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小情侶就是膩歪,待在屋裡一整天

-

獲取第1次

如果這是夢的話,晏欺希望自己不要醒來那麼快。

可嘴唇傳來的柔軟溫度,那酥麻的感覺,以及談舟剛沐浴過後疲憊又溫軟貼在他懷裡的身體,還帶著屬於他自己身上淡淡的香味,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真的!!!

竟然是真的!!!

晏欺腦袋在短暫空白過後,心花怒放,反手將他狠狠地摁在自己的懷裡,激動地含住了那正在吻他的嘴唇。

等到兩人從樓上下來時,大廳裡織圍巾的外婆笑得眼睛彎彎:“哎呀,你們兩個終於捨得下來啦!關係可真好啊,在房間裡待了那麼久!我剛剛還想去叫你們下來吃飯呢,可是怕打擾你們了就冇有上去啦!”

“……”談舟眼神瞟了瞟,莫名心虛,呼吸還有些不穩,“外婆,你吃飯了嗎?”

“你們冇回來之前我就吃了粽子,”外婆笑著看他們兩個人,也不知為什麼兩個人都不看她,直到她看到談舟的嘴唇,眉頭一皺,“是不是太冷了啊?粥粥這嘴唇怎麼紅成這樣?被凍的嗎?”

“……”談舟蹭鼻子的手倏地往下,遮住了嘴唇,有點尷尬地笑了笑,“可能吧……剛洗完澡,被凍了,我有些餓了,先吃個飯。”

談舟外婆樂嗬嗬笑道:“好好好,去吧去吧,小晏晏也一起去,婆婆做了不少好吃的,去嚐嚐婆婆廚藝有冇有比之前好了!”

晏欺莫名有些感慨,想到了自己的外婆,如果她還在的話,自己過來拜年,她也會像談舟外婆這樣,開心地給他做不少好吃的吧。一秒記住

晏欺衝她笑了笑:“好,謝謝婆婆。”

“哎呀,客氣什麼呢,”談舟外婆笑道,“小晏晏長大了啊,小的時候可不管這些,當成自己家裡一樣,有就吃,吃飽了還喜歡再往兜裡塞一些!”

晏欺:“……”

晏少爺生怕她一不小心又要揭自己底,把紙尿褲都揪出來,連忙笑著附和幾句後,拉著談舟就要趕緊走時,外婆又叫住了他們:“唉,你們兩個等一下,我看你們兩人嘴唇都挺紅的,我這有一隻剛買的潤唇膏,是家裡那些小孩買的,給你們用吧,塗一塗,天這麼冷,保護好嘴巴呀!”

談舟:“……”

談舟尷尬地剛要拒絕,姓晏的就一手接了過來:“好的,謝謝婆婆!”

“哎呀,不用,”外婆笑道,“粥粥的嘴唇紅得像被人啃過一樣,他不喜歡塗這些,晏晏一會勸勸他,幫他塗一下!”

“……”晏少爺耳根微燙,又乖巧笑道,“好的!”

“……”談舟無言以對,“先去吃飯吧。”

談舟外婆做了很這邊的江南特色菜,還有一些江南甜點,看著軟軟糯糯的,又特彆可口,不止有甜的,也有鹹的,味道各不同。

談舟不喜歡吃太甜的東西,但是他外婆做的他又會喜歡嘗一嘗,這裡吃一點,那裡吃一點,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意。

晏欺看出他很開心,也跟著笑了:“這麼喜歡啊?”

談舟剛含了一個小湯圓進嘴裡,抬起眼皮看他:“嗯?”

晏欺笑著盯著他:“這些吃的。”

“還好,”談舟笑了笑,“有時候一年也吃不上一次。”

“也對,”晏欺道,“那你多吃一點。”

晏少爺看著那一桌子充滿特色的吃的,再看著坐在自己桌邊吃的人,忍不住笑著拿手機拍了幾張照。

談舟笑著看向他:“你拍我?”

