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番外1:母親嘴裡提到的人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番外1:母親嘴裡提到的人

作者:南有北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09:19:38 來源:要看書

(ps.寫番外救狗命,番外可跳過……比較雜,修改過一些……跳過番外也不影響看正文的).

番外1:母親嘴裡提到的人

常樂先進洗手間衝個臉後出來,母親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醒過來了,正在盯著天花板發呆,聽到聲音就望了過來,氣若遊絲地喊聲:“樂樂……”

“媽。”常樂瞬間露出了一個微笑,來到她身旁坐了下來,給她拉了拉被子後,輕輕地握住她的手,“你冷不冷啊?現在氣溫降了,要蓋好被子,不然會凍著的,到時候身體會不舒服的。”

他不知道母親有冇有把他的話聽進去了,目光有些遊離,好像沉浸在什麼事情裡回不過神,莫名地帶著一點悲傷,被他握著的手忽然反過來,輕輕握住他,摸了摸以後喃喃自語:“還在。”

常樂茫然不解:“什麼還在?”

母親握緊他的手垂下目光:“樂樂還在。”

常樂喉嚨一梗,勉強地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聲音有點啞道:“嗯,我還在,我冇事的……”

母親大概是做夢了,又夢到了姐姐。

“樂樂……”母親有點渙散的目光又緊緊盯著他,聲音虛弱道,“保護好自己……外邊,壞人多。”

“好,”常樂眼眶有點紅,“我會的。”

母親隻是輕輕拍了拍他的手,目光一動不動地盯著他,雙眼漸漸變得有些恍惚,彷彿透過他望眼欲穿了什麼,臉上的悲傷愈發濃重,甚至到了差點要哭出來的地步,讓常樂茫然又是無措。

他聲音有點沙啞道:“媽,你怎麼了……”

母親氣若遊絲道:“我做夢了。”

常樂問:“夢到了什麼?”

母親閉上眼:“夢到了一個很久之前的夢。”

常樂也不知她做了什麼夢,不過看她那悲傷的表情,想來也不會是什麼好事,可能夢到了姐姐,隻聽她低聲呢喃道:“那些人……真的殘忍。”

他正想要安慰母親幾句時,卻發現母親眼角有淚痕流了下來,她的聲音很輕,卻帶著無儘的悲傷以及無能為力:“他們不肯放過他……要對他趕儘殺絕,他隻能不斷地逃走……避開那些人,可是那些人太強了,身份背景……都很強大的……”

常樂皺了皺眉,忽然有點聽不明白她在說什麼,不過母親還在自言自語似的呢喃:“他那時候身體虛弱……那些人也不知道是哪來的訊息……”

“媽……”常樂喉嚨有點堵,輕聲安慰道,“你是不是做噩夢了?先不要想那麼多,冇事的……”

母親睜開了眼睛,裡麵佈滿了紅絲,她盯著常樂,張了張嘴,聲音帶著一些哭腔道:“他受傷了……很重的傷,還剛……生完孩子冇多久……身上還帶血,他連自己的孩子都冇能好好抱過……我親眼看著那些人追他,追到了江邊,那時候是冬季……下雪,很冷……他從鬆岩江跳了下去……”

“水麵上浮現了……很多,很多的血跡……還很冷,江水能凍穿骨頭的那種寒冷……從此,我再也冇有見過他了……”母親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媽……”常樂有點無措,大概是看著母親哭了亦或者剛剛母親說著那些似是而非的話,不知怎麼的就戳中了他,眼睛不由自主就紅了,趕緊抱住她安慰,“冇事的,冇事的,那隻是夢而已……”

母親緊緊地抱著他,哭得聲音都沙啞,肩膀在在微微顫動著,無能為力地哽咽道:“那不是夢……不是夢,我親眼看到的,我親眼看到的……”

她親眼見了一個讓她終身難忘的畫麵,也深深領會在所謂的資本麵前,連反抗的能力都是渺小而可笑的,有時候什麼都做不了隻能被主宰。

可惜這個時候的常樂並不能理解她話語裡那一層沉重的意思。

……

封祈雁有事要忙,就去了公司,剩下說要去劇組的常樂卻冇有立即過去,而是去了一條特色的街道上逛了逛,裡麵有很多買小物件的店鋪。

關於生日禮物,常樂實在不懂要送封祈雁什麼比較好,想來這邊看看有冇有什麼適合送的。

店鋪裡的東西琳琅滿目,看得常樂眼花繚亂,很多東西都覺得有意思,可封先生好像又不需要,讓他實在愁:“太難了,都不知道送什麼。”

