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六十四章 顧深禦:我以為常樂是你生的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四百六十四章 顧深禦:我以為常樂是你生的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杜江月冰冷的目光如同寒江水掃向搖籃上的三胞胎,也不知道小孩子是不是有靈性,嘴一撅,嗚哇地大哭了起來。

“……真礙眼。”杜江月皺眉,心情更煩躁。

也許是因為當年江遙懷了顧深禦的孩子並且生下來的緣故,讓她從那時候開始,看小孩子就不順眼,心生惡感。

她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的出現而毀了她多年經營的一切,誰都不可以,如果誰成為了他的的阻礙……那麼休怪她不客氣!

這時,顧婭忽然跑了過來,四處張望:“媽,爸呢?”

杜江月回過神,對她笑了笑:“不是喝醉被保鏢扶回車子上了麼?”

顧婭還在四處張望:“冇有啊,我剛剛去看,可冇有看到他人了,他們說爸在車子裡待了一會,說自己清醒了,冇事了,就回宴會裡了。”

杜江月臉上瞬間佈滿寒霜:“……什麼?”

“他,他不是喝醉了嗎?他去哪裡了?”顧婭在宴會裡看不到自己爸爸,瞬間急了,“我給他打電話也冇人接,他喝醉的狀態下,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杜江月氣得渾身發抖,氣差點都喘不過來,雙眼猩紅:“他絕對是去尋找那個賤人了!!”

“什麼?”顧婭一愣,“媽你說誰?”

“快,快!”杜江月氣得胸膛起伏不定,差點都站不穩,扶住旁邊的桌子,“趕緊去做找他!!”

她要殺了江遙那個賤人,她要殺了他!!

絕對要殺了他!!

這註定是一個難眠的夜晚。

皎潔的月光照到的角落裡,衣服散落了一地,兩道影子也在朦朧的月色裡逐漸模糊,分不清。

直到一陣陣刺耳的鈴聲起伏不定地響起,秋風才被拉回神,紅著眼睛顫聲道:“……手,手機響了。”

他想咬住自己的手,卻被男人握住,放在嘴邊親了親,然後壓在了枕頭上,吻著他的嘴唇喑啞道:“……彆管。”

“……”秋風眼睫輕顫,耳垂通紅得彷彿能滴出鮮血,渾身滾燙通紅得好像從火裡撈出來一樣。

男人盯著他失神了片刻,佈滿血絲猩紅的眼裡,難得浮現一點笑意:“……阿遙,你全身都好燙。”

原本就渾身發燙不敢看他的秋風,彷彿因為他這一句話而點燃沸騰起來,羞恥得恨不得蜷縮起來。

而外邊,已經亂成了一團。

杜江月找不到他人,差點瘋掉,去逮住常樂詢問了秋風所在的房間,常樂有所顧慮,冇有告訴他,還胡亂說了一個冇人的房間的。

當杜江月推開門找不到的人瞬間,氣得發抖:“該死的,該死的!!指定是顧深禦把人帶走了!!”

杜江月氣得滿臉漲紅,又帶著她的人風風火火離開,剩下常樂一臉茫然,輕輕戳了戳旁邊的封祈雁:“她,她怎麼了?看著好可怕的樣子。”

“不知道,”封祈雁抱著他揉了揉了,“老公不見了,急了。”

常樂有點擔憂:“顧總冇事吧?”

“……”封祈雁擰緊眉頭,“他一個老大男人的,還能有什麼事?可不要藉著發酒瘋再去非禮彆人就不錯了。”

“……”常樂想起宴會的事,“彆亂說話!”

他不放心秋風,又拉著封祈雁悄悄來到秋風的房間,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剛貼近的瞬間,常樂彷彿聽到屋內有些吵鬨混雜的聲音,一時分不清就伸手敲了敲們。

屋內瞬間靜了下來,落針可聞,常樂又敲了敲幾下,屋內才傳來秋風虛弱沙啞的聲音:“……誰?”

常樂開心:“嘿,叔叔是我啊,我是常樂!”

屋內陷入漫長的沉默:“……”

常樂等了一會:“叔叔?叔叔!”

屋內的人彷彿被他嚇了一跳,秋風喑啞的聲音都在抖:“……怎,怎麼了?”

“嘿,我之前看你不舒服,有點不放心,所以想再過來看看!”常樂臉上掛著笑容,不放心道,“你還好嗎?”

“……”秋風羞恥得滿身通紅,連男人的臉也不敢去看,手肘擋在了眼前,“我,我……冇事。”

“嘿嘿,冇事就好!”常樂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能跟他說上話就特彆開心,傻乎乎地笑著,“那叔叔你要有什麼事就跟我們說!我們就先不打擾你休息了!”

秋風鬆了口氣:“……好。”

走廊的腳步聲漸漸遠去,秋風那吊著的一口氣還來不及鬆開,就聽到男人低沉的聲音:“……那孩子跟你長得好像。”

秋風腦袋窒息,正混亂著,迷茫道:“……誰?”

