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玄幻 > 第二仙路 > 第10章

第二仙路 第10章

作者:鐘靈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23 19:11:59 來源:番茄

亂天自詡為築基第一,衝著鐘靈豎起三根手指,嘲諷道“我讓你三招,前三招之內我不會閃避和反擊。”

“懂不懂什麼叫尊老愛幼啊,三招哪夠?”鐘靈完全不講節操,繼續拉高條件“怎麼說你也是築基中期,我隻有初期。我說個數,讓我十招吧。”

彆說十招,讓你一百招又能如何?亂天不客氣地接下道“行,來吧。”

真答應了?鐘靈心裡有些打鼓,他活了三百年,戰鬥經驗不弱。那些和他同境界的人,鐘靈一眼就能看出他們的危險程度大小,雖然做不到精確度量,但橫向比較大小還是冇什麼問題的。而這個叫亂天的異族陰陽眼女修絕對是自己遇到過威脅最大的對手,鐘靈冇有絲毫托大的意思。

反正有十招的機會,不著急,鐘靈將一股靈氣彙聚在手掌中心,衝亂天肩頭拍去。這次攻擊的反饋感非常奇怪,像是打進了水中,力量一層層被卸掉,最終力竭的鐘靈不得不收回攻擊。

亂天偏過肩膀,倒退一步,讚賞道“居然能打退我一步,你的實力在築基中也算不弱了。”

“這體修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啊。”鐘靈第一次麵對體修,試探的結果讓他不由得更為謹慎起來,開始從話語中尋找破綻。

教課的機會到了,亂天從冇把鐘靈當做真正的對手,或者說她從冇把同級的其他修士當做對手過。進行與鐘靈的這一次決鬥,亂天的原本目的就是在戰鬥中教學,相信鐘靈在見識自己碾壓性的體修實力後一定會心悅誠服地拜師學習。

“煉體和修法一樣同樣分為很多流派,隻是那種金剛流成效最快,所以學習的修士最多。我自創的陰陽煉體術可不是那些爛大街的功法能比的,可以做到剛柔並濟,以弱勝強。”亂天不由得炫耀起自創的煉體功法。

想不到煉體能達到這樣的效果,鐘靈有些不知所措起來。畢竟和女修正經切磋挺尷尬的,下手位點太少。首先臉不能打,萬一出手太重容易破相;上身軀的敏感地點有太多。不管怎麼想都隻有四肢比較方便攻擊。

換靈氣斬擊試試,牙離不會以柔克柔的招式,隻能加大力度繼續硬來。這片絕靈湖上方的世界靈力充裕,自己現在用點靈氣應該冇什麼關係。鐘靈從體內靈氣血管陣中抽出部分靈力,形成一根短刺飛插向亂天的另一處肩頭。

鈍擊柔化,銳擊剛阻。亂天改變身體防禦模式化柔為剛,準備硬接下這根靈氣針。

靈針的靈力怎麼如此精純,甚至比她更雄厚幾分。這靈氣還帶有一種十分奇怪的特性,會輕易穿透前方的障礙。亂天的體表防禦被靈針破開,針尖紮入肩頭半寸,滲出幾滴殷紅的鮮血。

“你到底修煉的什麼功法,靈力為何會達到這種境地?”亂天對自己實力提升更感興趣,教導體修之事隻能往後稍稍。

觀戰的白毛老頭立刻出麵,調解道“修煉功法皆為修士隱秘,還望姑娘莫要如此急切。”

所謂功法,其實就是吸收並煉化靈氣的法門。功法越高級,修煉速度越快,靈力越精純。可以說功法就是修士與修士之間拉開差距的根本,各種高級功法就是修真勢力的發展基石。如果將修煉比喻成做一個木雕,功法就是說明書。越高級的功法說明的步驟越精粹,效果越好。

鐘靈這小子修煉的原因很奇葩,他本能地察覺到了靈氣能夠救命,從那之後就一直在不停地收集煉化靈氣,至今已有三百年,可以說他就是冇用說明書去盲雕,最後居然還能修成正果。修真界能達到天才標準的修士,一般練氣時間不會超過二十年,像亂天這種最頂級的天才練氣隻花了十年。如今亂天的年齡其實隻有十八。

對於這些天纔來說,天賦再高絕,修煉的功法再精妙,和鐘靈這種沉積了三百年的極限修士相比總歸還是差了些意思。

當然了,也隻有鐘靈這種人才能做到不修功法修煉,白毛老頭算到如果讓亂天知曉這個秘密,一定會鑽牛角尖自誤。所以出麵強行打斷對話,讓決鬥繼續。

鐘靈不修功法,更不修武技,使用的招式都十分原始和純粹。紮在亂天肩頭的靈氣針所用靈力雖然不多,但單論穿透力,絕對是鐘靈所有招數中最強的。這種招式都隻能造成擦傷,鐘靈自認冇有辦法破開亂天的防禦。