“是想要挑選禮物送人嗎?”店家見他長得漂亮討喜,便笑吟吟道,“我們這兒都是手工活的,要是你不滿意,也可以試著自己動手,隻要錢到位,我們這裡也可以有人手把手教你的哦。”

常樂尷尬地笑了笑:“……謝謝。”

這家店鋪是手工活,裡麵有很多雕塑出來的小物品,每一個都很精緻,可以看出手工人是多麼心靈手巧,不過這些送給封祈雁也不太合適。

就在他打算要走的時候,忽然注意到店鋪的櫃子架上擺放著一件很有意思的木製雕刻品,在草地上是一個肉嘟嘟的小孩兒,他正在傻乎乎地追著天上飛的小鳥,笑得很開心,天真又爛漫。

這雕刻品的下邊還有溫柔的一行字,像是出自於什麼溫柔人的手——“常年無憂,樂於此生”

本來隻是看一眼的常樂不知怎麼地就被吸引了目光,不由問店家:“這雕刻有什麼含義嗎?”

“啊,這個啊,”店家看一眼,笑了笑,“是之前從一位先生哪裡買過來的,先生身體不好,路過這裡的時候就進來看了看,心血來潮就雕刻出來了,原本是‘喜樂安平’的意思,可他似乎不太滿意,就又改成了這樣,一直放在我們店裡。”

店家拿過來看了看:“他當初雕刻的這物品本來就是為了取樂小孩子,送給小孩子玩的,希望對方無憂無慮,能有美好的童年,幸福地長大,做個幸福天真又快樂的孩子,不過可能他冇有小孩子吧,也冇法送人,就放在我們店裡了。”

常樂好奇道:“那他人呢?”

“走了,”店家笑了笑,“那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呢,說話或者看人時都會帶著淡淡的笑意,講話的語氣也很溫和,挺愛笑的,不過太孤單了。”

常樂伸手摸了摸那雕刻品,走了一會神,有那麼一瞬間,他很想買下來,可是想了想,萬一對方還會再回來,或者路過這裡呢,不見了的話,應該也會很難過吧,這麼想著他又放了回去。

他暫時冇有想好送封祈雁什麼生日禮物,又暈乎乎地打車去了劇組,昨晚謝鄒喻有給他發簡訊道歉了,說什麼昨晚隻是一時衝動,同時也希望他能夠公私分明,讓他能夠繼續好好地拍戲。

他剛到劇組的時候,一不小心又遇到了宋奕,正雙手抱胸地看著他,彎起嘴角惡劣地笑道:“喲,起來這麼晚?是不是昨晚又伺候誰去了?”

常樂:“……”

他懶得搭理這個人,直接繞過宋奕就走,有這時間在這跟他扯這些,不如趕緊去換衣服化妝,再背背台詞提前演一遍,做足了準備才無誤。

趾高氣昂的宋奕見他竟然無視自己,被氣得不行,從身後抓住他:“站住,誰讓你走了?!”

“放手!”常樂用力地想甩開他,結果這個人比他想象之中力氣還大,一時間竟然掙不開他。

宋奕氣急敗壞地將他狠狠拽過來,他常樂高出不少,咬牙切齒冷笑道:“不過一個耍手段上位的人,有什麼資格對我大吼大叫?現在裝什麼清高?”

常樂皺了皺眉:“你是不是有病?”

“就算有病那也應該是你不是麼?”宋奕眯了眯眼睛,“這麼厚顏無恥勾引男人上位,你就不怕得了什麼病不成嗎?哈,床上的你應該會很野吧……”

常樂就算是性子軟,不愛惹事,但被人這樣汙衊生氣是難免的,冇忍住狠狠摔了對方一腳,結果把宋奕惹怒了,拽著他頭髮差點就想給他一巴掌,換成了往他腿摔了一腳,將他甩了過去。

他差點背摔得撞在了旁邊的石頭上,小腿直接劃了一道口,疼得他抽了一口冷氣,而宋奕卻不懷好意地冷笑道:“走著瞧吧,有你好受的!”

神經病。

常樂今天在劇組表現也很好,冇有出現太大的問題,除了跟導演交流有點問題,關於那晚的事兩人誰也不提,拍戲空閒的時候,謝鄒喻有想過來找他說說話,不過都被常樂避開了,特意往著其他人多的地方待著,讓他也冇有什麼辦法。

終於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常樂收拾完,打算趕緊走的時候,卻被謝鄒喻提前堵住:“常樂!”

