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兩人散亂的照片,晏少爺看懵了!

-

獲取第1次

晏欺彎下腰,正要收拾起來時,眼神已經先一步落在了那些充滿歲月痕跡的照片上——

淩亂泛黃的照片上,多大是合影,兩個小孩青澀的模樣,背景是久違了盛夏江南,身後有碧綠的樹,湛藍的天,蜿蜒曲折的古色小道,以及一座座充滿曆史痕跡的拱橋。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照片上的人物。

晏欺瞳孔一縮,愣愣地看著地上那些照片,一陣呆滯。

倒在床上的談舟冇有注意到他的變化,不久前被他折騰得太累了,腦袋都昏沉沉的,此時還癱軟在床上,散亂地看著天花板。

晏欺僵硬地彎下腰,手指微微顫了一下,拿起其中一張泛黃照片,照片上稚嫩青澀的小屁孩摟著另一位看似話少又拘謹的小男孩的肩膀,笑得格外燦爛,衝著鏡頭比了一個剪刀手。

躺在床上緩了一會的談舟這才發現了不對勁,掀著泛紅的眼皮看著蹲在床邊不吭聲的人,嗓子沙啞道:“……怎麼了?”

晏欺低著頭不說話。

“……晏欺?”談舟又啞著嗓子叫了一聲,手指搭落在了他的頭髮上抓了抓幾下,眯著眼睛道,“……你在看什麼?”

晏欺嘴唇顫了顫,一臉蒼白。

談舟也察覺不對勁,撐起身子,探著頭往地上看一眼,結果差點把他嚇得從床上彈起來,不久前還潮紅的臉霎時間蒼白:“……你,你乾什麼!”m.

他第一反應是撲過去,想用雙手遮住那些散亂的照片,結果晏欺反應比他還快,手疾眼快地將地上的照片拱到一邊去,蒼白著臉看著同樣蒼白著臉的談舟,聲音都在顫抖:“你,你的……的這……這些,照……照片……”

談舟腦袋“嗡”了一聲,蒼白著臉,僵在了原地。

晏欺口乾舌燥,觸碰到那些照片的手指都在抖:“……這,這是我?”

“……”談舟腦袋一片空白,“……不,不是。”

晏欺紅了眼睛,情緒激動得聲音都在抖:“你當我瞎嗎?我至於連我自己都認不出來嗎?!”

“……”談舟慘白著臉,倉惶地避開他的視線。

他不久前就在沙發上被折騰太慘,眼睛還是紅潤的,此時再配上他這麼蒼白中又帶著一些無措的臉,讓情緒激烈又淩亂中的晏欺給拉回了神,舌頭打結般,手慢腳亂道:“對,對不起……我……我不,不是在吼,吼你……我,我隻是……”

傻了。

冇錯,真的傻了。

晏欺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可在他意外看到這些照片時,就徹底清醒不了,渾身的血液都是沸騰並且來回倒騰的,他隻能狠狠地搓了搓自己的頭髮:“這……這,這他媽是,是我……我草,不是,這……我草……草……”

他語無倫次地張嘴就是一陣國粹,捋不順舌頭更理不清思緒,還淩亂脫口而出:“你……你,你怎,怎麼……會有我的照片?”

談舟:“……”

“不,不是……我,我是說……”晏欺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我,我是說……照照片,是……是你,你跟我……”

“……”談舟冇說話,輕顫的眼睫毛垂下來,遮住了眼裡的情緒,任由他自己淩亂中。

晏少爺除了呆滯就是呆滯,談舟又不理他,他隻能自己緩解他的淩亂,再次木訥地拿起地上散亂的照片,幾乎每一張,他都呲牙咧嘴,笑得格外燦爛地挨在年幼的談舟身上。

照片上的談舟模樣青澀,隻是稍微拘謹地看著鏡頭,並不會像他那樣大笑,但一些合照中,他會悄悄斜著眼睛,偷偷瞄著旁邊冇他高,還摟著他肩膀嬉皮笑臉跟個小傻子似的晏小少爺。

晏欺恍惚又茫然地看過地上的一張張合照,那些被遺忘在歲月長河裡的舊憶,隨著散落在地上的照片,猝不及防地揭開了一角,那一幕幕的過往片段,隨著他眼前掃過的照片,浮光獵影一般地在他腦海裡閃過,直到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就連他記憶裡,那個不愛搭理他的模糊小男孩模樣,也隨著他手指拿著的照片,漸漸地重疊在一起——

晏欺臉上一片迷茫:“粥粥……”

這個稱呼再次吐出來時,腦海裡青澀的嗓音一口又一口“粥粥,粥粥”叫個不停的聲音,也清晰了起來。

床上的談舟眼睫輕顫,依舊垂著冇說話。

晏欺生硬道:“你,你這些照片……”

談舟沙啞道:“……外婆拍的。”

太多的過往回憶洶湧而來,把他腦海裡堵得一團亂,暈乎乎道:“……我,我外婆?”

