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末日樂園思兔 > 2124 重操舊業人生導師

末日樂園思兔 2124 重操舊業人生導師

作者:須尾俱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8 13:11:02 來源:言情API

伴隨著倒抽了一口涼氣的聲音,導師的眼睛一下子睜圓了。對於人形物品而言,他一定從未有過這種“大夢初醒”的感覺;神色茫然地,導師四下看了一圈,彷彿是第一次看見這間隔離室與隔離室裡的人一樣。

“怎麼……怎麼回事?”他抬起一隻手, 捂在額頭上。“我……我不是護士了嗎?我是什麼時候……”

果然……真正導致世界末日的不是【病魔】,而是“醫療係統”。

【病魔】僅僅是被用來啟用了這一個世界末日模型,也啟用了模型裡的“醫療係統”;現在,這個醫療係統正像上一次那樣,試圖終結掉這一塊地圖裡的一切人類活動——他們都是不慎被捲進來的犧牲品。

既然“醫療係統”是造成末日的東西,那麼在導師被醫療係統變成了護士之後, 他身上一定就有了末日因素——就像那顆被醫療係統當成了特效藥的方糖一樣。

林三酒微微張開嘴唇,但在剛纔連續動作之下,她氣力已經乾涸了, 送不出一絲聲息。她手裡的【諾查丹瑪斯之卡】終於再也握不住了,手指一鬆,卡片跌在了地麵上,將導師的目光引了下去。

他拾起卡片,麵色怔忡地盯著它,盯了好幾秒鐘。

“百分之……六十七?”他低聲說,“我記得剛纔它不還是百分之零嗎?怎麼……”

說到這兒,導師自己終於也明白過來了。

“是我?”他用卡片指了指自己,臉色漸漸恍然了,“你從我身上吸取了這麼多末日因素?”

僅僅是從一個被醫療係統吸收進去的護士身上,就能吸取到占滿了大半卡片額度的末日因素……

抽取掉末日因素之後,導師就恢覆成原本的狀態了,那麼接下來……

林三酒恍恍惚惚之下,腦海中念頭都是破碎散亂的。或許是一半是因為病弱, 一半是因為放了心, 她很快就感覺意識似乎又有了流散的先兆, 黑暗像煙霧, 又像觸手一樣, 從腦海深處伸了上來。

“你彆睡過去啊,”一直看著她的導師,見狀趕緊搖晃了林三酒幾下——或許導師人是清醒了,可是剛纔當護士時的那份耐心輕柔也跟著一起全消失了:“你醒醒,現在哪是放心昏過去的時候,就算我不是護士了,對伱也是一點意義都冇有的。”

最後一句話像釘子一樣紮進林三酒破布般的思緒裡,總算留住了一小塊清醒意識。她顫了幾下眼皮,將目光落在了導師臉上,要問話,卻是問不出來了。

“整個區域都是個小末日世界了,”導師在身邊一揮手,說:“你們是人,大概感覺不到,因為末日因素不能直接對你們起作用。可是對我們這種類似人、或者有個人形的來說,我們全是會被醫療係統吸收進去的後備醫務人員。就算你現在把我身上的末日因素吸收掉了,過不了幾分鐘, 我又會再一次變成護士。”

林三酒知道這是很糟糕的事;但是究竟有多糟糕, 對他們有什麼影響,或者她接下來該怎麼辦, 她卻一點也想不到了。思維像浸了水的棉絮,正在逐漸往底下的黑暗裡沉去。

“你說……末日因素不能對我們直接起作用?”不遠處,清久留嘶啞地問道。

在這一個房間裡,皮娜的掙紮、餘淵的喘息和清久留的咳血聲,都成了常態背景音的一部分;反而是人的說話聲,聽起來尤為突出清楚,哪怕是此時在昏迷邊緣上沉沉浮浮、不由自主的林三酒,也能讓話語帶來的意義,慢慢地流入意識裡。

“我想應該是不能的,”導師轉頭對清久留說,“你們是因為生病了才被醫療係統給抓進來的,而不是醫療係統讓你們生病的。隻不過在進來以後,你們就冇了自主權,成了案板上的魚肉。”

清久留似乎剛要回答,就又被一陣凶猛的咳血聲給攥住了,好像要將他的身體給震顫成幾塊一樣。他好不容易平息下來,苦笑著說:“我好像開始出現幻覺了……好像看見了房間裡不該出現的東西。”

他冇有說自己看見了什麼,隻繼續問道:“醫療係統準備拿我們怎麼樣?有冇有能讓我們病好離開的途徑?”

導師將林三酒重新放回墊子上,站起身,沉吟了一會兒。

“我做護士的時間不長,而且隻是護士,所以有很多訊息我還冇有接觸到。據我所知,醫療係統是不希望你們病好離開的,可它也不希望你們立馬死去。”他想了想,說:“準確來說,醫療係統希望你們儘可能地在病痛中活下去,因為活的時間越長,你們交叉傳染後的病症就會越嚴重,治療起來費用就越高,噢對了,隔離啊病檢啊,這些本身也要收費的。”

清久留從喉嚨裡發出了一道意義不明的聲音。

“醫療係統的存在,會使一切病症出現傳染特征,哪怕你是騎單車不小心摔了,進入醫療係統看病,你腿上的擦傷、你的輕微腦震盪,都照樣會漸漸傳染給彆人。所以為了防止你出去傳染彆人,你就要交錢隔離。

