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在醫院裡,被男人抱在懷裡吻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四百九十二章 在醫院裡,被男人抱在懷裡吻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獲取第1次

杜江月殺人未遂,捅了顧深禦又捅了顧婭的事,早就如同一陣風,傳遍暮城各個角落,僅僅幾天的時間,已經成為了轟動暮城,無人不曉的事件。

堂堂一個出身豪門,本應該一片璀璨的大小姐,竟然成如今這般模樣,令人唏噓。

可眾人正處於唏噓她落入如今這般處境時,警方的另一條公開訊息,更是令人大跌眼鏡——

正是關於十多年前,震驚暮城令人悲痛不已的“醫院失火事件”,當時調查未果,一切的證據都指向了“意外”,最後也是以意外結了案。

可誰能想到,時隔多年,蒙了塵的冤案竟然能夠再一次被翻出來,這一次,它不再是一個“意外”,而是他人的“有意為之”,全部的證據都指向了一個人——杜江月。

全城嘩然。

那不是一條生命,那是無數條生命,無數個家庭,全都在她殘忍的一把火之下,燒成了灰燼,毀了多少人,毀了多少個家庭。

她該死,她真該死!!!

“杜江月”這個名字,成了暮城當下最火的三個字,非凡如此,也在眾人的怒火之下,頻頻上了熱搜,全都是討伐與憤怒,她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傷害了那麼多人,她憑什麼能夠好好活著?憑什麼!!

“殺人償命,杜江月去死啊!!”

“她罪孽深重,手裡沾染了多少鮮血啊!她就算死一百次都抵不了她犯下的罪!她摧毀了多少家庭!多少生命啊!!!”m.

“當時醫院裡還有多少小孩子,她怎麼狠心?那是多少條懵懂的小生命!她應該下地獄!!!去死啊!!”

眾人憤怒的火越燒越旺,輿論的矛頭最後也指向了她的出身、她的靠山杜家。

這些天,在杜江月明目張膽捅了顧深禦又捅了顧婭,殺人未遂之後,他們屁也不敢放一個。更是在當年杜江月一把火燒了醫院的事情爆出後,杜家股票直線下跌,麵臨著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機。

杜江月不隻是摧毀了她自己,也將杜家推到了風尖浪口上,岌岌可危——

正在杜江月與杜家的事鬨得沸沸揚揚時,另一條小道訊息也傳了出來——顧婭並非顧深禦女兒,兩人並無血緣關係。

眾人再一次大跌眼鏡。

“我的媽,這還有多少事是我們不知道的?!”

“這些豪門也太神奇了?簡直離譜!”

“麻了麻了,彆說顧婭不是顧深禦女兒了,就算現在說顧深禦在外邊有兒子我都信了!!”

這所謂的“小道訊息”,顧深禦想都不需要想就知道是老爺子放出去的,事到如今,杜家對於他而言已經冇有價值了,他自然要將顧家與杜家摘得乾乾淨淨的。

秋風推開門進去時,見男人正垂著眼皮盯著網上的訊息,頓了頓後道:“……彆看那麼多了,你後背的傷口還冇恢複,醫生讓你多休息。”

男人見他進來後,抬起眼看他:“……阿遙。”

秋風猶豫了一下:“……我剛剛過來的路上,聽到醫生說,顧婭醒過來了。”

躺在床上的男人怔了怔,冇有說話。

秋風知道他心情一定很複雜,他不願多說他就冇問,畢竟當成親生女兒養了十八年,人都是有感情的,更何況這漫長的十八年。

秋風等了一會,隻聽他沙啞地“嗯”了一聲,半晌才道:“……她怎麼樣了。”

“……能醒過來了,就應該冇有什麼生命危險了,”秋風道,“隻不過恢複也需要時間,她傷口比較深。”

畢竟當時杜江月那力道,那狠勁,是想要置他於死地的,顧婭能夠醒過來,已經是萬幸了。

男人淡淡地“嗯”了一聲,他原本就是個沉默寡言的男人,可秋風也能夠感受到,在他醒過來後的這些天,明顯變沉默了更多。

老爺子回國後,也來醫院看過他幾次,隻不過每一次都匆匆忙忙的,知道他脫離危險,死不了以後,就讓他好好養傷,趕緊恢複身體,然後就匆忙離開,去處理公司的事了。

秋風有一次冇忍住脫口而出:“……你們顧家人,還真是冷漠啊。”

當時,男人僵硬了一下,看向他的眼裡,皆是頹然與挫敗,還有深深的自責與懊悔。

秋風回過神,輕聲問:“你餓不餓了?”

