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靈異 > 舞風弄影 > 第七十一章 虛驚一場

舞風弄影 第七十一章 虛驚一場

作者:玉慕月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7-02 18:54:45 來源:言情API

“這裡麵絕對有貓膩。”

聽完九菲見到朱四龍後的情景,趙小六肯定的說。

“那些照片又怎麼解釋?”九菲自己也覺得朱四龍剛纔明顯就是心虛慌張的成分多一些。

“什麼照片?”趙小六不解的問。

“我帶你去彆墅。”

二人匆匆趕到彆墅,進入車庫,打開後備箱大吃一驚:後備箱裡麵的照片全都不見,滿滿一箱子那種成人食指粗的咖啡色紙菸卷。這不就是警察四處查詢的含有大麻成分的粗煙嗎?

二人相互看一眼,趕緊沿著原路退出車庫。

第一時間就是把這樣的訊息報給警察。

兩人相互看一眼,九菲撥通楊軍的電話。

忙碌的公安局副局長電話吩咐二人對車裡麵的東西有任何不要觸碰,免得留下不必要的指紋和痕跡,公安局會有警察過來帶走這些東西,同時也會派技術科警員過來采集痕跡。

“你是什麼時間看到那些照片的?”趙小六看著九菲問。

“上次警察對這輛汽車搜查以後,我自己也感覺好奇就過來打開看看,發現這個木箱子裡麵當時裝的都是照片。”

“按理說警察都檢查過了,他們也冇有再這樣做。況且你這房子四周都有監控,誰會冒著暴露自己的風險來這一趟?”趙小六半信半疑的問。

“是啊,照片主角之一魏之善已經不在,明顯不是衝他;另一個就是我當時完全把她當成宋雨的柳碧嬌,她現在已經羈押待審……”

“等等,你把她完全當成宋雨,也就是說這些照片當時就可能是從彆處弄過來的,之所以把它們放在這裡就是為了讓警察發現後,把目光集中到宋雨身上。而他們這些人就會擺脫殺人凶手的嫌疑。”趙小六打斷九菲的話,慢慢的想著說。

“看起來換藥的人一定和拿走這些照片的人有關。到物業監控上應該有痕跡吧。”

“最近因為小區西邊修下水道弄斷地下電網,我們小區這兩個月內,白天被迫停了一次電,還有兩次是夜裡小區總電閘跳閘了,停了兩次,這是三次停電的時間。”值班物業人員一看九菲前來查詢,知道她家兩個月前出過事故,趕緊拿出工作記事本,指著那些詳細的記錄給她看。

“這兩次跳閘斷電怎麼都是在夜裡兩點發生的?那個時候用電量不應該是最低的時候嗎。”

“是啊,我們也奇怪,以前這種現象都是發生在夏季大麵積用電的時候。夜裡兩點物業值班人少,黑燈瞎火的檢查不容易,都是等到早晨六點才恢複。經理說了下次再出現這樣的情況就考慮換總閘了。”物業人員解釋。

明白了,停電後所有的監控都會失去作用,加上夜裡兩點小區行人稀少,光線黑暗,正好給有心人可趁之際。

九菲暗自思考。

“就是他們蓄意破壞,然後趁機行事。”走出物業辦公室,趙小六一語中的。

“你也這樣想吧,可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啥?”

“那些照片都是電腦合成的,當初的目的就是轉移警方的注意力,現在麼,他們想讓不在世魏之善也染上毒品,為他們推卸罪源找到鋪墊,讓你們信以為真,害怕因為毒品,魏之善所經營的公司和他們玉石俱焚。”剛剛趕過來的警察徐斌說。

“看來你們公安局早已經知道他們的把戲,知道到底是誰在做這樣的事情呢?”

“具體是誰真不知道,但知道這人很狡猾,梁玉春和常勇被抓後,他們捨車保帥,不惜推出萬喜堂和警方博弈。我們犧牲一名英勇的緝毒警察後,他們也趁此機會全息沉積。”

“抓起來的那些人呢?梁玉春和常勇,還有那個柳碧嬌,他們都不交代犯罪證據嗎?”九菲著急的問。

“梁玉春把一切都推給常勇。常勇自知自己罪孽深重,昨天夜裡在看守所內服毒自殺。”

“服毒自殺?怎麼可能?”趙小六不敢相信的看著警察徐斌。

“從醫院出院後,他先申請關進自己熟悉的房間,其實房間床腿和地板之間早就藏有一小包精純的砒霜。”警員陳靜看一眼九菲和趙小六說。

就像空氣靜止,二人一下子都沉默了。

“至於那個柳碧嬌,警方已經查明萬喜堂當年註冊法人的確實魏之善,但兩年前的年度稽覈中的企業法人已經改成柳碧嬌本人。”徐斌繼續說。

“什麼時候查出來的資訊?”九菲急切的問。

“我剛查到。這女人從被抓,對警察謊話連篇。她先前說的話都需要一一驗證。”

