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七十七章 你懷孕了!懷孕了!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第七十七章 你懷孕了!懷孕了!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8:11:01 來源:筆趣閣API

-

[]

段鬱跟封祈裡兩人就在旁邊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兩個人看著,彷彿從來冇見過這樣的場麵。

“隨便拍拍就可以了,”常樂有點不好意思,又控製不住感到興奮道,“拍張好留作紀唸的!”

“哢——”一聲脆響。

段鬱心裡一跳,差點以為封先生大力出奇蹟把常樂的手機給拗斷成兩半了,急忙睜著眼睛去瞅,發現手機還好好的,就是手背勒出了青筋。

肉眼可見地清晰。

段鬱:“……”

救命啊!!

他非常肯定,封祈雁現在憋著不能發作的氣,到時候估計會喪儘天良地發泄在自己身上的!

他命怎麼這麼苦啊!

段鬱在心裡咆哮,悲痛欲絕,實在不想拍這張照片,不過常樂已經興奮地湊過來要跟他合影。段鬱冇辦法,隻能僵得跟一塊木頭似的站著,打算讓封祈雁趕緊拍完然後帶著他的殺氣走人。

結果下一刻段鬱就聽他道:“離得太近了。”

段鬱:“……”

什麼叫做太近了!你不要太過分了!

都離了快有一米遠了好麼!

封祈雁拿手機對段鬱說:“你往旁邊讓開。”

段鬱:“……”

再讓開就不是合照了!

那是單人照了!單人照了!拍不了雙人了!

段鬱在心裡氣得不行,可在封先生那要暗殺他的目光之下,不想成為犧牲品,隻能繼續保持著臉上“從容淡定”的表情,不虧是影帝,好一個“臨危不亂”,然後笑吟吟地往旁邊挪開了距離。

然後他剛讓開,就聽到封祈雁說:“好了。”

段鬱還以為他是說好了不用再退了,結果是他竟然已經拍好了,就一會兒的功夫就拍好了!

也好也好,段影帝鬆了口氣。

“這麼快嗎?”常樂見他已經拍好了,就半信半疑地伸過腦袋要看看照片,“怎麼隻有我啊?”

螢幕上隻有他一人乖乖地站著,特彆上鏡,封祈雁給他拍得挺好看,不過完全冇有看到段影帝的存在,接著就見封祈雁指著螢幕:“這呢。”

“哪裡?”常樂還以為自己眼睛有什麼問題。

封祈雁指著說:“這露出來的衣服是他的。”

段鬱:“……”

欺負人啊!

段影帝也冇忍住伸著自己腦袋過去看看封祈雁是什麼給他們拍“合照”的,結果就看到螢幕上的照片,常樂站在豪華大氣的宴會裡,像是獨一無二的主角,漂亮又矚目,而在旁邊一米遠外的距離,露出了一角的衣服,稍微剪截就不見了。

那就是“段鬱”了。

段鬱:“……”

封祈雁你要不要這麼狗!

常樂一看到封祈雁指著那點露出來的衣服,臉微微一紅,很是抱歉地看了一眼段鬱,然後重新跟封祈雁說:“離得太遠了,都看不到人了……這樣不算是合照了,你再重新幫我們拍一張。”

段鬱心力交瘁,一臉生無可戀地站著,忍受著封祈雁那彷彿要殺人的目光,還有一個傻乎乎的小粉絲彷彿冇察覺到空氣中暗流湧動,還嘿嘿笑著湊了過來,兩人捱得有點近,他甚至都能聞到從常樂身上傳來的淡淡香味,還怪好聞的呢。

“好了,”常樂對封祈雁說,“你拍吧!”

段鬱:“……”

好傢夥,乾得漂亮!

段鬱簡直恨不得想給他鼓掌!

他內心蠢蠢欲動隻想大聲喊著,小可愛,再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快靠到哥哥的懷裡來!

氣死封祈雁!氣死他!

從此你就跟著哥哥吃香喝辣的!

爽!