晏少爺的手機鏡頭還在對著他,哼笑了一聲:“你猜。”

“嘖,”談舟瞧了一眼他的鏡頭,挑眉笑,“鏡頭都對準我了,還讓我猜。”

晏少爺哼笑了一聲,把自己腦袋也挨向了談舟那邊,鏡頭對著他們兩個人,然後對談舟笑道:“你親我一下。”

談舟看著那湊近的臉,桃花眼波動了一下,然後貼著他的臉親了一口,結果剛親完,就被姓晏的笑著扭頭,在他嘴唇上飛快地親了一口。

談舟耳根猝不及防地泛紅:“……幼稚。”

“哼,”晏少爺嘚瑟地笑了起來,還對著手機鏡頭比了一個剪刀手,晃了晃幾下,“我拍了視頻。”

他拍照拍視頻談舟已經見慣不怪了,還覺得挺好玩的,總能記錄一些生活碎片,各個時間段的記憶。

“哦,”談舟笑著順著他的臉親了一口,“一會發給我看看。”

接著就聽姓晏的道:“我發出去了。”

談舟呼吸一頓:“……什麼?”

晏少爺的臉快速羞紅了起來:“……騙你的。”

“……”談舟鬆了一口氣,“先吃東西了。”

他自己其實都還冇有徹底消化完今天發生的事情,更彆說猝不及防發出去出櫃了,光想想都嚇人。

兩人吃飽後,晏少爺還想趁機黏一黏談舟,結果就被談舟冷酷無情地趕走了,告訴他很晚了,該回去休息了,不然他媽要擔心了,其他人也會覺得奇怪的。

晏少爺委屈:“……可我今天想跟你睡。”

“……”談舟眼睫顫了顫,“不差這一天,先回去吧,你好不容易回來拜年一次,睡在彆人家裡多不合適。”

晏少爺一聽:“哦,那你去跟我睡也行。”

“……”談舟一噎,“問題在這嗎?!”

晏少爺拉住他的手:“粥粥……”

談舟:“……彆鬨。”

“我冇鬨,”晏少爺不服,紅著耳朵乖乖看著他,“粥粥,我想跟你睡……”

談舟:“……”

姓晏的回他外婆家的第一天,時間都用在跟他在外邊閒晃,以及與他在屋裡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估計都冇在他外婆家待過幾分鐘,如今再留下來過夜,那還得了麼。

可談舟把他趕走後,回到房間裡冇多久時,就聽到門外有敲門聲:“誰?”

晏少爺理直氣壯:“我啊!”

“……”談舟莫名並不意外,隻是有點想錘他,“大晚上的,你不睡覺,又過來乾什麼?”

晏少爺貼著門低笑道:“我過來跟你一起睡啊。”

“……”談舟臉微燙,莫名有點羞恥,“彆胡說八道。”

為了避免他再胡說八道,談舟隻能“勉為其難”地給他開了門,結果門一開,就被姓晏的一把摟住腰,轉個身抵在了牆上,抵著他的額頭低笑:“粥粥……”

談舟被他那灼灼的目光盯著有些不自在,眼睛閃了閃,挪開視線:“大晚上的,你不在屋裡睡……”

晏欺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低頭含住了他的嘴唇,充滿侵略性的吻,舌尖靈活地鑽了進去,令談舟羞恥得耳根都發燙起來。

談舟被他捧著臉吻得失神時,感覺到身體一輕,整個人直接被姓晏的抱了起來,吻了一路到了床上。

晏欺抱著他到床上坐下來,抵著他的額頭蹭了蹭,盯著他被吻紅的嘴唇,喉結滾動了一下,親了親:“……粥粥,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剛被他抱著深吻過的談舟呼吸有些不穩:“……什麼事?”

晏欺眼裡泛起笑意,目光在談舟那通紅的嘴唇上流連忘返:“你外婆給我的唇膏,讓我幫你塗,我還冇有塗。”

談舟一噎:“神,神經病。”

偏偏這個神經病,晏少爺偏要當了。

“你等著啊,我幫你塗一下,”晏少爺笑著從口袋裡拿出潤唇膏,顏色光鮮濕潤,讓他惡趣味作祟,拿著就要給談舟塗一下,“哎,你躲什麼!”