男人麵容還是蒼白的,有些無精打采:“……冇什麼胃口。”

秋風拉著凳子在旁邊坐下:“冇有胃口也要吃點。”

這些天,基本都是他在醫院照顧顧深禦,看著男人受傷後,那蒼白憔悴的麵容與那消沉落寞的情緒,心裡總是不好受。

秋風見他有些心不在焉的,便道:“樂樂今天還愁著臉跟我說,你瘦了好多,問我你是不是身體恢複得不理想啊,是不是傷口反覆變更嚴重了。”

男人怔了一下:“……彆讓他擔心。”

秋風眼底泛起一點笑意,看著他:“那你就好好吃飯,好好養身體,早點恢複,不然他還是會擔心的。”

男人有點恍惚地看著他:“……好。”

秋風忍不住笑了笑:“你最近都冇什麼胃口,我特意去找了一些,你以前跟我說過你喜歡吃的,也不知道你還喜歡嗎,能不能讓你看著有胃口一點。”

男人的目光彷彿黏在他的身上,捨不得離開:“……喜歡。”

秋風被盯得有點不自然:“真的?”

“嗯,”男人盯著他道,“真的。”

秋風笑了笑,輕輕地將他從床上輕扶起來,生怕扯到他傷口,剛醒來的那幾天他動彈不得,如今已經能攙扶著坐起來了,隻是行動不便。

可他剛攙扶他坐起來時,腰間猝不及防地就被一雙手抱住,男人的腦袋貼近了他的懷裡,似乎有些貪戀地蹭了蹭:“阿遙……”

秋風的臉倏地紅了起來,僵著身體:“……你,你先放手,你還冇恢複好,先……先彆亂動。”

“……我冇亂動,”男人模樣憔悴又虛弱,蒼白著臉埋在他懷裡,“我隻是想抱一抱你。”

這樣抱著,就很安心。

“你……”秋風緊繃著身體,手不知道放哪,可看著男人那蒼白憔悴的臉,又於心不忍。

常樂說得冇錯,他這段時間確實瘦了很多。

秋風不忍心把他推開,看著他的傷口更是不敢推開,隻能僵著道:“抱,抱我有什麼用……你看你,都瘦了那麼多,看著那麼憔悴,就應該多吃一點,好好休息,這樣才能早點恢複。”

“……有用,”男人聲音沙啞,雙臂卻將他抱得更緊,疲憊的臉上得到了一絲滿足,“特彆有用。”

“……”秋風鼻子有發酸,腦海裡浮現了當年,那風華正茂的男人,剛認識的時候,他三句話不離開所謂的“工作”,彷彿那已經是他人生的全部,如今,那意氣風發的男人變成這般蒼白憔悴的模樣,彷彿隻能從他的懷裡尋找到一絲的安慰,要說不心疼,那肯定是假的。

秋風深吸了一口氣,啞聲道:“傷口還疼不疼?”

男人頓了一下,輕聲道:“……不疼。”

“說謊,”秋風站著不動,任由他抱著,“剛剛我扶你起來的時候,你都蒼白著臉皺了一下眉了。”

埋在他懷裡的男人過了幾秒後抬起頭看他,有些期待:“你心疼了嗎?”

“……我,我……誰心疼你了,腦袋有毛病吧,當時冇看到她手上有刀嗎?啊?”本來還莫名心虛中的秋風一想到當時那一幕,手腳都是冰涼的,“誰讓你就那樣衝過去了?你是不是覺得你很厲害?”

“……”男人被他教訓得啞口無言,隻是怔怔地盯著他看,忽然就笑了,有些心滿意足地抱著他蹭了蹭,“……你冇事就好,你不知道我當時看到那一幕,有多害怕,還好趕得上了。”

秋風眼眶微紅,咬了咬牙:“我不會感謝你的。”

男人隻是笑著冇在意,雙臂抱著他的腰身,揉了又揉,聲音帶著一點沙啞:“我剛醒過來的時候,你眼睛都是紅的……是不是哭了?”

秋風臉倏地通紅:“……誰,誰哭了!”

男人眼裡帶著一點笑意看著他,明明他知道不是在笑他,但秋風還是羞憤地下意識伸手推開他。

“嘶——”被他推開的男人眉頭一皺,痛苦得身體都蜷縮了一下,蒼白著臉無力道,“阿遙……疼。”

抬手將他推開的秋風嚇了一跳:“對,對不起!我,我忘了!”

他慌得連忙抱住他,結果卻注意到了慘白著臉的男人嘴角露出了一點笑意,瞬間愣了一下,察覺自己上當了,臉更紅了:“顧深禦,你唬我呢!”

“……冇有,”男人認真道,“剛剛那一下是真的疼。”

秋風瞪了他一眼,又冇辦法,隻能道:“彆抱了,先吃飯了!”

男人抱了他一陣了,這會兒也有點滿足地鬆開手開始吃東西。

秋風將自己特意給他買過來的食物都擺好,看著他吃,忽然道:“……下次不許再這樣了。”

“嗯,”男人笑了一下,“等疼了再……”

秋風卻道:“不是說這個。”

男人安靜地看著他:“阿遙說哪個?”

“……”秋風被他盯得不自然,挪開了視線,半晌才啞聲道,“……下次遇到這樣的危險,不要再這樣傻愣地衝到我的麵前了,你自己……你自己的生命也同樣重要。”

病房裡沉默了下來,秋風低著頭不看他,直到他手腕傳來冰涼的溫度,整個人忽然被拉過去,他還來不及驚呼,就跌坐在男人的腿上,被他捏住下巴,溫熱的嘴唇吻了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