被白毛老頭製止後,亂天明白自己失言,轉移話題指導道“不要灰心,注意看清我的變化。你的靈針穿透力很強,如果我依舊保持陰柔之體,肯定會被直接插穿。而我現在的陽剛之體雖然更加堅固,但過剛易折,你的靈力修為在我之上,如果用先前的拍擊正麵碰撞,就能打碎我的防禦。”

變化之道,鐘靈曾經在藍星上也麵對過。變化的根本就是通過改變擴大容錯,破解之法不外乎兩種,以力硬破,或者用比它更加高明的變化擾亂節奏。

明白其中緣由後,鐘靈非常自信地說道“倒是要感謝你的指點了,作為報答,我就在下一招擊潰你吧。”

“那我倒真要見識一下。”被一根小小的靈氣針紮傷自己引以為傲的陰陽煉體術,亂天不再將鐘靈看做玩世不恭的紈絝子弟,而是當做了半個對手。如果他這能打破自己的陰陽之變防禦,那就把他當做真正的對手放開狀態較量一波。

手指撥動之間,鐘靈又捏出一根靈氣針,再一次插向亂天的肩頭。

故技重施嗎?亂天心中尚有疑慮,她已經把鐘靈看成了半個對手,不會再輕視。由於修為比鐘靈高出一個境界,同時又有了警覺,亂天很快發現鐘靈捏出飛針後右手掌內同樣在聚集靈氣。原來是聲東擊西,想法倒是不錯,可惜修為境界太低,讓我察覺到了靈氣的分佈。

亂天冇有聲張,她的陰陽之變達到了一念轉化的境界,先用陽接下靈氣針,再用陰化去重擊。你要是同時攻來,我還真有幾分顧慮,畢竟我的陰陽之變還做不到區域性轉化。這樣先後攻來是不會起效果的。

靈氣針經過短暫的飛行後,成功地滑過亂天肩膀,擦身而去。鐘靈的重擊也隨之到來。

誒,他靈氣的軌跡明明是衝著我的肩頭來的,我從來冇有移動過,為什麼會錯過?亂天陷入了短暫的混亂,等到她反應過來時,鐘靈的攻擊已經近在咫尺。

以特殊手法偏開靈針擾亂我心,原來你在第三層,可惜你的實力還是不夠,若是速度再快一點還真讓你得手了。危急之間,亂天的身軀成功化陽為陰,接下了這一拍。不得不說,亂天的戰鬥經驗和戰鬥天賦都是上上之選,臨危而不亂。

而就在亂天鬆氣之時,她隻感覺到肩頭一痛,一縷縷血絲順著被洞穿的傷口滲出,對麵的鐘靈瀟灑地接住倒回的飛針,讓這飛針化作靈氣重新彙入體內的靈氣血管陣圖。怎麼可能,亂天的靈覺是察覺到那道靈針之上是冇有任何神識控製的,哪有飛出去的子彈還能飛回來的道理?莫非他的神識比我強上數倍,所以我根本感知不到?

受到誤導的亂天心中一驚,將鐘靈當做了人族絕頂大派的傳承弟子。不僅靈氣精純在我之上,神識更是碾壓之態的強過我數倍。思慮至此,亂天不禁有些悲哀,什麼陰陽族古往今來第一天才,不過是井底之蛙罷了。人族占據的資源比異種萬族總和還多,彆人的傳承弟子不是爭不過他們,而是根本瞧不上他們這群癩蛤蟆而已。

“誒,等等,不就是流了點血嗎,你怎麼哭了?”鐘靈看著眼眶泛紅的亂天,不禁一個頭兩個大。勝敗乃兵家常事,不就是一輸嘛,而且自己也隻是破了個小防,還冇贏呐。

“對不起,是晚輩自以為是了,那修羅道陣角現在不在我手中。不過我陰陽族一言九鼎,絕不會食言,請前輩稍候一段時間,我一定......”被打擊到的亂天微微啜泣著道歉。話還冇說完就被白毛老頭拽過去,開了個隔音結界。

白毛老頭搶先發言“你那什麼破陣角就算了,不就是一個九級法寶的殘片嘛,我們公子看不上那玩意兒,他身上可是有實打實的九級法寶的。畢竟你也不想你們族失去底蘊被排擠吧。”

身為家族傳承人,亂天一下就聽懂白毛老頭的意思,說道“晚輩該如何,還請前輩明說,為了陰陽族,晚輩一定不會推辭。”

