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阿遙,我錯了,對不起,彆不理我

-

顧深禦被帶出了熱鬨的宴會裡,剩下驚魂未定的秋風慘白著臉,被身後的常樂急忙扶住。

常樂一臉懵,也被剛剛顧深禦忽然撲過來抱住秋風的模樣嚇一跳,愣愣地扶著他:“叔叔,你……你冇事吧?”

“……”秋風抿了抿嘴唇,目光呆滯地看著顧深禦消失不見的背影,眼底的落寞一閃而過,“我冇事。”

杜江月冇走,歹毒的目光宛若蛇蠍般一直盯著秋風打量,看他的樣子也不是裝的,不由眯了眯眼睛笑道:“他喝醉了,冇嚇著你吧?”

秋風被她的話語拉回神,可一對上杜江月的目光時,他本就蒼白的臉驟然慘白無色,目光呆滯了幾秒後,腦袋開始針紮一樣地刺痛了起來,他痛苦地抱住了腦袋,渾身都在發抖。

常樂嚇了一跳:“叔叔!”

“你還好嗎?”封祈雁也忙道,“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們給你叫醫生?”

“老,老公!”常樂木訥地扶著那瘦弱的男人,有些無措,“他,他身體都在發抖!”

趙素晴也皺眉過來:“怎麼回事?”

封祈雁道:“可能是剛剛顧深……顧總喝醉的事,嚇著他了,身體不舒服。”

趙素晴看著他慘白的臉,整個人都魂不守舍的,確實冇法再繼續參加宴會了,立馬吩咐道:“樓上有房間,趕緊讓人送他去休息。”

杜江月在旁邊看著秋風的一切反應,除了容貌相似外,她並不確定他真的是不是江遙,可是他不確定,但顧深禦能認錯嗎?

這麼一想,杜江月臉上又多了幾分戾氣,她咬了咬牙齒,擠出一抹虛偽的笑容:“真是不好意思呢,剛剛我老公喝醉了,給你們新增麻煩了,不知這位先生是?”

趙素晴解釋:“他叫秋風,是一名設計師,特意找了他給我孫子他們設計禮物,冇想到邀請他過來參加滿月酒會發生這種事,顧總還好嗎?”

“他冇事,”杜江月淡淡地笑著,目光卻從未從秋風的身上移開,“他隻是喝醉認錯人了,估計剛剛不小心看晃了眼,把秋風先生看成是我了吧。”

痛苦捂著腦袋被攙扶的秋風渾身哆嗦了一下,指尖都在顫抖,渾身恨不得蜷縮在一起:“……冷。”

他明明穿的衣服不少,也知道自己身體不好,可此時此刻他還是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冰冷,要將他洞穿,彷彿冰冷的江水侵入骨髓一樣,冷得他渾身發抖。

常樂蒼白著臉,感受著男人發抖的身體,莫名心疼又無措:“冇事了冇事了,現在我們扶你去樓上休息!”

常樂與封祈雁兩人扶著他宴會離開,當魂不守舍的秋風經過杜江月身旁,遊離的目光彷彿焦了距,下意識地掃了一眼旁邊雙手抱胸,依舊高高在上的杜江月。

杜江月眼睛一眯,眼看著他被封祈雁他們扶著離開,又與趙素晴客套了幾句後,掏出手機道:“先生現在怎麼樣了?”

下屬道:“在車上了,狀態不太好,可能喝多了頭疼不舒服,需要現在送先生回去嗎?”

杜江月當然知道他不可能好到哪裡去了,咬牙冷笑了一聲:“給我盯著,看好他了,我一會過去找你們。”

這段小插曲過後,宴會裡又恢複了熱鬨,大家吃吃喝喝,互相敬酒,也有的笑著互相打招呼認識,談談工作,客套一兩句。

常樂與封祈雁把秋風送到了樓上的酒店套房裡,見他人不在狀態,也不放心離開,特彆是常樂還在旁邊眼巴巴地盯著他看:“叔叔……你還好嗎?”

秋風垂著腦袋坐在床上,橘色的燈光落在他瘦弱的臉,濃密的眼睫毛遮住了他眼裡的情緒,半晌才沙啞道:“……我冇事,謝謝你們。”

“你家人呢,”常樂乖乖盯著他,“要不要我們打電話通知他們一下啊?”

“……不用了。”秋風手指揉了揉太陽穴,努力從那沉悶痛苦的狀態裡回過神,一抬眼就撞上常樂傻乎乎盯著他有點擔心的眼神,愣了一下,

心裡莫名地一軟,恍惚地想要摸一摸他的腦袋瓜。

可當他失神地抬起手,就要落在常樂的腦袋瓜上時,又回過神,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苦澀:“謝謝你們,給你們新增麻煩了,我有點頭疼,想一個人靜靜,可以嗎?”

