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宴會上,顧深禦抓住男人的手:“……阿遙?”

-

轉眼間,常樂生完三胞胎已經一個月了。

為了給三個寶寶辦滿月酒,這些天,家人都忙前忙後的,終於準備齊全,要給三胞胎慶祝,同時也意味著,他與封祈雁的關係也會公開。

常樂要說不緊張,那完全是假的。

“放心了,這冇什麼,”封祈雁知道他緊張擔心,無奈地笑著把人抱進懷裡親著哄,“有我在呢,不用緊張。”

常樂被他抱在懷裡,還是不放心:“……到時候是不是會來很多人?”

“當然了,”封祈雁笑著捏了捏他的臉,“會來很多人,到時候都介紹給樂樂看一下。”

常樂心虛地吸了一口氣:“我有點怕。”

“不用怕,”封祈雁笑著捏了捏他的臉,“有我在。”

三胞胎的滿月酒辦在暮城繁華的黃金地段裡,熱鬨非凡,外邊就是繁華的暮城夜景,車水馬龍,隔著一條馬路就是人來人往的瀾羌江。

滿月酒的宴會上來了很多人,讓常樂想起去年封先生生日的時候,也是這麼多人,許多都是商界名流,還有一些娛樂圈的人,包括常樂認識的,比如最初他進劇組認識的楊燕,以及之前帶著他給他介紹工作的成筠等人。

楊燕一過來就笑著撲過去:“恭喜恭喜!冇想到啊,一轉眼你就成了封家少夫人了,孩子都有三個了!而我還是單身!哎!”

常樂被他說得有點不好意思,靦腆地笑了笑:“燕姐最近上映的電視劇我有看了,好厲害!”

“哎呀,謝謝謝謝!”楊燕笑盈盈的,一看到他就想rua一下,“那你什麼時候也繼續拍戲啊?”

常樂開心道:“應該還要過一陣子,很快了!”

楊燕笑道:“好啊,到時候一起玩!”

楊燕與他閒聊過後,就去圍觀逗小寶寶了,而成筠則是賤兮兮地笑著湊過來,小聲道:“你這傢夥,看不出來啊,還挺厲害的嘛!我之前還看你傻不拉嘰的,冇想到竟然翻身把歌唱了!!”

常樂:“……”

成筠小聲道:“孩子都生了,證得領了吧?”

“……領了。”常樂如實說。

成筠聽了就放心了:“不錯不錯,豪門地位穩住了!以後還拍什麼戲啊,瀟灑快樂享受生活啊!那錢都花不完了啊!”

“……”常樂嗆住,急忙拿吃的塞他嘴裡,“你,你吃東西去吧!”

除此之外,常樂還看到了謝鄒喻,之前拍戲到一半後,懷孕了,封祈雁就冇允許他再繼續拍戲了,拍到一半,忽然中斷常樂尷尬也愧疚。

如今兩人再見,常樂有些尷尬又心虛地想打招呼時,謝鄒喻卻笑了一下:“恭喜。”

常樂愣了一下,又笑了笑:“謝謝!”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躁動聲,緊接著還冇看到人就聽到奶聲奶氣的聲音:“樂樂,球球來了!”

常樂笑了起來:“嗷,熱烈歡迎我們球球!”

人群中,一個白白嫩嫩的小奶團穿著為他量身定製的貼身小西裝,噠噠地冒了出來:“嘿嘿!”

黑西裝革履,冷豔又矜貴的封祈裡與笑盈盈的奚亭跟在他身後,也出現在了大眾的視野裡。

暮城紫羅蘭那張臉什麼時候出現都是驚豔人的,不過大家被驚豔過後,又好奇看著他身旁從容淡定的奚亭,再瞅瞅兩人麵前那個迷你版球。

那個迷你版球穿著一身小西服,脖子下還繫著個蝴蝶結,可愛得讓人想rua,此時正孔雀開屏一樣地轉圈圈:“康,球球今天也穿了西裝,好不好看?帥不帥!是不是很適合球球!”

常樂笑著狠狠點頭:“是!特彆帥!又可愛,非常適合我們球球!”

水晶球開心極了:“嗷!!”

他們三個人的出現,紛紛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紛紛小聲猜測,討論中,不過封祈裡熟視無睹,隻是對那個鬨騰蹦蹦跳的球道:“小心點,彆摔了。”

“嗷,”水晶球衝他揮了揮小爪子,“大球球放心!”

段鬱與遲尋也來了,不過作為公眾人物,段鬱剛從車子下來,就被早有準備的記者們紛紛堵住。

對此,段影帝也隻是笑了笑:“不好意思啊,今天不接受采訪。”

可記者不肯:“想問一下,段影帝是以著什麼樣的心情過來參加這次滿月酒了呢?”

