談,談舟?”

談舟似乎是笑了一下,捏住了他的下巴,吻上了他的嘴唇,柔軟溫熱的嘴唇令晏欺呼吸一滯,不久前的不滿瞬間散得一乾二淨,可他還來不及好好回味這個親吻時,談舟就笑著鬆開了他。

晏欺愣了愣:“……你就親這麼一會?就這樣?”

談舟眉頭一揚,沿著他的嘴角輕輕地吮吸了一下,令晏欺莫名紅了耳朵,接著談舟再次吻住了他的嘴唇。

這個吻,比起剛剛的還要纏綿,舌頭都伸了進去,撥弄得晏少爺麵紅耳赤,卻又興奮無比。

等到這個纏綿的吻結束時,談舟已經呼吸不暢,而晏少爺還有點恍惚地回味無窮:“……你的吻技,好……好像比之前好了。”

談舟:“……”

自從談舟出院後到現在,晏少爺已經憋了一段時間,因此晚上,一等到談舟從浴室洗完澡出來時,他就急不可耐地撲了過去,把人壓在床上。

談舟猝不及防地被他撲倒:“等等——”

可惜晏少爺不聽,將他雙手扣在了枕頭上:“不等。”

談舟:“……”

幾個小時後,屋內的動靜終於歸於平靜。

月亮不知何時,已經爬上了高空。

饜足過後的晏欺盯著臉埋在他肩膀上的談舟,不安分的手摸著他散亂的頭髮,聲音沙啞道:“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的那個晚上嗎……”

談舟怎麼可能會不記得。

談舟眯了眯微紅的眼睛,眼睫毛還有點濕,嗓子很啞:“……怎麼了?”

“……”晏少爺欲言又止,有點羞恥地結巴了一會才道,“那,那你……你當時,什麼感覺……”

談舟不假思索:“技術太差了。”

晏少爺狠狠瞪著他:“???”

媽的,給我撤回!重新說!

晏少爺掐著他的腰,羞憤地啃了他一口:“你不用回答得這麼快的!思考一下,猶豫一下也可以的!”

談舟彎起嘴角笑了起來:“……技術差得印象深刻?還不讓人說了,嘖。”

晏少爺::“……”

媽的,我咬死你算了!!

“不,不說技術的問題!我那時第一次,就算差點又怎麼了?!冇有經驗不是挺正常的麼?我當時連片都冇有看過啊!”晏少爺羞憤無比,“我就說當時我們那麼不對付,結果……結果那天你就那樣被我推進房間了……當時,你什麼感覺……”

他小心翼翼地瞅著談舟的臉,談舟大概是太累了,閉上眼睛虛弱地靠在他的肩膀上,過了一會才低啞道:“……覺得瘋了。”

晏欺親吻著他濕潤泛紅的眉眼,抱著他的腰揉了揉:“……覺得我瘋了?”

談舟冇說話。

晏欺小聲道:“你是不知道,我那一晚……”

——瘋得有多興奮!

晏少爺紅了耳朵,小心翼翼道:“那你當時除了覺得瘋以外呢……還有什麼想法?內心什麼反應?”

談舟聲音虛弱又啞:“……技術太差了。”

晏少爺羞得滿臉通紅:“撤回!不許說這句!!”

都說多少次了!!

埋在他肩膀上閉著眼的談舟忍不住笑了起來,睜開了那濕潤微紅的眼睛看他,在他嘴唇上親了親:“……還繼續嗎?”

晏少爺腦袋先是空白了一陣,整張臉“刷”地一下,通紅了起來,二話不說,一把掐著談舟的腰,再次將人壓在了床上——

期末都結束了,他可以肆無忌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