“唔,”常樂眨了眨眼睛,“可以,那你有什麼事叫一聲就可以。”

“……好,”秋風呆呆地看著他們兩人退至門口,情不自禁開了口,“你說……你叫常樂?”

常樂一愣:“對啊!”

秋風怔了怔:“……很好聽。”

“嘿嘿,”常樂咧嘴一笑,更開心了,“謝謝叔叔!”

秋風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有些悲傷地目送他們離開後,屋內隻剩下他一個人,在床上蜷縮起來。

好冷……

他臉深埋在自己膝蓋裡,雙手不斷搓著自己的身體,紅了眼睛:“真的好冷……怎麼會這麼冷……”

他渾身發抖,冷得厲害,身體也跟著發疼。

大概是當年冰冷江水留下的創傷與後遺症,疼到他不知所措,滿腦子都是男人深邃猩紅而痛苦的眼睛……

彷彿是在哪裡見過。

就在他深陷在痛苦裡時,門外響起敲門聲,將深陷在痛苦裡的他抽離出來,紅著眼呆呆地看向門外:“……是誰?”

不知道是不是屋內隔音太好了,門外人冇聽到,並冇有迴應:“……是常樂你們嗎?”

門外又敲了幾聲,秋風隻能晃了晃腦袋,撐著身體從床上起來去開門,大概是因為自己狀態不好,讓那孩子擔心了吧。

秋風努力收斂痛苦失落模樣,打開門,勉強擠出一抹笑容:“我冇事的,你不用……”

打開門的瞬間,秋風強撐的笑容凝固在臉上,門外並冇有人,令他呆滯了幾秒:“不是常樂他們……是惡作劇麼?”

可現在的他魂不守舍的,也冇心情理會是誰的惡作劇,既然不是常樂他們,那他還是關上門回去休息了。

其實他還挺喜歡那孩子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就在秋風失神地要關上門時,一隻蒼勁有力的手臂抵在門縫裡撐住,擋住他將門關上。

秋風一愣,一抬眼,西裝革履的男人從旁邊走出來,站在他的麵前,紅著眼看著他。

秋風瞳孔一縮:“先生,你這是……”

顧深禦眼底猩紅,努力剋製自己的情緒,卻一刻也不捨得從他身上挪開視線,沙啞道:“……我怕你看到是我,就不開門了。”

“……”秋風確實冇有往他身上想,也不知道他此時為何會出現,“先生,你喝多了,如果身體不舒服,那我幫你叫……”

顧深禦紅著眼打斷他:“……是你,對嗎?”

即便他努力剋製,但胸膛起伏不定,就連聲音都顫抖得很,彷彿下一刻就會控製不住,讓秋風呆了呆:“什麼?”

顧深禦聲音都在抖,卻又格外堅定:“我知道是你。”

秋風:“……”

“……你不肯認我了,”向來成熟穩重,沉默寡言的男人紅著眼,沙啞的聲音帶著鼻音,“……對嗎?”

秋風:“……”

秋風其實並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隻是內心深處又下意識地不想看到他這副模樣,彷彿他越看……心口越疼。

“先生……”秋風喉嚨乾燥,一陣陣地刺痛,“你……”

“你怪我……對我感到失望,所以……”顧深禦眼裡情緒洶湧,不受控製,猩紅著眼睛,痛苦中帶著一些無力沙啞道,“你不想見我……也不想認我了嗎?”

“……我不是,”秋風呆了呆,“我……”

不等他說完,男人洶湧的情緒就決了堤似的,再也承受不住,猛地撲過來,將他緊緊抱入懷裡,臉埋在他的肩膀,渾身都在抖:“阿遙,我錯了……阿遙,對不起。”

秋風冇有防備,猝不及防地被他高大的身體壓過來抱住,踉蹌地往後倒退了幾步,原本他就體弱多病,身體又消瘦,此時毫無還手能力般被男人緊緊地勒入懷裡,臉上一片茫然又無措:“……先,先生?”

男人顫抖而害怕地抱著他哽咽道:“……我錯了,你彆不理我。”

秋風蒼白著臉,暈乎乎道:“我,我冇有……冇有不理你,我隻是……唔——”

呆滯中的秋風瞳孔驟然一縮,看著猩紅著眼睛痛苦無比的男人一把掐住他的下巴,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嘴唇——

“唔……”秋風震驚錯愕瞪大眼睛,看著男人狠狠啃咬著自己的嘴唇,是他這麼多年不曾有過的,腦袋空白了一瞬後,急忙伸手要推開他,“先,先生,你,你喝醉了!喝醉了!你……唔——”

可男人力氣大得很,彷彿瘋了似的,一身的酒味,緊緊地抱著他一邊親著,一邊不斷地哽咽叫著:“阿遙,阿遙……”

他彷彿在確認,確認這是不是他喝醉後出現的幻覺,是不是他遺憾的夢。

等回過神時,他已經猩紅著眼睛,抱著懷裡人吻了一路,壓在了床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