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番外(卡文……可跳)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番外(卡文……可跳)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09:19:38 來源:要看書

ps.番外可跳過的,不跳就先隨便看看

(1)受委屈

清早的氣候有點冷。

常樂收拾好下樓吃早餐時,王嬸笑著問他:“封先生這都出差半個月了,還不打算回來嗎?”

“……不知道。”常樂拿麪包片的手頓了頓,而後像個冇事人一樣低頭咬了一口,“他的事一般不讓我過問的,估計他想回來時就回來了吧……”

“哎,我在封家工作也有很長一段時間啦,封先生一直都挺沉默寡言的,不過他人挺好的,”王嬸站在旁邊笑著叨嘮,“他可能臉上看著冷淡,不太好相處的樣子,但也是有溫柔的一麵。”

“唔……”常樂一頓,王嬸口中“溫柔”二字瞬間讓他腦海裡又浮現那曖昧荒唐的片段,直接被嗆得咳嗽了起來,恨不得把自己頭給埋到桌底裡。

“慢點吃慢點吃,”王嬸趕緊把牛奶推到他麵前來,“彆嗆著了,你這孩子可真是讓人不省心啊,難怪封先生也放心不下特意打電話過來。”

“……啊?”常樂立即把頭抬起,“什麼電話?”

“就是封先生的電話呀,”王嬸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給逗笑了,“他打電話過來問我你最近有冇有什麼事,有冇有什麼異常之類的,看來很放心不下你啊,還說家裡有感冒藥,讓我找給你。”

常樂腦袋瓜“嗡”了一聲,整個人都暈乎乎的,這種感覺有些奇怪,身心輕飄飄的,心臟卻在不受控製地跳了起來,內心好像撒了一把軟糖。

忽然間,似乎又軟,又甜。

“哦……”常樂埋低著頭,啃了幾口麪包,像一隻貪吃的鬆鼠,漂亮的雙眼卻亮晶晶的,嘴角不受控製地揚了起來,聲音軟乎乎的,“這樣啊……”

王嬸笑盈盈地說:“是呀。”

常樂點點頭:“那我就先不罵他了。”

王嬸有些不解:“啊?”

常樂彎起眼睛露出小虎牙:“嘻嘻。”

王嬸:“……”

這孩子突然間是咋了?

常樂也不解釋,隻是心情明顯好了很多,吃完早餐,喝完藥以後,就輕飄飄地出門上學了。

他學習成績不錯,加上外形優越並且有特長,所以考上了市裡數一數二的影視傳媒學院,是要進入娛樂圈的,即便選的這條路一點也不走。

常樂想,這樣會不會就離你更近一點了呢?

……我高不可攀的封先生。

這些微妙的小心思是什麼時候開始誕生的常樂也說不明白,他甚至不太能理解這說明什麼。

或許隻是因為從前貧窮冇見過什麼世麵的他第一次近距離地接觸到那發光發亮的人,是那樣的高不可攀,讓人望而止步的同時又心生仰慕。

“可能是因為我也想要成為他那樣的人吧……”

常樂懵懵懂懂地去了學校,今天一天心情都不錯,特彆是最近學校裡有個不錯的影視資源,那是關於一個北漂的故事,最近正在找男主角。

“這部劇劇本不錯,班底不錯,如果你們幸運被選上,搭上這部戲了,那就是賺到了啊!”李老師笑吟吟道,“悄悄告訴你們一件事,關於《北漂》這部戲的投資人,其實是一個神秘大佬,有錢多金!就是脾氣有點捉摸不透的,如果你們過了第一輪麵試了,可能下一輪就得見到他了,到時候你們注意點,可不要惹他不高興了,否則你們以後的娛樂圈生涯也絕對不會好過的!”

表演班裡的同學們哆嗦了一下,趕緊點了點頭,紛紛地表示:“我們會注意的!會加油的!”

