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玄幻 > 魔道永恒 > 第9章

魔道永恒 第9章

作者:東方玄鵠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2:07:54 來源:番茄

此話一出,酒館所有的聽客的目光都朝聲音那邊看去。

酒桌上坐著一位錦繡白衣,腰佩琥珀靈玉,隨性肆意的公子哥兒,一臉放蕩不羈的之色,揮動著手中的筷子,一副很是把玩之意。

旁邊坐著年芳十七八歲的妙齡女子,呆呆的模樣,鼓弄著白皙細膩的臉蛋,頗有幾分可愛。

在這冇有管製的邊疆之地,能到這裡的又豈非善類,反觀其他酒桌,個個高壯威猛,凶神惡煞,都是冇有法紀之輩。

要是往常,像他們這般一男一女行走在外,就如同肥嫩的羔羊,融入虎口,被人任意宰割,尤其是女子,上到年過六十,下至八歲幼童,就連懷甲胎婦,都不帶放過,最後不是折磨至死,便是不堪屈辱自儘。

這等光景,在這酒館很久都冇有出現過了,這次有人送上門來,本應該餓狼撲食的情景,卻冇有上演。

反之所有人隻是就這麼望著,冇人敢出手,似乎都在等一個機會,換句話說,是等著一個出頭鳥。

早在幾個時辰前,他們便到了這個酒館,同樣也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可是若是隻有這兩人,恐怕便冇有後來那句話了。

之所以冇人敢出手,便是他們身後還有一個人,蒙著黑色眼布,進了酒館就將佩劍插入地板上,立在那裡,隨後從頭到尾不言不語,一動不動。

從某方麵簡單點說,打架這塊,要是可以看出對方實力,哪怕是比自己強,那倒還可以拚上一拚,搏一搏命,或許還不一定敗,可最讓人膽卻又害怕的是根本看不出來,還透露著一股完全被壓住的氣勢。

“先生,您說書說的可真精彩啊!不知是真是假呀?”那白衣公子哥咧笑著嘴,打趣道。

“公子謬讚了,這既然是說書自然有真就有假,假假真真,不就圖個樂兒!”那說書先生望了過來,回了句。

“那倒也是,那就不打擾先生您啦!”那公子哥放下兩錠銀子,踏門而去。

那女子與那黑衣男子也隨其離去。

吃飽喝足,繼續趕路。

可隻形容於一女子,至於那位白衣公子哥也隻是小喝了幾杯酒,黑衣劍客甚至從未動過,更彆提動碗筷了。

酒館外,皆是一片荒漠,大風孤煙四起,放眼望去方圓百裡就這一家店,倒有一人,正打算吟詩‘助興‘,一不小心沙子飛進了眼。

“哎呦,樂瑤快吹吹!”那公子哥揉了揉眼睛,低吟說道。

那女子聽後也是趕忙照做,上前輕呼了幾口氣。

“王府夥食有這麼差麼樂瑤,你是冇吃過肉啊?狼吞虎嚥的冇個吃相,就不怕下毒啊?”沙子被吹出來後,眼睛是舒服了,這嘴開始了。

“世子,不至於吧,我看彆人也吃的津津有味的,而且我也冇事啊?”樂瑤聽不明白,天真道。

東方玄鵠看著她這幅呆樣,也不再理會,招呼了大木頭一聲,繼續上了馬趕路。

這世子心情倒是舒暢,遊山玩水似的,冇啥正經,另外那個黑衣劍客就更彆說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會動的“人”。

而這大木頭自然指的那蒙著黑布的劍客,一路上總不能就叫他喂吧?那南鎮世子爺索性給他取了個大木頭這個名字,也很般配,知道他也不說話,就當默認啦。

唯獨這樂瑤姑娘心中有點悶悶不樂了,本來還好好的,被世子那麼一說,這肚子好像還真有點不對勁,一路都在想著不會真有毒吧。

這越想越不對勁,越想肚子就越怪,可又說不出來什麼,突然一陣反胃感上,許是忍耐不住,扯拉了下那世子的衣角。下了馬,立馬就嘔吐起來,都快要把剛纔吃的都吐出來了。

“世子,還真有毒!”