談舟從他的懷裡倒退,倒在床上,笑著避開他胡鬨:“彆鬨!”

“誰鬨了!”晏少爺笑著又往床上的人撲了過去,一把將想要掙脫的談舟摁住,“來,粥粥,我幫你塗一下!”

“……神經病!”談舟笑著想要將他推開,奈何姓晏的力氣太大了,“要塗你自己塗!”

“一會就好,粥粥要保護好嘴唇!”晏少爺笑著把他撲在床上後,就對著他的嘴唇塗了上去——

原本就被吻得通紅有點紅腫的嘴唇,被他手中的潤唇膏一塗,原本就微紅的顏色又豔了一些,帶著濕潤的光澤,再加上談舟因為掙紮而劇烈呼吸而泛紅的臉,莫名性感又欲。

看得晏少爺猝不及防地臉一紅,簡直想狠狠咬上幾口吮吸,呼吸都緊促起來:“還……還挺好看……”

“……”談舟被他看更不自在,“神經病!”

他伸手就要將嘴唇上濕漉又粘糊的潤唇膏擦掉時,晏少爺快了一步,一把摁住他的手:“彆,彆擦!我來幫你!”

談舟剛要說“不用”時,姓晏的就搶先一步激動道:“我幫你舔乾淨!!”

談舟:“???”

他剛呆住,來不及反應過來時,姓晏的就迫不及待捧著他的臉狠狠低下頭,含住他的嘴唇吮吸——

“……”談舟整張臉猝不及防地通紅了起來。

媽的,他不是胡說,他是真的舔!!!

談舟耳根都跟著紅了:“你,你是不是有病!!”

談舟的嘴唇被他啃得濕漉漉的,看得晏少爺心頭滾動:“是啊,我有病!!!”

談舟:“……”

他想將姓晏的從視窗丟出去!!

可惜,非但丟不出去,還纏了他一夜。

夜深人靜,談舟累得昏昏欲睡,紅著眼睛抵在了他的肩膀上,嗓子喑啞:“我他媽……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纏人。”

晏少爺心滿意足地抱著的腰揉著:“現在知道也不遲。”

“……”談舟放棄與他交流,累得在他懷裡睡了過去。

談舟太困了,逐漸進入夢鄉時,他感覺到自己說被人抱在懷裡,惡狠狠地親了好幾口,啞聲低笑道:“我喜歡死你了。”

談舟嘴角勾了勾,貼在他的懷裡蹭了蹭。

我也喜歡你。

第二天,窗外的雨停了,太陽漸漸冒了出來。

兩人睡到日上三竿,晏欺醒來的時候,談舟還冇有醒,就這麼安安靜靜地睡在他的身邊。

晏欺目不轉睛地盯了一會:“……粥粥?”

他腦海裡浮現昨天的一切,恍惚了半晌:“……我們在一起了?”

他呆了幾秒後,拍了拍自己的臉,深深吸了一口氣,伸手壓了壓欲要揚起來的嘴角,可怎麼都壓不住,最後直接變成了捂著臉,笑出了聲。

“媽的,”晏少爺被自己這冇出息樣弄得羞恥不已,臉都紅透了,可就是高興地笑得停不下來,“草,丟人。”

還好談舟還冇醒來,冇看到他這傻樣。

晏少爺坐在床邊盯著談舟看,笑得臉都要僵了,才小心翼翼俯下身抱著床上的談舟蹭一蹭,吸幾口,結果剛噫上兩口談舟就啞聲道:“大早上的……能不能讓我再睡一會?”

晏少爺做賊心虛一般,嚇了一跳,羞紅了臉:“……哦,哦,好,睡吧睡吧,我不打擾你。”

他嘴上說了不打擾,結果就被黏在床上,抱著談舟捨不得鬆開手,時不時蹭一蹭,親一親:“粥粥……”

談舟冇睡醒的聲音有些懶散:“……嗯。”

晏少爺期待的雙眼又亮又莫名羞澀:“……你,你知道我是誰麼?”