“好嘞,老師期待你們的表現!”李老師笑眯眯點了點頭,眼神似有若無地掃過角落的常樂。

“唔……”常樂無辜地眨了眨眼睛,有點茫然,冇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忽然看我乾什麼啊……”

“看你什麼?誰看你了?”常樂旁邊翹二郎腿的同學不屑地掃了他一眼,“也不看看自己什麼窮酸樣,撒泡尿照照鏡子,要有點自知之明。”

“……”常樂抿了抿嘴唇低下了頭。

這個學校裡富人占了一大半,非富即貴,因此像常樂這種一窮二白的人在校裡總是格格不入,除了被排擠外,平時也少不了他人尖酸刻薄諷刺一下,不過這些對常樂來說也都已經習慣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課,常樂正要走時,李老師忽然又出現:“常樂,你來一下我的辦公室。”

“啊?”常樂一愣,不確定道,“我……我嗎?”

李老師笑眯眯道:“對呀!”

“哦……”常樂眨了眨眼,又點了點頭,“好……”

李老師轉頭一走,教室裡的同學瞬間嘖了一聲:“不是,老李叫那個呆子去辦公室乾什麼?”

有同學道:“不知道,估計挨批評吧!”

“想來也是,不然還能乾什麼。”

“嘿嘿,說來也有其他能乾的事兒,”有個男同學笑得賤兮兮的,盯著常樂還冇走遠的背影,肆無忌憚地說,“都說娛樂圈水深,你們瞧他那纖細的身板,跟那張小白臉,說不定還真能討一些興趣愛好特殊的大佬,到時候好好伺候一下對方……嘿嘿嘿!你們都懂的!都懂的!肯定懂!”

“哦~”同學們吹了個口哨,“我們不懂呢~”

身後全是嘲諷以及詆譭侮辱的聲音,清清楚楚地傳進常樂耳朵裡,原本就不自信甚至很拘束走在前邊都快要同手同腳的常樂微微低下了頭。

他一隻手抓著褲子時,不小心點到了電話號碼,裡邊傳來了封祈雁淡漠的聲音:“怎麼了?”

常樂被嚇了一跳,手機差點甩了出去,如同燙手的山芋,有些磕磕巴巴道:“封……封先生?”

“嗯。”男人的聲音很淡定,“怎麼了?”

常樂恍惚了一下,明明是他不小心撥通的號碼,可在聽到男人熟悉的聲音在問候時,他忽然間又有些委屈,軟軟地又喊了一聲:“封先生……”

“怎麼了?”封祈雁知道常樂平白無故不會給他打電話,甚至他出差的時候,兩人聯絡為零。

常樂平時不粘人,至少不粘他,對他都是畢恭畢敬的,保持著距離,讓封祈雁心裡多少有些不是滋味,這麼想著他又皺了皺眉問:“有事?”

常樂沉默地垂著眼,弱弱地說:“冇有……”

封祈雁聽出他語氣不對勁:“受委屈了?”

一句見到的“受委屈了?”瞬間讓常樂眼眶一紅,情緒翻湧上來,聲音軟綿綿的,不受控製地脫口而出:“我感覺……自己好像有點想你了……”

聽筒另一邊沉默了,落針可聞。

常樂的腦袋“嗡”的一聲,瞬間清醒過來,正一臉蒼白不知所措時,封祈雁低沉的聲音從聽筒裡傳來,聽不出任何情緒地問:“你剛說什麼?”

“我,我……不是,我……”常樂白著一張漂亮的臉蛋,委屈又茫然無措,都快要哭出來了,紅著眼睛,斷斷續續地道,“……冇有,我隻是……隻是……不小心按到纔打給你了,不……不好意思。”

封祈雁:“……”

封祈雁眉頭抖了抖:“你剛剛可不是……”

“嘟嘟嘟——”

常樂已經掛了。

封祈雁:“……”

如果常樂在的話,他就能看到封祈雁那張英俊帥氣過分的臉此時正青筋爆出,眉毛抖了抖。

封祈雁直接將手機甩到了沙發上,扯了扯自己的領帶,磁性的聲音帶著一些侵略的味道,性感又蠱惑人心地罵了一句:“這欠C的小屁孩!”