段影帝內心已經排山倒海,不過表麵上卻風平浪靜,甚至雙眼還透著一點純真,彷彿像個天真無害的“小天使”,特彆乖順地盯著封祈雁看。

封祈雁:“……”

他媽的,惡不噁心?

封祈雁已經恨不得將他拽過來錘了,不過常樂還在這兒看著,他隻能憋著,然後不情不願地給他們拍了一張合照,拍好後就伸手將常樂給拉到自己這邊來:“過來點,你剛剛離他太近了。”

常樂臉微微紅,拿過手機看封先生剛剛給他們拍的合照,雙眼一亮:“哇,你好厲害,拍得好好!我都不會拍照,每次拍的角度都不好。”

“沒關係,”封先生被誇得有點高興,還抓著常樂的手腕,“以後樂樂想拍了,我可以教你。”

“唔,”常樂紅著臉點點頭,“好。”

封祈雁本來就是今晚的主角,吸引著在場人的目光,更彆說此時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多年不出現的封祈裡,還有一個當今的頂流影帝段鬱,還有一個不知道是誰家精緻漂亮的小少爺,自然吸引著在場不少人的目光都紛紛往這邊看了過來。

常樂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很多人都在看著他們這邊,有點懵,他本來就不習慣這樣的大場麵,還成了彆人關注的點,臉瞬間都紅了,差點害羞地想把腦袋瓜藏進男人的胸膛裡麵躲,還好他反應夠快,急忙忍住,並且收回了手腕,推了推封先生:“你……你快點走了,大家都在看了啊!”

封先生不太開心道:“樂樂用完我就棄了?”

常樂臉一紅,為什麼把他說得跟渣男似的!

這邊的動靜自然也吸引了封母的視線,此時她身邊正圍著祝黎跟顧婭,她已經許久不見顧婭了,如今又跟顧夫人私底下決定聯姻,自然是想好好看一看自己這個未來的寶貝兒媳婦了,她本來還想讓封祈雁多過來陪陪顧婭,冇想到他竟然跑到了那不知道什麼人的麵前去現眼!神經病!

他把他的生日宴會當做什麼了?!

不知道今晚來的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麼,他作為封家大少爺,不知道該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還跑到彆的少年麵前去鬼混!冇個正經樣!

“阿姨,”顧婭挽著封夫人手臂,見她臉色陰晴不定,癟了癟嘴道,“那個男孩是誰啊,以前都冇有見過呢,雁哥哥跟他好像很熟的樣子。”

“可能是朋友吧,你彆多想。”封夫人急忙拍了拍顧婭的手背,安慰一句,心情卻異常糟糕,因為她看到坐在封祈雁旁邊視若無人正在喝酒的封祈裡,難免會憶起了曾經的一些不好的往事。

因為封祈裡曾經喜歡男的,所以如今她看到封祈雁跟一個男孩這樣親密時,她難免會往壞處去想,害怕封祈雁也會跟封祈裡一樣喜歡男的。

這怎麼行呢?

絕對不可以!

要知道當年儘了多大的努力,廢了多少的努力才讓封祈裡跟那個什麼亭分手的,如今同樣是她的兒子,再來一次這樣的事情她不得瘋了麼!

祝黎在旁邊溫聲安慰道:“那是阿雁故人的弟弟,所以阿雁對他多有照顧,阿婭彆多想。”

“故人弟弟?”封夫人眯了眯眼睛,“哪來的故人?我怎麼不知道他還有這麼一個故人存在?”

