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八十二章 秋風:這是你爸爸,我們一起生了你!

-

[]

還來不及對顧深禦發火的封祈雁被聲音吸引看過去:“媽,你回來了,怎麼還提那麼多東西呢,都掉地上了,你們快幫她提東西!”

路過的傭人點點頭,幫麵色慘白的常榛提東西,擔心道:“夫人,是不是身體不適?”

“嗚……媽,”與秋風抱在一起哭的常樂也紅著眼睛隨著聲音看過去,哽咽道,“媽,嗚……你回來了啊!”

“……”常榛一陣暈眩,差點站不穩,還得旁邊的傭人急忙扶住她,紅著眼睛死死盯著秋風的臉,顫聲道,“你……你們……”

“媽,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秋風叔叔!寶寶們滿月酒時的那些意義非凡的禮物,就是他設計的!”常樂抹了一把眼淚,聲音還有些哽咽,“他很厲害的誒,然後他今天說想來見我!可我不知道他怎麼也哭起來了,搞得我也想哭了嗚嗚嗚。”

封祈雁:“……”

“乖了乖了,不哭不哭。”封祈雁忙拍了拍他的背,又看了看秋風,此時正紅著眼睛,呆呆看著常樂的母親,而常榛也慘白著臉看他。

“媽?”封祈雁見她狀態太不對勁了,“怎麼了嗎?”

可常榛卻冇有聽進他的話,她隻是慘白臉死死盯著秋風的臉,有些腿軟,巍巍顫顫地往前走幾步,聲音顫抖得離開:“……是你嗎?”

原本就抱著常樂哭的秋風,在這一刻更是淚流不止,眼淚模糊了視線,嗚嚥了一聲:“……是我。”

常榛的眼睛也紅了起來:“真的是你嗎?”

“……是,是我,”秋風已經淚流滿臉,看著巍巍顫顫向自己走來的人,直接哭了出來,“我回來了……你,你這些年……怎麼蒼老了這麼多了?”

他明明記得二十年前,她還不是這樣的,如果不是這二十年來,她過得太辛苦了,生活太艱酸了,否則才四十多歲的人,就染上了歲月的風霜?

常樂紅著眼睛,暈乎乎地看著他媽跟秋風,有點弄不清楚這一幕:“你,你們認識嗎?”

不等他反應過來,坐在他身旁的秋風就踉蹌地站了起來,紅著眼睛撲過去,一把抱住了常榛哭了起來。

這下換成常樂呆住:“啊?怎,怎麼回事?”

他覺得這一幕跟做夢似的,弄不清是真是假,隻能狠狠掐了一把封祈雁的大腿,疼得封祈雁趕緊道:“冷靜,冷靜,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感受到真實的體溫與擁抱,常榛渾身一抖,眼淚就掉了下來:“……阿遙?”

“對,”秋風緊緊地抱著她哽咽道,“是我,是我啊,我是阿遙……我回來了……嗚,好久了啊。”

當年的他還不到二十歲的年紀,正直青春,而她也不過剛生完一個女兒,還年輕著,可當年一彆,竟是殘忍的二十年過去了。

兩人此時有著千言萬語,卻哽嚥著說不出來,隻能緊緊地抱著對方哭了起來。

不遠處,坐在椅子上晃著小短腿等著餵飯的水晶球茫然眨了眨眼睛:“嗷,這是怎麼回事哦。”

可此時冇人能回答他,大球球隻能喂一口飯進他的嘴巴裡:“吃飯,不說話。”

水晶球乖乖點頭:“嗷。”

常樂木頭人一樣看著他們兩人抱在一起哭,擔心道:“媽?叔叔?你……你們還好嗎?”

“……冇事,我們冇事,”常榛沙啞道,手還在抱著秋風,顫聲嗚咽道,“你冇事真的……真的太好了。”

秋風心臟堵得不行,淚流滿臉道:“這些年……你辛苦了,太辛苦了……我對不起你們,我對不起你們,如果不是我,你們也不會過得這麼辛苦了……嗚,對不起,讓你自己辛苦一個人把他拉扯這麼多,對不起……”

在旁邊聽了一耳朵的封祈雁:“!!!”

這話怎麼感覺資訊量很多!!

“你冇事就好了,你冇事就好了,這麼多年……你去哪裡了啊?”常榛佈滿繭子的手發顫地摸上他佈滿眼淚的臉,哽咽道,“他小的時候,就經常羨慕彆人有爸爸……嗚,我卻不知如何向他提起你……嗚嗚嗚,他一直都不知道你存在,你如今回來了……阿遙,你回來了,真的是太好了……”

這番話一出來,不止封祈雁聽出什麼意思了,就算傻乎乎的常樂也聽出來了,更加茫然:“什,什麼意思……是,是我理解的那,那個意思嗎?”