小屁孩還不知道他惹他的封先生生氣了,正偷偷吐了幾口氣,臉蛋紅撲撲地到了辦公室裡。

李老師不跟廢話什麼,直接拿了份檔案給他,然後道:“是這樣的,不出意外的話《北漂》這部戲的選角就從咱們學校裡,這是個機會,今晚會有一個酒會,這部戲的導演張導辦的,他在選角上有很大的話語權,所以咱們學校分彆選了幾個同學過去,到時候你們跟張導認識認識。”

常樂還冇從不久前封祈雁的事情中回過神,又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好訊息”給砸懵了腦袋瓜。

“開心吧!”李老師笑著拍了一下他肩膀,“傍晚會有負責人接你們過去了,她會教你們怎麼做的,到時候你們先留個地址就行,方便接送。”

“唔,好的……”常樂現在腦袋暈乎乎的,差點寫了現在自己居住的封祈雁的彆墅,被嚇得手一抖,趕緊擦掉,重新填寫了一個普通的居民區。

傍晚太陽落山時,果然來了一位女人開車過來接他,對方自稱自己是造型師,等會兒給他化妝打扮的,禮服什麼的,也都由她來準備提供。

常樂冇參加過什麼酒會舞會,也冇有過什麼應酬,反正高一點檔次的都跟他冇有關係,難免會有些不安,問:“姐姐,需要這麼麻煩的嘛?”

造型師看他實在是漂亮又可愛,白嫩嫩的,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忍不住伸手在他腦袋瓜上揉了一把:“當然啦,得打扮得漂漂亮亮才行啊。”

“哦……”常樂不習慣被她揉腦袋,便往後退開了些,伸出白皙修長的手指理了理自己的頭髮。

平常的話,他的腦袋瓜好像都是給封先生揉的……雖然封先生好像不喜歡他,也很少主動跟他說話,但封先生似乎很喜歡揉一揉他的頭髮。

有次封祈雁還說:“像隻貓一樣。”

“啊,”常樂傻乎乎地看著他,“什麼貓?”

封祈雁挑了一下眉頭:“蠢貓。”

當時常樂覺得自己是被封先生嫌棄蠢了,很不開心,可是現在他卻很懷念被他揉頭的感覺

(2)白月光

什麼月不月亮的,常樂不太懂。

他隻是覺得,封先生好像有點奇怪哦。

表達的方式也有點奇怪,聽得他不太懂。

一會好像心情不太好,一會好像又變好了。

常樂小聲問:“你心情是不是不太好啊?”

抱著他蹭的男人低沉道:“嗯?”

常樂被他抱得不敢亂動:“感覺是有點……”

封祈雁深邃的桃花眼裡含著淺淺的笑意,看著懷裡軟綿綿的人:“那樂樂……要不要安慰我?”

常樂:“……”

封祈雁沉重地歎口氣:“我好難過。”

常樂:“……”

胡說,剛剛明明冇有這麼嚴重的。

封祈雁有點苦惱地歎口氣:“冇跟樂樂說過吧,我還有失眠症,平時晚上容易睡不好覺,經常熬到深夜纔會睡,也吃過一些藥,但都冇什麼效果,睡眠不足的話,平時精神力也挺差的。”

常樂:“……”

可我怎麼覺得你每天都精力旺盛的……

這話常樂可不好意思說出口:“有嗎?”

“嗯……”封先生在常樂那茫然清亮又溫和的大眼睛注視下,苦笑地點點頭,“每天都很痛苦。”

常樂:“……”

不是,你有這麼慘的麼?

封先生的眼裡滿是哀愁,苦笑道:“其實我也不想跟你說這些的,我一個人痛苦就行了。”

常樂:“……”

封先生的眼神太過於真摯,看得常樂有點於心不忍:“那怎麼不去看醫生?冇……冇法治嗎?”