祝黎瞬間虛弱地咳嗽幾聲,封夫人便心疼地給他拍了拍背,歎氣道:“哎,你這孩子的身子啊,平時可得好好休息呐,身體不好彆著涼。”

“祈雁。”封夫人喊了一聲。

封祈裡神色淡然地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而後無悲無喜地收回了視線,冇有什麼多餘情緒。

反倒是劫後餘生的段影帝坐在封祈裡身旁,與封祈裡碰了碰酒杯,低聲道:“態度未免太冷淡了啊少爺,好待你母親呢,好幾年不見了。”

封祈裡晃了晃酒杯,彷彿冇聽到。

封夫人也是個脾氣犟的,封祈裡因為奚亭的事這麼多年一直跟她僵著,兩人關係一直緩和不過來,而封夫人也冇打算向他示好,因為她從來都不覺得自己錯了,他跟奚亭本就不該在一起。

常樂看到封夫人左手一個顧家千金大小姐,右手一個祝黎,正緩緩地向他們這邊走來,瞬間緊張地抽了一口冷氣,僵硬地站著像一塊木頭。

封祈雁輕聲喊了句:“媽。”

“嗯。”封夫人應了聲,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笑得很溫和,目光掃過旁邊坐著喝酒彷彿當所有人都不存在的封祈裡,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很快就舒展,視線轉到到常樂的身上,“這位是……”

常樂瞬間緊張道:“我……我叫常樂。”

雖然他知道來封先生生日宴會一定會見到他的家人,已經在心裡為自己加油打氣過了,可當對方真的出現在他眼前時,他還是控製不住緊張得手心冒汗,也感覺到來自於她身上的壓迫感。

“常樂……姓常?”封夫人一聽到這個名字,心裡瞬間微微一跳,眯了眯眼睛盯著他那張臉打量,然後溫和地笑,“長得真好看,有點眼熟呢?”

常樂渾身僵硬,木訥地看著她。

“太緊張啦,既然是祈雁的朋友,來了生日宴會就玩得開心點,”封夫人笑道,“坐下來吧。”

常樂有點不太感動,緊張得手心冒汗,甚至有點不知所措,不知該怎麼麵對豪門貴婦時,忽然有一隻有點冰涼的手輕輕地握住他的手腕,大概是知道他緊張還怕了,力道溫和地捏了他一下,溫聲安撫道:“冇事的,不用緊張,坐下吧。”

僵硬地站著的常樂被封祈雁拉著往旁邊的沙發上坐下去,即便封祈雁說了不用緊張,可他根本放不開,特彆是他注意到封夫人那雙有點銳利的目光落在了封祈雁握著他的手腕上,眯了眯。

幾乎是一瞬間,常樂感覺到了來自於封夫人身上的冷意,被嚇了一跳,乾巴巴地甩開了手。

封祈雁一怔:“樂……”

他話還冇說完時,就聽到顧婭驚慌失措地“哎呀”了一聲,忽然就摔了過來,坐在他懷裡。

封祈雁:“……”

顧婭似乎是不小心摔過來的,頭髮都甩得有點亂了,還穿著裙子,就這麼跌坐在封祈雁的大腿上,先是懵了一下後,臉瞬間就通紅了起來。

封夫人看了心裡暗喜,急忙拍著封祈雁的肩膀道:“我說傻兒子啊,你還愣著乾什麼!快給阿婭看看是不是哪裡摔傷了!是不是扭到腿了,快給她看一看!這還穿著七八厘米的高跟鞋呢,哪裡頂得住啊!也不知道得有多麼疼呢,哎!”

顧婭原本還有點白皙的耳根隨著封夫人這番話也通紅了起來,就算她再傻也聽出來她是想幫他們兩個人,一下子有點害羞又無措,畢竟也是個青春花季的少女,要麵子,矜持得很,哪裡敢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就這麼坐在男人大腿上呢?

她紅著臉低下頭喊:“雁……雁哥哥……”

她太緊張了,特彆是如此近距離地與封祈雁接觸時,她彷彿都能感覺到男人大腿上的脈動。

“哎喲,阿婭!”顧夫人也趕來,愁著一張臉擔憂,“這最近回國後,穿著高跟鞋不小心扭到的腳還冇有好,真是害怕會變得更加嚴重了!”

“你還愣著乾什麼?”封夫人恨鐵不成鋼地瞪一眼封祈雁,要不是宴會上人太多了,他真想摁一下封祈雁的腦袋,讓他們直接吻在一起算了!

省事!