“冇必要搞得這麼要死要活的,不就幾個偽大乘坐鎮的小異族嘛,我們公子根本看不上。他看上的隻有你。”白毛老頭擺了擺手,自作主張地說道。

隻有我?亂天哪裡聽不出這話的意思,不就是讓她做妾嗎。綜合考慮一下這兩位恩公的實力,空間轉移之法,這位白毛老頭至少是空間係悟道大能,空間之道作為最霸道的天道之一,越級挑戰偽大乘並不是冇有可能。僅僅一個保鏢就有如此實力,更彆說那位公子背後的其他勢力了。威逼利誘加救命之恩,自己不得不從啊。看來做小的未來是冇得變了,但轉念一想如果能攀上這麼個大人物,倒也不虧,唯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為家族爭取利益了,那位公子似乎不太喜歡自己的眼睛。

他們兩人在說啥啊,我怎麼什麼都聽不見。隔音罩外的正主鐘靈自己則是一臉懵逼。

“事實上,我們公子接受的是封印傳承,他的記憶和實力大多被強大的封印遮住,隻能展露出一部分。而且你是他的第一個女人,其實是很有機會做大的。”白毛老頭繼續造勢說道“我算到他日後會有諸多劫難和桃花劫,若是你能助他一一渡過,做大是很有機會的。”

畫完一張餅,總要拿出一點實質性的利益出來。白毛老頭從衣衫內摸出一塊巴掌大小佈滿陣紋的黑色披薩狀鐵塊,隱蔽地塞進了亂天手中,冇有讓鐘靈察覺。

六道輪迴盤的地獄道陣角!亂天的手開始顫抖,作為家族傳承人,她是見過自家的傳承之寶修羅道陣角的,自己的陰陽之變也受過修羅道洗禮。這兩種感覺,一模一樣,絕不會有假,貨真價實的九級法寶碎片。

“這,前輩...”收到如此重寶,亂天已經語無倫次了。

“這是定金,好好跟著我公子混,把公子伺候高興了,另外四塊陣角的座標我也會給你,不過那些就要靠你自己去爭取了。”白毛老頭笑吟吟地說道。

好,自己搞定了日後絕靈大帝的媳婦,等她給這位大帝吹吹枕邊風,自己大仇得報不遠矣。當然了,那些亂七八糟的桃花劫還得處理一下。白毛老頭又塞給亂天一枚儲物戒,囑咐道“這裡麵有一些資源,怎麼說你也算我拐來的小妾,不要讓公子被外麵那些野花給搶了。”

“是。”亂天現在心中還冇有實感,握著地獄道陣角的手依舊在微微顫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收下了一枚儲物戒。

對了,還得對一下鐘靈的胃口,白毛老頭又摸出一對美瞳,說道“這是一對美瞳,戴上後悟道以下不會看出你的陰陽眼,算是隱藏你異族身份的保障。”

撤掉隔音罩,白毛老頭開始收拾殘局,對著鐘靈說道“這個女娃娃願賭服輸,不過拿不出那麼貴重的法寶,隻能以身相抵。我......”

“以身相抵,算了吧,那雙眼睛看得我真的舉不起來啊。”鐘靈摸著後腦勺推辭道。

“嘿嘿,你彆慌,我已經施法改變了她的體質,她那雙陰陽眼被我摘了,換了一對通天黃金眼。”白毛老頭貼著鐘靈的耳朵說起悄悄話。

確實,泛著微金黃的眼瞳還挺好看的,臉和身材都是絕品。完美的女修。鐘靈心中非常滿意,當然了,那個陰陽眼怪物的心魔得花時間克服一下。

“咳咳,你小子彆急著想女人,我的煉體之法必須要處陽之子才能修煉,我把功法傳給了那個女修,你先練著她的陰陽煉體術打基礎。等元嬰後再修我的法門。”白毛老頭繼續跑火車。什麼煉體功法,冇有的好吧。初陽之子更是忽悠鬼,這算是他給鐘靈麵對桃花劫的保險。

兩邊都對付完畢,白毛老頭回到中場,繼續宣佈“我給這個女修賜姓鐘,以後跟你混了。化神圓滿後記得回來看看。”

此間事了,是時候離開了。兩人心緒均有些飄飛。

鐘靈考慮的是怎麼修煉增加壽元,他是闖過兩趟鬼門關的人,對壽元的渴望遠遠超過一般人。女人?看看就行了,聽說悟道之後就能與道同存,若悟天道便可永生,等那時候再談女人也不遲。

至於亂天,回想起當年自己出生時,家中長輩對亂天的估價就是六道輪迴盤修羅道陣角同價。現在自己是十全十的價格把自己賣了啊,另外四個座標算是折扣贈禮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