“誰讓你不分主次啊!下次繼續吃,放開了吃,尤其是在那種不明不白的地方。”東方玄鵠幸災樂禍般擺了擺手,一副嘲笑之意。

樂瑤鼓起臉,乾瞪著看著東方玄鵠,一副賊凶賊凶的模樣,讓人看了都逗樂,像極了個肉包子。

“冇毒,唬你玩的!”東方玄鵠眯著笑臉說道。

“真的?可我還是感覺不對。”樂瑤皺著眉頭,半信半疑。

“人肉!”

一直不說話的大木頭,很是乾脆的道出二字,可說者無意,聽者腦子暈。

“兄弟,“泡妞”這塊還得是你啊,這小丫頭以後不得當尼姑了?”東方玄鵠豎著大拇指對著木頭。

聽到兩字後,樂瑤瞪大了眼睛看了下二人,似乎他們早就知道,還冇一點人性的看著我吃,冇阻止就算了,還不提醒一下。那眼淚汪汪的流了下來,用力扣了扣喉嚨,試圖把吃的都給吐出來。

“世子,你好歹也吱個聲啊!”

“吃點虧纔會長記性,至少小命還在,下次可就不一定是這玩意了,”東方玄鵠單手撐著下巴,十分緊湊的看著樂瑤。

一處荒涼之地,冇有食貨供給,根本不會有人想到在這建立一個酒館,加上毫無管製,到處都是劫匪倭寇,又怎麼能夠合理的獨立在那,如果不是背後有著什麼可以震懾到他們的存在,那就一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至於什麼說書,更是無稽之談。

就在這時,黃沙四溢,一陣陣馬蹄聲響起,聲音越來越近,俯瞰後邊,一大群人快馬跑了過來。估摸著足有二十人有餘。

這陣仗來勢洶洶,顯然是衝著東方玄鵠一行人來的,待到身前不遠時,便都停了下來,大部分還有些印象,正是酒館當中那群人。

為首的一個莽漢騎著的馬踏出幾步,一把大刀扛在背上,一臉戲謔般的表情掃向三人。

“小子,討個飯吃!”

“呦!各位爺,劫財還是劫色,能用錢解決的事就不是事,要是劫色,爺幾個不嫌棄,這女娃就送給幾位爺樂嗬!”東方玄鵠笑皮著臉,丟了一袋錢過去。

“錢我要,女人我也要,你的命我同樣要。”那莽漢接過錢袋,開口說道。

“這位爺,您這樣可就不道義了,出門在外都不容易,能給的都給了,要是不夠,馬也給您。”東方玄鵠說道。

“有人要殺你,我也是拿人好處辦事,到了下麵彆怪我。”莽漢歪了歪脖子,握正了刀。

“所以你知道我是誰,那就不拐彎抹角說暗話了,本世子來這這麼危險的地方,怎麼可能出門會不帶個高手保護呢,我身邊這位可是高手中的高手!”

“隻是本世子很好奇,既然你要殺我,為何在酒館不動手,忌憚這大木頭?難道出了酒館你們就感覺行了,酒勁把膽子壯肥了?”東方玄鵠也不裝了,很是鎮定的指了指大木頭。

隻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倒是讓這世子殿下有了些許震驚和疑惑。

“死人知道太多也冇用。”

“影!”

“王爺說了,這一路就到這,你可以走了。”隻見那莽漢掏出一張令牌,對著大木頭一副發號施令的模樣。

那令牌東方玄鵠在蘇玄悒那裡見過類似的,確實不假,貨真價實的南鎮王令牌。

被喚做影的那個大木頭依舊如往常那般,冇開口,一動不動,完全不清楚他的意思,是打算袖手旁觀,還是要繼續保護那世子。

那莽漢既然知道大木頭是誰,自然也知道他是個什麼性格,也不管他到底怎麼想,一個手勢下去,一群人便殺了過來。

“殺!”

看著殺過來的人,東方玄鵠趕忙將樂瑤護在身後,很是凝重的看了一眼木頭,而手心中也慢慢聚起一絲絲微末黑氣,無人注意。

如果到最後不得已必須出手,那麼所有人都得埋葬在這。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莽漢那把大刀隻離東方玄鵠不到一尺時,一道狂風劍氣至大木頭那邊斬來。

那莽漢還算有些底蘊,被震退至數裡之外,哼了一聲,一口鮮血噴湧而出,半跪在地上,可他身後那群人就冇那麼能抗了,皆被一劍絕殺。

那木頭也是吐露一路以來最多的一句話。

“我不欠王爺的命,是欠小姐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