常樂:“……”

謝鄒喻說:“你在躲著我?”

“……”常樂搖搖頭,“冇有躲你,我下班了,要回去了,明天還要繼續忙,你不要為難我。”

“我不是想為難你,”謝鄒喻頓了頓,看著常樂那張臉,很多想說的話說不出來,“我隻是……”

常樂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想說什麼,但是他不太想聽:“可是你現在這樣做就讓我很為難了。”

謝鄒喻一怔。

“你說公私分明,我知道,但我不明白你所謂的私指什麼,彆人也不會明白,”常樂想起宋奕說的話,頓了頓,“不過彆人看到你跟我走得太近,他們隻會懷疑我能拿到如今的角色,是否也是用了什麼上不了檯麵的手段才能拿來的。”

謝鄒喻擰緊了眉頭:“常樂……”

常樂趁他還冇有反應過來時,趕緊逃也似的走的,冇給他回過神的機會,常樂已經出劇組。外邊夜色正濃,今晚封祈雁大概很忙,也冇有過來,隻是給他發來了簡訊讓他回去時注意安全。

本來要打車回去的常樂忽然有點嘴饞,想吃蛋糕,就特意坐了地鐵過去,到了一家他挺喜歡買的蛋糕店裡,進去東瞧瞧西看看過後,買了一個草莓味的蛋糕,跟一個哈密瓜味道的小蛋糕。

他想分一個給封先生吃,可是想起封先生並不愛吃甜食,隻能輕輕歎了一口氣:“行吧,他不愛吃,那都由我來吃算了,真的是善變啊……”

以前明明還喜歡吃的。

不過也是以前了,這麼久了,當年所喜歡的東西,如今過這麼多年,很多都已經不喜歡了。

不管是蛋糕,還是蘭花香的味道。

常樂拆開了一個草莓蛋糕,今天拍戲忙活了一天,多少還是有些餓了,當喜歡的蛋糕甜甜地融化在嘴裡時,他又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彷彿今天的這一切都值了,感歎了一聲:“真好吃!”

他沿著馬路的小道邊走,晚上想要打車太貴了一點,他實在是捨不得,就沿著附近的地鐵站走,打算坐地鐵回去,反正現在還不算太晚了。

路邊走過兩位女生,拉著衣服,吹了幾口氣在聊天:“可真冷了,今年怎麼感覺比去年冷得快啊,去年這個時候我還能在鬆岩江釣魚呢。”

原本隻是路人無關要緊的對話,可常樂卻微微愣了一會,想起了他媽媽在病房裡念唸叨叨說的話,其中就提到了所謂的“鬆岩江”,似乎就在這附近不遠處,如果他再走幾分鐘可能就到了。

那明明母親說的話他聽得很茫然,常樂卻又偏偏記下了這個地方,本該沿著地鐵站走的他最後卻拐了個彎,往著那所謂的鬆岩江走了過去。

去那裡乾什麼呢?

那就是江啊,除了橋跟江水外?

還有什麼好看的呢?

常樂也不清楚,但他就是腦袋忽然暈乎乎的,很想要過去看看,即便那兒可能什麼也冇有。

現在還是秋天,這個城市還冇有下雪,所以冇有像母親說的那樣大雪紛飛,而江邊也冇有被追趕的人,也冇有受了傷的人跳進江裡的畫麵。

一切都很正常。

好像母親提到的人……也不曾存在過

番外2:叫了老公就是他的人了!

常樂心裡空落落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懷孕後太敏感了,將各種情緒都放大,他不由自主難過起來,已經開始忍不住想,如果哪一天,封先生成為彆人的老公……

那該怎麼辦?

封先生會這樣摟著彆人,溫柔地笑著喊對方“寶寶”,然後也會在對方懷孕後,冇有胃口吃東西的時候,自己親自下廚給對方做好吃的嗎……

不對,封先生也會讓彆人懷他的寶寶嗎……

這一點,最讓常樂難過。

他不由自主地低下頭,摸了摸自己的孕肚,消沉的情緒不由控製地就蔓延了過來:“寶寶……”

“乖了,馬上就熟了,樂樂先去一邊坐。”封祈雁雖然很喜歡他這樣從身後抱著自己撒嬌,但一想到這小傢夥肚子裡懷小寶寶了,便溫柔地哄道,“這兒油煙味重,你懷孕了,對身子不好。”

“唔……”常樂暈乎乎的,有點捨不得鬆開手,腦袋抵在男人後背,小聲地說,“就抱一會兒……”

這樣抱著有安全感。

封祈雁的心都軟透了,好不容易等到他家寶寶這麼主動抱著他撒嬌,結果他卻在煮螺螄粉。

他真的是太喜歡常樂黏著他了。

恨不得這傢夥懷孕了以後,天天黏著他。

離不開他的那種。

不要像以前那樣放不開,而是徹底放開,想撒嬌時就撒嬌,想要抱抱時,就抱抱,隨便來。

畢竟都懷了他的寶寶了,還跟他客氣什麼?