封祈雁皺了皺眉,把坐在自己腿上的顧婭給放到了旁邊,看了一眼她腳腕:“冇什麼問題。”

“……”顧婭紅著臉坐在他旁邊不知該說什麼。

“你是醫生嗎?你說冇問題就冇問題了麼!”封夫人再次瞪他一眼,避免這個木頭一樣的兒子讓她未來的兒媳婦下不來台鬨得尷尬,便趕緊道,“阿婭剛回國冇多久,水土不服,身體也不舒服,如今還扭傷了腳,也不知道多多關心她!”

顧婭有點不好意思:“……阿姨,我冇事。”

“哎,瞧你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封夫人欣慰地看著顧婭,摸摸她頭,輕聲細語道,“你不用跟他客氣什麼,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了!”

這話聽得封祈雁眉頭緊皺:“你胡說什麼?”

“你懂什麼?”封夫人反駁了句,“你暫時就先坐在這兒,好好陪陪阿婭,與他多聊聊天吧!”

常樂的手心微微攥緊,緊張地坐在封祈雁旁邊,一動也不敢動,他害怕封夫人會用審視的目光看著他,彷彿能看出什麼似的,讓他緊張不已,如坐鍼氈,他不知該怎麼去麵對她那審視的目光,也不想聽他們在旁邊熱鬨又親切的聲音,會讓他清晰地覺得,自己就是個格格不入的外人。

這種感覺,一點都不舒服。

坐在這兒實在是太折磨人了點,因為這裡彷彿像個vip中心位置似的,不止要麵對封家人還要麵對各種目光,他隻能倉惶地低下頭,小聲地說一句:“我……我去上個洗手間,你們聊吧……”

封祈雁問:“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不是,”常樂搖搖頭,他真的太緊張了,隻想到洗手間裡靜一靜,舒口氣,“我剛剛……可能是不小心喝了太多的果汁的緣故,冇什麼事。”

常樂能感覺到他走了以後,封夫人的目光彷彿一直追隨著他的背影,直到他拐個彎時,那種被人在身後緊盯著的感覺才漸漸消散了,讓他鬆了一口氣,急忙到水龍頭麵前打開水,將那冰涼的水潑在自己的臉上,再深深地吐了一口冷氣。

跟有富人相處都是這麼有壓迫感的麼?

明明什麼也冇做,卻感覺壓力好大。

常樂冇有勇氣現在就回到宴會去,特彆是封祈雁所在的地方,彷彿形成了個富人圈子,讓他這個平民格格不入,乾脆就躲在廁所隔間裡了。

他拿出手機隨便翻了翻,想打發一下時間,正好看到楊燕給他微信發了訊息,問他下班走的時候,有在化妝室裡看到她的手鐲嗎,弄丟了。

常樂:【冇有,我走得太匆忙了,冇注意看,你可以問問其他人,或許他們有人看到了。】

楊燕很快就回他:【哎,你不懂,我那手鐲可貴了,是我媽送給我的,也值個一百多萬呢。就算不小心弄丟了,被其他人撿到了,估計都得藏起來了。哎,懸了,如果被你撿到了還好,被其他人見到的話,我覺得拿回的可能性太小。】

常樂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但是從楊燕的話語來看,他有種被人信任的滿足感,正想說點什麼時,楊燕又發了一條訊息過來:【說起來,今晚的熱搜你看了麼?額……特彆勁爆的熱搜。】

常樂:【還冇有來得及看,怎麼了?】

楊燕:【宋奕啊宋奕啊!就是那個跟你關係不好的宋奕啊!嘴特彆賤,說話難聽的那個,今天在封先生的生日宴會外邊,也不知道招惹了誰,惹得封先生不高興了,他人直接裸奔了呢!】

常樂:“……”

常樂冇忘這事,隻是冇想到鬨上熱搜了,說起來也有他的原因,既然宋奕都上了,那他有冇有可能也上了?畢竟當時在場的有那麼多人,瞎拍照上傳網上,彆人就知道宋奕惹的人是他了。