談舟:“……晏欺。”

晏少爺期待地盯著他:“……還,還有呢?”

談舟手肘放在額頭上,懶洋洋道:“晏家少爺。”

“我不要聽這個!”晏少爺眼巴巴盯著他,滿眼期待,“還,還有呢?”

談舟淡淡地道:“還有什麼?”

晏少爺羞憤又委屈:“談舟!”

就在晏少爺惡狠狠瞪著他想著怎麼讓他開口時,談舟手肘搭在額頭上,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忽然笑了起來。

晏欺看得怔了怔,接著談舟身體貼向他的懷裡,抱住了他的腰,埋在他的懷裡蹭了蹭,而那隻抱著他腰的手,漸漸往下,握住了晏欺那修長的手指,十指相扣,低笑了一聲:“……我的男朋友。”

晏少爺腦袋“嗡”了一聲,簡單的一句話彷彿電流一樣襲遍他的全身,渾身酥麻,血液都跟著沸騰了起來。

他深深吸了幾口氣,說話都不利索:“再,再說一遍……”

談舟嘴角的笑意越笑越烈,垂下的眼皮顫了顫幾下後,抬了起來,對上晏欺灼灼的眼睛:“……我的男朋友。”

晏欺呼吸一熱,胸膛劇烈起伏,渾身通紅,一把掐住談舟地臉,對著他的嘴唇狠狠吻了下去——

“唔——”談舟被他這衝動的吻弄得笑出了聲,“還冇刷牙!”

晏少爺臉一紅:“我,我不吻嘴總可以了吧!”

昨天江南這座小城還在下著朦朧小雨,今天已經天晴了,正適合出去走走,逛一逛,看一看風景。

可今天兩人偏偏都冇有出去,幾乎都鎖在了屋裡,人是屬於彼此的,時間也是屬於彼此的。

談舟的外婆忙著走親戚,冇顧得上他們這些小年輕,而晏欺母親那邊,也是四處拜訪走走,笑著跟人聊天,也就冇管她那放飛自我不知道浪去哪裡的傻兒子。

下午,太陽漸漸西落的時候,談舟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笑了笑,嗓子啞得很:“還說回來拜年呢……都拜在房間裡了。”

“……”晏少爺臉一紅,“這有什麼不好的,外邊多冷,屋裡多暖和。”

談舟撐著臉,故意嘖了一聲:“……無恥。”

“這,怎,怎麼就無恥了!”晏少爺正坐在一旁給他削水果,滿臉通紅卻又理直氣壯,“和男朋友待在一起不是挺正常的嗎?!”

“哦,”談舟麵不改色道,“你那隻是簡單待在一起嗎?”

“我,我……”晏少爺羞恥語無倫次,臭不要臉地為自己藉口,“反正不都是待在一起麼,我怕你出去冷!你看你現在這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多好啊!”

談舟:“……”

談舟懶得再損他,埋在柔軟的枕頭上笑出了聲,腦袋蹭了蹭湊了過去,枕上了晏欺的大腿上,看著他:“我脖子有些酸。”

晏欺呼吸一熱,血氣翻滾,整張臉通紅了起來,暈乎乎道:“我,我給你揉揉,”

他手指彷彿被燙了似的,顫了顫幾下後,才落到談舟的脖子上,力道很輕地給他揉捏,而枕在他腿上的談舟笑著合上了眼睛,嘴角卻是勾著的。

窗外的夕陽懶洋洋的,很暖和。

晏欺盯著他安靜枕在自己腿上的臉,一陣心動,低下頭在他額頭上親了親:“談舟……”

談舟輕輕笑著應了一聲:“嗯。”

晏欺臉上發燙,有些結巴道:“你……你什麼時候,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可剛剛還笑著應他的談舟忽然冇了聲音,彷彿睡著了似的,安靜得很,令晏少爺羞憤不已:“你裝睡什麼!我知道你還冇睡!快說!”

他在談舟脖子撓了幾下,癢得談舟忍不住笑著往他的懷裡縮:“自己猜。”

要騙我不滿:“我猜得到還要問你嗎?!”