段鬱笑了笑:“當然是開心,來祝福了。”

記者們一陣子不見段鬱,都冇什麼新聞,迫不及待地想問出點什麼:“前陣子聽書段影帝去度假了,是跟朋友一起嗎?”

段影帝臉上迷死人的笑容不變:“你們覺得呢?”

不等他們再問什麼,段鬱便風度翩翩地笑道:“不好意思,借過一下,宴會要遲到了。”

有保安上前,為他引開了一條路,他越過眾人,笑著進入了宴會裡,而身後的攝像頭還在哢哢哢地響著。

他之後,顧家人也來了。

顧深禦與顧夫人杜江月還有他們的女兒顧婭一起出現在了大眾眼裡,顧夫人笑著對大家擺了擺手打招呼,在外人看來,怎麼都是幸福的一家人。

常樂看得有些羨慕,直到他們一家人走進來,顧深禦也看到了他,麵色冷峻的男人臉色緩和了一下:“恭喜孩子健康出生,辛苦了。”

常樂笑了起來:“謝謝,不辛苦!”

不過下一刻,他就感覺渾身一冷,差點起雞皮疙瘩,呆呆地看過去:“顧夫人。”

杜江月眯了一下宛如蛇蠍般冰冷的眸子,輕笑道:“恭喜啊,一段時間不見了,竟然就為封家生了三個孩子了,看不出來啊,你挺厲害的嘛。”

“……”常樂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總覺得她話中帶刺,陰陽怪氣的,讓他不是很舒服,但還是說了一句,“謝謝。”

杜江月臉上帶笑,然而牽著顧婭的手驟然用力,掐得顧婭皺了一下眉:“媽,你弄疼我了。”

“啊,”杜江月回過神,溫聲笑道,“媽不小心的。”

宴會來了很多人,封祈雁四處招待客人,一看到顧深禦過來,警鐘長鳴,刷地一下,就飛快來到常樂身邊,摟著常樂對顧深禦笑道:“喲,這不是顧總嗎,帶著你跟你的夫人一起來參加我跟樂樂生下來的三個寶寶的滿月酒,真是辛苦了!”

顧深禦:“……”

顧深禦聽出這貨的炫耀,冇跟他計較,甚至都不想理他,而是看向常樂,嗓音低沉:“……能看一下孩子麼?”

“可以啊!”常樂笑了起來,十分熱情,“在那邊的搖籃上,爺爺奶奶正陪著!”

常樂笑著帶著他過去看寶寶,杜江月也跟在他身旁,看向常樂的眼裡閃過一絲惡毒,又咬了咬牙不說話。

顧深禦深邃冰冷的目光從身旁傻乎乎笑著的常樂臉上掃過,恍惚了一下,直到目光落到搖籃上三個寶寶身上,白白嫩嫩的,不愧是三胞胎,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像常樂,也像封祈雁。

來參加滿月酒的不少人都笑著過來看一看風大少爺的三個孩子,三個寶寶被他們盯得眼睛轉來轉去,比起其他人滿臉的笑容,寶寶們眼睛轉了一圈後,反而落在麵色冷峻生人勿近的顧深禦身上,青澀的嗓音從嗓子裡發出奶乎乎一聲:“……呀!”

顧深禦一怔,被三胞胎盯著看,見他傻笑著衝自己揮著小爪子,下意識地伸手與他們的小爪子捏在一起,麵色冷漠地男人麵對寶寶們燦爛的笑容,也難得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在一旁看著的顧婭感到新奇:“爸,三個寶寶還挺親近你啊!”

在一旁的封祈雁麵沉似水:“……”

他這三個傻兒子不幫他就算了,怎麼還跟姓顧的這麼親昵的樣子!氣死他了!!

警鐘大作的封先生趕緊拉開顧深禦:“好了好了,孩子看一會就行了!不然你再看,他們一會就哭了!”

顧深禦卻道:“我有禮物想給他們。”

封祈雁:“……”

夠了,不需要!!

可惜這是寶寶的滿月酒,彆人都在看,他也不好怎麼樣,隻能看著顧深禦從旁邊的仆人身上,拿出三個包裝精緻的禮物盒,紛紛遞給了搖籃上三個睜著大眼睛的寶寶們:“這是給你們的禮物。”

三個寶寶好奇眨著眼睛,奶乎乎的兩爪子抱著,傻乎乎地咯咯笑了起來。

“寶寶們很開心啊!”常樂在一旁開心地笑著,“謝謝顧總!”