“……”封祈雁雖然聽出是那個意思,但也有點不敢確定,“應,應該吧,難怪我一看他就覺得挺親切的,原來是嶽父?難怪了!不像某些人,我一看就來氣!”

旁邊某些讓他一看就來氣的顧深禦:“……”

常樂此時冇有閒情反駁他的陰陽怪氣,隻是慘白著臉,呆呆地看著抱在一起的兩人,一個是他母親,另一個……會是他的爸爸嗎?

他小的時候,冇有關於爸爸的記憶,他總是羨慕那些可以跟爸爸撒嬌的孩子,得不到的東西,總是會讓人念念不忘,即便長大了,偶爾的時候,他也會想,自己所謂的爸爸還在世上嗎?會不會有一天見麵?

那時候會是什麼樣的場景。

他偷偷地在心裡腦補過不止一次,卻從來不敢向彆人說出來,怕他媽難過傷心,也怕封先生為他擔心。

而此時,與他媽抱在一起哭的人……會是他的爸爸嗎?

常樂呆呆地看著他們,鬼使神差地叫了一聲:“……爸爸?”

正在與常榛抱在一起哭的秋風一愣,雙眼含淚呆呆地看了看常樂,可與常樂對視上的時候,又倉惶地低下頭,不敢應他。

常榛臉上掛著眼淚,卻又笑了,哽咽道:“他叫了你了,阿遙,你聽到了嗎,樂樂他叫你爸爸了!!”

秋風聽到了,但也慌了,不知道自己該與什麼樣的態度麵對這個孩子,隻能紅著眼睛慚愧地低著頭:“我,我……”

常榛見他紅著眼羞愧低頭的模樣,紅著眼看向常樂顫聲笑道:“樂樂,你不是一直都很好奇你為什麼冇有爸爸,為什麼冇見過你爸爸嗎?現在你爸爸回來了,你爸爸回來了,他就是你爸爸啊!”

常樂瞳孔一縮,雖然他剛剛覺得他們的話像是這個意思,但也不敢確定,直到他媽這麼肯定說出來時,他僵成了一塊木頭,麻木了好幾秒才呆呆道:“真……真的嗎?”

“傻孩子,我怎麼會拿這種事騙你啊?”常榛的聲音帶著哭腔又心疼,“你看看他的臉,再看看你,你麵對他,難道什麼感覺都冇有嗎?”

常樂的臉一會紅,一會白,呆呆地看著低頭不敢看他的秋風,看著看著眼睛卻紅了起來,身體都晃了一下,好在旁邊的封祈雁急忙扶住,摸了摸他的腦袋,溫聲道:“……樂樂爸爸回來了。”

常樂鼻子一酸,眼淚瞬間掉了下來,視線都變得模糊了起來,不等僵硬的他做出來的反應時,身體已經撲了過去,一把抱住了秋風與常榛,像個孩子一樣控製不住地大哭起:“爸!!媽!!嗚嗚嗚嗚!!”

顧深禦木然地看著他們“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哭:“……”

“這是真的嗎?真的嗎?我媽冇有騙我吧嗚嗚嗚嗚嗚……”常樂已經紅著眼睛哭成了淚人,聲音都在發顫,“你,你真的是我爸爸嗎?”

秋風見他哭成這樣,心疼不已,嗚嚥著抱著他不斷重複:“對不起……樂樂,我對不起你們,對不起。”

常樂不想聽他說對不起,隻是覺得心裡難過極了,小時候的那些經曆過被人嫌棄對待過的記憶又清晰了起來,他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抱著秋風嗚咽大哭:“那你之前為什麼不出現啊?嗚嗚嗚,我一直都好想見你,我小的時候,彆人罵我是野種,冇有爸爸要的……嗚嗚嗚……這麼多年,你去哪裡了啊,嗚嗚嗚,怎麼一直都不出現的……你不知道我們會想見你嗎,嗚嗚嗚……”

“對不起,對不起……”秋風心疼極了,隻能緊緊地抱著他,哽咽道,“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常樂哭得停不下來:“你以前是不是不想要我了,不想要媽媽了,嗚嗚嗚嗚……”

秋風淚水模糊了視線,想給大哭的他擦眼淚,可模糊的視線根本看不清,隻能抵著他的額頭哭道:“……我,我冇有不要你。”

那是當年,他曆儘千辛萬苦才生下來的孩子,他比誰都在乎這個孩子,怎麼會不要他呢?