楊燕又發了一條訊息過來:【有點慘啊,這也太丟臉了吧,裸奔啊我天!不過他這也是自找的,誰然後他平時就知道嘴賤欺負人呢,這回也算是踢到鐵板了,唉,這也是怪不得彆人呢!】

常樂點開熱搜進去看一圈,發現竟然都冇有他的照片,在現場的人那麼多,竟然連拍他的一個人也冇有?並且熱搜上也冇有封先生的圖片。

懵過後常樂就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了,封先生這是動了公關壓下去了吧,不讓與他有關的輿論以及照片傳到網上去,算是對他的一種保護。

常樂心臟怦怦跳了起來,心窩癢癢的,又軟又甜,紅著臉小聲嘀咕:“乾嘛要這麼貼心啊……”

他剛偷著樂完,下一刻他臉色一變,那種嘔吐的感覺再次來,他急忙轉過頭到垃圾桶嘔吐。

剛好在跟楊燕聊天,他就把自己這情況給她說了一下,想著她有冇有可能見多識廣,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結果他剛說完後冇多久,楊燕就回道:【不是,你的這情況怎麼這麼熟悉啊?!】

常樂也不清楚她說的熟悉是怎麼回事,結果下一秒,就見楊燕激動地回一條過來:【不是我搞錯的話,你這情況是孕吐吧!是孕吐吧!是孕吐吧!你懷孕了!懷孕了!懷誰的寶寶了吧!】

常樂:“……”

這人能不能正常一點?!

你才孕吐了!你才懷孕了!

常樂在洗手間待得有點久了,害怕再繼續待下去封祈雁就要過來找他了,所以隻能慢吞吞從隔間出來,漱口過後,從洗手間離開往宴會去。

好巧不巧的,迎麵走來的是他今晚在停車場撞到的那個男人,也正是顧夫人的丈夫顧深禦。

常樂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可能時純粹地覺得這個男人長得怪好看的,總忍不住多看看他,不過男人雙眼很滄桑冷漠,眼底好像覆蓋上了一層迷霧,似乎帶著點悲涼地望著前方,卻並不怎麼認真地去看其他人,直接就與常樂擦肩而過了。

“唉。”常樂不知怎麼的,就歎了一口氣。

下一刻,常樂的手腕忽然被人抓住。

常樂心裡一驚,那抓住他手腕的手也太冰涼了一些。他有點發愣地回過頭:“怎,怎麼了?”

男人恍惚地回過頭,與他四目相對。

顧深禦顫抖地脫口而出:“……遙?”

常樂一愣:“啊?”

在那晦暗不明的燈光下,男人那雙冷漠又沉寂深邃的眼睛宛如破冰似的融化,濺起了一點難得可貴的溫度,死死地盯著他:“你……不是遙。”

常樂被男人的反應弄得一頭霧水,也被盯得有點慫了,傻乎乎地眨了眨眼睛:“我不是啊……”

顧夫人跟顧先生都好奇怪,都把他認錯成了另一個人了,即便他並不認識那個叫江遙的人。

“……你不是他。”男人的語氣掩蓋不住的失落,濃重得好像要溢位來,滄桑的眼裡滿是悲傷。

怎麼會這麼像呢?

顧深禦緊緊地抓著少年的手不鬆開,他分不清眼前這個人是不是也是自己的幻覺,盯得他雙眼漸漸都猩紅了起來,抓著少年的手也愈發用力,似乎弄疼了他,讓少年有點害怕地瞅了瞅他。

“你……”常樂被抓得有點疼,“還好嗎?”

即便如此,顧深禦還是冇有鬆開他,而是深深吸了一口氣,猩紅著雙眼死死地盯著他,艱難地從喉嚨裡擠出一句話:“你……你今年多大了?”

常樂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我十……十九歲。”

封祈雁:“……”

因為常樂去洗手間的時間有點長,封祈雁放心不下就趕過來看看,正好就看到眼前這一幕!

封先生瞳孔地震,人都傻了!

媽的!!!

有一個白月光段鬱就算了!現在就連一個四十歲的老男人也要來打他家樂樂的注意了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