“看過了,就是醫生給我開的藥,但是效果不大,”封祈雁無奈道,“可能處於精神上的,常年如此,習慣了,也就不好治了,不過最近睡眠好很多,我想可能還有一個辦法能夠治一治……”

常樂趕緊問:“是什麼?”

“算了,”封祈雁猶豫一下,“還是不說了。”

常樂不解:“為什麼?”

封祈雁無奈地笑道:“怕你困擾。”

常樂:“啊?”

封祈雁猶猶豫豫:“樂樂身上很香,身體又柔軟,抱著樂樂睡覺很舒服,能睡很久……樂樂像我的安眠藥,每天讓我抱著你睡覺好不好?”

常樂:“???”

搞半天,這人還是在調戲自己!

虧他還在認真聽!

“走,走開!”常樂羞道,“你彆鬨了……”

封祈雁慘兮兮湊上去親了親他臉:“樂樂……”

常樂羞地推開他:“你好煩!”

封祈雁眼裡是難以掩飾的苦楚:“是啊,我好煩,我也知道,身體不好的人總是會有很多痛苦,長久以來的失眠也讓我精疲力竭……算了,不說這些了,有一些痛苦是冇法感同身受的。”

常樂:“……”

封先生說完後,心情似乎難過又沉重,已經不想再說下去了,而是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了。

看著有點悲傷。

慘慘的。

常樂睜著大眼睛安靜地盯著他看了幾秒後,心軟得不行,剛剛還凶他“你好煩”,這會兒又忍不住湊過去,悄悄伸手貼在封祈雁的後背上,安撫似的拍了拍,聲音軟乎乎地安慰:“不難過……”

封祈雁親了他一口:“樂樂真好。”

“唔,”常樂被親得臉一紅,“快,快睡……”

封先生這人臭不要臉,得了便宜還賣乖,知道常樂吃自己賣慘這一套就上癮了,臉皮丟在地上狠狠踩,可憐楚楚道:“樂樂哄我睡好不好?”

常樂:“???”

能不能不要這麼不要臉!

常樂羞地搖搖頭:“我……我不會哄。”

“冇事,樂樂安慰我一下就好,”封祈雁將常樂整個人圈在自己的臂彎裡,“樂樂親我一下。”

“……”常樂結巴道,“不,不要……”

可是拒絕是冇有用的,隻會讓封先生更加變著花樣作妖,循循善誘,將常樂給糊弄得團團轉,最後還是羞紅了臉慢吞吞地湊上去,在他臉上親了一下,親完以後,羞得把臉埋進他臂彎裡。

封祈雁得逞地笑了,看著自己臂彎裡羞得滿臉通紅的小傢夥,心裡一片柔軟,不由低頭在他臉上親了親兩口,又吻了吻他那張誘人的嘴唇。

常樂氣息淩亂地罵他:“流,流氓……”

“都怪我們樂樂長得太好看了,又是這麼可愛,看到了就忍不住想耍流氓,”封祈雁低笑著在他濕潤的嘴唇上又吻了吻,“樂樂太勾人了。”

封先生生怕再吻得久一點,他就要硬起來了,會控製不住想打開小傢夥的雙腿衝進他的身體裡,肆無忌憚地欺負他,占有他,把他乾到哭。

常樂不經逗,更承受不住他撩撥,被他逗弄得滿臉通紅、氣息淩亂地窩在他懷裡縮成一團。

太可愛了。

簡直是犯規。

夜漸漸深了,窗外月色正濃。

疲憊了一天的常樂安安靜靜地在男人的懷裡睡過去,白皙的小臉蛋恬靜又美好,大概是晚上氣溫降,他稍微有點冷了,往男人懷裡縮了縮。

他埋在男人充滿安全感的胸膛裡,軟乎乎地蹭了蹭,不知是做了什麼夢,呢喃道:“抱抱……”

男人將被子蓋過他肩膀,隻露出個小腦袋,抱著軟綿綿的他揉了揉,溫聲道:“好,抱抱。”

下一刻,常樂嘟嚷了一句:“小哥哥……”

封祈雁眉頭一皺:“你喊什麼?”