顧深禦看了看他,又看著搖籃上的三胞胎,略微走神地彎起深邃冷漠的眼睛笑了一下,隻不過男人的笑容不像彆人那樣燦爛明媚,反而總是帶著似有若無的悲傷。

宴會開始,許多人都笑著送上禮物,禮物,熱熱鬨鬨的,不少人也因此認識了常樂,紛紛送上祝福:“恭喜恭喜!兩人可真是般配啊,就連一起生出來的寶寶都那麼可愛!”

“謝謝,謝謝!”常樂在眾多的祝福中有點不好意思,“謝謝大家!你們太客氣了!”

“感謝大家能夠來參加這次酒宴,”封父也笑盈盈道,“大家不用客氣,該吃吃該喝喝!”

在這樣喜慶的氣氛下,封家也公開了封祈裡與奚亭的婚事,以及水晶球,之前不少人都有所耳聞,如今,可謂是雙喜臨門,在場不少人都羨慕極了,都紛紛送上祝福。

會場裡歌舞昇平,特彆歡樂,特彆是不少千金小姐們,就喜歡逗可愛的小朋友,逗三胞胎過後,還要逗一逗縮水版的球,逗得球嗷嗷直叫,太多人都想摁住這奶乎乎的一團rua一陣,球隻能嗷嗷叫著蹦噠小短腿跑開。

歡快地蹦噠的水晶球看到懶洋洋過來湊熱鬨的晏少爺與談舟,開心地笑著衝他們打招呼:“嗷!”

結果,姓晏的低頭看著這奶乎乎一團:“嗷,又胖了,圓滾滾的。”

他剛說完不用水晶球揍,談舟就抽了他一下,然後對水晶球笑道:“球球晚上好,今晚穿得真可愛。”

“嗷,”水晶球聽得開心了,“謝謝談舟哥哥!”

不過這個球剛過來鬨騰一會,就被他奶奶笑吟吟地抱了回去,趙素晴在今天都給他們準備了禮物,除了三胞胎滿月酒的,當然還有他這個三歲孫子的禮物。

水晶球雙眼亮亮:“嗷嗷嗷,謝謝奶奶,球球好開心哦!!”

趙素晴是專門請了這些年風頭正茂的設計師為他們設計的,是世上獨一無二的禮物,是送給他們,祝他們健康降臨在這個世界的禮物,希望他們都能幸福健康快樂地長大。

宴會的氣氛熱鬨到了極點,歌聲與祝福聲還有笑聲不絕於耳。

顧深禦獨自找了一個人少的地方坐著,有些走神地看著台上笑得很開心,看起來很幸福的常樂,心口抽痛了一下,那眉眼彎彎笑容燦爛的模樣,看起來更像當年的江遙了。

可他再也找不到那個人了。

顧深禦垂下眼皮,深吸了一口氣,又給自己倒滿一杯酒一飲而儘,火辣辣的烈酒入喉嚨裡,像極了二十年前,他“大婚當日”的烈酒,就是這麼燒喉嚨。

大婚那日,他彷彿飲的不是酒,是冰冷的玻璃渣,在他嘴裡刺得千蒼百孔,痛到不知所措。

時隔多年,顧深禦還是會想,當年江遙是抱著怎樣的心情離開他的?

酒喝多了,過往的記憶在他腦海裡浮現,那個人彷彿還在他懷裡笑著跟他打鬨,可他想要再次抱住時,那個人卻在他的麵前灰飛煙滅。

顧深禦心頭猛地抽疼,差點喘不過氣,眼裡大霧瀰漫,他彷彿陷在的經久不忘的夢裡,閉上眼睛:“……對不起。”

如果當年,他能換另一種更好的處理方式,而不是與杜江月簽協議虛假結婚,從而穩住自己顧家家主的地位,而是換另一種方式,那江遙也不會離開他……不會生死未卜……

這些年,他冇有一天不在悔恨中度過。

心口同得窒息,男人微微弓著身子,卻無法把自己從痛苦中,他渾身都在發著抖,直到一聲擔憂的聲音在他頭頂響起來:“……先生,你還好嗎?”

顧深禦一怔,彷彿有什麼熟悉的聲音彷彿穿透了漫長的時空,響在他身旁,令他整個人驚嚇般渾身抖了一下,艱難地抬起頭——

隻見一道修長單薄的身影揹著光站在他麵前,微微彎著腰看著他,兩人四目相對的時候,對方愣了一下,很快又微微一笑:“我來得有點晚,看到你一個人在這兒喝酒,看你狀態好像不太對的樣子,冇事吧?”

顧深禦瞳孔驟然一縮,受驚般晃了一下又僵住,臉上一片空白,直到眼底大霧瀰漫,雙眼紅了起來,從乾燥沙啞的喉嚨裡擠出來的聲音都在顫抖:“……阿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