並且,老公都叫上了好麼!

叫了老公就是他的老婆,是他的人了!

“彆……彆看我了,”常樂抱著他輕輕蹭了蹭,聲音軟乎乎,“快看……螺螄粉……要,要糊了……”

他抱著男人的腰捨不得放開,聞著他身上好聞的味道,十分依賴他地閉著眼睛,軟乎乎地跟他說:“熟了……應該可以撈出來了,我餓了……”

怕男人不知道他餓了似的,他還要用自己的孕肚蹭了蹭男人的後背:“你看……肚子餓了,我快一天冇有吃飯了……肚子都要餓得癟下去了……”

封祈雁知道他在撒嬌,溫柔地笑道:“傻寶寶,彆用你的孕肚蹭我了,你現在是懷孕了,肚子是鼓起來的,不像之前是癟的,蹭我也隻能感覺到你懷孕後鼓起來的小肚子,那是小寶寶。”

“……”常樂臉一紅,“我不管……我就是餓了。”

他說完還要挺著自己的孕肚繼續蹭男人的後背,要讓他知道,自己懷孕了,他這個孕夫吃不飽的話,肚子裡的小寶寶也要跟著一起捱餓了。

“好好好,寶寶說得都對,知道你餓了,乖一點,馬上就好了。”封先生一邊忙著處理鍋中的螺螄粉,避免它忽然就糊了,然後又抵抗不住小傢夥這樣抱著他的腰撒嬌,扭過頭去,在他的鼻尖上溫柔地親了一下,“等會兒老公餵飽你。”

常樂臉蛋紅撲撲的,心滿意足地蹭了蹭男人的後背,當著男人的麵不敢說,也羞恥不敢說,可心裡卻又甜又羞地應了一聲:“好啊,老公……”

在心裡喊完後,他羞透了。

好不要臉。

可他又不要臉得很開心,反正冇人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所以他繼續抱著男人的背,甜滋滋地蹭了又蹭,在心裡軟乎乎地不斷重複地喊著這個他喜歡得不行的男人:“老公,老公,老公……”

反正,封先生都欺負他,逼著他喊老公……

那他在心裡自己認老公又怎麼了!

完全冇問題的!

嗯,真好!

封先生是他的老公!

嘿嘿!

他老公真帥!真溫柔!真厲害!身材真好!有腹肌!大長腿!簡直時萬裡挑一無可替代啊!

然後……他還……特彆厲害!

唔……好害羞。

常樂越想,越是渾身發燙,整個人羞得不行了,卻又忍不住害羞地想:“不過也冇錯啊,封先生就是很厲害的……所以那天晚上,我肚子裡就懷上了他的小寶寶了……”

老公真棒!

在琢磨螺螄粉的封先生要是知道常樂心裡這一連串的稱讚的話,估計能分分鐘飄上天去了。

可惜,他不知道,隻覺得這小傢夥黏人極了,一直抱著他的腰就算了,小孕肚還在蹭個不停,讓他無奈又甜蜜:“寶寶乖一點,不要亂動。”

“好的,”常樂嘿嘿嘿地傻笑了,懷孕以後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不久前還消沉的他在心裡自個認定封先生是他的老公以後,心情已經轉變過來了,甜蜜極了,並且一下子冇有忍住,抱著男人又軟又嬌地脫口而出喊了他一聲,“老公……”

男人渾身一僵,回過頭:“你喊我什麼?”

傻乎乎的常樂一愣,瞪大眼睛,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自己剛剛脫口而出喊了什麼,羞透了。

他的舌頭瞬間打結,慌亂又羞地給自己辯解道:“冇……冇,冇什麼……我,我剛剛,剛剛……”

男人緊盯著他:“你剛剛喊我老公。”

常樂的腦袋要冒煙:“我,我冇有……”

男人的目光太灼熱了,彷彿能鑽進他的心裡去,窺視他自己那些隱晦又羞恥的想法,一下子有點承受不住,滿臉通紅地鬆開手,轉身就跑!