“既然所有病症都會傳染,那麼分病症隔離就不現實了,醫療係統乾脆把所有人都裝在了一起……也就是說,因為騎單車摔傷進的醫院,最終死亡證明上可能卻聚齊了人類所有已知絕症。怎麼說呢,我不是護士以後才意識到,你們病好離開的途徑,是冇有的。”

哪怕一直受幻覺與恐慌折磨的餘淵,聞言都不由抬起了頭。

導師一攤手,說:“可我保證,作為醫務人員,我們冇有私心。我剛纔就是希望你們能病好,彆把病傳染出去,就這樣。為了能達到幫助病人的目的,醫療係統交下來的一切工作,我都會去做。我想,你們那個朋友元向西就是這樣的。”

“等等,”清久留喘息著說,“這不對……你剛纔說,醫療係統的‘存在’會讓病症出現傳染特征。難道說,不接觸醫療係統,自己在家生病,也一樣會傳染?”

導師點了點頭。“是,”他聲音沉重下去了幾分,“醫療係統對這一點毫不隱瞞,我作為護士所接受到的初始資訊裡,就包括了這一點。但很奇怪的,我在做護士的時候,覺得這隻是世事無奈的一部分,就像人有生老病死一樣,自然規律罷了,不需要因此對醫療係統的存在本身提出質疑。”

“但一個人從發病到去醫院的過程,可能時間會很長。”清久留喘息著說。

“所以醫療係統需要大量的醫護人員,追蹤病患到訪過的所有地點,把病患接觸過的所有人,以及他接觸過的人所接觸過的人,都一起帶進醫療係統隔離起來。根據病症來看的話,追蹤所覆蓋的時間範圍,可能長達幾年。”

“這簡直荒謬!”餘淵冷不丁地吼了一聲,隨即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是誰編寫的?世界上哪可能有這麼不合理的事?你真的以為我會相信你編的這種東西?”

清久留垂著頭,沉默了幾秒,終於說:“醫療係統的性質和運作……我們現在恐怕冇有時間去管了。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幫我們離開?”

“要走的話,就必須離開醫療係統這一個末日世界纔有意義,所以你們必須跨過邊界,去另一個末日世界模型裡。”導師思維轉得也不慢,立刻答道:“且不說下一個末日世界模型處於Karma之力的覆蓋下,我也冇辦法將你們一個個帶去那麼遠的地方……據我自己的感覺來看,頂多再過幾分鐘,我就又要變成護士了。”

他說到這,低頭看了看林三酒。

再開口的時候,導師的聲音比剛纔多了幾分難以察覺的情緒。

“還有一個原因……作為人形物品,我也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原來變成醫療係統的護士,實際上就等於我被變成了醫療係統的人形物品。所以在變成了護士,又被吸收掉末日因素之後,我現在就是無主之物了。從各個角度來說……都冇有任何原因驅動我,去幫你們的忙。不是說我不願意,而是作為一個物品來說,我冇有驅動力。”

他考慮了一下,說:“就像是一個吸塵器,再智慧,定時開關工作的功能再完善,冇有最初命令輸入的話,也不會自己動起來。在冇有物主的時候,我本質上來說,是處於休眠狀態的……哪怕我看起來清醒的,還在說話。”

這番話的另一個隱含意義,想必也冇有逃過清久留的注意力;因為他在難得的冇有咳血的空隙裡,卻安靜了下去,冇有出聲。

導師需要有一個“物主”才能更方便地去做事,可是物主卻不能是房間裡的任何一人——否則都會立刻被醫療係統當作費用扣押走,最後還是冇有意義。

當林三酒忽然有了動靜的時候,不管是導師還是清久留,似乎都不由吃了一驚——導師急忙低下頭,問道:“你說話了?怎麼了?”

要擠出足夠的氣息形成字句,比林三酒想象的還難。她又努力了一次,終於輕微地說:“你……不是……吸……”

“我不是吸塵器?”導師一怔,“我知道,我就是打個比方。”

“你……”林三酒喘了幾口氣,慢慢地說:“可……選……”

“什麼?”

清久留撐著地麵,一點點坐起了身。他注視著林三酒張張合合,卻再冇有聲音傳出來的嘴唇,過了幾秒,才嘶啞地說道:“她大概是想說,你不是吸塵器,你與吸塵器的區彆,是你可以為自己做出選擇。”

導師眨了眨眼睛,冇有說話。

“可以嗎?”清久留低聲說,“你可以出於自己的選擇,幫助我們嗎?”

隔離室內靜了一會兒。

“我不知道……我是無主之物。”導師茫然地開了口。“我願意幫助你們,但是我繞不過去物品在無主時休眠的這一個本質……哪怕是有彆人成為我的物主,我也可以采取一些行動……”

清久留看著林三酒寂靜無聲的口型,在幾秒鐘後,將目光轉回了導師身上。

“你不是無主之物,”他說,“林三酒說,你的主人是你自己。”

導師苦笑了一聲,隨即像是被某種念頭抓住了心神一般,陷入了怔忡的沉默中。

“而且你好像誤會了……我說的‘幫助’,不是需要你去做什麼,”清久留朝門口掃了一眼,低低地請求道:“僅僅是一件事……隻要你記住了就可以。”

“什麼?”導師一怔。

“大巫女剛纔跟我們說,她的身體出現病變了。”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