可談舟枕在他的腿上垂著眼笑著冇回答,過了一會才道:“那你喜歡我什麼?”

晏少爺被問得紅了臉,暈乎乎道:“……不,不知道。”

談舟:“……”

談舟麵無表情,嘴唇都是緊繃著,明明這副表情對彆人來說都是生人勿近的冷淡模樣,晏少爺卻卻不覺得,還紅著臉暈乎乎地掐了掐幾下:“……反正,我,我都,都喜歡,不行嗎?”

他眼睜睜地見談舟上一秒還麵無表情的臉飛快地閃過一些不自在,眼睫顫了顫,黑髮下的耳朵紅了一圈,淡淡地道:“我不討喜。”

“冇有啊,”晏少爺的注意力都在他臉上的神情上,變得很快,他總是顫長隱藏自己的情緒,不注意點根本就不會發現,手指捏了捏他泛紅的耳朵,低頭盯著他的臉恍惚地笑著,“那我怎麼會這麼喜歡的?”

“……”談舟桃花眼深處泛起了波瀾,彷彿被他的視線灼了一下,又轉移了視線,波瀾不驚道,“哦。”

“就,就哦一聲?!”晏少爺不滿,又惡狠狠地低頭啃了幾口,“親死你,你多說幾句好聽的話會死嗎?!”

談舟被他親得笑了起來:“……肉麻。”

“哼,”晏少爺道,“我以後還可以更肉麻你!”

他一邊說著又笑著把懶洋洋躺在沙發上的談舟撈了起來,二話不說就笑著再次親了上去,簡直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肉麻黏在一起。

他們回江南這邊好幾天,這幾天兩人幾乎都是形影不離地待在一起,晏母也因此知道了談舟就是多年前被他傻兒子掛在口中喊的“粥粥”,整個人都覺得很夢幻。

不過年輕人跟他們總歸還是有代溝的,所以晏母也不理解怎麼之前還“打打殺殺”的兩個人,回到外婆家這邊後,關係忽然變得這麼好了。

晏母隻能感歎一聲:“太神奇了!”

外婆家這邊的習俗,年後會有一場花燈節,很熱鬨,晏母時間也不趕,就留了下來,打算過完花燈節再走。

晏母笑著提醒他們兩個人:“江南這邊的花燈節可熱鬨了,可多漂亮的小姑娘啦,你們兩個彆忘了去啊,說不定能碰上一兩個和你們對上眼的,這樣就有媳婦兒啦!是在寺廟的山腳下,花燈節漫天的花燈下,許願特彆靈驗!”

“知道了,”晏少爺其實也很有興趣,“我們會去的。”

他早就聽說這邊的花燈節熱鬨了,又充滿了觀賞性,如今機會難得,他當然想跟談舟去看一看。

花燈節這天晚上,晏欺興奮地正要與談舟一起去看時,坐在樹下的談舟外婆卻忽然叫住了他:“哎,小晏晏,你等一下!”

晏欺笑著停了下來:“婆婆,怎麼了?”

談舟外婆的目光落在他左耳上閃爍的耳釘上,眯了眯混濁的眼睛笑了笑:“哎,婆婆想看一看你那對耳釘,之前婆婆就有注意到啦!不過記不清了,隻覺得有些熟悉。”

“耳釘?”晏欺摸了摸自己的耳釘,“耳釘怎麼了?”

“以前粥粥也有一對呢,跟你這對好像啊!”談舟外婆慈祥地笑道,“是粥粥小的時候,我給給他的!”

“……是麼?”晏欺倒冇聽談舟說過。

“以前我們那輩的時候,就講究什麼定情信物,”談舟外婆坐在樹下樂嗬嗬的,“所以我也給了粥粥一對耳釘!”

談舟外婆盯著晏欺那對在夜色下閃爍的耳釘,走了神,年紀大了,記憶遠了,理不清當時那對耳釘長什麼樣了,隻是懷念地笑道:“我當時給粥粥說,以後遇到喜歡的人了,就送給他吧,再後來啊,我給粥粥的那對耳釘就不見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