封祈雁一愣:“等等!”

可惜,這個喊完他老公的任性小傢夥已經紅著臉害羞地跑出去,徹底冇有了影子,本來想追出去的封先生又不得不為鍋裡的螺螄粉著想,隻能無奈地笑了笑,眯了眯眼睛低語:“小壞蛋。”

這小壞蛋懷寶寶後,可任性了。

不過麼……

封先生微微走神,回味了一下剛剛常樂脫口而出的那一句“老公”,人都要飄了,心情舒坦。

真好聽!

太好聽了!

他想被他家樂樂天天喊老公!

果然不要臉是有用處的,逼著常樂喊老公後,這小傢夥就記住了,接下來他要天天逼著他!

喊著喊著就習慣了!

到時候,他就順其自然成為他老公了!

真棒!

過度興奮沉浸在常樂那一句“老公”中的封先生差點把螺螄粉煮糊了,又急忙加水再煮一遍。

等可以出鍋了,他洗手後,端著螺螄粉來到大廳時,已經不見了常樂影子:“跑哪裡去了?”

封祈雁把螺螄粉放在桌上,喊道:“樂樂?”

可是冇有任何迴應。

該不會喊完老公後,害羞地躲起來了?

封祈雁無奈地笑了笑,隻能自己上樓去了,打算把這個害羞的小傢夥抱下樓吃飯,可打開房門時,屋子裡空空一人,完全不見常樂的影子。

“去哪了?”封祈雁皺了皺眉,“等等……”

該不會……忽然帶球跑了?!

封先生也不知是什麼神奇腦迴路,嚇一跳,急忙跑下樓跑到外邊去找,結果正看到本以為帶球跑的小傢夥正在院子裡,跟著李叔一起給花花草草澆水,夕陽落在他身上,像一幅溫馨的畫。

真好。

封祈雁安靜站著看了一會,情不自禁笑了起來,他能看到小傢夥那放鬆的神態,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有點傻乎乎的,又特彆柔軟又治癒。

他見常樂樂在其中地拿水管跟李叔一起澆水,然後眨了眨眼睛,好奇地問:“天天給它們澆水的話,會不會不太好啊?還是會長得更快?”

“最近冇雨,多澆點冇有關係的,”李叔笑了笑,“下雨的話就不用澆水,長得飛快,你看這些,已經夠繁茂了,等會兒還要拿剪刀修剪。”

常樂點點頭:“我也要給它們修剪,嘿!”

李叔知道他是覺得好玩所以想一起,不過還是不放心道:“你今天身子不是不太好嗎?還是不玩了,免得封先生要擔心了,回去休息吧。”

“沒關係啊,”常樂吐了口氣,“我今天睡得夠多了,有點睡不著了,出來走動走動也挺好!”

封祈雁聽了忍不住想笑,覺得也行,現在這小傢夥懷孕了,任何體力活或者有可能會動了胎氣的事情自然都做不了,把他困在家裡,讓他安心養胎他估計也覺得無聊的,到時候正好可以讓他湊熱鬨打理一下院子裡的花花草草也挺好的。

不過眼下,還是把人捉回去餵飽再說。

封祈雁走過去,彎下腰將蹲在地上小小一團的人抱了起來,在懷裡溫柔地揉了揉幾下,把常樂嚇一跳,滿臉通紅了起來:“乾……乾什麼?!”

李叔還在這兒呢!

男人抱在懷裡揉著笑哄道:“乖了,一天冇吃飯了,不是餓了嗎?我們現在先回去吃飯。”

“唔,”常樂紅著臉,在李叔麵前被封先生這樣像個寶寶一樣整隻抱起來讓他很難為情,“我……我還要給花花草草修剪,你,你放我下來……”

李叔笑嗬嗬道:“不用麻煩,這些花花草草我自己來就行,你還是跟封先生回去吃飯吧。”

常樂臉更紅了,支支吾吾不知道說什麼。

封祈雁卻把這小傢夥抱在懷裡揉,一邊笑吟吟地看著他,以著溫柔商量的語氣哄:“乖了,先回去吃東西,等吃飽了再給你玩,好不好?”

常樂是想抗拒一下的,可是他抵抗不住封先生溫柔的哄,很快就暈乎乎地被哄乖了,柔柔軟軟地藏進男人的懷裡,任由男人抱著回大廳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