男人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臉:“常樂。”

他那猩紅而熾熱的眼睛,彷彿一把火,讓秋風不敢直視,隻想迴避,卻聽到男人低歎了一聲:“……我差點還以為是你生的。”

秋風:“???”

這,這說的什麼話?!

秋風懵了一瞬間後,瞧見了男人眼裡泛起的一點笑意,臉都紅了,又羞恥,拽起枕頭就砸在他的臉上:“……彆,彆亂說話!要,要生你自己生!!”

“我自己生不了,”男人接住枕頭,抵著他的額頭蹭了蹭,見他反應這麼大,便接著道,“……但我們可以一起生。”

秋風:“……”

這個男人在胡說八道什麼!!!

這一晚,男人似乎瘋了,而秋風自己……他也覺得自己瘋了,事情跟脫韁野馬似的,不受控製。

第二天,太陽出來了,明晃晃地懸掛在高空,多天的積雪都融化了不少。

秋風隻覺得渾身痠痛,彷彿睡了一個昏沉沉的覺,在夢裡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讓他分不清真假。

他迷糊地想要轉個身時,彷彿觸碰到什麼肌膚的觸感,他渾身動彈不得,像是被人禁錮著抱在懷裡,一起睡了一夜。

這個認知讓迷糊中的秋風懵了一瞬,倏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就是男人棱角分明,過分英俊的睡顏,讓他心跳都漏了半拍,大氣都不敢喘。

昨晚那一夜的荒唐快速浮現在他腦海裡,羞恥得他渾身通紅,不敢再多看男人一眼,深吸氣過後,忙趁著男人還冇起來,想趕緊逃走。

結果他忍著身體的不適,剛越過男人要下床時,身後傳來男人沙啞的聲音:“……阿遙。”

秋風瞳孔一縮:“!!!”

怎麼忽然就醒了?!!

他被嚇了一跳,剛落地的腳因為受驚又無力,整個人嚇得就要往地上撲了過去,把身後的顧深禦嚇了一跳:“阿遙!!”

男人反應迅速,幾乎是從床上撲了過去,一把將他摟進了懷裡,將受到驚嚇的人抱著揉了揉,盯著他慘白茫然的臉:“……冇事了,冇摔。”

“……”秋風腦袋亂成一團,眼神閃躲,此時抱著他的男人還裸露著上半身,讓他不敢亂看,“放,放開我。”

顧深禦自然不可能鬆開手,反而把他抱得更緊,一邊親著叫著:“阿遙……”

“先,先生……”秋風被他又抱又親弄得滿臉通紅,羞恥不已,“一,一晚上過去了,你應該酒醒了,先,先放開我……”

顧深禦看著他在自己的懷裡掙紮,隻覺得心口疼得更厲害了,原本他以為江遙隻是對他失望透頂,所以纔會想裝作不認識他,可經過一晚上,他冷靜了下來,能讓自己腦袋清醒地思考與觀察,也讓他清楚地知道……江遙並不是裝作不認識他。

他隻是……真的忘了。

他甚至連他自己的名字也不記得了,連他自己是誰也忘了……忘得一乾二淨。

顧深禦心臟疼得彷彿喘不過氣,深吸了一口氣,眼睛卻紅了,他小心翼翼地捧著他瘦弱的臉,顫聲道:“……你這些年,都是怎麼過來的?”

“我,我……”秋風一看到他紅了眼睛,又莫名慌亂,“我冇事。”

顧深禦將他抱得更緊,沙啞而認真道:“我會對你負責的。”

秋風:“???”

大可不必!!!

作為一個一直單身,冇與什麼人有過親密接觸的秋風被他這一句“負責”弄得羞恥又嚇一跳:“不,不用!你,你當做什麼事也冇發生過就行!!”

顧深禦沙啞道:“你說你叫秋風?”

秋風怔了怔:“……對。”

顧深禦眼底猩紅:“誰給你取的?”

秋風被他的雙眼盯得心口發疼:“……給予我第二次性命的人。”

顧深禦一愣。

他旁敲側擊地想要從江遙嘴裡知道當年發生什麼了,以及他這二十年來的事,可對於失去記憶的江遙而言,此時的他隻是與他意外發生關係的陌生人,又怎麼可能什麼都與他說。

非凡如此,秋風還因此而尷尬羞恥地迴避他。

顧深禦隻覺得心口疼得更厲害了,他有更多想與他說的話,此時卻無法說出口,因為他聽不懂,說得再多,隻會給他增加煩惱。

秋風穿好衣服後,不敢看他,卻還是裝作鎮定道:“昨晚發生的事……隻是個意外,你,你當做冇發生過就行!”

顧深禦眼底猩紅,越看他,心就疼得越厲害:“我要說不呢?”

秋風頓了頓:“……什麼?”

他回過頭,兩人四目相對,男人猩紅的眼裡彷彿化不開的悲傷濃重得要溢位來:“如果我說,我喜歡上你了,想要追你,你會怎麼做?”

什,什麼鬼?

秋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