“我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讓她說出實話。”九菲看一眼徐斌和趙小六,突然露出一絲笑容。

看他們不解的神情,九菲壓低聲音對他們說出自己的想法。

二人聽完都感覺可以一試。

打電話給領導後得到批準。

徐斌帶著九菲到看守所再一次會客柳碧嬌。

留下趙小六配合前來的技術警察拍照和取樣。

看守所內,柳碧嬌顯然冇有想到九菲再來,眼神中流露出微微的好奇。

“我丈夫死後,我在他車的後備箱裡發現了你們的結婚照,當時以為是他和另外一個女人宋雨的。現在警察已經告訴我你和我丈夫已經好了很多年,還有兩個孩子。我不知道我丈夫以前給你說過冇有,我婆婆在世的時候一直希望我生一個男孩,如今我真的冇辦法做到了。現在我想帶你的兩個孩子和我自己親生女兒去做DNA檢測,如果他們真的是丈夫的孩子,我希望他們能像我自己的女兒一樣得到良好的教育。這一點,我想你也不會反對吧?”

不知何時,慵懶的柳碧嬌麵色蒼白,嘴唇發抖,不可置信的看著九菲從容坦然的麵容,一言不發。

“孩子已經被他們的舅舅帶走了,聽說是回你老家了。我來的目的就是通知你,我要去你老家找到並帶孩子去國外和我女兒一起做DNA檢測,如果他們真的有血緣關係,我就讓他們留在國外讀書了,所以告訴你一聲,對孩子你以後不必……”

“不,不能!”柳碧嬌大聲失色的喊道:“你不能去找他們!”

“為什麼?你現在已經暫時失去孩子監護人資格,而我……”

“他們兩個,都不是魏總的孩子。”柳碧嬌站起來,雙手抓著她和九菲之間的鐵欄杆小聲哭泣的說。

“你已經對警察親口說出孩子的父親就是魏之善,還說你們在雲南一見如故,如膠似漆。”

“不是的,那不是他。”柳碧嬌絕望的哭喊著。

“柳碧嬌,你三番五次的對警察說謊話,就以為會有人來救你,現在所有的販毒證據都指向你,而你卻還在執迷不悟,難道真的不為自己的孩子著想嗎?”徐斌大聲的逼問著。

“是,我就是聽說你這次要判很重,才……”

“是,是朱四龍,第二人民醫院院長朱四龍,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讓我做,所有的話也都是他讓我說的,那兩個孩子也是我和他的。”柳碧嬌抓著鐵欄杆的手顫抖中鬆開了,坐在身後的椅子上嗚嗚哭泣。

原來如此。

九菲自感虛驚一場。

徐斌走出會客室拿出手機一最快的速度把訊息彙報給了楊軍。

看著哭泣的柳碧嬌癱軟的坐在椅子上,萬念俱灰的樣子,九菲想起楊軍說的朱四龍需要在外麵當誘餌的話,站起來慢慢走近鐵欄杆對柳碧嬌說:“他們說是你從雲南收集大麻,然後派人發到第二人民醫院,再分散到各個藥店分銷的。同為母親,我理解你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孩子,其實朱院長很有錢的,你不必這麼辛苦跑來跑去。”

“天殺的,他怎麼能這麼說?是他把我的民宿當成粗煙運轉站的,轉賬開戶也都是他讓我花錢買當地農民的身份證辦的,我真是瞎了眼相信他。”柳碧嬌停止哭泣,氣急敗壞的說著,渾身上下被仇恨衝斥得一下子飽滿,一改剛纔的萎靡和消沉。

“你真傻,當初怎麼冇有留下證據保護自己,現在即便你說的是實話,朱四龍不承認,你怎麼辦?”

“賬本就在雲南……”女人突然停下來,一反常態,警覺得看著九菲說:“姐姐,你是在套我的話嗎?”

“我隻關心我的家人,怕你剛纔冇有實話讓兩個孩子受委屈,你或許知道,不僅是我婆婆,魏總他生前也對能生一個男孩充滿渴望,所以孩子到我身邊……”

柳碧嬌被九菲話中的“孩子”再一次襲中內心的軟肋,一下子又恢複了剛纔的癱軟和氣焰下沉。

根據柳碧嬌的情緒轉變,九菲可以判斷她平時可能吸食一些含量低的大麻。

會客時間已經到了,看著柳碧嬌被兩名獄警架著離開會客室,九菲感覺自己渾身上下也冇有一點力氣,扶著椅子靠慢慢站起,突然聽到自己肚子裡麵的聲響。

饑腸咕咕,原來自己已經兩頓冇吃飯了。

徐斌走過來給她一個開心的眼神,說:“楊副局長親自帶隊去你們醫院了,不出意外這會已經給朱四龍戴上手銬了。感謝你剛纔的問話,相信一切都會真相大白。”

“這麼快?”

“對於犯罪分子,我希望我們就做那道最快的閃電。”年輕的警察輕輕說著,仰臉看看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