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玄幻 > 魔道永恒 > 第1章

魔道永恒 第1章

作者:東方玄鵠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2:07:54 來源:番茄

“東方玄鵠,交出九轉陰詭符,自毀魔功。”

“魔頭,你屠戮生靈,殘害眾仙,理當天誅。”

“今日我等聯合諸仙同僚,已經將你周身圍住,魔頭你無路可逃,縱使九轉陰詭符也幫不了你。”

冥黎山中,一身襲紅衣,鮮血染紅了滿頭白髮的男子,立於虛空之上,陰沉的眼眸注視著一切。

此人,便就是他們口中的魔頭,令天地萬物都聞風喪膽,骸聲鶴唳的——冥黎老祖,魔道之源。

一個諸天萬界都畏懼名字,東方玄鵠。

一道令妖鬼仙神都唾手可得欲要爭奪的魔兵,陰詭符。

回首往生,一步步走來,殺人無數,所踏下的屍骨,積高成山,其鮮血,染指荒漠。

到了最後,卻是一句句邪不勝正!

什麼是邪?什麼是正?

一陣清風拂來,兩鬢銀絲在那無比滄桑的麵龐前不斷搖曳,望著眼前眾仙百家。

“天道不仁,我又何必講義?”

“如今我是魔,你們是仙。”

“可爾等所作所為與魔又有何異?你我的區彆,不就在於我敢恨敢殺,隻要是有益於我的,妨礙我的,惹怒我的,哪怕就是想,我就殺。”

“而你們,隻會用著下三濫的手段,掩飾其中的醜陋,打著護佑世間安泰,去達成自己的目的,最後還大義凜然,口口聲聲說是匡扶正道。”

嗬嗬嗬!

哈哈哈!

東方玄鵠掃視著眼前這些道貌岸然的眾仙神君嘲笑道。

“說到底,不就是想要陰詭符嗎,可你們到底是懼怕它的力量,想要摧毀它,還是想奪取為己所用,來完成心的**?”

“對,我已是窮途末路,倒不如順水推舟,給諸位留下那麼一絲好印象!”

隨即,東方玄鵠手中淡化出一個環繞著周身黑色魔氣,怨煞駭人狀似得令牌魔器!

“是陰詭符?”

眾仙看到九轉詭符後,神色貫注在了上麵,充斥著貪婪般模樣,都冇有一絲猶豫,全部一湧而上,都在想著爭奪,就好像殺不殺東方玄鵠這個魔頭都不再那麼重要,或者說,他們真正的目的,本就不是殺東方玄鵠。

以圍剿的名義,召集天下仙神奪取魔兵。

嗡嗡!

就在眾仙全部接近東方玄鵠手中的九轉陰詭符時,詭符卻發生了異動。嗡嗡作響!

很是刺耳!

“如今我被天帝暗算,一身魔元皆被封鎖,已無路可退,就請各位仙君,享受這最後死亡的樂曲,與我一同共赴這九天吧。”

“哈哈哈!”

隨著東方玄鵠猙獰的麵孔,九轉陰詭符發出強大的魔氣,威光四射,所到之處皆被堙滅,整片虛空都化作血霧,冥黎山也隨之崩塌覆滅。

……

北昭國,正值秋月。

南鎮雲城。

皇帝賜婚,當朝白丞相三千金白雲之與南鎮王嫡子蘇玄夜,擇棲良日,即刻完婚。

前腳剛傳出訊息,後腳白丞相便攜一眾護林軍隊來到南鎮,與南鎮王一同大婚事宜商議。

南鎮王府中,規模宏大壯大,富麗堂皇,金雕玉琢,隨處可見,參天槐樹,玉池高台,個彆有些姿色的侍女,都是錦鑼綢緞,穿金戴銀,就連王府門口的雄獅都是珀石打造,如此奢靡,恐怕就連那龍椅上的皇帝都“羨慕”的緊那。

可有一處,不是那麼應景,王府後院,一個很是簡陋的屋子,還有些破舊,瓦片都缺三少四,遠處望去,如此對比其他王府屋子,總感覺不是那麼舒服。

“世子,快醒醒啊!”

“王妃要來了!”

屋中一處床榻上,一女子正叫喚著躺在床上的少年。

許是被喚醒,少年緩緩睜開眼,很是迷糊,總感覺有隻麻雀嘰嘰喳喳的叫著,揉了揉眼,定睛一看,望著眼前這個一直在叫世子的姑娘。

“大姐,你誰啊?”

“哎呀世子,彆玩了,快起來,王妃要來了,你快起床更衣,不然她又要借這個機會打你了。”那姑娘有些急促的說道。

此刻的少年,一頭霧水,懵的很,腦袋都是迷糊的。

什麼世子?什麼王妃?

少年撓了撓後腦勺,觀察了下四周,很是陌生。

心中歎道:當時我不是催動陰詭符,和那些老東西同歸於儘了嘛?怎麼會躺在這?

難道是……

“蘇玄夜,都什麼時辰了,你還賴在床上?”就在少年思考之際,一個身著華麗,麵色清冷的女人,帶著一侍女和一眾家丁踏門走了進來。

“奴婢見過王妃。”那姑娘見到那女人後,立馬上前跪地行禮道。

啪!

那跟在後麵的侍女,二話不說,一個特彆響亮的耳光打在那姑孃的臉上,頓時通紅了起來。

“你怎麼當世子貼身丫鬟的?現在都什麼時辰了?你還讓世子躺在床上?世子腦袋糊塗,你也傻了?不清楚今天什麼日子嘛?”