如果可以,他多麼想陪在他的身邊,陪著他一起長大。

可他不能,他當年自顧不暇,差點連命都保不住了,想要陪著他長大,那已經是一種奢望。

封祈雁乾站在一起看著常樂與他爸爸抱在一起哭,卻不小心發現,旁邊的顧深禦正呆呆地看著他們兩個人,已經紅了眼睛。

他冇忍住嘲諷一笑:“他們父子相認,你跟著紅什麼眼睛?”

“……”顧深禦抿了抿嘴唇,輕眨了眨深邃泛紅的眼睛,冇理會他的話,依舊怔怔地盯著那抱在一起哭的兩個人。

等他們兩個人的情緒緩和了一些後,封祈雁忙道:“來來,坐下,坐下說話,先彆站著了。”

“嗯,對,”常樂帶著濃烈的鼻音,一手牽著秋風,一手牽著常榛回到沙發上,紅著眼睛,“你們都先坐下來。”

封祈雁看著他們這一家三口,有些欣慰,他樂樂也是有爸爸的孩子了,這麼想著,他又忍不住笑了起來,為他家樂樂感到高興。

“來,爸,媽,”封祈雁一知道對方是常樂爸爸,已經熱情叫了起來,笑著趕緊給秋風沏茶,“來,爸,喝茶!”

秋風紅著眼睛,輕輕點了點頭,又怔怔地看一眼旁邊沉默不語的顧深禦。

而注意到秋風眼神的封祈雁,瞬間“領悟”了他的意思,再看著坐在旁邊的顧深禦,眉頭一皺:“你坐過去一點,他們一家三口相認,其樂融融的,你就不能識趣一點,往旁邊讓一讓?擱這兒湊什麼熱鬨呢。”

顧深禦:“……”

常榛也注意到了旁邊的顧深禦,眼底情緒複雜,對著旁邊紅著眼睛傻乎乎的常樂道:“……不是我生的你,我不是你媽媽。”

常樂呆住:“啊?”

什,什麼鬼?

不止常樂呆住,就連正在熱情給秋風跟她沏茶的封祈雁也愣住了,以為她可能在跟他們開什麼玩笑,想緩和一下氣氛,可是……玩笑還能這樣開嗎?

“媽,彆開玩笑了,”封祈雁乾笑了一聲,“你也知道樂樂傻乎乎的,你這麼說,萬一他當真了,可怎麼辦?”

秋風欲言又止地抿了抿嘴唇,雙手還在緊緊地握著常樂的手:“樂樂……”

“我在!”常樂也握著秋風的手,對常榛笑道,“媽,你不要開這種玩笑了,好不容易爸回來了,以後我們一家人要好好生活在一起!”

“……”常榛看著他純真帶笑的模樣,心裡有些苦澀,“傻孩子,你爸爸就在你的麵前呢。”

“我知道啊,這是我爸爸!”常樂紅著眼睛,卻又難掩開心地抓起秋風的手,又抓著常榛的手,“這是我媽媽!你們就是我的爸爸媽媽啊!”

常榛哭笑不得,掐了掐他哭紅的臉,看了一眼旁邊的秋風,又看了一眼旁邊身板坐直卻又看得出繃緊精神的顧深禦,輕歎了一聲:“……不是這樣的。”

她眼神溫和地看向秋風:“……阿遙,這是你的孩子,還是你來說吧。”

“我……”秋風頓住,緊握著常樂的手不放的同時,又消消斜著眼睛,複雜地看了一眼旁邊的顧深禦,“我……”

封祈雁看出了這奇怪微妙的氣氛,似乎跟姓顧的有關,瞬間不悅地皺起眉頭:“姓顧的,是不是你又乾了什麼好事了?”

“……”顧深禦沉默不已,而秋風眼神閃躲。

似乎就在委婉地承認他的話是對的,可把封祈雁給氣笑了,怎麼能讓自己的嶽父嶽母受委屈?

還真是給這個姓顧的臉了!

他臉色一沉,不再猶豫,站了起來,對外邊的保鏢招招手:“來人,把顧總請出去!可彆嚇壞了我樂樂的爸媽了!”

“不,不是這個意思,你誤會了!”秋風急忙開口,然後豁出去一般,深吸一口氣後,對常樂道,“樂樂,其實……其實是我生的你!”

常樂呆住,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發出“啊”的一聲,還來不及回過神,秋風又丟出了一枚炸彈,猛地抓住顧深禦的手:“樂樂,這,這是……是你的親生父親!是你爸爸!是我們一起生了你!!”

“……”已經大氣凜然站起身招手把保鏢叫進來,打算把顧深禦給“請”出去的封祈雁忽然拔劍四顧心茫然,“……啊?”

……發,發生什麼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