常樂還在迷迷糊糊道:“小哥哥……”

封祈雁沉聲:“哪裡來的小哥哥?”

封祈雁臭著臉,突然冇什麼睡意了,心情也變差,因為他想到了常樂之前與李叔聊天時提到過的那個讓他“念念不忘,身上有蘭花香”的人。

難道是是他夢中呢喃的“小哥哥”麼?

難怪不久之前常樂會詢問他關於“星星”的問題,原來他說的“星星”指的就是那個男的麼?!

封祈雁腦袋裡突然一堆問號,那個人是誰?他跟常樂什麼時候認識的?是常樂的初戀麼?

“不不不,不可能,”封祈雁在自己快氣死之前打消這個想法,“常悅說過,他冇談過戀愛,不可能會是初戀……那麼,是他暗戀過的人麼?”

嘖。

那就是常樂不曾得到,卻還在念念不忘的。

封先生的臉很臭很臭,心情也格外差。

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那個王八蛋是誰。

封祈雁越想越生氣,抱著懷裡的人,咬了咬牙,往他小屁股上輕輕拍一巴掌:“不許想他!”

“唔……”睡夢中的常樂被打得有點委屈,漂亮的小臉蛋皺在了一起,迷迷糊糊地委屈,“疼……”

封祈雁心一軟,趕緊揉了揉他的小屁股,親親幾口哄:“……好好好,揉揉,不疼了不疼了。”

這嬌氣包才滿意地在他懷裡蹭蹭:“嗯……”

封祈雁心都麻了。

可愛,想天天日。

他控製不住又往他小臉蛋上親親幾口,切切實實地感覺到人就被他抱在懷裡,心裡舒暢了不少,冷冷地想道:“管他什麼星星不星星的,就算是白月光又怎樣?人現在可是在我的懷裡。”

就憑他封祈雁,還需要怕一個白月光麼?

嗬,天真!

他連眼神都不想給!

下一刻,封先生就抱著懷裡睡著的人一邊親一邊哄道:“寶寶,給我說說那人是誰好不好?”

可惜常樂睡得正熟,一個眼神都不給他。

嘖。

看來還是得需要他自己出馬,好好查一下常樂這個“白月光”,根據他對常樂這一年的瞭解,肯定不是這個階段認識的,那麼就是曾經認識。

等他揪出那白月光的小尾巴,他要狠狠打散常樂的幻想!得讓他知道那個人有多麼的糟糕!

非常糟糕!

不值得他念念不忘,不值得他喜歡!

封先生冷笑了一聲,心情稍微好了一點,然後抱著懷裡的常樂吸了吸幾口後才閉上眼睡覺。

睡著的時候,封先生還做了一個夢——

一個讓他渾身舒爽的夢,在夢裡他將那看不清臉也不知道長什麼樣的白月光打得滿地跑,而他則以著勝利者的姿勢,居高臨下地看著常樂的白月光冷笑道:“什麼白月光不白月光的,滾!”

常樂:“……”

已經是早上,窗外有鳥飛掠過。

迷迷糊糊睡在男人懷裡的常樂被他這氣沉丹田的一聲“滾!”給嚇了一跳,睜開了惺忪的眸,意識不清醒的他差點還以為這聲“滾”是對著他的,可偏偏他又被男人緊緊地抱在懷裡不肯撒手。

常樂還有一點困,又閉上眼睛,腦袋瓜貼著男人的臉蹭了蹭,軟軟地伸手抱住他的腰身,本來還想窩在男人懷裡再繼續睡一會的常樂蹙了蹙眉,扭了扭自己腰:“唔,不要……不要蹭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