談舟:“……我外婆。”

他小的時候,獨來獨往的性子,跟其他小孩子都玩不來,他也不稀罕,因此一直冇有什麼朋友,所以當他在外婆家鄉那短暫的兩個月,闖入一個囂張又不聽人話吵吵鬨鬨的小少爺時,他外婆開心得不得了,覺得他也有好朋友了,得好好拍照紀唸啊。

晏欺怔怔地從泛黃的照片移開視線落在他被燈光襯得更加蒼白的臉上,努力剋製的聲音微微發顫:“你……你,一直……都,都記得?也……也知道我?”

談舟冇說話,可晏欺隻覺得自己心都在顫抖:“你……你,怎……怎麼不跟我說?”

“……”談舟垂在床側的手指蜷縮了一下,不易察覺地微微抽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情緒平緩一點才低啞道,“……說來乾什麼。”

晏少爺本就不平靜的情緒瞬間炸了,紅著眼睛惡狠狠道:“什麼叫做說來乾什麼?!你,你……你竟,竟然不告訴我!你,你不告訴你!你怎麼敢!!!”

“……”談舟偏了一下頭,纔不冷不熱沙啞道,“你都不記得了,說來還有什麼用。”

“……”晏少爺被堵得無話可說,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五味雜陳的心情讓他整個人都淩亂得不行,“我……我隻,隻是……”

隻是什麼呢?

隻是因為當時太小了,記憶本就脆弱,而他回到熱熱鬨鬨的暮城後,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太多太多了,以至於那短暫的兩個月,隨著吵鬨的人群與新的麵孔,漸漸地就深埋在了他的記憶深處裡,隨著歲月流逝,蒙上了一層模糊的麵紗。

可是,卻一直都存在著。

他“我我我”了好幾次後,都冇能把話說清楚點,反而把自己給噎得麵紅耳赤,有點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談舟垂下的眼皮悄悄一抬,瞄了一眼淩亂的他後,啞聲道:“……我有些困了,我先睡了,你一會自己把照片收拾了。”

晏欺不敢置信:“……什,什麼?”

你竟然還睡得著?!!

他就這麼混亂地瞪著眼睛,看著談舟就這樣僵硬地往床上躺了下去,背對著他,隻留給他一個後腦勺,看不清臉上的表情。

“談,談舟……”晏欺試著喊,可談舟冇迴應,“你,你……”

他淩亂地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隻能怔怔地看著床上的人,又看著地上那些青澀的合照,遲遲迴過神來。

晏欺覺得像一場夢,發生得太過突然,以至於他都不知道自己該以怎樣的心情麵對這一切,又該怎麼麵對這個他一直以為十六歲時第一次遇見的人,其實早在多年前就曾在他的有幼年的人生裡,留下過濃墨重彩的一筆。

可被他遺忘了。

再見時,他依舊是晏家囂張的晏少爺,而對方,卻成為了他死黨父親的在外的私生子。

他理所當然地排斥這個所謂的私生子,哪裡會知道,這個人曾在多年前,被年幼的他放在心上,當成了他想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會屁顛屁顛地追趕在他的身後,一口又一口“粥粥,粥粥”地叫著,一有好吃的,就立即兩爪子抱在懷裡,嘿嘿地跑去找粥粥,與他分享,一聽到有什麼好玩的事,就會黏在粥粥身邊,巴拉巴拉纏著他,讓他跟他一起去玩。

每次的粥粥都會擺著一張小臉,一副不感興趣的模樣,但最後都會順著他,以著一副“勉為其難”的模樣跟他去。

他開心得不得了,還曾脆生生又堅定地說過:“我要跟粥粥當一輩子最好的好朋友!”

可是這些,再見時,他都不記得了。

可談舟……談舟記得。

晏欺從失神淩亂中,想到這點,臉色倏地蒼白了起來,他冇忘了他再次與談舟在宴會上相見時,是怎麼敵視對方的,說話是怎麼帶刺難聽的。

模糊的記憶中,年幼時,談舟曾被他人嘲笑冇有爸爸的野種時,他氣炸了,為談舟打抱不平把那些人狠狠揍了一頓,並且信誓旦旦道:“以後誰再那樣說粥粥,我就給你狠狠揍他們!”

可是等長大後,他再見談舟時,卻是眼神輕藐語氣嘲諷,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哦,我知道你啊,聽談斥說過了,你就是他爸爸在外邊的私生子吧?”

忽然想起來的晏少爺嚇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

霧草,好傢夥!!晏欺,你他媽牛逼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