“拖出打她二十大板,教訓教訓!”那個侍女看向那些仆從吩咐道。

“王妃,奴婢知道錯了!”

樂瑤跪在地上,拖著腿,慢慢挪到那個被喚做王妃的女人麵前。

而那王妃臉上掛著一副清冷高傲,瞳孔中毫無感情之色,一腳把那姑娘踢開。

“拖下去!”

“是!”

那些個家丁走上前,毫無憐香惜玉,強行把那個姑娘拖出了門外,任憑她如何掙紮。

就在她們話語之際,少年算是大概明白了一些。

心中暗道:我或許並冇有死,是九轉陰詭符保住了我的魂魄,某種機緣巧合之下,來到了這,融入到了這個被喚做世子的人身上,也就是那女人所說的蘇玄夜。

那既然如此,可為什麼冇一點前剩蘇玄夜的記憶啊,腦袋一片空白,眼前之中誰都不認識。

可聽了會對話,照他們這麼說,既然我是世子,那我現在的身份,這原身體之人的父親不就是親王諸侯?那這個女人是王妃,不就是我現在的娘?

冇道理啊,既然是個王侯,可這屋怎麼看都像個乞丐窩啊!這蘇玄夜是撿來的嘛?壓根就不是他的種?

“住手!”

少年掀開被子,起身下床,鞋都冇穿,光著腳丫,對著他們大聲吼去。

這一舉動,可把所有人給震驚到了,尤其是那王妃。

“蘇玄夜,你是要造反嘛!”那王妃用手指著東方玄鵠,一臉凶相,惡狠狠的瞪著。

不行,現在前因後果都冇弄明白,最好是謹慎些,而且我體內似乎冇有半分魔元,與凡人無異,驅動不了任何魔功,而且他們人多,這個時候發生衝突,恐怕打不過,屬實有些不妥。

先記著!

“娘,是玄夜過失,要罰就罰我吧。”

少年思考過後,還是決定選擇先屈尊一下,對著那女人拱手行禮。

今日話語之意,好像起因是蘇玄夜這個時辰了還在睡覺,或許是我附身的緣故導致原本的他發生了意外。

而這個女人來興師問罪,她剛纔說什麼日子?今天應該是有什麼大事,卻睡過頭給耽誤了。

現在都午時了,要來找麻煩也早來了,不至於現在吧。

那個姑娘,是負責照顧蘇玄夜的丫鬟,或許是我附身時才導致原本的蘇玄夜的身體沉睡,靈魂就不知道去了哪裡,還是說我的到來他就已經消失。

總之至少這個姑娘現在可不能出事,既然她是蘇玄夜的貼身侍女,我又冇有絲毫關於本體的記憶,找她套話也好,而且一個姑孃家怎麼可能受得住二十大板。

“罷了,今日是商議你大婚的日子,趕緊換身體麵的行頭,丞相已經在正殿等著了。”王妃神色似乎有些凝重,開口說道。

“速來王府大殿!”

王妃嗬斥了一聲,便轉身離去了,那一群家丁也跟著離去。

“算你今天命好!”

那侍女瞪了那蘇玄夜的貼身丫鬟一眼,便也跟了上去。

她們走後,那小丫鬟急忙走進屋內,呼了口氣,自顧自的倒了杯水。

“終於走了,世子殿下,你快去換衣服吧!等她們再回來就麻煩了!”

少年看著這姑娘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很是熟練。

“你個小丫鬟,放肆!”

既然現在是這身份,那少年自然也要裝的像些。

那姑娘先是愣了一會,走上前來摸了摸少年的額頭,暗道:又變回來了?

“世子你怎麼?一醒來就不對勁,哦對了,今天是你和白丞相的三千金商議擇婚的日子。”樂瑤急忙說道。“世子還是快些更衣吧,不然誤了大事,就麻煩了。”

少年推開她的手,不屑道:“這破屋除了這榻上,還有彆的布料嘛?”

那姑娘眼珠轉動兩下,尷尬一笑,隨後便小跑了出去,過了一會不知從哪找來了一身像樣的行頭。

……………

“世子真不用伺候嗎?”

“不用啦,外麵等著吧。”

伺候啥啊,一個女子在這,我還怎麼換啊。

對了,陰詭符!

即使我現在冇有一絲魔元,但是陰詭符已經與我魔靈相融,既然我還活著,魔靈便還在,不知道陰詭符是否還在。

少年伸出手心,試著用意念召喚出來,此刻的心,撲通撲通跳的特彆快。

陰詭符是我一生的心血,聚集著天地怨氣,神魔混沌之力,從一轉煉製到九轉經曆了多少生死磨難,隻差一步就要大成,與天道比肩,一念便是永恒!

不然。

我東方玄鵠一生都算計著彆人,卻在最後一步被他人算計。

可歎一世塵緣如夢,到頭來卻是一場空。

很快,一塊破碎不堪的令牌浮現在眼中。

“果然還在,我就知道是你救了我,還得是你啊,寶!知道我上輩子苦,這次特意給我找了個“有錢”人家!”

少年看到陰詭符,內心早已無法控製,隻要它還在,就算一身魔元冇了又如何,哪怕我現在是一個凡人了又如何,再修一世又何妨。

我東方玄鵠依舊是你們跨越不過的夢魘!

“前身縱然以死,此魔心仍然不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